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环球时报:新闻自由做不到毫无底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在动态梳理中重现中国新闻实景
    
    博讯编辑按:转载本文只起到传递信息作用,本文观点并不代表博讯观点。
    
    围绕“新闻自由”的网上争论近日因《南方周末》风波又趋活跃。其实这个争论实际贯穿了中国新闻快速发展的这几十年。一些人认为同西方媒体比起来,中国就是“没有新闻自由”。另一种观点认为,这样的比较不具有现实意义,各国的新闻报道都有各自的边界和禁区,比如美国的媒体都不能歧视黑人,不能攻击犹太人,不能违背美国的国家利益等等。
    
    我们试图跳出这个争论框架,对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做一个动态的梳理。
    
    首先新闻自由是个有目标指向的原则吗?大概是。那么最大的目标是推动社会进步吗?很多人大概也会同意。新闻自由做不到毫无底线,这从我们在生活中说话不能毫无底线有类似之处。新闻的自由度应当同社会的需求大体对应,但要额外富裕一些,既实现大平衡,又保持对社会的鞭策和激励,推动它往前走。
    
    中国改革开放前,完全的计划经济决定了当时的政治面貌,几乎没有给新闻的自由发挥留下什么空间。改革开放带来了市场经济,各种新元素不断涌入社会生活和大众政治。这种变化催生了都市类媒体的诞生,人民群众的各种不满纷纷出现在媒体上。
    
    互联网传入中国,它的开放性首先打开了中国人的眼界,同时进一步拓展了媒体的表达和监督功能。通过互联网与传统媒体的相互刺激和竞争,舆论的批判性越来越尖锐,并渗透到社会的大多数领域。时至今日,媒体已不难做到推倒一个腐败官员,揭露一个基层政府掩盖的丑闻等。
    
    这个过程中,中国政府总体上表现出了顺应的态度。这种顺应有时是主动的,有时是现实主义的接受和适应。媒体进一步开放的压力从未在这个过程中缺席,如何处理它们对政府始终是陌生的,中间出现不少磕磕绊绊,但回头看,它们都是小插曲,新闻管理从未在中国社会内部酿成大的冲突。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各地只有党报和极少数广播电视台,直到今天中国成为全世界多媒体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中国如此翻天覆地的新闻环境变化是在平稳中过渡的。我们如何看这种平稳呢?
    
    根本原因是,这些变化都是与中国社会和大众政治的变化同步进行的,新闻与国家现实相互催生,也相互消化。像如今微博里的舆论表现,倒退几十年完全不可思议,但今天的中国社会可以承受并消化它,因此它在过去“十恶不赦”,但在今天却益大于害。
    
    然而今天中国媒体仍有做不了的事情。比如中国不允许正规媒体攻击国家基本政治制度,这是因为国家国体是宪法规定的,严重违宪的攻击即使未来大概也不会允许在正式场合出现,这在西方也是一样的。
    
    还有一些中国媒体今天做不了的,是社会(包括政府、机构组织和民众)目前的承受力还不够,这些领域将继续发生很多具体的摩擦,新闻管理机关实际是这种摩擦的协调人。
    
    中国的新闻管理不可能只是“对政府利益的保护”,这样看问题未免过于简单。动态地看,中国的新闻管理是在国家发展和新闻进步之间做高难度的平衡把握,它需要促进新闻的繁荣,同时保障这种繁荣与国家的全面繁荣是正向关系,而非对立和冲击性的。
    
    中国新闻显然有加快进一步开放的空间,而且事实上它正在中国发生着。我们拿两年这个时段的前后做对比,中国媒体今年初发生了针对“闯黄灯扣分”的激烈争议,并且迅速收获了效果,这在两年前是不可能的。
    
    中国的社会变革和新闻变革都在继续加速,我们应保持这个速度,也珍惜两者之间的协调。不断改革、完善中国新闻管理也是这种协调的现实需求。只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践是创造性的,中国的媒体发展之路就必然充满创新。西方成熟媒体会为我们提供材料贡献,但中国媒体的设计和修正过程都不可能从头到尾打上西方的烙印。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博讯 boxun.com)
371919702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际新闻自由奖”得主顿珠旺青在西宁监狱饱受折磨
·中宣部限新闻自由,国际记协严重关注
·吉炳轩若当上中宣部长,新闻自由进程大开倒车
·日本记者启东采访被殴 国际记联盼中国维护新闻自由
·无国界记者批评中国践踏新闻自由
·无国界记者发报告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下滑
·中国新一轮镇压:中国2011年新闻自由
·中国2011年人权与新闻自由状况回顾(二)
·中国2011年人权与新闻自由状况回顾(一) (图)
·中国《长城月报》主编离职 新闻自由又引人关注
·北京借机狂批新闻自由催美国政改
·自由之家评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13
·昝爱宗:5月3日新闻自由日的呼吁
·中国联合商报社记者关于中国报刊年检侵害新闻自由的声明
·争取新闻自由的重要代表人物胡绩伟病危
·《求是》反对新闻自由 政改更加不乐观
·姜瑜就美方有关“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明答问
·小熊 :搜狐智骗央视借《捐助》捍卫新闻自由
·昝爱宗:没有新闻自由的记者节是伪记者节—11月8日官方记者节呼吁新闻自由
·媒体人的起义,冲向了新闻自由的禁区/韩武
·关于中共十八大推动新闻自由的呼吁书/周家平
·中国新闻记者尊严丧尽——写在第十九个“世界新闻自由日”来临之际/黄秀辉
·刘逸明:《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南京“直播门”与西方新闻自由/宋鲁郑
·以“新闻自由”的名义/郑若麟
·胡温新政下的新闻自由/信力建
·媒体寡头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2009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
·胡舒立辞职 新闻自由仍进/张剑荆
·女主播卢秀芳把台湾的新闻自由献祭给中共独裁
·打压新闻自由:新疆“维稳”乱上加乱/卢峰
·没有新闻自由 报纸无异于废纸/李炜光
·从成龙失言谈自由: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
·为新闻自由呐喊,向假大空的洗脑新闻联播说不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中国民间网站(网络媒体):开启新闻自由的大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