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文勋:3.4向中共深圳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在争民族的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民主行动派、光明中国:黄文勋
    2013年3月4日下午3点,黄子和众朋友们来到深圳市市政府后面的市民中心书城,我和朋友讲了深圳当局国保警察在1月31日至2月1日对我做了一系列违反犯罪践踏人权与法治的事实,如非法恐吓威胁我的朋友,肆意抢走我的电脑、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相机等物品至今未归还,并在非法绑架我到民治派出所后进行了人身殴打。
    我告诉朋友们:“有人曾误解今天误解是为了个人的私人物品来上访的,首先我来此不是上访,黄子若来此上访岂不是认可这个邪恶可笑的上访体制麽?!我身为国家的纳税人之一,身为国家主人的一员,身为一个普通公民,他们却敢做出一系列这样的事情来,这只能证明一个事实,他们之所以敢肆意侵犯践踏公民的权利,是因为有中共一手建制的邪恶的独裁专政体制为他们撑腰。对我一普通公民尚如此暴行,那么将可能对任何一个公民如此!今天我们要是不发出声音,那将成就罪恶让其肆无忌惮,今天,我们争自己的自由与尊严,就是在争整个民族的自由与尊严。这也是黄子之所以虽小必争的原因,我在捍卫的不仅仅是黄子一人的私人财产与尊严,黄子将通过这一系列的游行抗议,向人们发出一个声音,当我遭受了不公不义,我不会恐惧,我要敢于用行动去发声,并且找到所有事情的本质根源上去——独裁专政!”朋友们听完,表示愿意和我一起去深圳市政府门口举牌合影游行示威。
    下午16时左右,我们一行人来到深圳市市政府门口对面的马路正中间,周围随处可见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保护的却不是国民选出来的政府的警察。我们马上拿出了所需的物品,我的朋友余刚、赵海通、黎德国“不要恐惧”字,我一手竖放“给主人一个说法”的牌子,一手举着“光明中国”的旗子。当我们刚刚好摆好合影,已经有十来个路过的公民在观看,不久我们的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们左侧面正在走来了十数个警察,为了让大家有足够时间不被控制将消息传出去,我拿着牌子和旗子慢慢走着,并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几个警察冲了上来,阻挡在我的前面不让我继续前行,并用手未经同意野蛮翻看我手中的牌子,我立刻制止喝道:“请你放开,这是我的私人财产,你想干嘛?请你放下你的手,如果你想看可以问我。”他立即放下了手,后续来了几个警察又想翻看,我就问“你们是谁?请出示证件!”他们被我的气势吓得无话说,又找不到证件就来扯皮:“我们穿着警服当然是警察。”我马上讽刺道:“穿着警服说自己是警察就是警察?那小偷也说自己是警察呢?如果是警察请按照法律程序出示证件证明!”他们立马无言以对,翻身上找找证件又找不出来,于是不敢轻举妄动,但继续围着不让我走。这时候围在外围的领导见状不妙立即插了进来,忙着从衣袋里找出证件来递过来给我看,我马上从口袋掏出一支笔要想要看清楚并记下来,他吓得马上抽了回去,问道:“按照法律我有权利看清楚并记下来,难道你这是假证?”
    那个带头的却继续耍赖不给我看,装进了口袋,说“不给你看?刚刚不是给你看了麽?”“我戴着眼镜都没看清楚,何来给我看?”为了避免尴尬,他把注意力换在想看牌子内容上。我立马就说“你们想看可以,就要像现在这样先告诉我你想看,我再给你看嘛,这就是尊重。”于是我摊开了1*1.5m规格的“给主人一个说法”,他们早已有人在录像。他们又想看这牌子后面的内容,我就翻转过来给他们看“解除五禁”,他们想看旗子内容是什么,我马上展开旗子,并解释到:“这中间的大黑圈代表因为中共的独裁专政使国家陷入了黑暗,20个白色三角形代表辛亥革命的延续,若不是当时的内忧外患,中国早就实现了民主、自由,一致对准黑暗刺去表示中国的各党派、团体、民间将放下彼此成见、守望互助,共同将独裁专政的中共打倒,最终实现蓝色背景所表示的人类普世价值如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博爱的到来。”刚刚讲完,他们的领头人就非常惊恐的命令道,“快,把他带到那边去!”我立即严词警告“你们想干嘛,我是合法公民,身为上位法的中国宪法规定我有权来此游行示威,其他法律都是违法宪法的。请你们给我理由,凭什么抓我带走??”他们没有告诉我为啥,;又看我去不去就命令他们将我抬着走,我高喊到“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
    我最终还是被抬往到市政府门口正南方向过去一点点的草地上,他们把我放下,这里早就集聚数十个上百的警察。于是,你会看到这样一个场面,他们要求我蹲在草地,我大声表示:“我是国家的主人,你们是公仆,你想我蹲下说话可以,但是你们也要蹲下”。他们自然没有蹲下,接着的十分钟里,他们的头儿命令了数十人次的警察用武力强按着我往地上跪下、趴下,然后不断地我又高喊抓我时的那些口号,有强烈告诉他们“我要平等对话,今天你尊重我,明天将会是你的下场”。虽然这过程中,他们使用手轻微用力来按我,也用乞丐对着我的后背让我跪下,也在故意踩着我的右脚在我的大声呵斥“你们干嘛打我?干嘛踩着我的脚”而缩了回去,但这依然属于暴力违法行为。围在旁边的人们依然继续在看着,我高喊着,“你们没有权力让国家的主人跪下,你们这样做是在践踏人的尊严,你们在践踏的不是我一人的尊严,我必要站起来平等对话,维护我的尊严,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数十回合下来,他们不得不为不断为勇气可嘉争取平等对话及站在道义正确的我而作出让步,头儿开始让小弟们不用再用武力来强迫我。最终胜利的我,看到他们数十位警察都在围着我,最外围有十几位国民在看没有录像,一位穿白色衣服的国民想过来录像,被他们威胁恐吓住,我马上支援住“你们干嘛,他是国家的主人,有权在国家的任何地方走来走去,你们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怕什么人家看?请不要颠倒了你们作为仆人的角色!”后来他们就没有抓那想拍照的国人了。然后我就像演讲一样,重新复述了我们来此之前我和朋友们说的话,又从法律上不断质疑中共的合法性与深圳政府的不作为和责令中共当局结束独裁专政的体制,归还我的私人财产、对殴打我一事进行赔礼道歉!同时也讲述他们也是受害者、衣食住行、公民意识与公民社会。我看到我的朋友柴金元,刚好也在远处的人群中见证了我在草地上的所有行为。
    后来,我看到其中一位警察将我的牌子对折后,为了不让牌子又弹起来,就干脆踩着,我立刻走上前去制止:“请你不要踩踏我的物品,这是我的私人财产,踩它就是踩我,就是对我不尊重,也是对你自身的不尊重,对所有人的不尊重!”他马上走了下来,不再踩踏。将近下午5点的时候,他们来了警车,在我的多次问询下依旧没有告诉我为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为什么带我去另外一个地方——市政府旁的莲花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剥夺了我通知律师的权利,未按照程序非法收缴了我的手机并多分钟后在我的强烈警告下才进行了登记程序的执行,期间警察拿着我的手机离开我所在的采集信息室至少有5分钟以上。没多久我看到了和我一起合影的朋友余刚与黎德国走后在书城被便衣国保抓回来,还有李铮然兄在市政府附近围观也被市便衣国保抓来。朋友们都按需要配合中共警察做了信息采集(如指纹、照相、抽血等),黄子表示我是合法公民按照宪法行驶权利被抓来本就违法,坚决不采集信息,甚至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写一条妨碍公务的罪名给我,然后我愿意签名的。”笔录我自然愿意做,像熟手那样,做笔录的警察在告知上就没有出示警察证并笔录上写明说现场已经出示,我就答和让他一定写上“清楚了,但我现在没有出示证件让我看清楚,也没有告知我为什么带走我。” 笔录写的是 “涉嫌非法扰乱公共秩序”,我的回答,当然是我没有干扰任何人,你们除了找演员大可以找那些人来说说看的(当然我知道中共一贯耍赖以其他罪名来弄我们的)。笔录还问了我为什么去举牌游行示威和高喊口号,目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这样做就是为了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只有打倒中共一手建立的这个独裁专政的邪恶体制,建立一个民主的中国,我和每一个公民才不会遭受不公不义,我和我的国民才能活着有尊严,有自由有人权。”笔录还问了我“解除五禁”“给主人一个说法”牌子的内容是谁策划的,我说是我一人策划的。又问了我“光明中国”的旗子谁设计的,我告诉了是我设计的,并告诉了他抓我之前我说的“中间的大黑圈代表因为中共的独裁专政使国家陷入了黑暗,20个白色三角形代表辛亥革命的延续,若不是当时的内忧外患,中国早就实现了民主、自由,一致对准黑暗刺去表示中国的各党派、团体、民间将放下彼此成见、守望互助,共同将独裁专政的中共打倒,最终实现蓝色背景所表示的人类普世价值如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博爱的到来”。
    笔录做完正文剩下补充项,我让他写上补充道“我要求中共当局责成深圳中共分局尽快归还一月前非法抢劫我的所有私人财产和身份证件,并让其对非法殴打我一赔礼道歉与赔偿(左手食指至今骨头还痛证明当时的骨折分析是对的),责令调查我在2月2日来市政府游行示威时当时的记录员没有真实记录我所说的事实与捏造了事实。(黄子看了他们找出了上月2日那天的记录单,写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儿,如他们怎样口头教育的废话,我继续高喊口号,他们又是如何教育之类的废话空话套话!),否则我将不定时进一步不会这么温和的牌子内容了。”他笑了问我前面的口头中共当局责成深圳中共分局,哪有这样的?我就告诉他:“当今我们的国家政府被中共绑架,下面的当然是中共分局,这是对事实与丑陋的最准确的描述,总之我对我所说的负责,您的职责不就是记录我说的话麽?而且我们做笔录时,我都提前和你说好了,为了我们双方愉快,你也不为难,我说了什么你就记下来就是了,我会签名的,不要像广州海珠区的那些不识趣的国保警察那样在我坐牢一月期间既要亲自审,又不按照我说的记录,最后累得他们够呛的,何必呢!”他自然没有忘记我的提醒,做完后,我又像熟行人那样,对每一张“给主人一个说法”“解除五禁”“光明中国”旗子每张图片四个角印上指纹,签字,他都不需要提示如何做。当然我免去对他是党员要求回避的补充,是因为听他说做的这么辛苦,也罢,我就说“好吧,我留着到时候法院时要求所有法官陪审、警察是党员的都回避,因为我的目的就是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同是共产党员有利益共同体关系当然需要回避,这次就算吧。”笔录做完,他才补充联系我家属的材料证明,我当然给个假的打不通的电话给他,黄子父亲72岁自然知道他的孩子所做的都是正义的,也不想让他老人家多一些无谓的担心,我知道有大家在黄子会没事的。
    我又下来楼下和3个朋友们在大厅等着那警察与国保将笔录对看又送往福田区分局国保,自然是为了商议如何处理我们的。我们又在等了2个多小时,他们才回来,又让我们补充一些身份证信息,当然很搞笑我身份证都被他们抢去了,成了黑户,居然要我核对,看来下次我直接说不记得身份证,姓名、地址也不记得了。后来很好玩的是,他们居然弄了4份书面训诫书来要我们签,朋友们都签了按了指纹,我就质疑“我是合法公民按照宪法去游行示威,你们却说我错了?训诫教育?不如还是之前我说的老话写上我妨碍公务这条罪名,我一定签名,请你谅解我,质疑的公民多了才会是法治的进步。”我那做笔录警察自然拿着上楼去请示国保好几分钟,下来,写上理由当事人拒绝签名、时间,再让我签“已阅”签名时间和指纹,写这记录文时突然发现貌似我被骗了,呵呵。
    在被失去人身自由将近8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唯一不人道的地方就是没有晚饭提供给我们吃,3个朋友在我做笔录下来倒是去叫了外卖送来,黄子坚持不吃因为他们限制我们人身自由没有理由不提供晚饭,我们纳税人的钱就贪污腐败那么多,这点都不舍得出?当然也有这样一个因素的综合这外卖真的很贵,每份饭菜最便宜都要15元,黄子也不舍得吃。在黄子和李铮然兄(余刚与黎德国兄先行回去了)出来派出所门口等朋友开车来接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国民手上提了好多吃,看到黄子的牌子和展开的自由飘舞中的光明中国的旗子,就自然被吸引停下来观看,我展开给他看,并告诉他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请他“和我们一起觉醒公民意识,改变中国”。可惜黄子今天游行示威传单都有,就是没有带上名片,于是请铮然兄给他的名片,也请他不要恐惧,有时间就可以和我们一起进行全国流行的同城“民主饭醉”。让黄子感动的是,当他走了数十米后又突然返回说刚刚忘了问我们吃了饭没有,拿出他的面包、火腿、鸡腿递给黄子后才回去。2个大面包、2根火腿、一个无穷鸡腿,李铮然兄是叫过外卖吃了,所以我们只要这些点点肚子就好,我的国民盛情难却,黄子不会虚伪的去拒绝,黄子当时真的真的饿了。写这的时候,黄子想起了那句应该是林昭姐姐的诗儿“妈妈,我好饿,能不能去我的坟前斋斋我”,看似再坚强的我,在中共怎样的恐吓和殴打下都不曾让我流泪,现在早已在这熬夜写文稿后的早晨,眼泪湿润了脸颊…
    晚上11点16分,我们签名领回手机,他们想耍赖不归还我的牌子和光明中国的旗子,说是国保收走了,我说是和我坐车来到这个采集室的。这时候,黄子就用他们常用的办法对付他们——为了正义比他们还要“耍赖”,不归还,我就留宿派出所明日办公时高喊上文口号,并进行绝食,你们也可说我妨碍公务抓进去关起来,黄子并非吓唬他们,而且真会这样去做。所以当听说我要这样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像值班所长的警察赶紧让其他警察去找,并打电话问那个拍照的放在哪里,弄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终于拿下来给我,客客气气地说“小黄,请等一下,我让他们去找了”、“小黄,你的牌子和旗子”。在以前我们搞活动的牌子一旦没收他们就从不归还的,现在却归还了,劳教也暂停实施了,暂且可看作我们大家的努力迫使它为活着而改变吧。他们最害怕我们将事情弄得越来越大,所以他们一直私下恐吓我们的很多朋友不要说出去他们的一些非人道且违法的事情,黄子发现从我不再从事地下活动而是公开活动以来的经验,包括从友人处总结的,那就是一定要说出他们对你的种种行为——一年前黄子纪念中山先生逝世八十七周年,直到现在很多很多我们做的事情以来,他们无法吓到我和朋友们,但是他们吓唬我们的房东和公司的BOSS,使我们流离失所、失去工作,他们就是这样在人基本的生存条件和经济上打击我们的。我们不能像中共那样独裁地去要求每个国人都像我们那样勇敢,毕竟大家或者父辈们亲历了中共的无尽黑暗恐怖,不是全能神,真正会怕、有担忧家人才真正有爱,我们民主同仁其实都和大家一样,害怕我们这一代人的现在和孩子们的将来会失去更多,才有更多的勇气和正义的信念而站出来去争取。
    黄子现在还想告诉大家一个策略,当我们一个区的同仁在房东、老板被国保们威胁、恐吓后不要跟他们达成所谓妥协,甚至严正告诉他们,他们敢这样做,无论是对帮助我们的人以任何名义如要查公司年检、消防、水电、物业等等任何迫害,我们其他区和附近市的人将赶来在这个区游行示威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不断的扩大的沸沸扬扬,他们定会害怕,我们不能一年前两年前他们的这种诡计有效用,现在我们却还在原地打转让他们得逞,借用还在劳中的刘远东兄的近似座右铭“以牙还牙,博弈策略”。一位借助住宿给黄子一晚的深圳居民国人因为昨天被国保传唤两次(我们教他可以拒绝的,他没有拒绝,当然传唤还不是因为黄子的借宿,本身他就不怕才收留黄子的,具体传唤什么事儿,黄子未经同意就不说了)而感到疲倦,他因为工作爱好上的事儿想休息缓口气,没有接受我们的策略。当然,这个策略需要实行,就需要我们民主阵营各团体间放下彼此成见、守望互助才能够做得到,当黄子说这些给朋友听的时候,另一曾周游全国民主圈的朋友说上海同仁这方面做的已有成就,当我们这些民主宪政活动人士,做这样公开的促进公民社会的活动时,必要合力解决上述所说问题,我们的民间才敢于站出来为我们提供住所、帮助我们,若不能集社会之力实现光明中国的理想,我想首先我们当反思。当全国的网友发来短信问候的时候,我回复大家:“黄子今天不争取,虽小必争,且要争到所有事情的本质根源去——独裁专政,否则明天他就胆敢践踏我的任意一个国人。国家就是这片土地和人民,我们才是国家的主人,我们一起觉醒公民意识,构成公民社会,改变中国吧!”。
    近期活动声明:尽管中共你曾经屠杀、蹂躏生灵,双手满是血腥和不曾忏悔认错,但我仍旧不失去我的礼仪、风度,我已非常有诚意的给了你许多时间解决问题,我为你仍旧没有归还我的私人财产和身份证及对殴打我一事赔礼道歉与赔偿而深感遗憾。抱歉,这几天我将不用之前那么温和的牌子去游行示威,而是用我高喊的口号做牌子,到人多的地方,我深信这句“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的口号将流传开来,在每一个被压迫的中国人心中发自肺腑的凝聚勇气,发出真正的呐喊!
    另距离国父孙中山先生逝世八十八周年的3月12日还剩下数天,黄子在此发出呼吁大家参与纪念,如果我们能够做些标题统一而署名地可以不一的大横幅,此为一能让民众参与扩大影响,二为让独裁者见证我们对光明追求的信仰,同时告诫他的独裁之日正在倒计时了,是放下还是愚昧的死守?黄子脸皮厚些,在此先发出建议标题第一行“三民主义打倒独裁建民主中国”第二行副标题“——暨国父孙中山先生逝世88周年•(如深圳、广州、上海、北京)”。黄子去年是在广州纪念的,那天有可能仍旧从深圳回到广州邀请朋友们去,或者朋友们自行也搞好吗?大家可以给我邮件的哦。黄子可能搞上段的第一个活动后而被关起来了(恐惧已困不住黄子的信仰了),不过有些东西黄子还是需要准备好的,希望我失去自由的时候,同胞们在搞,我心与你们同在。
    
    光明中国:黄文勋•黄子
    民主行动派:黄文勋•黄子
    手机13414589456
     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3年3月7日9点通宵完稿
    
    来自作者


    2013年3月4日,余刚、李铮然、黄文勋,黎德国被关莲花派出所--黎德国拍摄
    来自作者


    黄文勋、赵海通、余刚、黎德国在深圳市政府游行示威抗议1--YKZ拍摄
    来自作者


    黄文勋、赵海通、余刚、黎德国在深圳市政府游行示威抗议2--YKZ拍摄
    来自作者


    黄文勋、赵海通、余刚、黎德国在深圳市政府游行示威抗议3-YKZ整理
    来自作者


    黄文勋被非法阻拦与抓捕--YKZ拍摄
    来自作者


    黄文勋被抓半小时多后拿着牌子旗子被押上警察前--YKZ拍摄
    来自作者


    黄文勋在质问中共警察YKZ拍摄
    来自作者


    胜利归来的牌子:黄文勋与赵海通、柴金元合影,海通兄吸着烟一副主人样子--黄子拍摄
    来自作者


    胜利归来的牌子:黄文勋与赵海通解除五禁合影--柴金元拍摄
    来自作者


    胜利归来的牌子:赵海通与柴金元合影--黄子拍摄
    来自作者


    胜利归来的旗子:黄文勋与赵海通、柴金元光明中国合影--黄子调位自拍
    
    黄文勋资料简述与光明中国资料
    截止2013-3-7
    附资料简述:
    简单版:黄文勋,号黄子,民主宪政活动人士,籍贯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柏塘镇;民主探索路:曾高中时组建“天任民主漫画学社”,曾在清华北大发起成立新启蒙学社并出版同名刊物与建立网站,曾为民主宪政走上街头揭破政改谎言并坐牢一月,曾两次在深圳市政府门口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
    详细版:曾高中时组建“天任民主漫画学社”,曾在2010年清华北大地下发起成立新启蒙学社并出版同名刊物与建立网站,曾在2011年广州中山大学地下发起“中国暗光”散发与网络传播《民主宣言》,曾在广州组织发起过纪念孙中山国父逝世87周年的活动,曾在2012年“3.31政改请胡锦涛公开财产”为民主宪政的活动上与友人坐牢一月,曾在2013年2月2日在深圳游行抗议当局因旁听审判而抢走的私人财产与殴打,曾在2013年2月27日与友人在广州街头旧地抗议坐牢一月并向当局抗议与提出“解除五禁”。2013年3月2日在深圳民治派出所门口和4日在深圳市政府举牌“给主人一个说法”和举“光明中国”的旗子抗议当局的黑暗行径并请放弃64年来的独裁专政,并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民主、自由、宪政、人权、平等万岁!建立民主中国!”2013年3月6日与友人在深圳腾讯总部举牌“抗议腾讯,违反宪法,被匪绑架,禁锢言论”以此抗议对我和友人及中国多人微薄非法禁言、销号的事实。
    
    募捐状况公布:3月1日因为接近负资产与筹备建立“光明中国”网站不得不发出募捐信息,所有募捐款将公布,下列所有捐款简称“光明中国基金”截至3月7日晨收到4名网友捐款共计333元,圈子同仁朋友捐款200元,总计533元,支出184元(含公交卡充值50元,3月2日活动出租车费10元,广深长途车费70元,饮食30元,通宵网费2晚24元,数天旅居朋友家遂花费较少)结余349元;希望大家持续每月定额捐款给光明中国基金,每人每月10至100元就好,多了会影响大家的生活,这样不好。后面下面有捐款方式说明和结尾将附上我的名片,上面也有有捐款方式信息。透明公开财产有助于增进信任,我一个公民尚且如此,政府公仆更应无条件公开财产。
    展望未来:建立起光明中国的网站,光明中国将由广东民主宪政活动人士黄文勋在各界朋友的支持下建立,光明中国的前身是由黄文勋与友人于2010年9月在北大清华发起组建的新启蒙学社和网站改组而来。光明中国是一个关于“自由、平等、民主、宪政、人权、和解、博爱”的纯民主网站,网站中的所有符合人类普世价值追求的理念,均可代表本光明中国网站之立场。
    光明中国:宗旨“积聚实力•关注弱小•觉醒公民意识”,旨在用我们的微弱之力结成国内泛民主阵线,促使中国各追求民主宪政的党派、团体放下彼此的成见、求同存异,为构建公民社会真诚合作、守望互助,让独裁者最终放弃独裁专政之路,共同使中国确立民主宪政、使民族与历史遗留问题达以和平解决,建立一个自由与真理、正义与光明等人类普世价值得以彰显的中国。
    请捐助光明中国基金
    光明中国的所有资金来源自筹和社会的捐助,简称“光明中国基金”,欢迎您对我们进行捐助,您的捐助表示了您对我们使用资金的信任,在主创人等未被失去自由前提下,我们将每月不定时公布我们的收支情况。我们所有的资金用途将用于光明中国网站的构建、维护(主创人的个人捐助账户的捐助余额也将并入光明中国基金),以及主创人黄文勋为促进公民社会的活动的花费,如果我们的资金捐助足以维持以上条件,我们将对因促进民主宪政、参与公民社会活动而遭遇困难的民主人士进行捐助。因当局审批基金会或其申请同名银行账户的困难与重重阻挠存在的现实问题,故暂时用光明中国主要创建者黄文勋的银行账号,但我们将以中国宪法或者是联合国宪法赋予我们的相关自由权利,适时向当局正式申请注册同名基金会。
    光明中国感谢您的捐助,您可通过无卡存款与转账方式捐款:
    开户名:黄文勋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长宁镇支行
    账 号:6227 0031 7511 0260 510
    (请发送捐助额至手机或者邮箱并保存你的捐款条,以证是否受非法干扰)
    光明中国主创人黄文勋邮箱:[email protected]
    光明中国基金官方邮箱:[email protected]
     黄文勋手机:1341 4589 456
    
    (图中2副都是所举牌子旗子都是设计图案)
    
    
    
    
    
    (图中:我准备用来散发的名片与暂用作光明中国基金的帐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4193450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文勋:中国公民抗议腾讯被匪绑架违宪禁锢言论 (图)
·黄文勋派出所前演讲稿 (图)
·民主行动派黄文勋举牌要求刘云山解禁QQ和微博 (图)
·黄文勋:我和王全平、隋牧青律师与深圳警方的初次交涉
·黄文勋:深圳市国保对我的殴打和我的抗争
·深圳黄文勋声援王登朝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图)
·广州青年黄文勋“强制取保候审”后抗议当局的非法羁押
·广州公民黄文勋因支持温家宝政改被传讯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论坛最新文章: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比利时9岁天才男孩将大学毕业 想读博士
  • 《回声报》:菲利普最终推出退休改革牌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