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党国体制批判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转载,请一定注明原出处。谢谢合作

     作者:高洪明

    
    2013年2月12日,博讯网编辑部把贵网记者李方先生采访我的报道《民主党人高洪明,公开在京城的反对者》一文发表在博讯网《焦点》栏目上,我非常感谢你们。
    
    贵网记者李方先生文章写得很好,为了让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士充分了解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内容,下面我把在skype上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全部复制下来,实录发表如下:
    
    [2013-1-31 8:27:34] 高洪明: 高洪明 已与李方分享联系人信息。
    [2013-1-31 19:04:40] 高洪明: 你是什么报的记者
    [2013-1-31 19:04:54] 李方: 博讯新闻网
    [2013-1-31 19:05:22] 李方: 北京的朋友我只采访过胡佳
    [2013-1-31 19:05:36] 高洪明: 你什么时候去的泰国
    [2013-1-31 19:05:54] 李方: 以前不知道您的手机号码,但早就听闻过您的名字
    [2013-1-31 19:06:04] 李方: 2011年7月
    [2013-1-31 19:06:18] 高洪明: 你是哪儿的人
    [2013-1-31 19:06:27] 李方: 陕西安康人
    [2013-1-31 19:06:46] 高洪明: 怎么走的
    [2013-1-31 19:07:20] 李方: 我坐牢时,不懂翻墙,和民运界无联系,当时外界无人知晓,只有陶君出来写了文章
    [2013-1-31 19:07:50] 李方: 陶君当时与我同看守所 ,后一道送去了韶关监狱
    [2013-1-31 19:08:23] 李方: 博讯去年,我发的连载《囚徒的梦想》,做了自己的详细介绍
    [2013-1-31 19:08:30] 李方: 偷渡
    [2013-1-31 19:08:49] 李方: 从越南到柬埔寨,再到泰国
    [2013-1-31 19:09:06] 高洪明: 明天下午1点给我打电话吧。我等你。
    [2013-1-31 19:10:08] 高洪明: 国外生活不易,要多多保重自己才是。
    [2013-1-31 19:10:48] 高洪明: 你年龄多大了
    [2013-1-31 19:11:43] 李方: 好的,不过,我们用skype这样写着聊,效果会更好,您觉得呢?明天下午。
    [2013-1-31 19:11:58] 李方: 我72年的
    [2013-1-31 19:13:36] 高洪明: 如果写着聊,那就下午6点吧,因为这之前我在教会呢
    [2013-1-31 19:14:51] 李方: 写着聊,可以获得更多信息量,双方都会很从容,效果好过电话。
    [2013-1-31 19:15:21] 李方: 好的,那就明天下午六点后。您是基督徒啊
    [2013-1-31 19:15:27] 高洪明: 明天见,不见不散
    [2013-1-31 19:16:50] 高洪明: 我没有受洗,不知算不算
    [2013-1-31 19:18:02] 高洪明: 我下线了。
    [2013-1-31 19:18:28] 李方: 再见,保重
    [2013-2-1 18:51:20] 李方: 高先生,您回家了吗?
    [2013-2-1 18:51:36] 李方: 等您聊谈
    [2013-2-1 23:08:51] 李方: 高先生,怎么这样爽约啊?
    [2013-2-1 23:59:54] 李方: 言而无信也
    [2013-2-2 4:24:31] 李方: 害怕钓鱼吗?我李方,原名李焕明,坐牢时间不比您短,反共之心不比您差。仅仅默默无闻而已。我都信不过,大陆也没有可信之人。冒昧,请原谅。
    [2013-2-2 9:16:01] 高洪明: 非言而无信也,昨日晚归,睡了。现在聊聊不迟。有话请讲。
    [2013-2-2 9:18:27] 高洪明: 你是否不在线上,如在请讲话。
    [2013-2-2 9:21:40] 高洪明: 如果你不在,那就今天下午6点再聊吧。
    [2013-2-2 10:14:40] 李方: 哦,高先生冒昧了,现在有耽误,那就下午6点吧,我电脑前等您,好吗?谢谢
    [2013-2-2 18:03:33] 高洪明: 你上线了吗?我等你讲话。
    [2013-2-2 18:05:13] 高洪明: 如果你有事,可以以后再约。请回话。
    [2013-2-2 18:07:12] 高洪明: 请留言吧!我下线了。
    [2013-2-2 18:17:57] 李方: 我转门赶回来了
    [2013-2-2 18:18:02] 李方: 专门
    [2013-2-2 18:18:35] 李方: 我等你三小时,你等我三分钟就不能?
    [2013-2-2 18:27:19] 高洪明: 有话请讲吧
    [2013-2-2 18:28:02] 李方: 现在开始吗
    [2013-2-2 18:28:18] 高洪明: 开始吧
    [2013-2-2 18:28:30] 李方: 了解过您民主党的经历
    [2013-2-2 18:29:15] 李方: 您想对外接他的话题,咱不定,您随意畅所欲言吧
    [2013-2-2 18:29:40] 李方: 我的采访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2013-2-2 18:30:13] 李方: 对民运竞争等等的看法
    [2013-2-2 18:30:21] 李方: 维权运动的看法
    [2013-2-2 18:30:34] 高洪明: 不会,因为我从来是公开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2013-2-2 18:30:40] 李方: 您目前所从事的事务
    [2013-2-2 18:30:47] 李方: 都可以谈
    [2013-2-2 18:31:09] 李方: 我目的是为国内民主派做宣传
    [2013-2-2 18:31:24] 高洪明: 一个一个问吧,我一个一个回答。
    [2013-2-2 18:31:25] 李方: 您公开民主党的身份
    [2013-2-2 18:31:41] 李方: 他们不找您麻烦吗
    [2013-2-2 18:32:26] 高洪明: 他们经常找麻烦,我习惯了。
    [2013-2-2 18:32:29] 李方: 主要你来谈,我听,纪录
    [2013-2-2 18:32:47] 李方: 您认识李志友吧
    [2013-2-2 18:33:31] 高洪明: 我和他见过一面,不大了解。
    [2013-2-2 18:33:34] 李方: 我们是好朋友
    [2013-2-2 18:33:43] 李方: 在曼谷
    [2013-2-2 18:34:03] 高洪明: 那么我俩也是好朋友。
    [2013-2-2 18:34:11] 李方: 没错
    [2013-2-2 18:34:28] 李方: 不过,我加入的是全委会,都一家人
    [2013-2-2 18:35:00] 高洪明: 民主党都是一家人。完全正确。
    [2013-2-2 18:35:05] 李方: 国保们怎样找麻烦
    [2013-2-2 18:36:10] 高洪明: 无非是重要日子约我谈谈话,或带我出京。
    [2013-2-2 18:37:09] 高洪明: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一般不会怎样我。
    [2013-2-2 18:37:12] 李方: 您和吕洪来也熟吧
    [2013-2-2 18:38:09] 高洪明: 我和他比李要熟悉些
    [2013-2-2 18:38:13] 李方: 我和他在曼谷见过几次面,现在好像去了旧金山
    [2013-2-2 18:38:42] 李方: 您的的经历可以谈谈吗
    [2013-2-2 18:38:54] 高洪明: 可以
    [2013-2-2 18:39:17] 李方: 我们交换一下经历,先交个朋友
    [2013-2-2 18:39:32] 高洪明: 那一段,
    [2013-2-2 18:39:47] 李方: 年轻时代开始吧,呵呵
    [2013-2-2 18:47:18] 高洪明: 年轻时参加文化大革命,走南闯北,后上山下乡,去黑龙江兵团十年,79年回北京,干过临时工,后进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工作,94年为要求平反六四事件到天安门广场撒纸钱被劳动教养二年,98年参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刑8年,出狱后坚持民运。
    [2013-2-2 18:47:40] 李方: 我生于72年,陕西人,93-96在陕西坐了三年,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最。第二次在广东,深圳判的,韶关监狱服刑,9年,煽颠罪。我和民主党无联系,不会翻墙,外人不知
    [2013-2-2 18:47:54] 李方: 我在听,您继续
    [2013-2-2 18:48:19] 李方: 你认识陶君吗
    [2013-2-2 18:48:36] 高洪明: 不认识
    [2013-2-2 18:49:01] 李方: 他当时和我同看守所,同监狱,现在去了洛杉矶
    [2013-2-2 18:49:34] 李方: 您坐了10年啊
    [2013-2-2 18:49:50] 高洪明: 你是年轻有为,我已年过花甲,只能看你们年轻人了。
    [2013-2-2 18:50:15] 李方: 早在国内认识您们就好了,我就会是您们的战友了
    [2013-2-2 18:50:25] 李方: 您贵庚
    [2013-2-2 18:50:52] 高洪明: 现在为时不晚。我今年63岁。
    [2013-2-2 18:51:06] 李方: 老大哥了
    [2013-2-2 18:51:16] 李方: 您目前处于什么状况呢
    [2013-2-2 18:51:54] 李方: 生活怎样
    [2013-2-2 18:53:07] 高洪明: 我目前是养精蓄锐,写写文章,与同志们聚餐聊天,没有进行什么组织活动。
    [2013-2-2 18:54:11] 高洪明: 我吃低保,主要靠妻女养活。
    [2013-2-2 18:54:20] 李方: 何德普,查建国,胡石根等先生,杨子立,都公开的吗
    [2013-2-2 18:54:30] 李方: 哦,吃低保啊
    [2013-2-2 18:54:43] 李方: 生活会很困难吧
    [2013-2-2 18:54:58] 李方: 低保一月多少?冒昧
    [2013-2-2 18:56:00] 高洪明: 我、查建国、何德普是公开的。低保一月580元
    [2013-2-2 18:56:05] 李方: 北京也有同城饭醉吗
    [2013-2-2 18:57:21] 高洪明: 有,但是国宝不让我参加,非民主党人可以
    [2013-2-2 18:57:29] 李方: 这是个非常好的聚集形式
    [2013-2-2 18:57:54] 李方: 那就是说,北京的民主党人是谁他们都知道
    [2013-2-2 18:58:12] 高洪明: 当然了。
    [2013-2-2 18:58:34] 李方: 我能问大概多少人吗
    [2013-2-2 18:58:49] 李方: 您可以不回答
    [2013-2-2 18:59:33] 高洪明: 过去有几十人,现在公开的人只有几个。
    [2013-2-2 18:59:52] 李方: 我们力量微弱啊
    [2013-2-2 19:00:13] 高洪明: 国宝都知道,没有秘密可言。
    [2013-2-2 19:00:38] 李方: 这些人应该也都坐了牢
    [2013-2-2 19:01:06] 李方: 都惩罚过了
    [2013-2-2 19:01:14] 高洪明: 骨干都坐牢了。
    [2013-2-2 19:01:47] 高洪明: 现在都是公开的。
    [2013-2-2 19:02:07] 李方: 也许共产党也不忍再教您们坐牢了
    [2013-2-2 19:02:35] 高洪明: 不是的。是我们不怕坐牢。
    [2013-2-2 19:02:47] 李方: 您认为中国怎样才能实现民主
    [2013-2-2 19:03:20] 李方: 如果有100万人无惧坐牢,也许就成了
    [2013-2-2 19:03:41] 李方: 您可以充分的谈
    [2013-2-2 19:04:41] 高洪明: 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现在只能跟着民运形势走,直到民主成功。
    [2013-2-2 19:04:56] 李方: 起码有您的看法啊
    [2013-2-2 19:06:29] 高洪明: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这是很具体的回答,说多了更空洞。
    [2013-2-2 19:06:50] 李方: 对
    [2013-2-2 19:07:18] 李方: 可以谈谈您对目前国内民运情况、维权情况的看法吗
    [2013-2-2 19:08:43] 高洪明: 国内民运,现在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战,有联系但不多。
    [2013-2-2 19:11:01] 高洪明: 维权情况,主要是拆迁户占地户维权,其他维权的人知道的不多。
    [2013-2-2 19:11:14] 李方: 我在听
    [2013-2-2 19:11:23] 李方: 主要您谈
    [2013-2-2 19:12:09] 高洪明: 我这个人不健谈,一问一答最好。
    [2013-2-2 19:12:33] 李方: 您多谈,我猜有东西写啊,呵呵
    [2013-2-2 19:13:11] 李方: 否则就像审讯笔录了,呵呵,请谅解
    [2013-2-2 19:14:28] 高洪明: 我总认为我没有什么好谈的,就那么点事,不值一谈。
    [2013-2-2 19:15:11] 李方: 您谦虚了,看您文章大篇大篇的
    [2013-2-2 19:16:47] 高洪明: 我是闲的无事,写写开心,也可做做宣传,否则无事可做。
    [2013-2-2 19:17:23] 李方: 目前政治气候,可以谈谈看法吗
    [2013-2-2 19:19:27] 高洪明: 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东西。目前政治气候不暖还寒。
    [2013-2-2 19:21:01] 高洪明: 民运空间极小,可以生存,发展不易,但要坚持。
    [2013-2-2 19:22:52] 高洪明: 只有坚持才可能发展,只有坚持才可能等待时机,只有坚持才能走向民主成功。
    [2013-2-2 19:23:03] 李方: 目前的城市街头民主运动,渐渐开始了,广州、深圳都有,您的看法?
    [2013-2-2 19:26:33] 高洪明: 城市街头民主运动是非常好的,搞得越多越好。广州深圳可以,那里外资多。北京不成,这里是中国中共中心。
    [2013-2-2 19:27:11] 李方: 您在北京,感觉高层有什么变化吗
    [2013-2-2 19:28:03] 高洪明: 高层变化我感觉不到。可能高人才能。
    [2013-2-2 19:29:58] 高洪明: 我7:30出门,明天这时再聊吧。请原谅了。
    [2013-2-2 19:30:28] 李方: 好吧再见
    [2013-2-2 19:31:13] 李方: 您晚上回来发几张照片给我好吗
    [2013-2-2 19:31:20] 李方: 新闻配图
    [2013-2-2 19:33:05] 高洪明: 如果有时间,我俩可以常聊天,我喜欢。你到谷歌图片上去一搜就有。我不会发图片。对不起了。
    [2013-2-2 19:33:18] 李方: 明天再聊
    [2013-2-2 19:33:29] 李方: 88
    [2013-2-2 19:33:46] 高洪明: 好的。 (handshake)
    [2013-2-2 19:34:00] 李方: 明天我教您发图片
    [2013-2-2 19:34:08] 李方: (handshake)
    [2013-2-2 19:34:31] 高洪明: 再见
    [2013-2-2 19:34:41] 李方: 88
    [2013-2-3 17:15:40] 李方: 等您再谈谈
    [2013-2-3 18:00:08] 高洪明: 我在等你!
    [2013-2-3 18:10:00] 高洪明: 你有事吧,明天上午聊吧。9点左右,我等你。如你有事提前告我。
    [2013-2-3 18:51:16] 李方: 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耽误,那好吧,明天下午9点
    [2013-2-4 8:57:21] 高洪明: 我说是上午9点不是下午9点。如你上午没有时间,那就下午6点聊聊吧。
    [2013-2-4 16:54:37] 高洪明: 我在线上,可以聊一会儿,请你讲话。
    [2013-2-4 16:58:20] 高洪明: 你现在有事,那就下午6点再聊吧。如果你还有兴趣的话。
    [2013-2-4 21:00:33] 李方: 高先生,我在等您
    [2013-2-4 21:10:01] *** 未接李方的呼叫。 ***
    [2013-2-4 21:10:24] *** 未接李方的呼叫。 ***
    [2013-2-4 21:12:40] 李方: 高先生,我是李方,我在电脑前等您
    [2013-2-4 23:04:21] 李方: 高先生,您说今天9点网聊,为什么又不作数呢?
    [2013-2-5 9:05:14] 高洪明: 这样吧,你我何时都在线上的时候,我俩再畅谈不迟。恕不等候了。 (handshake)
    [2013-2-6 13:23:52] 李方: 好的
    [2013-2-6 13:27:45] 高洪明: 现在我俩可以聊聊天。
    [2013-2-6 13:28:02] 李方: 好的,
    [2013-2-6 13:28:26] 高洪明: 请讲
    [2013-2-6 13:28:26] 李方: 您谈,我听
    [2013-2-6 13:29:21] 李方: 谈谈您的一些像对外说的想法,好吗
    [2013-2-6 13:29:43] 高洪明: 我这个人思绪万千,不知从何谈起,我问吧
    [2013-2-6 13:30:10] 李方: 十八大的看法能谈谈吗
    [2013-2-6 13:33:45] 高洪明: 十八大共产党顺利交接班了,路线不会改变,民运还要坚持,但困难多多,坚持就有希望,一定能成功。
    [2013-2-6 13:34:19] 李方: 您再谈,
    [2013-2-6 13:35:19] 高洪明: 我只有这点看法,多说就是胡说
    [2013-2-6 13:35:25] 李方: 哦
    [2013-2-6 13:35:55] 李方: 南周事件您的看法呢
    [2013-2-6 13:41:36] 高洪明: 南周事件,是官媒内部的冲突,民运可以借机宣传言论自由之理论,但不可夸大作用,更不能把它看成是共产党所谓改革派在向保守派发起反击。
    [2013-2-6 13:41:44] 李方: 对,
    [2013-2-6 13:42:19] 李方: 民主党今后该怎样做呢
    [2013-2-6 13:47:09] 高洪明: 我们要好好总结经验教训,低调大众色进行自己的工作事业,韧性坚持,积蓄民意,等待天时,直至成功。
    [2013-2-6 13:47:56] 李方: 对啊
    [2013-2-6 13:49:05] 高洪明: 怎么不说话了
    [2013-2-6 13:50:02] 李方: 马上,喝水。
    [2013-2-6 13:50:19] 李方: 回来了,您谈
    [2013-2-6 13:50:24] 李方: 高先生
    [2013-2-6 13:50:41] 高洪明: 我谈完了。
    [2013-2-6 13:50:46] 李方: 谈这些,会不会给您惹麻烦
    [2013-2-6 13:51:53] 高洪明: 共产党就把认定是个民主党,想改变都不行。
    [2013-2-6 13:51:59] 李方: 您家庭因为您的民主活动,所受的遭遇,能介绍一些吗
    [2013-2-6 13:53:49] 高洪明: 我个人坐牢10年,家庭没有遭受什么冲击,
    [2013-2-6 13:54:58] 李方: 广东目前兴起了了一些街头运动
    [2013-2-6 13:55:01] 高洪明: 只是经济损失巨大罢了
    [2013-2-6 13:55:03] 李方: 您怎么看待
    [2013-2-6 13:55:39] 李方: 上海、北京一些同城饭醉活动啊
    [2013-2-6 13:57:32] 高洪明: 街头运动是公民社会的表现形式,也是外资中国员工争取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好得很。
    [2013-2-6 13:57:53] 李方: 民主党是否也需要和访民互动?像胡佳、许志永他们那样去发放些救济品
    [2013-2-6 13:59:48] 高洪明: 我们不行,我们去了,警方认为这是政党活动,绝对禁止。
    [2013-2-6 14:00:12] 李方: 民主党在国内似乎慢慢在边缘化
    [2013-2-6 14:01:29] 高洪明: 我们是一面旗帜,不倒就是成功,不可做非分之想。
    [2013-2-6 14:02:12] 李方: 始终只是站着,没有动作,是否会让人觉得没有打击力
    [2013-2-6 14:03:32] 高洪明: 当局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政党活动才是最大的危险。
    [2013-2-6 14:03:43] 李方: 是的
    [2013-2-6 14:03:54] 李方: 共产党非常害怕民主党
    [2013-2-6 14:05:56] 高洪明: 你现在怎么谋生
    [2013-2-6 14:06:26] 李方: 一是在媒体打工,二是一点稿费
    [2013-2-6 14:07:20] 高洪明: 出国不易,年轻可以,老了不行
    [2013-2-6 14:07:47] 李方: 是的,老人家在美国不好过,在欧洲好一些
    [2013-2-6 14:08:29] 李方: 关键是语言难适应,没熟人,没家人,上了年纪的人会很难受
    [2013-2-6 14:09:43] 高洪明: 你很不容易,
    [2013-2-6 14:10:02] 李方: 也没什么,比起坐牢的人,好多了
    [2013-2-6 14:10:48] 李方: 民主党的分裂,很不好,有没有可能在联合为一块?
    [2013-2-6 14:10:55] 李方: 很希望能联合
    [2013-2-6 14:15:50] 高洪明: 民主就是分分合合,就是强调自我,分裂没有办法。只有国际国内大气候需要他们联合的时候,才能联合。否则,谁也没有办法。
    [2013-2-6 14:22:09] 高洪明: 你有事就聊到这吧,我下线了。以后再聊。
    [2013-2-6 14:22:16] 高洪明: (handshake)
    [2013-2-6 14:24:17] 李方: 哦
    [2013-2-6 14:24:28] 李方: 刚接了个电话
    [2013-2-6 14:24:45] 李方: 对不起
    [2013-2-6 14:24:52] 李方: 再见
    [2013-2-9 23:01:06] 李方: 新年快乐
    [16:44:38] 李方: 高先生,采访您的稿子今天发在博讯焦点,您可以看看有无失误。谢谢
    [16:52:23] 李方: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3/02/201302121635.shtml#.URoCpB3WjJI
    [17:11:44] 高洪明: 网页打不开,请把文章发来。
    [17:26:30] 李方: 你翻墙好吗
    [17:26:48] 李方: 这里发来的没有图片
    
    注:以上笔谈内容有时出现时间顺序前后不一,有时出现错字或漏字,这是我俩各自造成的,请读者多多原谅。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3年3月1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3191922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主党人高洪明:公开在京城的反对者 (图)
·东城预审处初进初审/高洪明回忆录
·高洪明: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高洪明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图)
·刘凤钢状告派出所,何德普高洪明等出庭支持 (图)
·高洪明:致李政道杨振宁二博士及其学子学孙的公开信
·京警今年非法限制高洪明人身自由录
·高洪明:致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委员会
·高洪明查建国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北京:照片中的这些人全部被软禁-齐志勇、李海、查建国、张林、胡石根、高洪明(图)
·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 高洪明致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的公开信
·査建国 高洪明: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高洪明
·要求取消全国人大代表的某些特权/高洪明
·齐志勇等初三到赵府悼念赵紫阳先生记/高洪明
·齐志勇,高洪明今天又被警察看住(图)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请关注宝应潘翔遭受精神病迫害一事/高洪明
·访民登塔鸣冤是因那些公权伤民太过太恶了/ 高洪明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高洪明
·强烈要求北京市府为我主持公道!/高洪明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是荒谬荒唐荒诞的/高洪明
·高洪明: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是荒谬荒唐荒诞的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高洪明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高洪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高洪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解决朝鲜核问题之我见/高洪明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高洪明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高洪明
·高洪明更正地名错误向读者道歉的声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要求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高洪明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高洪明
·中国政治反对派——我的原则立场/高洪明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高洪明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高洪明
·支持爱国人士高洪明的“主权”与“安全”/王玲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