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3年1月3日讯)看着微博上关于《南方周末》社论事件抗争的差异评价,我觉得官方措施在公共舆论中会要求统一,害怕反对。我观察到的民间的抗争需要争议和对立,冲突,才能把事件各个维度彰显出来,做到发酵影响最大,参与最多,颇为奇妙的是,民间冲突再多也不影响大是大非,舆论效果更大,因为都受制于官民矛盾的磁场。
    
    新浪微博“左春和”说,任何关于一种先天不具有权力合法性的改革都是在帮助抢劫,因其改革的目标并不是放弃非法拥有的资源,而是想在稳控之后掌握更多的资源。罗素在评价马基雅维利时说,古代的改革者可能是一个仁慈的神话,而现在的改革者可能要创造一个骇人的真实。
    
    就民间而言,当我们面对改革时代所谓先进正面之物,都呈现暧昧不明,到底是帮敌人还是帮我们 ,到底是促成还是欺骗延缓,改革改革派等一切事物包括《南方周末》,丧失了清晰的自明性,成了一团浆糊。来自民间的督察,争议会组挡他们被自己的道德高度压得邪恶,帮助他们从不确定性的泥沼中出来洗干净。
    
    刘军宁一直和我们说要做一个体制外的强者。若干年前李和平律师被黑暗人士殴打公布,我提醒说会降低在客户面前威信。我受政治迫害十年以来,从几乎不炒作自己受迫害的情形,这一种暧昧不明的倾向,能扩大别人的同情,同样会扩大他人的恐惧。我给自己一个任务是:一个刚强超越受挫折受压迫的抵抗者形象,铁疙瘩铜豌豆,不哭不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当《南方周末》与《炎黄春秋》一样,不是能通过自己力量的生长,而通过被迫害被掐断被伤害,获得来自自己之外的同情做为影响力,自己变弱没有力量就被民众轻视,从而减弱了呼召力。一庹屎放在《南方周末》上,自然民众捏上鼻子远离你。
    
    燃烧过自己过去储蓄的道义脂肪,就会让自己变瘦变为弱小。喋喋不休的受迫害,用弱势受害来打击瓦解专制的正当,无助于让民众相信我们是强者,不是可以依靠的人,可以坚固他人软弱的手,也同样让我们去攻击更弱者,如公知欺辱民众。只有依赖民众和未来的能量强过体制,才能屈服体制内的人,让他们归顺折服。
    
    我们的民间前进过于依赖悲剧,依赖受害,做为弱者面目出现在更弱者面前,后者会把我们当一根葱。我们太需要胜利,成就感。但民间主流对维权运动中的微小胜利极为忽视,而沉沦于一次又一次抱着悲剧制造悲剧吃人血馒头中。既然是弱者,更弱者跟着你有啥意义。受害带来的极大影响是会促成南周进一步衰弱。   
    
    少谈主义,多维权。《南方周末》做起维权,就是一个强有力者。例如《南方周末》和《财经》都是群体性或者体制性案件的维权,而威震华夏,并不是其阐述改革理念。应该从单纯关心新闻言论自由,退一步回到关心民生生存权,这样渴望越多的新闻言论自由,就会有更有效的维权运动,能撑开更大的公民社会空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改革时代初步言论自由的形成,并不是通过言论自由本身的诉求和抗争,而是通过维权运动所带动的,例如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就造成当时一段特别放开的新闻言论自由时期。
    
    追求新闻言论自由的媒体力量,可以用来辅助于维权。只有将越多的新闻言论自由,服务于维权运动,才能反过来保障新闻言论自由。这二者互相帮忙,越帮越“忙”,于是前景就开阔起来。
    
    近十年来,我一直维权运动理论背书。泛政治化的,诉诸于悲剧悲情诉苦的手法,固然启蒙了可以启蒙的人,阻挡了不可以启蒙的一般人。这手法制造了一个个没有结局和收益的新闻泡沫,挖了无数个坑不出泉水。更需要获益的维权,非悲剧。
    
    我个人倾向于做一些有可能获得利益和微小胜利的维权,尽管胜利不如悲剧轰动,吸引眼球。法律的维权,就像律师谈判,首要得最大可能获取利益,民众需要利益不需启蒙。法律维权,降低维权运动的敏感性的门槛,让害怕政治的人能参与。
    
    吴庸在《如何评价《改革共识倡议书》》中说封杀举措激起了学者陈永苗极大的义愤。吴庸胡说八道,我没有任何义愤。封杀得好,让呼吁影响更大。我们现在的行动,要化被动为主动,化不利为有利,要把维稳封杀当作我们实现目的的一个步骤,以前“十年砍柴”出《闲看水浒》,卖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一直捣鼓他要弄得被禁。
    
    “求封杀” ,“求开除”,“求维稳”,“求喝茶”,“求转世”等等,都是当下的好诉求。当民间不是想混入体制掌握资源推动改革,而是在体制外获得更多荣耀,资源,可以投机倒把的时候,就差不多了。九鼎在野,否认体制内改革派的道义性,妖魔化公知,把体制的封杀做为封神授勋,是当务之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8559622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陈永苗:《就曹海波致马英九公开信》已由网络上下提交总统府 (图)
·陈永苗游精佑等就曹海波判刑八年致马英九公开信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陈永苗:宁波抗争没有结晶出自己新鲜元素
·陈永苗: 莺歌海征地是央企对民众的法西斯战争
·陈永苗:“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陈永苗:游明磊传单“恢复中华”
·陈永苗:烧南方系,就是烧掉改革幻想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不存在的国际法分析
·陈永苗:中华民国在大陆区的法理状态
·陈永苗:习近平民族复兴是国内殖民的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广电总局放出电影《1942》是对民国当归的狙击战
·陈永苗:民国回归的当下性
·陈永苗:进入新共和还是回归民国奠基
·陈永苗:宁波人憋在嘴里的话:政府实在靠不住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陈永苗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陈永苗:薄“风波”左右之争符号化表达困境
·维权与维稳的对撞已成政治主轴/陈永苗
·陈永苗:以超越左右的贵族心态在高层权斗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