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学习粉丝团爆红幕后:信源包括退伍中南海卫士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6日 转载)
    
    来源:新民周刊
       

    张洪铭觉得“有点害怕”,“学习粉丝团”走红后,各路人士都想揭一揭他的神秘面纱。自从2月9日美联社率先曝光了他的真容(被新浪总编“@老沉”称为“出口转内销”),国内媒体记者们就更加不甘落后,千方百计想约这位“团长”聊一聊,有的甚至不惜动用了派出所的关系;网友们则愈发亢奋,讨论着“你信不信”,大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味道。
      
    飙升到97万的粉丝量、媒体的围追堵截,让张洪铭压力山大,一度想隐退江湖。“挥之不去的是泪水,留下孤独的是煎熬。哭了,痛了,也要坚强一回。谢谢各位同门粉丝,也许国民现有认知容不下我们,也许现实环境容不下我们。因学习粉丝团的存在,对他们个人造成困扰,我很自责和遗憾。”2月 11日下午3点27分,张洪铭的这条告别感言发出后,9000多人留言评论,转发了近1.4万次。他留给“有共同爱好”的朋友的私人QQ号,一下子被挤爆。
      
    然而仅过了一晚,“学习粉丝团”破戒复出。
      
    “仁义就是谦让,体统就是忍耐,不与人争才是大德,对家和为兴,对友和为贵,对国和为天。大家携我继续走。”
      
    春节期间,“学习粉丝团”的博主通过微博私信回复记者:“亲,对不起呀,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祝你新年快乐,没有答应一家采访。”此后几天记者又数度联系,均未再得到回复。
      
    然而,2月17日,四川媒体《华西都市报》和《成都商报》获得突破,分别刊发了专访到张的报道,各种细节曝光,张洪铭的形象越发清晰起来。更多的媒体开始根据线索跟进。当晚9点多,张在微博上表态:“想采访我的各路媒体朋友们,辛苦了。不用再通过各种渠道问我电话号码,住址,也别一下跑到无锡堵我,别再通过派出所暂住证找我,我现在没在租房那里,我有点害怕,所以决定公开采访。由于公司正月十二才开工,所以公开采访在十二后,具体时间我再公布。”
      
    网友发现,这段时间,“学习粉丝团”对“习大大”的信息发布不如以往那么密集了。这也应和了张洪铭对媒体的坦言:想把这个平台办得更好。但是压力也很大,发微博不再像从前那么随意,现在每发一条都很谨慎。有网友觉得,“学习粉丝团”红了,微博质量却下降了。
      
    “习大大”走红
      
    网民对张洪铭的好奇,何尝不是对中央最高领导层政治生活面貌的好奇?
      
    新浪平台的“学习粉丝团”始发于2012年11月21日(张洪铭在人民微博、搜狐微博、腾讯微博等平台均开设了微博)。因为敏感词的关系,张洪铭第一次注册的账号名未能通过,因而改了这个语带双关的名。他的出发点是:如今很多国外领导人都有网络粉丝团,中国领导人也应该有。
      
    张洪铭发布的关于习近平的照片,主要显示了这位中国新领导人“平易近人”的一面。起初,他亲切地称习总为“咱们家平平”。香港大公报就此联想到了当年“小平您好”的流行——1984年国庆35周年游行时,北大学生打出“小平您好”的标语,对领导人如此称唿可谓破天荒,这一场景也成为改革年代的经典注脚。大公报评论称:“‘小平您好’的价值不仅在于对邓小平推动的改革开放的认可,亦是标志着领导人与人民关系的一种改革——领导人之于人民的父权意识转换为对等的互动;由威严与神权色彩转向平易近人,这一转变反而使领导人的形象更加丰富与亲切。”
      
    如果说称谓的变化体现了中国民众对政治人物的崇拜经历了从革命导师到平易近人的过程,领导人由神坛走向民间,展现了日益清新的政治风气,那么昵称“习大大”更是刷新了网民的认知。
      
    在微博运行了一个月后,“学习粉丝团”开始用“习大大”替代“习总”的官方说法,相应地,彭丽媛是“彭妈妈”,习近平的母亲齐心是“齐奶奶”。新鲜的叫法,如今已经成为网络热词。
      
    张洪铭在2012年12月上旬通过微博播报习近平南方视察动态的时候,还并未引起太多人的关注。但他独特的资讯形式已经开始显山露水:12月10日下午,习近平从惠州考察回广州,当晚“学习粉丝团”就发博:“此次出行随和低调,无封路。轻车简出,没有大批保镖随扈,前后各两辆警用摩托车带路,两辆中巴,一辆越野车。低调,赞一个!”张洪铭还幽默地在一张中巴照片上写道:“亲:能超您车吗?”
      
    真正的高潮从张洪铭关注习近平甘肃行开始。这个草根追星微博步步紧随,从戈壁空军基地,到兰州菜市场、老人院,再到文化产业园,甚至快过了国家媒体的反应,有图有真相,令人惊叹。连CCTV也在自己的微博上称:“‘学习粉丝团’比我们快,比我们近。”
      
    从“学习粉丝团”家常化的播报,网友们看到了新闻联播中看不到的一面,比如习近平想去吃凉面,可是凉面馆门口人山人海的围观,钻不进去,也就没去;比如习近平搀着村妇的手走在乡间小道上。如果是转发官方的正统照——习近平在兰州一家虚拟养老餐厅为七旬老人端饭,张洪铭也会附上评论:“能坐在这里面吃饭的应该还可以,习大大也要去关心更多的忍冻挨饿的老人们哦。”
      
    张洪铭的“剧透”神功让“习粉家园”的关注者暴涨到30多万,为此他很激动;同时也招来了中外的好奇和疑问:这是纯粹习粉个人所为,还是一个团队操作,又或是官方假借公民的身份做宣传?那些近距离照片和内幕资讯发布让人怀疑博主就是习总的身边人,不然没有高层默许怎么发得出来,甚至知道诸如2月1日军民迎新春晚会胡锦涛和习近平的座位顺序以及为什么“彭妈妈没来”、“领导们也没上台和演员握手”的细节?
      
    2月5日,张洪铭第一次发表澄清:一、自己是普通上班族,不是党员也不是官员,与习总没有半点关系。二、图片和信息来源有些来自网上,有些是当地粉丝提供。三、微博没有团队操作,全是自己在维护;四、没有受到官方或警方压力。
      
    还是有不少网友坚持认为澄清帖越描越“煳”。
      
    料从何来?
      
    按照张洪铭对美联社的说法:过去我们的领导人与大众有距离,他们总是显得很神秘。现在大众能够通过即时公开的信息拉近与领导人的距离,习总是国家领导人,但是官职身份外,他也是个普通人。
      
    确实,“学习粉丝团”的曝料让更多网友看到了习近平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习大大年轻时抽什么烟?一张老照片显示:他当年简单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包烟,“这烟不带过滤嘴,不是锡纸包装的香烟,石家庄市烟厂生产的荷花牌香烟,当时卖几毛钱一盒。抽烟的男士们是否感觉习大大就像邻家大哥哥呀,不过碰到习大大后,别问他要支烟抽,用下打火机借火哟,因为他不抽啦”。
      
    看什么电影?“习大大和我们普通人一样也想看电影,不过他比较喜欢看美国战争题材的电影。比如《拯救大兵瑞恩》是习大大最喜欢的战争片之一,认为美国电影水准蛮高,而相对于国内电影,当年票房叫座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他看完之后觉得还是有些不解。”
      
    读什么报纸?一张近期的照片显示,习大大正阅读新华社的《新华每日电讯》,也看过《南都周刊》。“学习粉丝团”甚至知道,“上次习总去南方考察,广东省府的人放了份南都在习总卧室的床头柜上”。
      
    除了发布习近平各个时期办公与考察时的照片,“学习粉丝团”还刊登了习近平及其家庭的早期合影——尽管去年底新华社就陆续推出过中共领导人系列特稿,披露了一系列领导人旧照,让人感觉耳目一新,但民间“揭秘”的做法似乎更接地气。除了有关习近平的旧照,“学习粉丝团”还发过其他国家领导人的照片,例如王岐山“王伯伯”钓鱼的休闲照,以及邓小平、江泽民等历届领导人体育运动时的精彩瞬间。
      
    张洪铭解释,“学习粉丝团”发布的照片都不是自己拍的,九成以上都是他在网上找到后转发的,有一些是网友通过私信供稿——智能手机的普及让老百姓容易拍摄到习总的照片,还有一些是习近平所到之处的媒体传来,自己只是有心把网上的照片尽可能地汇集了起来,像习近平在兰州菜市场询问菜价的照片就是从五泉街道官方微博上转发的。之前也有网民个人发布习总考察的亲眼见闻,但微博影响力远不如“学习粉丝团”。
      
    有一名媒体从业人员披露,习近平在兰州考察期间,“学习粉丝团”曾给该媒体人员发了32条私信,希望了解习总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并获得一些照片。
      
    “学习粉丝团”火了之后,这个平台就显得更加特别,张洪铭向媒体询问情况鲜有被拒绝,更多的人则主动向他提供素材。微博名为“陈强微博”的博主称,1990年春,即将卸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到闽东各县和干部群众道别。当时自己作为福建日报的随行记者,在周宁县九龙祭瀑布前用自带的理光相机为时年37岁的习总拍下了一张穿中山装的照片。发布照片的同时,他@了“学习粉丝团”,得到转发。
      
    如此可见,“学习粉丝团”能获得那么多老照片也就不再稀奇,连退伍中南海卫士也是他的信源。2月14日西方情人节这天,张洪铭贴了一张习近平和彭丽媛的旧照。如果你细心上网搜索,则会发现,微博上也有彭丽媛的粉丝发布过其他类似的合影。有媛粉请“学习粉丝团”转发去年彭妈妈和习大大结婚纪念日做的视频《幸福——花习情25周年》,被戏称为双方家属的互动。
      
    这个平台也被赋予了特别的色彩。张洪铭称,自开博以来,收到很多私信,提到个别政府部门的不作为,个别官员的蛮横霸道,有自己的心情趣事,也有为国家献言献策的爱国志士。“私信一串一串我怎么看得过来,有的发个标点就跑了,求关注我已上线了,叫我转发也得先看真实性,告状这些我也无能为力,叫我给习大大带话、带书,请他吃饭这些,我也见不到他人呀,我脑袋都快炸了。”
      
    期待与领导更近些
      
    “无论如何,微博时代这则网络‘花边’,最终彰显了社会的容量:网络和现实之间,不存在谁给谁添麻烦。其对领导人的个性关注,让距离缩短,给神秘去纱。何不以开放眼光视之,让网络和现实一起天天向上!”在“学习粉丝团”去了又回之后,新华社媒体评论道。
      
    传统官媒的传播节奏、表达方式让老百姓觉得不解渴,他们期待与高层领导更近些,看得更清些,这也是“学习粉丝团”之类自媒体吸引眼球的原因之一。
      
    习近平南方视察期间,中央电视台的“央视新闻”就推荐了网民拍摄的总书记行程“微镜头”,称这组镜头虽没有好的角度,但真真切切来自百姓,“是带有温度的记录”。话说回来,最近的官方媒体也不一味端着了。小年夜这天,《新闻联播》播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探访棚户居民时,一个光屁股小孩从橱柜钻出的镜头居然没被删掉,让人们津津乐道。
      
    “学习粉丝团”并非民间中共领导人粉丝团的先例。此前,胡锦涛、温家宝的粉丝们就自称“什锦八宝饭”,他们活跃在各大论坛,还在百度贴吧成立了“什锦八宝饭吧”、“什锦饭吧”、“八宝饭吧”,西祠也设有专门的“美味什锦八宝饭”讨论版。2008年9月4日,人民网还推出了“什锦八宝FANS圈”的页面。
      
    在西方国家,领导人粉丝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政治领袖与民间的互动随着媒介发展,愈发丰富与多样。美国总统中,从小罗斯福的炉边谈话,到肯尼迪的电视魅力,再到如今奥巴马的新媒体运用,可见一斑。
      
    去年,奥巴马在推特(Twitter)上的粉丝数约1300万(当然有多少僵尸粉不得而知),全球排名第八,在他前面的都是演艺界名人。去年底奥巴马胜选连任后第一时间就更新推特:“又四年”。脸谱(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奥巴马的大大小小的粉丝团也不计其数。美国政坛内还有不少政治人物拥有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甚至有段子称,两院开会时,你可以发现不少与会者都在刷博开小差。
      
    2012年10月6日,英国首相卡梅伦注册成为推特用户,短短4天时间,粉丝量就超过10万人。当时媒体注意到,卡梅伦虽然也每天会发一两条微博,但还从未与任何人互动,即使是他自己关注的34名保守党议员。而且关注者留言中,不乏表达对卡梅伦的不满。英国《每日邮报》称,虽然此前英国保守党有人曾对推特表示过担忧,因为上面可能会出现攻击性的言论,但鉴于数百万人在使用它,其中显然也包括潜在选民,这也导致政客们难以抗拒它的魔力。
      
    法国总统奥朗德一度轻视社交网络,但在女友瓦莱丽的劝说下,也顺应时势。在奥朗德与萨科齐竞选总统期间,前者侧重吸引推特粉丝,而后者在脸谱上拼命拉票。
      
    最近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返回国内,也是通过推特上的个人账号发布的消息。其开通于2010年4月的推特账号在今年2月18日称:“我已经重返祖国委内瑞拉,感谢上帝,感谢我挚爱的人民,我将在委内瑞拉继续治疗。”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曾鼓励世界各国的领导人能够更多地使用社交媒体。
      
    目前为止,尚没有消息证实中国中央级的领导人在社交媒体实名注册账号,坊间则戏言领导们也关注网络热点,只不过都潜水呢。而民间粉丝团的存在和兴起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亲民作风,官与民互相看待的视角逐渐趋于平视。
      
    受“学习粉丝团”的启发,春节期间,微博上还陆续出现了同类账号,如“习大大粉丝会”、“习大大粉丝团”,以及李克强的粉丝发布的“向李学习”等。
      
    链接
      
    张洪铭,1985年11月出生,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人。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其父亲经常外出打工,张洪铭12岁那年,父亲因为矿难,不幸去世。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生活重担全部落在母亲身上。两年后,母亲改嫁去了同乡的高风村涂家,张洪铭说,他要感谢继父继续供他读书,不致失学。
      
    张洪铭曾就读西兴职业中学。当年的班主任向丽回忆,张洪铭就读升学班的文秘专业,文笔不错,全班49个学生,成绩一直未出过前三,只是数学稍差了一点。他还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虽话语不多但乐于助人,碰到同学生病了,会主动背对方去医院。
      
    另一位老师熊斐对张洪铭的印象是他那种“如果不仔细观察就不会发现的忧郁气质”,“我认为,是从小家境的影响,造成了他在学业方面的困顿,也造就了他善于思考的特质”。
      
    高中毕业后,张考上了成都某专科学校,但觉得那所学校不好,选择复读,之后考上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读了一年,他感觉看不到前途,而且家里经济负担也越发沉重,便于2008年6月跟随父母一起在外打工。
      
    张洪铭供职无锡海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每天工作9个小时,月收入2000多块钱,还没有交女朋友。他提供给美联社的照片是在租的房子里拍的,10来平方米的房子,月租180元。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椅子外,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也是张最珍贵的东西,“是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挣钱买的”。
      
    张洪铭关心时事。习近平2003年2月至2007年3月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曾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发表短论232篇。作为铁杆粉丝,张洪铭专门找书来读,还在微博上发表体会。
      
    出名后的张洪铭说,“现在有点担心自己的微博,不能给网友带来更充实的内容,而且,我马上上班了,时间和精力也不够了,我担心微博会出现冷清。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让自己和微博视野更宽广,让‘学习粉丝团’微博更有价值!”
    
    本文来源:新民周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119191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学习粉丝团”博主:想把微博办得更好(图) (图)
·“学习粉丝团”博主:担心微博无米下锅
·学习粉丝团曝胡春华汪洋“亲密照”,迫急变色? (图)
·不简单 “学习粉丝团”贬江挺温后再捧汪洋
·“学习粉丝团”暂别一天宣告回归 称没摊上事儿 (图)
·学习粉丝团仅暂别一天宣告回归 称没摊上事儿
·“学习粉丝团”突然关闭微博
·顶不住了? 神秘学习粉丝团发帖告别微博 (图)
·“学习粉丝团”博主自称普通打工者 网友仍质疑
·“学习粉丝团”微博主被外媒曝光 系四川打工者 (图)
·竟然是他 “学习粉丝团”博主现真身 (图)
·"学习粉丝团"蹿红网络引网民热议
·学习粉丝团的庐山真面目探秘
·新京报:“学习粉丝团”去留何以那么“敏感”/陶短房
·“学习粉丝团”,中国暗室政治产物?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波斯湾又一油轮突失踪 伊朗宣称曾“救助”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 谷歌被指受中国情报机构渗透 特朗普建议调查
  • 抗AI人脑电脑相连 首个人体植入实验明年开展
  • 继续撕 美众议院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
  • 意大利政府的“黄金权力”会阻断华为吗?
  • 华为拟在意大利投资31亿美元创1千个就业岗位
  • 中国南方洪水滔天湘江决堤 官媒淡化处理惹怨
  •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 费加罗报:七强财长会议讨论七强之外的中国
  • 来看看欧盟委员会新主席的承诺和建议
  • 香港示威者膺TIME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 特朗普称距协议仍遥远也将查谷歌与中国合作
  • 新鸿基SHK商场“引清兵”围捕示威者 被指卖港
  • 冯德莱恩惊险当选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
  • 韩国从中国获得遭日本的限制的半导体材料
  • 勒梅尔:改造国际货币秩序不然面对中国支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