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顾志坚:这次被传唤,我很感恩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2日 来稿)
    
    作者:顾志坚
    

    昨天中午靠近一点钟,我刚到家,还没吃饭,响起敲门声,是苏州留园派出所查暂住证的事情,我随即开门。我正解释这房子是我买下的,后面跟上两个便衣,其中一个,我认识,姓朱,苏州市公安局姑苏区国保大队的。
    
    苏州国宝找我干什么呢?维权反腐斗士,徐州中国矿业大学王培荣教授以诽谤罪被判入狱18个月,我一直在关注。泰兴国宝曾经在电话里叫我不要多事,看我还在为王培荣写帖子,前天,特地跨江到苏州来警告我:关于王培荣案,绝对不能参与。当时泰州警方说是江苏省里的命令,难道,苏州警方对我双重警告?
    
    我刚想回到电脑前告知网友一声,立即被控制,他们掏出传唤证,说我涉嫌非法集会,不允许我做任何动作,为了不惊动母亲,我只能乖乖的跟他们走。当时,我母亲还在下馄饨给我吃,我欺骗她是客户谈生意,可是,她分明发觉了什么,嘴一张一合,我也没听清说的是什么。
    
    朱警官对于上门抓我,神情自若:你违法了,我们可以选择很多种抓捕方法,上门并没有错。对于吓到我母亲,他反过来责怪我:你守法,不参与12月16日的林昭八十岁纪念活动,你母亲就不会被吓着。我真的不明白了,纪念林昭,什么时候成了非法活动了?
    
    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到了苏州市吴中区木渎派出所。进入大门,立即有一个辅警030219吴文伟吆喝我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我动作有点慢了,横着脸,站起来,手伸过来,要搜我的身,我抗议,他立即叫我站好。很多底层的老百姓,从来不缺统治阶级的思想,我能说什么呢?旁边的警察,熟视无睹。我被打了,又能如何?
    
    询问室里,国保通知我老婆,顾志坚因为涉及非法集会已经被传唤,传唤时间八到二十四小时。我一听急了。用这些云山雾罩的名词,还不得让我老婆担心到什么程度?虽然,我老婆因为我写帖子和我激烈的争吵过,甚至打架,可是,我被抓了,她还是一样着急,我要求朱警官和我老婆说清楚,我是因为悼念林昭被带进来的,让她放心。他头一甩,我说的没错,我要依据传唤证通知,否则,我就是不依法办事。
    
    家人的面庞一遍遍在我的脑海浮现,墙上悬挂着违法嫌疑人权利义务,我选择沉默。朱警官他们嘲笑我还是惦记家人,心胸还是狭隘。恐吓我,浪费的是我的时间。我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人,随便你们怎么说。总之,你们不让我和我老婆通话,我就拒绝回答问题。最后,总算如愿。我也就开始回答询问。
    
    我承认自己那天自发去林昭墓地纪念了,主动客串了主持人。我也交代了我在现场对国保的喊话:专制是所有人的敌人,也是你们的敌人,国宝们,总有一天,我相信,我们会殊途同归。他们兴趣不仅于此,追问纪念林昭活动的发起人,组织者,公民帽的提供者,上海任廼俊先生的发言。
    
    我一开始否认有组织者,关于我们每人头上的公民帽子,是在石家饭店自取的,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任廼俊先生喊了:独夫民贼毛泽东。亲自出马的周大队,梳着小分头,苏州口音的普通话声音很柔,却字字如钢针,刺得我头疼。你是主持人,任廼俊喊了其他反动口号,你听不见?没有组织者,你们怎么一起在石家饭店吃饭?你顾志坚如此虚伪,心口不一,我要告诉你的网友们。好吧,你想好了再说,24个小时结束了,如果需要,我们再依法延长二十四小时传唤时间。你早点讲清楚,你早点走。可是,我坚持投降一定要有底线。
    
    凌晨时分,周大队走了,留下万警官和粟警官。万警官是安徽巢湖人,虽然才三十几岁,没想到饱读诗书,也善于调适自己的心情。他劝不动我,就和我谈文学,谈社会,我们谈的蛮投机。我们懂的道理,他何尝不懂?粟警官是贵州布依族,对工作有种超乎寻常的爱,强调现在是法治社会,限制我的自由是依法办事,我有感而出:中国没有少数民族,只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他很生气,痛斥汉奸,不过,如果抛开警官和被询问者的身份,只谈其他,我们还是谈的来的,生活中的他,估计很随和,也很真诚,邀请我去他家乡玩。粟警官,我的话如果客观上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总体上,文化高,年龄低的国宝素质相对较高。
    
    他们两人到了后半夜就都睡着了,我坐在囚椅上,十分不舒服,胡思乱想。当我抬头看到一个个摄像头,我想起万警官说过,这是全方位录像保护嫌疑人人权,连墙壁也是隔音板做的,防止嫌疑人自杀,十几年前根本不可想象,说明中国人权不断在进步。万警官的话没错,看着这一切,我充满感恩。我抚摸着红色的椅子,感慨万千。十几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中国的人权奋斗牺牲,推动司法人权进步,他们有的失去自由,有的失去生命,如今,被剥夺自由的我正享受着他们的奋斗成果。这一点幸福感,竟然把我带入迷迷糊糊的梦乡。
    
    肢体不能自由舒展,头也没有地方支,不一会,我就醒来,想要小便,可是,两个警官正在谁的正酣,按照规定,我去小便,要一个警察陪同。我不忍心喊醒他们,一直憋着,一直到他们醒来。他们很希望我早点坦白从宽,好让他们回家陪老婆,如今因为,也只能蜷缩在两把椅子上。我们都很苦呀,要怪只能怪这个体制。在这个体制里,他们再有良心,也只是工具呀。
    
    粟警官知道我今天早上要考试商学,表示,只要我说了,就开车送我去考场。可是,我说的,还是不让他满意。我理解粟警官,他也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领导心中的事实,否则,他没有权限放我过关。万警官叹口气,劝我不要折磨自己,自己马上就要走了,九点,其他人来换班。他临走的时候说,以后,我们可以在一起喝喝茶。
    
    接替万警官和粟警官的是邓警官和陆警官,邓警官,三十多岁,这个年龄,一般都是本科文化,也是满和善的,邓警官,就不一样了。他一进来,就警告我不要再提枪口太高一厘米的话,用手指着我:顾志坚,你的底线在哪里?你有什么底线?他很壮实,厚厚的鼻子泛着红光,很有威严,犹如杀猪匠,我吓得差点遗尿。不过,我还是壮胆问他:你们随意限制我们的自由,底线何在?他怒了,一边指责我们非法集会,一边迅速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怒吼:你们这样纪念林昭,恶心。
    
    我也生气了,盯着陆警官,一字一句的告诉他:你这样侮辱从全国来的悼念林昭的朋友,我表示最强烈的抗议。陆警官似乎感觉到不妥,立即辩解,林昭是苏州的英雄,我们不反对纪念她,可是,真正纪念林昭的人,都是一个人来,买一朵鲜花,一瓶酒。林昭的家属前几年说了,不希望有人打扰,你们这么多人借着祭奠林昭,心里想表达什么,我们清楚。所以,我说你们这些纪念方式很恶心。周大队也赶紧打圆场,说林昭是苏州的女儿,也已经平反,纪念林昭不是问题,可以在心里祭奠。他就经常看林昭的文字,我问他有何感想,他回答: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我就不说了。
    
    我低估了陆警官,陆警官具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严厉的时候犹如刀剑,温和的时候春风化雨。不一会儿,他就变得很关心我,希望帮助我。他告诫我不要在南方都市报,王培荣问题上乱发表见解,乱帮人,以免犯错误。我正色告诉他,评论南都事件,写的人很多,要写好很不容易,所以,我到今天没写一篇文章,只写了一首小诗《在照耀宪法的大地上,我们重新讨论起飞》,关于王培荣案件,我感觉到背后有阴谋,王培荣维权反腐入狱了,社会不能没有一点反响,我关注他,理所当然。他问我对王培荣有什么看法?我如实表示:王培荣反腐斗志值得肯定,但是,他不知道腐败官员是否倒台,根本决定权在上层手上,严格意义说,没有一个腐败分子是倒在民间举报人手里的,如果不改变体制,即使倒下一万个王培荣,也只是体制的牺牲品。
    
    周大队继续叮嘱我说真话,提醒我底线都是自己给自己画的,没必要作茧自缚。我慷慨陈词,我今天坐在这里,为什么可以享受适度人权?这是很多人前仆后继的结果,你们一定要问谁发起的,我只能说是我,如果我违法,你们就依法处分,今天,我们固守一个底线,就是希望能够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人权环境。当他们去林昭墓地祭奠的时候,自由来去,没有人干涉。当有一天,中国大陆台湾化,你们回首今天,也许会脸红。虽然,他们反驳我台湾民粹化,不值一提,也知道瘪芝麻打不出油来,威吓我以后随时可以传唤我,也就收兵了。不过,周大队用尽权限,自己走了,留下话来,一定要关我满24小时。邓警官和陆警官和我大眼瞪小眼,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零五,才让我签字,走出询问室。
    
    我总以为可以恢复自由了,去取被迫保存的物品。没曾想,被领到信息采集室。我稀里糊涂的被按照要求测身高,照相,按指纹,因为抗议他们到我家惊吓我母亲,我拒绝吃饭,身体已经难过,当辅警拿着工具,要我张开嘴唇,我感觉恶心,不愿意被采集DNA,辅警不干了,要求我必须配合。我问有没有法律依据,我们必须配合,他们只说是规定,却没有法律文书,我当然不干。我们追求公民权利,经常举行聚会,今天,我们的公民权利遭受侵犯,怎么好沉默,配合被强奸?公民的身份信息,怎么好随便被采集?他们给出的理由很荒唐可笑,所有到派出所的人都必须采集,没有人反对。我反问:所有人都吃屎,难道我也要吃屎?一个编号049052的辅警头头过来抢我的手机,推搡我,不让我离开,叫我站好,049174这个高个子警察笑眯眯的看着,犹如看戏,我想他反映,他反而劝我配合。在询问室里一度温和的陆警官,也恶狠狠的要求我配合,帮助辅警抢夺我的手机,偌大的空间里,我很孤独,也很无奈。
    
    我为了防止他们强制我配合,我告诉他们,只要不把我打死,出去后,我会投诉到底。我今天关注的不仅是我的权利,也是你们的权利。有一个辅警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他我是学法律的,现在卖茶叶,听到我说学法律的,他们安静下来,过了一会,那个辅警拿了一本书过来:我一看,身体信息采集对象是受害者和犯罪嫌疑人。我表示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陆警官说我是违法嫌疑人,违法犯罪嫌疑人,差不多。我毫不客气的请陆警官不要自掉身价。经过僵持后,陆警官可能接到指示,拿了我喝过的茶杯去做了DNA,我才得以脱身,已经在派出所又过了一个小时。基层派出所,侵犯个人权利的事情司空见惯,这是发生在人文和经济比较发达的江苏苏州呀,在更偏远的地区,公权力是如何肆无忌惮的,不难想象,更可怕的是,大家集体默认这种被强奸,一致主动配合,顾志坚希望苏州市公安部门引起重视。
    
    从木渎派出所出来,邓警官开车,和陆警官顺便送我回家,我打开手机,电话不断进来,他们听说我已经出来,都很欣慰,我热泪盈眶,对着陆警官说:你现在理解我帮王培荣了吧?我帮助别人说话,别人也会牵挂我,这种合力的价值不是用物质可以比拟的。陆警官的声音也柔和不小:不是说不可以帮人,你对王培荣不了解,容易帮错人。我想,如果周大队也在车上,听到这些电话,会后悔一定要关我二十四个小时吗?千万里之外的人都牵挂着我,关心我,你我在一个城市,为什么不能多一点包容呢?
    
    江苏苏州顾志坚 13815201367 QQ166939692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51919604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丽莉老师被优秀,临时工喘气了/顾志坚
·不能让吃饭住宿问题始终左右中国的历史进程/顾志坚
·房产商人其实就是一只有钱的狗/顾志坚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 川普是个窝囊废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
  •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 在台北616“反送中”集會上的演講
  • 时间与神话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从赖清德“寻人启示”中得到的启示
  •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
  • 《实践论》是“杀猪”的实践观评毛泽东的“三论”2
  •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
  •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 香港6·16是『司法独立日』
  •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网红与网黑
  • 邱国权屠呦呦奇葩思维:人生最坏的结局是啥?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
  • 曾节明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 谢选骏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 滕彪TengBiao’sStatementatamediabriefingagainstGoogle’sPr
  • 曾铮親歷獨立法庭判中共反人類罪終審判決媒體反響空前熱烈
  • 滕彪TIBETCAMPAIGNERSLAUDSUCCESSAFTERGOOGLECONFIRMS:“NOPLA
  • 徐永海必有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6-21圣
  • 谢选骏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 滕彪湖南“校园操场埋尸案”揭示了什么?
  • 谢选骏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 康正果悼念高教授
  • 苏明张健评论香港人不仅为自己抗争,而且是为所有的中国人
  • 台湾小小妮BBC記者實地走訪新疆「再教育營」
  • 谢选骏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论坛最新文章:
  • 政治局会习近平警告党内动摇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
  • 无人机王中国大疆避嫌干脆决定迁入美国
  • 2018年800万中国人涌游日本 扶桑国啥魅力
  • 周永康儿媳加美国护照都不行黄婉怨仍被限制出境
  • 党中央或批示党员干部可光明堂皇炒股爱国
  • 特朗普私人谈话提及撕毁日美安保条约或引炸锅
  • G20特习会前 联邦快递选边站 孟晚舟律师出新招
  • 中印澳分歧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进展艰难
  • 日美安保条约:日官房长官否认有关传言
  • 前委内瑞拉情报负责人称马杜罗依然可能被赶下台
  • 俄罗斯称美国无人机确实进入了伊朗领空
  • 中美贸易战再开一轮谈判 开局电话示好
  • 甩华为案黑锅联邦快递转身状告美国政府
  • 土耳其强人总统失去伊斯坦布尔
  • 屈冬玉:联合国粮农组织史上首位中国籍总干事
  • 中国三大银行传遭美制裁 澄清说好好的股价仍跌
  • 德黑兰勃然大怒指美国说想“协商”是在“说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