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环球时报:乌坎是复杂时代的普通中国村庄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广东乌坎近日再引媒体关注。有记者调查称,该村经民主选举的村委会陷入工作困境,村民至今什么利益也没有分到,大为不满。新任村委干部们提心吊胆,有的辞了职,有的不得不在家里装上监控摄像头以保平安。曾经先因群体事件后因选举而名声大噪的乌坎村,处境堪忧。
    
    有人说这是"乌坎民主的失败",但这样的结论与当初一些人欢呼"乌坎民主的胜利"一样,显得幼稚且情绪化。乌坎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主要是利益之争,将它拔高成"争民主"是一些人的成心生造,也是后期部分当地人为求利益最大化的顺水推舟。选举本来就解决不了乌坎的问题,当下困境与"民主"的成功或失败无关。
    
    中国的土地、房产增值极快,很多财产纠纷把亲情都打断了,这样的纠纷发酵到村民与村委会、集体与政府之间有什么值得奇怪的?选举带不来万能的利益分配规则,无论让它为过去的还是未来的利益纠纷负责任,都是无知或者装蒜。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中国舆论场近年出现什么都往民主套的倾向,出了任何事,都立刻有人说是"因为没有选举"。没搞西方式选举成了中国社会的"原罪"。只要在政治体制上往西方靠,连缅甸、埃及都可以"一白遮百丑"。
    
    这样的舆论严重脱离客观现实,根本经不起具体实践的验证。在社会存在各种不满的时候,用大而空的政治口号聚拢社会情绪往往很有效,但解决现实问题就不灵了,而且解决问题常常就不是那些喊口号人的初衷。
    
    民主选举村委会实际上并非乌坎独有,它已是中国农村相当普遍的实践,今后的任务是提高那些选举的质量。乌坎去年初的选举实现了较高水准的"达标",这无论如何都是好事。
    
    即使乌坎本届村委会的工作效果不佳,也不是否定选举本身的理由。基层民主必须不断推进,社会在这方面的热情不能只与一个村委会的工作效果挂钩。
    
    乌坎村纠纷的反反复复提醒了我们,基层民主是好事,但它不是万能之事。把民主扩大到更高层面,情况也是一样。中国的民主建设必须不断前进,这是中国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但它不具有改变中国一切的魔力,改变中国是复杂得多也艰巨得多的事情。
    
    将复杂事情简单化是中国这样大国里舆论之大忌,它虽易懂、痛快,但往往失之真实,久而久之就会引导社会情绪的偏激和狂躁。比如舆论喜欢对社会各种现象的固化描述,制造各种脸谱和标签,社会必须有对这种倾向做有效平衡的力量。
    
    乌坎终将作为一个突出例子被写入中国这一段的历史。但历史对它的记述很可能跟现在的任何一种讲述都不一样。因为迄今的讲述都过于简单,使乌坎不像是一个复杂时代的中国村庄。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博讯 boxun.com)
51919203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坎村再起波澜 学者指民主须配权力制衡制度 (图)
·乌坎领袖后悔维权 嘆村民期望过高身心受压 (图)
·媒体:乌坎前维权骨干明争暗斗 民选村主任后悔维权
·广东乌坎民主自治陷入困境 维权骨干分子渐分化
·汕尾市长:乌坎已有5000亩地回到村委会手中
·乌坎原支书薛昌被免省人大代表
·“乌坎功臣”朱明国将掌广东政协
·乌坎村民:中国新领袖若不打击腐败等于鼓励腐败
·广东潮州村民模仿乌坎经验集体维权 (图)
·乌坎事件一周年 村民不满土地未回归
·乌坎一周年 民众再抗议 (图)
·又一个“乌坎”——左滩村,七名护地代表遭刑拘
·曾参与镇压乌坎抗议的汕尾市政法委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全国公安学习“乌坎经验”
·全国公安局长学乌坎经验 广东维稳模式获赞
·周永康听取乌坎事件汇报:广东要开创维稳新路径
·从乌坎事件谈中国社会治理
·中央政法委:广东处理乌坎事件积累很好经验
·受害者惊呼: 曾为乌坎当局脱罪法医获邀“撰写”李旺阳验尸报告
·乌坎模式
·乌坎村困局的根子是产权问题
·心海时空:中国体制缩影为乌坎事件
·评乌坎村的村官选举和事件主要意义/刘青
·孙立平:乌坎展示的长治久安之路
·评乌坎村选举/傅申奇
·迈向民主选举的第一步——中国广东乌坎村/朱荣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乌坎事件的展望/项守信
·乌坎林祖銮坐上了火药桶/上海闸北维权冤民杜阳明
·肖利军: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重大社会历史意义
·乌坎事件的意义/刘青
·严家伟: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乌坎村民维权抗争之我见
·瓮安”“陇南”到“乌坎”:官民水火何时了? 
·胡耀邦之子大赞乌坎转机
·一平:乌坎农民革命的警示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项守信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村事件留给人们思考/王学勤 (图)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