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8旬老汉因被疑文革时杀人受审 死者家属索赔50万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7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杀人疑犯46年后受审
    
    疑犯邱某去年7月回到马屿镇篁社村后,老屋早已坍塌,村民凑钱给他修了这间房屋。 南都记者高龙摄
    8旬老汉因被疑文革时杀人受审 死者家属索赔50万


    “文革”中瑞安交背山武斗的所在地。此次武斗后,赤脚医生洪云科被当做“侦探”杀害。
    8旬老汉因被疑文革时杀人受审 死者家属索赔50万


    一间房屋坐落在一片竹林边上,前方留有一扇窗户。这是浙江温州瑞安市一座普通的房屋。透过窗棂向内看,漆黑一片。贴着春联的门紧锁着,主人邱某不知去向。这是邱某去年7月18日返回老家瑞安市马屿镇篁社村后,村民凑钱给他修的房屋。离家30年后重返,他的老屋早已坍塌成废墟。
    
    返乡6天后,邱某被警方抓获,当日被取保候审。今年2月18日,邱某在村中接受了瑞安法院的一场公开庭审。在有些久远的“文革”中,他涉嫌用残忍的方式杀害了33岁的医生洪云科。这名医生被他在供词中称为敌对派系的“侦探”。“犯罪嫌疑人邱某伙同洪万青用麻绳勒死洪云科,犯罪嫌疑人邱某还用锄铢捣断尸体下肢然后埋入坑中。”瑞安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这样写着。因为此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瑞安法院未当庭宣判。但村里人普遍认为,这个82岁的老者不会领到重刑。他只剩残存岁月和不愿提及的过去。
    
    现身时隔30年后,邱某回到了故乡篁社村。但周围几乎没有人认得他
    
    2012年7月18日,时隔30年后,邱某回到了故乡篁社村。但周围几乎没有人认得他。他带回的,除了乡音,只有3大袋行囊,里面是些破烂的被褥和衣服。
    
    一番周折后,邱某见到了自己的兄弟和儿女。自从当年他撇下孩子离开后就杳无音讯。在他离开时,他的小儿子才14岁。但重逢亲人,他仍将过去深埋心里,缄默不语。人们不知道他这么多年去了哪里。“年龄大了想回来。”这是他透露出来的唯一回家理由。
    
    70岁的村民林兆新说,邱某回来之后,村里人很好奇。许多人觉得他30多年没有回来了,都过来说几句话。邱某脸部变得瘦削,头发苍白,走路有些蹒跚,耳朵有点聋。“路上见了人后,多数认不出来,但会说几句。再多聊的时候他就会摆摆手——— 不想谈了。”村民林兆新说。
    
    村头一棵硕大的榕树,是极少数他可以辨认的旧物。这棵榕树在当年他在的时候还是一棵社树,在节日时树下会烧香祭拜。如今,只有疲惫的人偶尔在树下坐坐。
    
    在这个商品经济发达的地区,村里比当年多了几个眼镜工厂。田野上是大片金黄的油菜花,更远处是像水墨画一般的山峦。那些雾霭笼罩的地方,正是他当年参加“杀戮”的场所。
    
    武斗正是在数月的拉锯战中,邱某涉嫌参与酿造了惨案
    
    参加“杀戮”的两个组织分别叫“联站”和“联总”,这是“文革”中温州瑞安地区武斗的两派。邱某属于“联站”,这是他的村庄篁社当年多数人隶属的派别。“联站”思想偏右,相当于温州的“温联总”。“联总”思想偏左,相当于温州的“工总司”。
    
    1967年七八月,温州发生了激烈的武斗,现在繁华的五马街一带,经历了11次火灾,两万多平米的房屋夷为平地。在武斗最激烈的8月,“支左部队”6517部队开进温州后,支援“工总司”。“工总司”的对手“温联总”被迫撤离温州,辗转后退到瑞安等地,与邱某所属的“联站”协同作战。“联站”需要面对军队和“联总”的攻击。正是在数月的拉锯战中,邱某涉嫌参与酿造了惨案。
    
    农历三月的一天,在篁社的稻田里,村民林兆新目睹了一次武斗追击。那是“联总”的人追“联站”的人。武斗者有着怪诞的武器组合,少数人拿着机枪和老式三八式步枪,多数人拿着长矛。“联总”的追击者有几百人。在一片响彻山坳的喊杀声中,“联站”的数十人逃到了石垟村的山上。在那里,“联总”的人打死了“联站”的头头吴治胜,一个以前的老师。
    
    瑞安市洪氏宗亲会会长洪仕弟在武斗时年仅13岁,在家务农,学校都关门了。打斗的晚上,他看到远处山上面的天都红了。
    
    命案邱某随后与洪万青一起,涉嫌对33岁的洪云科施以致命伤害
    
    1967年12月,“联站”的人处于守势。一天,“联总”的人包围了篁社村远眺着的交背山,那里有“联站”的26个人。在交火中,“联站”有13人被打死,剩下的人逃到了五云山。
    
    如今64岁的篁社村民张仁义那时候18岁,正在篁社村的原野上割草,他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在战斗中,有子弹的呼啸声,也有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轰鸣声。“这场战斗从头天夜晚就开始了,一直打到早上。”张仁义回忆。战斗过后,一连串尸体被两个人一组抬着,从篁社的原野上经过,搬到了“联站”位于马屿镇的指挥部去。
    
    1967年12月12日上午,马上村的赤脚医生洪云科外出,要去附近村里将卖药的钱拿回来。洪云科的女儿记得很清楚,那天洪云科走的时候,穿着青色的衣服和裤子,背了一个木头钉的药箱。如果不出意外,他下午就能回去。
    
    上午8点,洪云科到瑞安市马屿桐桥村时,被当时的“联站”成员疑为“侦探”,被扣押后转交该派“南线指挥部”负责人王光文处理。
    
    下午3点,“联站”成员林良君到“南线指挥部”领口令。王光文将洪云科交给林良君说:“该人是梅屿人,据说是地主儿,来探水的。你带去了解一下。”随后,林良君把洪云科带至原大田坪群众武装组织驻地,将之关押在洪云芬家的牛栏里。
    
    当天晚上,林良君与陈朝楷、夏成道等人商量将洪云科押至后半山偏僻地方杀掉。“当时附近藏身的‘联站’的人,认为一旦被告密,他们就得死。”篁社村的一位村民说。藏身的人是从交背山枪战中逃出来的“联站”成员,其中包括邱某。之后,夏成道派邱某参与杀害洪云科,并与邱某从洪云芬家借来锄头、锄铢各一把。随后,陈朝楷用绳将洪云科捆绑起来,交由孙永却拉至大田垟后半山空地上。邱某随后与洪万青一起,对33岁的洪云科施以致命伤害。
    
    洪云科的家属称,洪云科是邱某与洪万青两人相互用绳子对拉着绞死的,后来发现他没有断气,怕他逃走,且当时坑挖得不够大,就用锄铢弄断了他的双脚。“这只是被害人家属的一面之词,与起诉书的内容稍微有点差异。”瑞安法院回复南都记者说。
    
    说法马上村许多人认为,洪云科之死是因为他和邱某之间的私仇
    
    邱某是共产党员,“文革”后还曾担任生产队长。村里几位60岁以上的老人说,邱某口碑不错,经常帮助人。“邱某在执行任务时很忠实。”一位老人说。
    
    邱某被警方鉴定为文盲。1982年3月,他不辞而别。“(出走)动机不明,这不是我们调查的范围,但潜逃的事实是存在的。”瑞安法院一位人士说。
    
    邱某多次结婚,其中一次是与梅屿镇马上村的一名女子结婚。而马上村正是洪云科的村庄。“两个人出事之前应该就认识。”洪云科的家属说。马上村的许多人认为,洪云科之死是因为他和邱某之间的私仇,两人围绕村里的一名女子有争议。但该说法未获双方后人证实。瑞安法院一位人士说“我们不掌握这个情况,不便于发表意见。”
    
    “洪云科没有参加武斗”,他的家人称,“他不属于‘联总’,也不属于‘联站’。”
    
    庭审洪云科的一名家属称,邱某在法庭上“没有道歉的话,没有表情,也毫无忏悔之意”
    
    要不是2012年12月瑞安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的送达,洪云科的家属压根不知道邱某已经回村了。
    
    今年2月18日对邱某的开庭审理,在篁社村的村委会大楼三楼举行。篁社村有十几人过去旁听。当天出席的包括司法人员在内,共有30多人。
    
    洪云科的家属去了十几个,邱某的亲属只去了一个侄儿,他的儿女没有露面。庭审从早上9点半持续到11时50分左右。
    
    这是一场迟到27年的审判。早在1986年8月13日,邱某因本案被批准逮捕。1986年12月11日,同案的林良君被瑞安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洪万青被瑞安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邱某受审后,“此案该追究的都追究了”,瑞安法院有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
    
    邱某被侄儿搀扶着来到法庭。他穿着黑裤子、休闲西服,戴着一顶黑帽子,面形瘦削。在离席时,他目光凝滞。庭审中间,邱某说了好几次“肚子疼”,还说“听不见声音”。洪云科的家属怀疑他是装的,双方发生争论,法官宣布休庭。之后经过调解重新开庭。
    
    法院为邱某指派了一名律师。邱某话说得不多,大多数时间是律师替他作辩护。洪云科的家属称,法官问邱某有没有杀人,邱某说有,是别人叫他干的。
    
    洪云科的一名家属称,邱某在法庭上“没有道歉的话,没有表情,也毫无忏悔之意”。洪云科的家属提出了民事赔偿的要求,要邱某出钱将洪云科的坟修起来,并赔偿50万元。
    
    24年前的12月13日,是大雪纷飞的一天。洪云科在大田垟的坟被迁走。迁坟时,他的家人看到了他的遗体现场。在很小的埋葬坑里,他的骸骨上压着一块大石头,下肢骨头则放在一侧,只有鞋底没有烂掉。“卒共和丁未年……坟在冯渡山牛栏背朝南”,洪云科的死亡在《洪氏宗谱》里凝固成了这样一句话。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401919506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新政禁止评议中央决定 这是要回文革时代
·浙江八旬翁因文革杀人受审,评论提国家责任促公开真相 (图)
·律师:不该追究八旬老翁文革期间杀人案 (图)
·温州老汉“文革”时期杀“探子”,40年后受审
·春晚让孔子学院演唱文革样板戏引抗议
·武汉“文革”被抢私房房主,到房管局要祖房 (图)
·中央介入南周新京两报事件 令全国转载官媒社评为文革以来首例 (图)
·王沪宁早年文章:文革反思与政治体制改革
·习近平试探为文革平反
·徐小棣《颠倒岁月》让人们从更多方面理解文革一代
·刘源上将:毛伯伯搞文革动机不坏 只能算渎职 (图)
·胡耀邦儿子批薄熙来:重庆模式是文革思维
·十八大新官上任 文革大屠杀禁书解封了
·十八大结束,黄莉新返锡,文革式维稳运动告一段落 (图)
·中央党校教授:新领导层是文革受害者
·王沪宁旧文:着手政改 必须对“文革”有深刻反思 (图)
·金鐘:最新版文革死亡人數 (图)
·光明网:薄熙来下场再证文革模式是一条死路
·北大学生会致日本首相公开信被指充斥文革语言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何清涟: “文革”杀人案开审与追索国家之罪
·我们该如何反思文革?/孙立平 (图)
·文革去插队时习近平不哭,反而笑/彭小明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
·再忆“文革‘八.一八’”和 “红八月”
·古迷:文革中的“黑N类”
·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大饥荒的罪责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文革的土壤与薄熙来现象
·“红小将”凸显大学生对“文革”缺乏认知 (图)
·薄熙来与“文革”/武振荣
·文革离我们有多远?/田沈生
·文革:中国人“迈”不过的“坎儿”/武振荣
·80后致总理先生:心中之文革难防也! (图)
·年轻人怀念文革因为真相难寻/张千帆
·在西藏没有停止过的“文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