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佘祥林杀妻错案回访:出狱8年一直适应正常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3日 转载)
    
    来源:中国新闻网 
    
    [导读]佘祥林案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标志:疑罪从无、错案纠正、国家赔偿,都因这起案件,渐渐成为惯例,然而对于佘祥林本人,重新适应自由而正常的生活,仍让他措手不及。
    
    佘祥林杀妻错案回访:出狱8年一直适应正常生活


    
      图为佘祥林被当庭宣判无罪释放 Newsphoto供图。
    
    佘祥林:我一直梦到自己在监狱里
    
    佘祥林案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标志:疑罪从无、错案纠正、国家赔偿,都因这起案件,渐渐成为惯例,然而对于佘祥林本人,重新适应自由而正常的生活,仍让他措手不及
    
    出狱8年,佘祥林还一直梦见自己在监狱里。
    
    虽然在白天他从来不想监狱和当年那些事,但一到晚上,梦境就把他拖进了回忆,那些强加给他的11年的黑色记忆,由不得他,如影随身。
    
    自由这事儿,让佘祥林烦恼很久了,“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为什么我会一直梦到自己在监狱里呢?”在监狱时,总是梦想被放出来;真的放出来了,却在梦里把自己又关进笼子……
    
    除过这些,佘祥林当下的生活倒是和正常人无异。接受我们的回访中,他反复强调“正常”这个词:像“正常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想出门就出门,想睡觉就回屋子。
    
    1994年,佘祥林“正常”的生活被妻子的失踪扰乱。因被怀疑杀害妻子张在玉,他被捕入狱,其间两度被判“死刑”,两度发回重审,终因证据不足改判15年。
    
    2005年,佘祥林在监狱里服刑第11年,从28岁熬到了39岁,妻子张在玉却戏剧性地归来了。他如英雄般从监狱里被迎接出来,媒体的闪光灯闪晕了他的眼,错抓了他的警察因此而自杀,甚至连国家都跟他说“对不起”,还给了他70万元的国家赔偿。
    
    但仍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11年的自由以及母亲的生命……
    
    如同当年的突然失去,正常生活又突然回来了。这个男人有些措手不及。为此他适应至今。
    
    “我是清白的”
    
    2005年4月13日,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洒在一片开阔的油菜地上。阳光下一群孩子正在乡间小道上追赶着一只母鸡。
    
    油菜地的尽头是一堵高墙,里面是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此刻正在进行着一场新的审判。
    
    被告佘祥林,1998年6月,他被该院指控犯有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这一回,佘祥林没有戴手铐,没有穿囚服。但他依旧坐在审判席上,一块并不醒目的“被告人”的牌子此时与他刻意地保持着一段距离。
    
    庭审持续了100分钟。
    
    庭审中,佘祥林表情木讷,声音低沉,夹克衫的领子高高竖起。主审法官与他的一段对话,引起了一片聒噪。
    
    法官:佘祥林,你是什么时候被准许取保候审的。
    
    佘:1994年4月。
    
    法官:你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准许取保候审的。
    
    佘:是1994年4月,我是清白的……
    
    佘祥林被获准取保候审的确切时间是:2005年4月1日。但他只记得一句话“1994年4月,我是清白的……”
    
    1994年4月,法官认定佘祥林故意杀人罪成立,佘被判死刑。
    
    之后,这个男人的生活一片阴霾。11年里,相信他有罪的人越来越多,先是警官,后是检察官,再后来是法官、大法官,甚至义愤填膺的群众……
    
    而相信他无罪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他的母亲。
    
    长达11年罪与无罪的辩驳,让他彻底模糊了其中的过程,逐渐丧失了为自己辩护的能力,他只记得“我是清白的”。
    
    京山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何正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回首佘案的整个审理程序,几乎每个环节都是合法的、公正的。
    
    但是,“合法、公正”的程序,何以酿成了一件冤案?
    
    《中国新闻周刊》重翻尘封11年的9本案卷,力图大致还原对佘案审理的全部过程:在这一漫长的司法过程中,在一套复杂的司法体系以及一群“铁面”执法者的合力中,这位清白的公民,最终变成了一个“罪犯”。
    
    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将公民佘祥林判为“有罪”的过程,一共经历了4年零两个月,而在大家认定他所“杀害”的人——前妻张在玉——出现后,恢复他的清白,只用了15天。
    
    享受正常
    
    “罪犯”佘祥林重新成为公民佘祥林。但像是在跟来之不易的自由赌气,他的正常生活里充满了偏执:听到有人敲门,他也故意不开。手机总是处于关机状态。没有原因,就是不想开门,也不想听电话。更不要问他现在做什么工作,那一定是,不、告、诉、你!
    
    “这是我的自由,我现在就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一直往前走,享受自由。”他对自由的定义是:如果不跟以前形成对比,怎么能配得上“享受”这个词。
    
    与世隔绝11年,佘祥林唯一感受到的社会变化是狱警的手机。他入狱前,手机还没成为日常用品,但那11年中,狱警手里拿的一直在更新换代,从翻盖到直板;最初出来,人都是蒙的,“雁门口这么小的镇子,居然那么多桑塔纳了;以前一两块钱一包的烟,现在卖到十几块了……”
    
    出狱时,女儿已经18岁,因为没有父母,15岁就辍学了。他觉得自己欠女儿太多,“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营造家的感觉,让女儿感觉到家的温暖,最重要的让她感觉到家里有人,每天给她做饭,照顾好这个家,不管做什么工作,我都要保证不能耽误这一条。”
    
    出狱后,佘祥林做过啤酒销售,开过饭馆,但这个工作要跟工商、税务、消防这些部门打交道,实在是太累就放弃了,仿佛还被朋友骗过,但他都选择将这些忘记。
    
    偶尔会跟朋友们聚一聚,他酒量不大,烟也抽得不多,对女人依旧保持谨慎,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这算不算不正常?”他敏感地问。
    
    2006年,父女俩搬到宜昌,买了套靠山靠水的房子,130平方米,不到40万。
    
    刚出狱时,总有记者称呼他为“中国式的肖申克救赎”,佘祥林特意看了那部电影。“如果我是肖申克,又是无期,我肯定也会花几十年去凿个洞。”
    
    但看到被假释后因无法适应而上吊的老人,他说,“这一段只有我们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看得懂。”
    
    现实是现实,法律是法律
    
    没人知道,佘祥林是个喜欢法律的人。在被捕前,他甚至还是半个警察——当地派出所辖下的治安巡逻员。讽刺的是,抓捕他的人,都是他的同事;对他刑讯逼供的,也都是他的老相识。
    
    在监狱里他更爱看法律、刑法、刑诉和民法通则,恨不得背下来。但看了11年法律,越看越明白的是,“身边所有的案件,跟法律没有关系,法律是法律,但执行起来是另一回事儿,在中国,法律只是文字而已。”
    
    为了坚持自己是无辜的,在监狱里,佘祥林把“疑罪从无”这4个字,偷偷在日记本里写了整整5页。
    
    自由之后的佘祥林,一度成了名人,接到各种维权求助。“看到向我求助的那些人,我很愤怒。”他曾以为自己可以帮助这些人,但渐渐发现,个人往往无能为力。
    
    他总说自己是幸运的,但他无法原谅那些曾将他送入监狱的人。“他们明知道我是冤枉的,还仍然整我。”
    
    幸运,但无法释怀。他就在这样的矛盾里,生活了8年。
    
    然而就在对他的错案调查追究中,一位当年参与办案的民警离奇地自杀了。这让他此前憋屈了许久的愤怒一时间失去了道义的支点。
    
    究竟是谁错了?他逐渐将其归为环境。
    
    虽然当年受邀去演讲时他说过:“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却感受到中国民主法制进步的脉动。”然而8年后,他说,“我和以前比,沉默多了。我以前很活泼,可现在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顿了顿,他又说,“你要说我是对社会看透了吧,我也没有那个水平。”
    
    但佘祥林案依然不可避免地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个标志。疑罪从无、错案纠正、国家赔偿,都因这起案件,渐渐成为惯例,成为“正常”的事。
    
    就在他出狱不久,湖北省高院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对“杀妻骗保”的被告人王洪武和王洪学兄弟作出了终审无罪判决。据媒体报道,两兄弟被释放时,看守所警察对他们说:“这个案子放在以前根本翻不了。你们能出去,不但要感谢湖北高院的明察秋毫,还要感谢佘祥林冤案的影响。”
    
    这起案件的影响如此巨大,以至于当年在第22届世界法律大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万鄂湘要专门针对佘祥林案回答记者提问,法学专家、法律工作者也纷纷将佘案作为评论和研究的对象。
    
    佘祥林案后,法律界人士亦提出在国家赔偿法中确立精神损害赔偿的必要性。从2010年的12月1日起,大修后的《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机关及
    
    其工作人员违法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及生命健康权,规定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从此结束了现行法规对精神损害赔偿仅仅停留在“赔礼道歉”层面。
    
    然而,佘祥林只是第一个被广泛关注的有此类遭遇的人,却远不是最后一个。
    
    2010年,河南人赵作海在坐了11年牢后,当年判他所“杀害”的同村人再度出现,赵作海案被认定为“错案”,释放并启动国家赔偿;2013年年初,浙江杭州再次曝出一起错案,5名犯罪嫌疑人被判死缓或无期,已服刑16年后,真凶突然现身……
    
    佘祥林对这一切都很敏感,他甚至能清楚地说出所有人的名字。
    
    然而他说,不,他并不仇恨社会。“我觉得社会有自净能力,会慢慢变好,但中间会有人付出代价。”
    
    虽然始终强调自己的生活和正常人没有区别,但佘祥林说,他再也不会回到京山老家,“有些阴影是一辈子的”。 (博讯 boxun.com)
352288817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佘祥林”被错关近两年 获16万国家赔偿
·来一次疑案普查 终结佘祥林式冤案
·从佘祥林、赵作海案到谢福林——见证冤案诞生/张子霖
·福建福清佘祥林案——“无尾案”辩护记实/林炎炎律师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