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泽民为何事深感羞辱 多年后心中仍不平静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4日 转载)
    来源:扬州日报
    
      核心提示:过去六年以来,江泽民一直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支持共产主义事业,他对接受这样的“整训”深感羞辱,并为由此中断他在厂里的工作而不快。如今,江泽民同志向我们回忆这段往事,心中还不平静,有着许多感慨。
    
      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缘分还是存在的。江泽民同志身上就有着这种缘分的潜在力量。他不只是与同辈即站在同一水平线的人有缘,在工厂几年的磨炼,表明他与普通人有缘,在以后的岁月中,他和上面的人——那些领导他的人也有缘。这个“缘”字不是前世所修,而是他自身品德的凝聚。
    
      江泽民同志与汪道涵,或者说汪道涵与江泽民同志的关系,就是这个“缘”字的展现。
    
      1949年,汪道涵任华东工业部部长,已经是一位崭露头角的领导人物。9月的一天,他到益民食品一厂视察。益民食品一厂是他的夫人戴锡可任总经理的益民工业公司所属的一个厂。在视察中,汪道涵看到厂房虽然破旧,但生产却井然有序,到处散发着食品和冰激凌的乳香味。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
    
      在厂的会议室里,江泽民同志代表工厂向汪道涵作了汇报。在汇报中,江泽民同志谈了新的商业策略。那时已经离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之日不远,工厂面临着原材料及产品销售的困难,江泽民同志向汪道涵提供了一份有关获取原材料和商品销售新思路的详细报告,其中就包括创造光明品牌、用光明牌冰激凌和美国的美女牌冰激凌竞争的过程。汪道涵听得津津有味,两眼发光,感受到“江泽民充满了活力”。直到几年之后,回忆初见江泽民同志的时候,汪道涵还说:“他是党员,而且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我觉得他前途无量。”
    
    
江泽民为何事深感羞辱 多年后心中仍不平静

    
      汇报结束后,江泽民同志和厂里的其他领导陪同汪道涵参观了生产线,益民食品一厂先进的生产设备,给汪道涵留下了深刻印象,汪道涵回忆说:“当时,江泽民就干劲十足,精力充沛,是一个工作勤奋的专家型厂长,很熟悉生产。”
    
      对汪道涵来说,这次来益民食品一厂视察有着更深一层意义的收获,就是看到了革命烈士遗孤——江泽民同志。
    
      几十年后,汪道涵接受美国作家库恩采访时,回忆这段往事,说:“因为江泽民是厂里的高级管理人员,是我妻子的下属,我们也就越来越熟,江泽民成了我家的常客。我的妻子比江泽民大九岁,我们始终把他当小弟弟看待,除了谈工作,我们也谈其他事情,比如说我们的家庭。江泽民的身世非同一般:他是江上青烈士的儿子。”
    
      江泽民同志祖籍安徽婺源(后划为江西),到祖父石溪(绍岳)这一代已居江苏省江都县仙女镇。居家是一座带有天井的传统中式大院,房子上有精美石刻。江石溪在行医的同时,商业上也有成就,可谓医商结合,但两者皆与儒相通,加之他能诗并擅长音乐,爱好收藏古籍字画,颇有儒家风范。江泽民同志小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江石溪的儿子江冠千(世俊)即江泽民同志的父亲。江泽民同志的六叔江上青(世侯)无子,只有女泽玲、泽慧,由江泽民同志承祧江上青。因为江泽民同志排行老三,故泽玲、泽慧以三哥称之。中国传统的承祧,不是名分上的过继,而是和亲生儿子一样,一起生活,是有继承权的,所以江泽民同志也就成为六房名正言顺的子弟,江上青牺牲,江泽民同志也就成了烈士遗孤了。
    
      江上青少年时代分别在扬州和南通读书,十六岁秘密参加中共青年组织共青团,十七岁参加学运曾被当地国民政府逮捕,出狱后干脆正式加入了共产党。1929年他考取了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成为地下党的有名才子,颇有诗名。江石溪逝世,江上青未能参加送葬,写了一首《哭父》五言长律,诗中有云“自幼沫遗风,友于亲手足;兄志继家声,弟云誓不辱”,反映了他们家族的处世之道。
    
      可能是因祖籍安徽,抗日战争爆发后,江上青被派往安徽做统战工作,打入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任督察专员、公署秘书并兼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区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在党内则是“皖东北特派员”,是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创始人之一。而此时,根据江上青的要求,由上海地下党派的一批城市地下党员,被充实在第六行政区所属的县里任党政职务,其中就有汪道涵,被委任为中共嘉山县委书记。江上青又说服盛子瑾,给了汪道涵一纸县长委任状。安徽嘉山县是汪道涵的故乡。
    
      江上青的夫人王者兰,出自上海名门,能诗擅文,有较高的文学修养。江上青逝世后,王者兰曾作悼亡诗三首,其中一首七律中有“十年壮志山河动,一片丹心日月明”,堪为佳句,而“誓抚遗孤承素志,尽除奸慝报深情”两句,更是道出了王者兰作为烈士遗孀尽心抚育江泽民同志和他的两个妹妹的责任感。江泽民同志的生母姓吴名月卿,江泽民同志叫她“妈妈”,对王者兰以亲母事之,更亲切地叫她“娘”,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生活在一起。在江泽民同志工作过的单位里,人们都称赞他是个孝子。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江泽民同志调往北京工作,他担心娘的寂寞与孤独,委托原上海单位的朋友经常去看望。
    
      江泽民同志的这个背景让我们知道:他是革命烈士的后代。
    
      1949年12月,江泽民同志与青梅竹马的女朋友结婚,新娘正是那位有时到粮服实验工厂去找江泽民同志玩的大眼睛姑娘王冶坪同志。王冶坪同志是王者兰的侄女。这是中国式的“姑表亲”,本来是姑妈的王者兰此时变成婆婆,本来是表哥的江泽民同志变成了丈夫,同样,本来是小表妹的王冶坪同志变成了妻子。美国作家库恩在采访江泽慧时,她回忆三哥与表姐的恋爱,说:“三哥从南京转到上海交大以后,他经常去看望我的外婆——也就是我母亲的母亲,和我的舅舅——也就是王冶坪的父亲。我外婆和舅舅都非常喜欢三哥。1949年,当我母亲搬到上海时,她欣喜地看到三哥和她的侄女正在谈恋爱。”
    
      他们的婚礼是在当时四马路上的杏花楼举行的。杏花楼是百年老店,是广东人开的,行广帮菜,但江泽民同志和王冶坪同志的宴席不是广帮菜,而是很朴素地准备了一些茶点。参加婚礼的除了有几个特别要好的交大同学,主要是男女双方的亲友。
    
      当年参加过江泽民、王冶坪同志婚礼的王慧炯回忆说:“按照传统,每个宾客都送一个装钱的小纸包,有些还装在红纸包内。当然,宾客送的钱抵不上婚礼的开销。我和江泽民同志都参加了对方的婚礼。江泽民同志请我当他们婚礼的证婚人。”谈起自己会被请做证婚人的原因,王慧炯笑着来了一番猜测:“也许因为我们是交大同窗好友,也许因为我曾经是班长,也许因为我平时比较注重仪表,站在那儿证婚还算像样吧。我和江泽民同志至今都是无话不说的朋友。”
    
      汪道涵和戴锡可并没有参加江泽民同志和王冶坪同志的婚礼。但我们知道江泽民同志和汪道涵的友情并不只是革命情缘,他们有着很多个人间的共同话语。他们同为安徽人,又先后为交通大学学生,汪道涵读的是机械专业,江泽民同志读的是电机专业,两人又都是学生运动中的佼佼者,又都是在学生时代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再有两人又都好读书。这样,除了革命情缘外,又增加了一层知识分子的那种惺惺相惜的缘分。而且,江泽民同志和汪道涵的夫人戴锡可也有故人之缘。还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江上青已经是皖东北根据地的领导成员,主持过革命青年训练班,戴锡可就是训练班的学员,江上青则是她的老师。因此,戴锡可对老师的儿子——江泽民同志,总是以大姐姐的身份对他关怀和爱护。
    
      汪道涵此行,无论是对江泽民同志或益民食品一厂都是一个鼓舞和推动,生产的势头越来越好,经过进一步的整顿和建设,不但恢复了老产品的生产,还开发出一些新产品。特别是在抗美援朝的推动下,益民一厂的食品生产进入高潮。但与此同时,国内镇压反革命工作也开始了。
    
      朝鲜战争爆发后,反革命分子活动明显地猖獗起来。特别是美军在仁川登陆,他们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蒋介石也认为反攻大陆的时机已到,许多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纷纷冒出来,在各地进行破坏活动,社会不得安宁。1950年7月23日,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针对镇反运动中存在的右倾倾向,进一步作出了《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这时离10月8日毛泽东下达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命令,相隔只有两天。1951年2月20日,又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在毛泽东起草的镇反运动的五项规定中,有这样的两条:“谨慎地清理旧人员及新知识分子中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谨慎地清理侵入党内的反革命分子”。
    
      益民食品一厂的领导层中知识分子多,留用人员多,地下党员也有几位,有不少人都被列为审查对象,其中包括厂长张学元及副厂长江泽民同志。
    
      美国作家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在《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一书中写到益民厂在镇反运动中的清查工作,他是这样写的:
    
      不久以后,政府掀起了一轮揪坏人的运动,把目标指向了“敌特、反革命分子和政治流氓”。上海市政府下令,所有的前地下党员都必须接受一段时期的“整训”,旨在彻底消除他们任何旧思想。“整训”的方式包括密集的讯问,以挖出国民党特务和暴露有资产阶级思想的人。
    
      过去六年以来,江泽民一直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支持共产主义事业,他对接受这样的“整训”深感羞辱,并为由此中断他在厂里的工作而不快。当人们正在忍饥挨饿的时候,食品生产却要受到耽误。
    
      库恩在记述了这个过程之后,又进一步分析说,“中国企业都建立了双重的管理机制:一重是党的领导;另一重是行政或业务领导”,“党的领导体系掌握着大部分的权力”,“作为益民的党支部第一把手,江有效地控制了企业”,“这为他以后在党内晋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对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崛起的江泽民等‘第三代’领导人来说,在工厂的工作经历被证明是他们提升的关键”。
    
      江泽民同志担任益民食品一厂党支部书记的时间,为1950年4月至1951年10月。1951年10月4日,中共益民工业公司食品一厂第一届委员会成立,严琦任党委书记,梁志斌任副书记,江泽民、徐永强、方易、周金生为党委委员。1951年12月3日,江泽民同志担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副厂长。
    
      益民食品一厂在上海工业战线占有重要地位。1952年春天,戴锡可曾带刚从苏联回来的毛泽东前夫人贺子珍来参观上海益民食品一厂。据说是有关领导部门想安排她任副厂长。但后来贺子珍并没有上任。
    
      2006年4月17日,在益民食品一厂老人座谈会上,江泽民同志也回忆说:“我记得,我在益民食品厂,工务科长当过,电务工场主任当过,动力车间主任当过,支部书记当过,第一副厂长当过。”对于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一职务,江泽民同志带着无限的回味说:“我什么时候当支部书记呢?记得,1950年4月份以后,党的组织公开,当时厂里的党员也不多,原来由老区来的一位叫解幸生的同志担任厂党支部书记,后来党的组织一公开,我担任党支部书记。当时,党支部书记管的事还是比较多的。解放初期治安也不是很平稳,我经常和公安局的同志联系。这时,解幸生同志还在厂里。后来,大约半年以后,他离开了。解幸生是个好同志,人也老实。”
    
      1950年6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三中全会召开,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为了恢复发展国民经济,采取了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其中一项是调整工商业中公私、劳资、产销关系,使私人资本得到了发展。但在开展增产节约运动中,揭发了大量国家干部受腐蚀及贪污浪费现象。1951年12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与此同时,在私人工商业者中开展“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简称“三反”、“五反”运动。这次运动在益民食品一厂也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在运动中,居然有十六个人被列入“老虎”的名单中。
    
      江泽民同志结束了食品运输路线考查,回到工厂之后,正好遇上“打老虎”运动,当时受到冲击的胡永威、刘家福被关在传达室旁铺有水泥地的房子里,不让回家。江泽民同志对此事放心不下。在党委会上,被列为“老虎”的名单要一个个讨论通过,其中多数是江泽民同志共事多年的熟人。江泽民同志在考虑,这些人他都很了解,从工作、生活乃至为人,都很熟悉。技术骨干胡永威、刘家福都是创建益民一厂的有功之臣。从实事求是和党的政策的角度讲,不能说他们全是“老虎”。在会上,对名单一个个排查,江泽民同志据理力排众议,本来准备打成“老虎”的十六个人,被江泽民同志否定了十五人。此事汇报上去,上面主持“三反”、“五反”运动的一位领导说:否定这些“老虎”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人思想上本身就是“老虎”。为此,江泽民同志受到长达三个月的审查,甚至把他的妻子王冶坪同志也叫来查问,大会、小会陪斗。当时家中还有等着妈妈喂奶的婴儿,有关人员毫无情理地问个不休,王冶坪同志忍无可忍,说:“我要回去喂奶!”最后也只好让她回去。
    
      当时厂里的党委书记陈健、厂长严琦给江泽民同志做了很好的思想工作。尤其严琦,在江泽民同志去东北调查食品运输路线期间,他给予了江泽民同志家人很多关心,还曾送江家生病的孩子去看病。对这些事,江泽民同志一直记在心上,他还记得,严琦的父亲是上海着名的建筑设计师,严琦自己也是学土木工程的。
    
      审查的结果,江泽民同志并没有官僚主义,更没有贪污、受贿,是个勤勤恳恳的好干部,其他几个人除个别人外,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最后给他一个结论,他自己虽然不是“老虎”,也有“把关不严”的错误。如今,江泽民同志向我们回忆这段往事,心中还不平静,有着许多感慨。
    
      江泽民同志非常珍惜那段时期与一些同志共同奋斗结下的革命友情。他曾经一直在寻找一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上海北四川路区委工作过的同志,名叫凌灿英。很费了一番周折后,他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分别五十七年的凌灿英,并在2009年年底,盛情邀请她和她的老伴严继善去中南海参观,到家里叙旧畅谈。
    
      由革命烈士穆汉祥介绍入党的凌灿英,1950年曾在上海北四川路区委组织部工作,代表区委联系益民食品一厂等单位的党组织。工作作风深入细致的她,把规模较大的益民食品一厂作为重点联系单位来抓,经常“泡”在厂里,和厂里的干部群众打成一片,对各种情况都非常了解。由于工作表现突出,当时的益民食品一厂领导甚至想把她调来厂里工作。凌灿英为人低调,从不张扬,江泽民同志与她共事时,从未听她说起自己是穆汉祥烈士介绍入党的。
    
      而让凌灿英印象深刻的是,当时任益民食品一厂党支部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全方位的杰出工作能力,令区委非常满意,无论是政治任务还是生产任务,只要落实到江泽民同志身上,就能做得踏踏实实,就能让人完全放心。最令凌灿英敬佩的是江泽民同志在“三反”、“五反”运动中不顾个人安危的表现。她说,他敢于坚持真理,如对“三反”、“五反”运动中过火的扩大化的做法,提出中肯的看法,却被当作“思想老虎”批判,最后证明他的看法是正确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61920011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从江泽民父子到胡锦涛夫妇 人人都有病 (图)
·神秘计委大院:江泽民朱镕基来自此院 (图)
·江泽民曝攀比邓小平 上海盖豪华别墅 (图)
·江泽民很满意 驻美大使张业遂升外交部党书记 (图)
·霸王别姬鳖煮鸡 传江泽民也爱吃鳖
·中央领导看望江泽民李鹏万里等老同志
·中央领导看望江泽民李鹏万里乔石朱镕基等老同志
·江泽民为何“自请”排名挪后?
·江泽民彻底引退之内情 习近平的表现十分强硬
·美联社:江泽民被摆在一个尴尬位置上
·纽时:江泽民放权 意在远离政治
·江泽民依旧退而不休吗? (图)
·江泽民请求领导人排名时与老同志排一起 (图)
·杨白冰病逝 江泽民却成了真正的主角 (图)
·和江泽民有关 中共“三高”乐团解散了
·江泽民请求领导人礼宾排名时同其他老同志排一起
·重要信号 江泽民排名急跌至十名之外 (图)
·港媒:胡习合作 看死江泽民
·杨白冰被夺权另一版本:背着江泽民开军委会议 (图)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刺穿江泽民心脏的利剑!《欺世谎言》(四)
·质问江泽民:你敢代表南京人民吗?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王炎:多位教授对江泽民黄山诗的评语轻浮,无风骨,属下品
·致江泽民信──由王伟之妻致布什信所想到的
·江泽民三个代表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一下岗工人因为没钱治病在家自焚身亡!
·人民日报暗批封建皇权是否影射江泽民?/高新
·曾恶斗江泽民 朱镕基拟拆分“独立王国”
·华颇:江泽民PK习近平?
·牟传珩:习近平未脱中共历代党首夸夸其谈老调——江泽民早有“实干兴邦,空谈误国”忽悠
·江泽民不退是无耻,胡锦涛裸退是无能
·十八大是江泽民老巫婆加上七个小矮人/朱仕强
·江泽民对历史的交代/梁京
·江泽民对历史的交代
·江泽民倾情演戏,美国佬频频上当?
·刘逸明: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中央军委交班出现江泽民模式和邓小平模式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两则新闻暗示江泽民势力再次现身
·江泽民“咸鱼翻生”和两个“司令部”/淳于雁
·陈阳明:江泽民现身埋下薄熙来案新变数
·此时出山,江泽民能否挽政局于失控?
·胡锦涛欲借习将周、薄打成反党联盟,遭遇江泽民坚决反对/昭明
·温家宝批“以党代政”透两大信息:江泽民病重 胡锦涛失控 /乔叟
·聚焦江泽民之死的亚洲电视/林保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