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毛泽东统治时期五年(1958-1962年)饿死六千多万人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钟波

    
    (参与2013年1月22日讯)一、已经公开的人口赤字
    
    按照1983年解开绝密才公开的人口资料,整个毛泽东统治区,1960年净减少人口1000万(67207万-66207万),1961年净减少人口348万(66207万-65859万)。各省人口灾难差别很大,有的省出现了人口赤字,有的省没有人口赤字。
    
    下面展示连成一片的十三个省区1960年的人口赤字资料:
    
    河北12万(3791万-3779万)。山东185万(5373万-5188万)。江苏44万(4290万-4246万)。安徽384万(3427万-3043万)。河南161万(4979万-4818万)。湖北21万(3173万-3152万)。湖南123万(3692万-3569万)。广西33万(2205万-2172万)。云南17万(1912万-1895万)。贵州101万(1744万-1643万)。四川277万(6897万-6620万)。甘肃49万(1294万-1245万)。青海11万(260万-249万)。[1]
    
    上述连成一片的13省区——冀、鲁、苏、皖、豫、鄂、湘、桂、滇、黔、川、甘、青合计,1960年净减少人口1418万。
    
    
    
    二、1963年底在册人口资料中死魂灵数量分析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理(1809—1852),俄罗斯作家,在他著名的小说《死魂灵》中,有人收购、贩卖死魂灵(已经死亡但是还没有上报注销户口的农奴)。这部小说猛烈抨击了农奴制和当时官场的黑暗。
    
    在毛泽东人祸大饥荒时期(1958-1962年),中国史无前例地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死魂灵——主要是已经死亡但是没有上报注销户口的农村人民公社社员。如此弄虚作假,地方上的当权者可以得到两大好处:①大量死人不是光彩事,少报可以减少负面影响;②骗取票证。在计划经济的毛泽东时代,很多东西都得凭票购买,比如买布必须有布票。1960年前后毛泽东人祸灾害时期,布票限量普遍减少到一半以下。许多地区每年每人供应的棉布减少为3尺左右。如四川城镇每年每人只发3尺7寸;山东城镇每人只发布票1尺6寸[2]。作为省一级,少上报一万死亡人口,就可以从国务院那里多得到一万人的布票。
    
    下面通过加减运算探寻毛泽东人祸灾害时期留下来的死魂灵数量。
    
    以1964年6月30日24时为标准时间的第二次人口普查,毛泽东统治区人口数为694581759人,上半年自然增长人口数(出生人口数13546122-死亡人口数4822073)为8724049,两者相减即可得到1963年底人口数为685857710。以万人为单位四舍五入计数,1963年底人口数应为68586万人,比之人口普查之前按照各省户口上报数据以及军人数量累加的1963年底人口数69172万,少了586万。1963年底人口数69172万人是真的?还是1963年底人口数68586万人才是真的?
    
    我认为,人口普查的数据应该是可信的,从人口普查的数据计算得到的1963年底人口数68586万是真的。那么按照各省市自治区户口上报数据以及军人数量累加的1963年底人口数69172万就是假的了。 这样,可以算出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69172万中有死魂灵586万(69172-68586万)。这是整体性打假。
    
    下面对各省市自治区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据分别进行计算打假。
    
    按照式子Q=(M+B)-N=M+B-N进行计算。以万人为单位。
    
    M: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
    
    B:1964年上半年人口自然增长数(普查数据);
    
    N:1964年6月30日24时人口数(普查数据);
    
    Q:疑问人口数;零为正解,正值、负值皆有疑问。疑问人口数Q为负值的地方,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虚假性偏高的可能性不大;疑问人口数Q为正值的地方,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存在死魂灵造成虚假性偏高的可能性大。
    
    北京Q=747+8.9527-756.8495=-0.8968
    
    河北(包括天津)Q=(3956+615)+48.6837-4568.7781=50.9056
    
    山西Q=1790+18.5474-1801.5067=7.0407
    
    内蒙Q=1216+17.8717-1234.8638=-0.9921
    
    辽宁Q=2653+38.4558-2694.6200=-3.1642
    
    吉林Q=1537+23.2770-1566.8663=-6.5893
    
    黑龙江Q=1972+30.2149-2011.8271=-9.6122
    
    上海Q=1074+7.9903-1081.6458=0.3445
    
    江苏Q=4441+45.6904-4450.4608=36.2296
    
    浙江Q=2800+34.4721-2831.8573=2.6148
    
    安徽Q=3232+41.7096-3124.1657=149.5439
    
    福建Q=1678+20.9512-1675.7223=23.2289
    
    江西Q=2101+22.1149-2106.8019=16.3130
    
    山东Q=5585+64.8469-5551.9038=97.9431
    
    河南Q=5036+61.9770-5032.5511=65.4259
    
    湖北Q=3350+41.6584-3370.9344=20.7240
    
    湖南Q=3715+45.6376-3718.2286=42.4090
    
    广东广西海南合并计算Q=(3670+2300+343)+(50.9814+27.5816)-(4280.0849+2084.5017)=26.9764
    
    四川Q=6696+112.1013-6795.6490=12.4523
    
    贵州Q=1704+27.1636-1714.0521=17.1115
    
    云南Q=2021+24.2964-2050.9525=-5.6561
    
    西藏Q=132+(没有资料)-125.1225=6.8775
    
    陕西Q=2056+24.2494-2076.6915=3.5579
    
    甘肃Q=1250+17.5176-1263.0569=4.4607
    
    青海Q=210+3.0033-214.5604=-1.5571
    
    宁夏Q=207+3.3964-210.7490=-0.3526
    
    新疆Q=713+9.0623-727.0067=-4.9444
    
    现役军人Q=372+0-336.1655=35.8345。[3]
    
    对上述计算出来的疑问人口数Q进行解读并简化处理。
    
    由于毛泽东时代户口管制非常严格,跨省招工、招干数量都不大,1月初至6月底又不属于大学、中专的毕业、入学时间,因此,除了参加军队和从军队复员、转业,跨省迁出、迁入都很少,忽略不计迁移的人口数量,影响不大。
    
    在现代社会,军人数量应该没有虚假。《中国常用人口数据集》没有1963年现役军人的资料,我用1963年在册总人口69172万,减去各省市自治区在册人口数,算出1963年底现役军人数量为372万。现役军人在1964年上半年减少了35.8345万人,应该是复员、转业的人数多于参军的人数产生的结果,无形中增加了人口普查时各地的人口资料35.8345万人。
    
    疑问人口数Q为负值的北京、内蒙、辽宁、吉林、黑龙江、云南、青海、宁夏、新疆,假定它们的1963年底在册人口数据无假,并且简单把它们1964年人口普查时额外增加的33.7648万人口当作退伍军人产生的结果算了。尚有2.0697万退伍军人产生的1964年人口普查地方人口增加,就当作其余各省都分摊了,谁多谁少,概不讨论。
    
    疑问人口数Q为正值的山西、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福建、江西、安徽、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贵州、四川、西藏、陕西、甘肃,其疑问人口数基本上就是死魂灵数,万位以下按四舍五入处理,得到总数583万,比总体打假结论死魂灵586万少了3万, 再把尾数0.4258以上的3个省各增加1万,累加总数就是586万了。
    
    经过简化处理的各地1963年底在册人口中死魂灵数量如下:
    
    华北区58万:河北(包括天津)51万,山西7万。
    
    华东区326万:江苏36万,浙江3万,安徽150万,福建23万,江西16万,山东98万。
    
    中南区156万:河南66万,湖北21万,湖南42万,广东广西海南27万。
    
    西南区37万:四川13万,贵州17万,西藏7万。
    
    西北区9万:陕西4万,甘肃5万。
    
    自古以来,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死魂灵,毛泽东时代农奴制一样的人民公社制度,开创了中华民族在册人口资料中隐含死魂灵的历史先河。
    
    
    
    三、吉尼斯世界纪录中的饥荒杀人数
    
    《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是举世公认的权威书籍。中国国家图书馆有原版的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01,如果翻译成中文就是《2001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在该书第185页有这么一段文字:MOST PEOPLE KILLED IN A FAMINE
    
    Between 1959 and 1961, approximately 40 million people died of starvation in northern China.
    
    把这段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是:杀死人最多的一次饥荒
    
    在1959年到1961年之间,在北部中国大约有4千万人死于饥饿。
    
    
    
    四、王维志研究出来的非正常死亡人数
    
    王维志,1955年到1959年在莫斯科经济统计学院学习人口统计专业,1959年回国后在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工作过很短一段时间后,一直在公安部三局户政处从事人口统计工作。20世纪六十年代初王维志曾到一些省去核实人口数据,了解了更多的实际情况。80年代以后,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从事研究。他对中国人口统计的理论和实践十分熟悉。
    
    王维志的研究结果是,三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3300万-3500万人。王维志根据自己的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对已经公布的1959年到1961年的人口数据进行了修正。根据1964年人口普查数据回推,1961年人口应当是64508万人,比原统计数减少1486万人。这就需要对三年困难时期总人口和自然增长人数重新估计。王维志做了以下假定,1959年按自然变动计算,人口增加677万人。1960年和1961年共减少2163万人,比原来统计数减少1348万人多减少815万人。王维志将这多减少的815万人调整到1960年和1961年两年里。即将1960年的原统计总人口减少1000万调为1500万,1961年原统计人口减少的348万调整为663万。
    
    公安部公布的三年出生人口是:1959年1647.4万人,1960年1389.3万人,1961年1188.6万人。当年的出生人口减去当年的自然增长人口,就是当年的死亡人口:
    
    1959年死亡人口=1647.4-667=980.4万人
    
    1960年死亡人口=1389.3-(-1500)=2889.3万人
    
    1961年死亡人口=1188.6-(-663)=1851.6万人
    
    三年总死亡人数是以上三项相加,即5721.3万人。在这总死亡人口中,扣除正常死亡人口,即这三年的非正常死亡人口。1958年死亡人口为781万人,王维志仅粗略估算,将781万人作为1959-1961年三年每年的正常死亡人数,则1959-1961年三年正常死亡为2343万人,总死亡人数5721.3万人中扣除正常死亡的2343万人,则非正常死亡为:5721.3-2343=3378.3万人。
    
    杨继绳认为,1958年四季度有些地方已发生饥荒,1958年死亡781万人比正常死亡人口要多,若按1956-1958年三年平均死亡人口作为正常死亡人数,即(706.2+687.5+781.1)÷3=724.9,则1959-1961年正常死亡人数为724.9×3=2174.7万人,将总死亡人口的5721.3万人扣除2174.7万人,则三年非正常死亡人口为3546.6万人。[4]
    
    五、钟波分析毛泽东人祸大饥荒饿死人数
    
    从上一节可知,按照王维志先生的粗略计算,以及杨继绳先生附加的一点精细计算,1959年、1960年、1961年三年总死亡人数5721.3万人中,非正常死亡人口为3546.6万人,毫无疑问,这些死亡的人可归于饿死人的集体中。剩余2174.7万所谓“正常死亡”的人,又有多少属于饿死的呢?
    
    还有,加上大饥荒启动年份1958年饿死的人数、大饥荒刹车年份1962年饿死的人数,毛泽东人祸大饥荒究竟饿死了多少人?先分析、确认1958年和1962年饿死人数。
    
    杨继绳著《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载:按各省官方资料计算的结果是,1958年饿死181万,1962年饿死42万[5]。参考毛泽东、彭德怀家乡湖南省湘潭县1958年净减少人口23062(743353-720291)[6],大将陈赓、谭政的家乡湖南省湘乡县1958~1962年5年内共出生48533人,共死亡92823人,自然负增长44290人[7],理解毛泽东统治区1958年饿死181万人应该不难。对比前述1961年死亡人口1851.6万,其中“非正常死亡”1126.7万(1851.6万-724.9万),明显1962年饿死人只有42万不合乎逻辑,转变太快了。2005年中共高层干部小范围解密的1962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751.8万,很好地解除了我的疑惑。可以将751.8万确认为是1962年的饿死人数量。[2005年2月、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2次讨论,对1959年至1962年的档案,下达命令解封。但迟至9月中旬才正式执行解封命令,这是因为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虽然收到解封命令,但有诸多限制手续,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委宣传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还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1959年至1962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1962年,全国各地区有751.8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4年合计:3755.8万。”][8]
    
    因此,可以认为1958年和1962年饿死人数为181+751.8=932.8万。在毛泽东人祸大饥荒时期死亡的人,大多数在靠近人生终点的时候都是饿着肚子的,就算即将死亡阶段吃了止饥丸、糠饼之类的东西肚子不空,也应该归类于饿死。从简单对比数据来看,“非正常死亡”(饿死)的人数远远超过所谓“正常死亡”的人数(3546.6:2174.7≈1.63:1≈62:38),那么,这“正常死亡”的人数里面,无疑绝大多数也是饿死的人。
    
    如果1959至1961年大饥荒时期所谓“正常死亡”的人90%是饿死的人,即2174.7万中的1957.23万,加上这三年“非正常死亡”的3546.6万,三年(1959、1960、1961年)饿死5503.83万;再加上1958年和1962年饿死人数932.8万,五年(1958-1962年)合计饿死 6436.63万人。
    
    如果1959至1961年大饥荒时期“正常死亡”的人80%是饿死的人,即2174.7万中的1739.76万,加上这三年“非正常死亡”的3546.6万,三年(1959、1960、1961年)饿死5286.36万;再加上1958年和1962年饿死人数932.8万,五年(1958-1962年)合计饿死6219.16万人。
    
    如果1959至1961年大饥荒时期“正常死亡”的人70%是饿死的人,即2174.7万中的1522.29万,加上这三年“非正常死亡”的3546.6,三年(1959、1960、1961年)饿死5068.89万;再加上1958年和1962年饿死人数932.8万,五年(1958-1962年)合计饿死6001.69万人。
    
    综合分析结论:
    
    从1958年开始,毛泽东领导的吹牛搞笑放卫星运动,愚蠢霸道的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大炼钢铁运动、深翻土地运动、公社食堂化运动,倒行逆施、雪上加霜的反右倾运动,等等,造成六亿多中国人长期挨饿,至1962年底,五年时间,六千万以上的人饿死于毛泽东人祸大饥荒。
    
    
    
    
    
    
    
    --------------------------------------------------------------------------------
    
    [1]姚新武、尹华:《中国常用人口数据集》,北京:中国人口出版社1994年版,第8、16、40、30、34、42、44、46、50、58、56、54、64、66页。
    
    [2] 陈明远:《知识分子与人民币时代》,上海:文汇出版社2006年版,第158页。
    
    [3] 姚新武、尹华:《中国常用人口数据集》,北京:中国人口出版社1994年版,第8-70、82、90页。
    
    [4]杨继绳:《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08年版,第901—903页。
    
    [5]同上书《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第903页。
    
    [6] 湘潭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湘潭县志》,长沙:湖南出版社1995年版,第97页。
    
    [7] 湘乡县志编纂委员会:《湘乡县志》,长沙:湖南出版社1993年版,第104页。
    
    [8] 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香港:书作坊2007年版,第384页;《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电子文本,2010年8月22日侯衍峰发送给钟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655982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心结未解 毛泽东头像画无缘到中国展出 (图)
·美国之音:说不尽的毛泽东 (图)
·中组部长调研:重温毛泽东两个务必要求
·中组部长在西柏坡调研:重温毛泽东两个务必要求
·惊出一身冷汗 习总突然怒吼毛泽东的一句话 (图)
·武汉两会对采访记者“政审” 令人担忧回归毛泽东时代
·民众纪念毛泽东诞辰119年网络图片展 (图)
·阿尔及利亚为毛泽东周恩来颁奖 迟到36年
·彭博:毛泽东继承人都成了资本主义新贵 (图)
·纪念毛泽东诞辰119周年活动在北京邮电举办 (图)
·抛弃毛泽东左倾思潮,不能用左倾的手法
·毛泽东冥诞北京抓数千访民 圣诞严控家庭教会 (图)
·习近平:毛泽东历史周期律谈话仍是警示
·视频:济南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119周年活动
·彭丽媛家乡党政领导与各界群众记念毛泽东诞辰119周年 (图)
·暴力拆迁受害人前往武汉农讲所纪念毛泽东诞辰,高喊市政府下台/视频 (图)
·毛泽东的故乡韶山参观旅游:故居、墓地/视频 (图)
·洛阳民众纪念毛泽东活动与中共警方发生严重冲突 (图)
·视频 上海大批访民今抵京 理由是毛泽东诞辰119周年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潘一丁:毛泽东经验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姜凤林
·用大历史观,审视毛泽东对中国的历史意义
·解龙将军:“毛泽东管斯大林叫父亲”考
·肖一禾:刘源上将如此评价毛泽东,实难苟同
·毛泽东为什么隐瞒南京大屠杀?/姜凤林
·朱健国:《一九四二》逼问“一九六二”——冯小刚曲线问责毛泽东
·中国为什么对美国恩将仇报?——美国支持中国抗战结怨毛泽东
·解龙将军:美国总统卡特热爱屠夫毛泽东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何赞赏刘海粟“裸模”江青
·杜好书:比毛泽东好的突尼斯开国元首
·深入探讨毛泽东的信(修改稿)/吕朴 (图)
·普选, 毛泽东也就不会犯晚年的错误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何要挖全国人民的祖坟
·从毛周关系看毛泽东/王一松
·解龙将军:毛泽东为吃糖竟感激苏联匪帮
·打倒毛泽东 中国民主化/姜凤林
·十八大在京召开 全体为毛泽东默哀 党章去毛化存疑 (图)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