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辛子陵为什么还在“圈禁”中?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3年2月15日讯)辛子陵先生是中共体制内一个敢言的学者,所写文章有论有据,鞭挞入理,一针见血,为毛派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人物恨之入骨,也为国外内一些所谓的“民主人士”篾视。认为他不反共叛共,不敢与马克思主义绝裂,死抱着救党救国的理念不放,是个至死不悟的顽固派。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
    
    他的文章影响广泛,深刻犀利,加之他敢直捣某权贵的隐私,于2011年4月被中共北京市纪委明令宣布“三不准”的“圈禁”:不准外出离开大院参加活动、不准接受境外记者采访和写文章,不准访亲探友与人聚会。
    
    当时我也是国保严格控管的对象,但我一直抗争,甚至不惜一死,在同年9月解禁,并允许出境。究其原因:一、我不是党员,纪委管不着;二、我不住机关大院,不靠那几个工资活命养口;三、我自来不信鬼神,篾视陈规陋习。这到是人有人不同,花有几样红。各有各的环境,各有各的考量,性格不能绑架,观点、人格更不能绑架。
    
    中共北京市纪委,先初一个月找他谈次话、问问情况,后改为半月,再后是半年,现在理也不理了。他老是找纪委说“子曰”,讨说法要结论,可别人根本不予回答。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三次前去看望他,均未看着。他说有卫兵站岗,出不了大门。又几乎每周去电问候与交谈。
    
    我是搞“运动”出身的工农干部,“反右斗争”前秉承“组织”意志多次审查过人,悉知个中游戏三昧。他们整人,从不凭什么法律文书,更不遵守法定程序,上面叫抓就抓,叫关就关,凭一句话、一个口头通知。我告诉他,1955年“机关肃反”,市委派我去工业局审干,几十上百人立即集中吃住,不准外出、不准回家,被怀疑有问题的同志还关进小屋子,吃饭、睡觉派人跟着。半年后运动结束,谁也没给个结论,该上班上班,该回家回家。1989年“64”,我们单位司机小洪,上面怀疑他是“暴乱份子”,被首都戒严部队抓去关了三个月,没查出问题,最后一个字:滚!回到单位我问他:你怎么不问他们要结论?小洪惊魂未定地说:谢天谢地,能叫我“滚”回来就不错了,还敢要结论,不想吃饭了!
    
    有鉴于此,我断定北京市纪委不会给他任何文字上的、甚至口头上的结论:辛子陵同志:你没有问题,审查就此结束,特此致歉。这可能吗?
    
    从井岗山打“AB团”到延安的“抢救运动”,从55年的“胡风肃反”到57年的“反右斗争”,均无此先例,哪次运动不是不了了之。我翻了我的“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人员改正通知书”,共有73亇字:[根据1957年《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份子标准”的通知》和中共中央(1978)55号文件的有关规定。经审查黄泽荣同志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现决定予以改正。]
    
    我们55万多人被关、被斗、被凌、被辱,整整22年,也没有一个道歉,两个字“改正”。对仅是限制人身自由的辛子陵先生,能破例吗?时间两年,跨度从十七大到十八大;人物迁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易位于郭金龙,总书记胡锦涛换成习近平,事过境迁,谁给你做结论?
    
    辛子陵先生是个组织性十分强的中共党员,坚信党的“光荣、伟大、正确”,不愿自我解禁,非得领导开口。我无论怎样说他都不听,总是“再等等,再看看”。所以他至今还在“圈禁”中,跳不出这个窠臼!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7559109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打铁还得自身硬”,也说公车耗费与改革
·铁流:过春节勿忘苦难,盼行宪寄语中南
·铁流:谁在支持《环球时报》与习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读博友打油诗
·铁流: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悼许良英先生
·铁流:刘云山为什么要反对习进平的“宪政梦”?
·铁流致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先生的信--从政惜清誉,做人重操行
·铁流:刘云山在“南周事件”上火里浇油
·铁流:南都事件,庹震其人
·铁流:坚决支持习总深圳改革之旅,彻底清算庹震反18大罪行
·铁流:“胡温新政”留下的奇案,要18大埋单
·铁流:回眸2012,展望2013 (图)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 (图)
·铁流:为李克强叫好!
·铁流:十八大的中共给国人有了希望
·铁流:从“蓄鬚誌哀”与换发第二代身份证的麻烦说起
·铁流:从我的微博,看中国言论自由的曙光
·铁流:新浪,请守住你们职业的良知! (图)
·铁流致信中共十八大:不批毛、去毛,必然是人亡政息!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