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习近平助手说国务院改革“步子较小”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2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记者上官天乙综合报道:3月10日,中国公布改革开放以来进行的第七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香港文汇报称之为“新一轮大部制改革方案”。全国政协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施芝鸿透露,“此次方案是将大家意见较集中、认识较统一、条件较成熟的改革部分先行推出。”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分“几步走”,简政放权是今后推行改革遵循的大方向。
    
    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备受海内外关注。施芝鸿表示,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不是仅仅停留在部门之间的合并上,而是更加着眼于政府职能转换。
    
    施芝鸿指出,机构改革涉及到多个部委集成与撤并,但不是做简单的部门加减法,乃是要通过改革,进一步梳理政府和市场、政府和社会、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被称为中南海“文胆”的施芝鸿,在中共十七大后即担任习近平的助手,亦是中共十七大、十八大报告起草工作的重要参与者之一。习近平出访、会见、调研考察,他几乎都陪同参加。施芝鸿透露,此次大部制改革“迈的步子较小,未来几年还将继续往前走。”目前的机构调整是将各方意见较为一致、条件成熟的部分先行推出。
    
    中编办负责人也说,国务院机构改革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既不能一蹴而就,也不能止步不前,需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探索,稳中求进。
    
    施芝鸿认为,进一步简政放权,减少职责交叉与资源分散问题,提高行政效能,将是今后机构改革的题中之义。此次方案中,铁路政企分开将涉及人事等事宜,相关部门对具体情况更为清楚。而机构撤并肯定涉及到人事,中央将有全面统筹考虑。
    
    图片说明:新华社图片: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作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说明。
    习近平助手说国务院改革“步子较小”

    中编办负责人表示,此次改革,一方面充分利用当前各种有利条件,对一些事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事关社会体制机制建设的,坚定推进改革。另一方面充分考虑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复杂形势和各种风险挑战,保持国务院机构的总体相对稳定。对有些长期存在、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通过职能调整解决,或适时通过必要的机构调整解决。
    
    据文汇报11日报道,昨日揭盅的“大部制”改革方案主要包括:撤销铁道部,铁路行政管理职能并入交通运输部;拆分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出版总署与国家广电总局合并;重组国家海洋局;重组国家能源局;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改革后,正部级机构减少4个,国务院组成部门从现有的27个减至25个。
    
    该方案须经本次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并表决通过。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向人大解释方案时强调,此次改革突出职能转变,该下放的权力必须下放,确保职能转变取得实质性进展。
    
    他还进一步说明,中央将从三方面向地方放权:一是下放投资审批事项,国务院部门只确定投资方向、原则和标准,具体由地方政府安排;二是凡直接面向基层、量大面广或由地方实施更方便有效的生产经营活动审批,一律下放地方;三是减少专项转移支付,将适合地方管理的专项转移支付项目审批和资金分配工作下放地方,为地方政府更好履职提供财力保障。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省长徐守盛认为国务院这次机构改革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目标,突出了政府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职能,令政府职能定位更加准确,部门之间职能边界更加清晰,关系也更加顺畅。
    
    全国政协委员、华中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黄巧云则说,机构调整后,涉及到一些部委间的合并,以及部委内部重复职能部门的重新调整及磨合,这些都需要时间。“短期内政府行政效率提升不会很明显,但后续几年,一定是能感受到从低效到高效的变化。”
    
    全国政协委员、国研中心副主任卢中原谈到铁道部系统改革时说,此次机构调整不会生成大震荡,当前的一个关键是几个副部长的安置问题。
    
    习近平助手说国务院改革“步子较小”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指出,此轮改革突出了转变政府机构职能,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当前中国政府部门权力固化的问题很突出,此轮机构改革让部门放权的难度较大,对于改革成果不应期待过高。
    
    汪玉凯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务院已经进行了六轮机构改革,但最终的落实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在政府机构改革方面,我们并不缺少好方案,而是没有很好的实施机制。”
    
    汪玉凯强调,这个方案最终成败与否,不在于方案本身,而取决于能否对政府部门权力有效约束与限制,以及对部门内部权责关系有效划分,特别是要减少政府部门对社会、对市场的干预。
    
    汪玉凯认为,当前的机构改革方案只是一个过渡形态的方案,还不是国务院组成架构的定型。中国政府架构真正定型,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以及进一步改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务院30年6次大瘦身
    
    香港文汇报说,建国60多年来,中国政府机构改革一直是一项重要主题。而1982年则像一道分水岭。此前改革的目的是为计划经济服务,之后的数次改革目标,都是逐步与市场经济接轨。直到2008年的第六次机构改革,为最大限度地避免职能交叉,终于迈出了“大部制”的改革方向。国务院组成部门因此由1982年的100个削减为2008年的27个,政府职能也由管制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
    
    图片说明:怨声载道的铁道部终于寿终正寝
    习近平助手说国务院改革“步子较小”

    中国国务院分别在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进行了六次规模较大的政府机构改革。这六次机构调整可以划分四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的精简机构;上世纪90年代的为市场经济奠定基础;2003年的为宏观调控、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基本定位;2008年和这次的“大部制”改革。
    
    第一阶段:1980年代精简机构
    
    第一次改革是在1982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较大、目的性较强的一次建设完善行政体制的努力。改革目标是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实行干部年轻化。这次改革历时3年之久,国务院部门数目由100个遽速减至61个,人员编制也由5.1万人减至3万人。
    
    第二次改革发生在1988年,国务院在调整和减少工业专业经济管理部门方面取得了进展。撤销了煤炭工业部、石油工业部、核工业部等4个部门。部委由原有的45个减为41个,直属机构从22个减为19个,非常设机构从75个减到44个。机构改革后的国务院人员编制比原来减少了9,700多人。
    
    第二阶段:1990年代为市场经济奠基
    
    第三次改革是在1993年,实行了中纪委机关和监察部合署办公,进一步理顺了纪检检查与行政监察的关系。国务院组成部门设置加上直属机构、办事机构共59个,比原有的86个减少27个,人员减少20%。
    
    第四次改革是在1998年,改革目标是建立办事高效、运转协调、行为规范的政府行政管理体系。改革后,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组成部门由原有的40个减少到29个。
    
    第三阶段:2003年为宏观调控定位
    
    第五次改革2003年启动,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大背景之下进行的。特别提出了“决策、执行、监督”三权相协调的要求。分别建立了国资委、银监会,组建了商务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国务院29个组成部门调整为28个。
    
    第四阶段:2008年“大部制”改革启动
    
    第六次机构改革于2008年启动,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围绕转变政府职能和理顺部门职责关系,探索实行职能有机统一的大部门体制。建设部、交通部、信息产业部、人事部、劳动保障部、国防科工委等被撤销。重新组建的部门有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环境保护部。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组成部门设置27个,较之前减少1个。
    
    本文来源:万维读者网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3/3/12) (博讯 boxun.com)
51919904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发改委被指因大部制改革扩权 或成“小国务院”
·民政部长回应“死不起”:土葬改革区自愿火葬有奖
·深圳市市长:改革目的就是减少行政审批
·收入分配改革进入细则阶段 个税起征点争议大
·中国机构改革顺应时代潮流尊重国情变化
·发改委被指借大部制改革扩权成“小国务院”
·人民日报:大部制改革没有“完成时”
·谢国忠:不改革发改委 大部制蓝图压根没意义
·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启动 国务院组成部门减至25个
·铁路基层员工:希望改革后可以多拿些工资
·代表委员:防止机构改革陷“精简再膨胀”怪圈 (图)
·机构改革:铁道部一劈为二 遁入历史
·国务院机构改革:部门减至25个 撤销铁道部 (图)
·大部制改革方案今日揭晓 铁道部或政企分开
·大部制改革方案起草人:机构改革是利益调整
·全国人大负责人:劳教制度改革不久将出成效
·代表委员称网络反腐倒逼公权力改革
·劳教制度改革需要与时俱进
·争议声中,两会将宣布国务院行政改革 (图)
·杨恒均:谁改革,我就支持 谁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改革与危机赛跑/《瞭望》
·郑永年:把10个办公室并成1个 这不叫改革
·大部制改革别再“零敲碎打”/许耀桐
·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帜/高锴
·改革要啃硬骨头 割自己的肉
·吴敬琏:新改革共识可以形成
·经济下行倒逼改革/韦森
·媒体称改革时铁道部2.6万亿债务可能由国家买单
·如何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改革这个词已经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孙立平
·政府改革,要有“拿自己开刀”的勇气
·警惕权力和民粹合谋绑架改革
·姚树洁:新一届政府政治改革的三部曲
·陈志武:新一届政府无老本可吃 必须改革
·王利平:政治体制改革与社会稳定
·殡葬改革:重在引导,忌在运动
·未普评论:谈“改革改不动,革命革不成”
·中国未来改革的走向和变数/张鸣
·冯兴元:当下需要真正的“试错式”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