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贺卫方:基于宪政原则,社会可以达成一些基本共识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21日 转载)
    
    来源:经济观察网
    

    导语:在这个社会中,我们基于宪政的普遍原则,还能不能建立一些基本共识?我觉得可以有一些基本共识,比如分权,我们不搞三权分立,我们大规模的借鉴行不行,所以我觉得分权可以达成一个共识。 另外一个是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慢慢的把司法独立脱离化,也就是司法独立能够给社会独立的自由。
    
    基于宪政的普遍原则,在我们的社会中可以达成一些基本共识
    
    就是在这个社会中,我们基于宪政的普遍原则,还能不能建立一些基本共识?我觉得可以有一些基本共识,比如分权,我们不搞三权分立,我们大规模的借鉴行不行,所以我觉得分权可以达成一个共识。
    
    另外一个是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慢慢的把司法独立脱离化,也就是司法独立能够给社会独立的自由。
    
    第三个共识,我们能否真正的确立结社自由这样的权利,就是社会中间,比如商会、工会、农会,比如律师协会,比如大学本身的自治,这样的一个社会其实特别有利于吸纳民众的不满,有利于让民众的经济利益通过组织起来的民众自我消解需要的矛盾和冲突。
    
    我觉得分权、司法独立和结社自由,我们未来几年能不能把这三条大大的推动一步?
    
    贺卫方:中国所谓的有道德和所谓的法治,它的确是两个东西吗?反过来中国实行法治的是中国的所谓道德吗?实际上就是两个具体的侧面而已。
    
    我想这个问题其实是2001年或者2000年,最高领导人提出以德治国,我当时感到很困惑,在这样一个缺德的社会里面,到底以什么德治国。后来中央党校的一个教授说以德治国就是三个代表。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时候被概念搞得非常困惑,比如古代的德治、法国或者古代的权治,今天我们在讲法治的时候,这样一个西方意义上的法治的时候,可能跟法家的法治完全不一样。我自己可能更关心是说,中国两千年的历史中间,其实也面临着人类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比如如何限制君主的权利,如何把君主的权利纳入到一个规范的轨道之中,如何限制官员的权利,如何保障人们生活的空间不被一些非法的权利,非法的力量破坏,能够获得应有的一种救济?这样的一种需求,我相信不分任何文明都是有的。那么,我们看孟子的著作里会发现,它为了限制君主的权利,处心积虑讲了很多学说,但是都没有改变这样的一种中国两千年的历史中间,我们一直是生活在一个威风八面的中央政府,即使这个中央政府在地方的统治存在严重的缺陷,这样还是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最后是社会周期性的陷入到一种,通过造访改变权利。
    
    在我看来,我们要分析比如为什么德治永远成为一个标榜的符号?我觉得可能跟中国古典社会长期以来没有一个独立的道德权威有关系。不得不不这样的一种对社会的治理想象成为行政的权利的过程,或者司法权利的过程个,同时也是行使道德教化权利的过程,这也是科举考试制度在中国存在的一个原因。另外比方我们有怎样制定出来的法律的规范,我们会发现其实涉及到我们人民生活的非常重要的一些领域,比如土地纠纷,我们居然在古代的立法中间其实是没有什么立法,清代的时候有一些利益涉及到这个问题,但是从官方制定的律典来说没有涉及到这个问题。这样的一个整个的立法过程中间,忽略了我们在今天看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的尊严及其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的财权权利,这块是在中国2000年的古典法律里面是不存在的。
    
    如果当一个国家整个的法律制度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对我们的权利,我们的自由提供良好的体制化的保障的时候,人民需求的东西就会觉得,比如需求清官等。这是一个周期性的心理。所以,今天我们如果再思考包括未来十年的法治建设,我们需要检讨一下我们的法律体系如何形成,通过民主的参与使得我们某种道德的价值观念在立法中间体现,同时建立一个独立的、高素质的司法体系,保证立法在哪个过程都能得到良好的实现,给人民建立良好的预期,保障交易的安全,财产的安全,保障我们生活的自由,这可能是我们今天需要重点讨论的一个问题。
    
    我想通过宪政来达成某种程度的法治或者德治的一种结合,这里面有一些问题可能需要稍微想一想,比如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把自然法理解为一种道德,当然自然法有相关的道德成分,另面我们需要了解一下,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未来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们要建设一个怎样的社会?前面几位,周其仁先生,陈志武先生,包括吴敬琏先生都提到说中国未来的发展目标其实不是特别清楚。那么,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看来还要摸一段时间,其实我们未来走到哪一个地方,没有一个非常清楚的了解,我们在宪法方面也没有办法树立这样一个目标,而宪法需要树立这样一个目标,否则宪法的规范就会显得非常混乱,一部宪法内部就会非常矛盾。可以观察我们的《宪法》条文本身内部存在非常矛盾的东西,这是我需要强调的德治到底是什么。
    
    另外,《宪法》有非常重要的条款,就是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我们今天是不是要考虑非常明确的一个规范,就是保障宗教信仰的自由,这个对于这个国家道德的拯救来说,我认为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我觉得在立法的过程中间,可能需要有一种民主的参与过程,如果整个的立法过程完全是一个钦定宪法大纲这样的一个思路,人们不能够参与制定宪法,涉及到一个立宪方面的根本问题,而正是这样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差异,才使得这个国家的道德观念融合到现代法律条文当中。但是,我们政府必须在道德问题上保持一定程度的中立性。但是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法官背离法律达成某种道德要求,这个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我觉得可以有一些基本共识,比如分权,我们不搞三权分立,我们大规模的借鉴行不行,所以我觉得分权可以达成一个共识。我想分权首先是横向的分权在政府体制方面必须要切割立法、司法行政这样的权利,上下层次的分权,我觉得这个可以达成共识。
    
    另外一个是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慢慢的把司法独立脱离化,也就是司法独立能够给社会独立的自由。法律职业者的独立性,一个最愚蠢的君主才会剥夺它的独立性,因为法律职业这的独立性不仅仅是把民众这样的一个比方说,不仅仅是对政府的权利进行一个分隔,进行制约,而且也把民众的不满也能纳入到一个规范的轨道进行解决,有独立的司法,人们就有司法,对社会,对国家就有希望。我前段时间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是检察院把党组撤销,新浪觉得可以讨论,也没有删。
    
    我说第三个共识,我们能否真正的确立结社自由这样的权利,就是社会中间,比如商会、工会、农会,比如律师协会,比如大学本身的自治,通过这样的方式给社会转型期的稳定性带来一种强化,人民被组织起来的,人民经常被组织起来,当然政府有的时候发号施令显得不是那么容易,总是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发表不同的申明。但是,这样的一个社会其实特别有利于吸纳民众的不满,有利于让民众的经济利益通过组织起来的民众自我消解需要的矛盾和冲突。
    
    我觉得分权、司法独立和结社自由,我们未来几年能不能把这三条大大的推动一步?
    
    我老觉得这个事儿说了多少年,怎么都听不进去,你说会不会觉得说,真正的让你新闻自由了,官跟经济之间紧密的结合全部暴露出来的,每个报纸都变成《纽约时报》了,对未来可能有好处,但是我毕竟是首当其冲,直接面对这个问题,老子就不干,老子就不搞。
    
    我想建设一个宪政体制可能离不开国民的积极的参与,推动,观念方面和意识形态的改造都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我们要认识到,往往是先逐渐的形成一种法治的社会,才会有法治的顶层设计。所以,我们应该致力于对社会的一种改造,对社会结构的改造,谢谢!
    
    (本文根据贺卫方教授在《经济观察报·观察家年会》上的讲演速记稿整理而成,未经作者审核)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21919721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贺卫方赴美曾会陈光诚 倡言将中共改造成社民党
·贺卫方:公布亲薄熙来女性名字 免伤无辜
·贺卫方:法律面前怎么保证人人平等
·改革本身就是改变国情/贺卫方
·贺卫方: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
·贺卫方:温总真诚推政改
·贺卫方:薄熙来挑战中共路线
·“田园将芜兮胡不归” 贺卫方宣布退出微博 (图)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宣布暂停新浪微博
·贺卫方、崔卫平因参加万圣书园店庆被阻拦
·“突然让我有一种惊醒……”——法学家贺卫方教授谈何杨纪录片《赫索格的日子》及福建三网民案 (图)
·既要谈问题,也要谈立场——与贺卫方先生商榷
·贺卫方谈独立候选人:自由参选是国民乐观的标志 (图)
·视频:著名法学家江平、张千帆、梁治平、贺卫方北大精彩演讲 (图)
·贺卫方人大论坛点评李庄案引发强烈反响
·贺卫方:法律涉及每个人的利益和权利
·钱云会碾死案:贺卫方“如果属实,政府就是杀人犯罪”
·悼念陈桂明教授/贺卫方
·莫少平和贺卫方被阻止出境参加IBA研讨会
·王立军案件审判有感/贺卫方
·谷开来案未实现司法独立/贺卫方
·北大教授贺卫方关于官员犯罪的演讲
·从笑蜀贺卫方于建嵘被辱骂看中国“公知”困境/李悔之
·政改建言录/贺卫方
·贺卫方:温家宝真诚推动政改
·日本开国的西方反思/贺卫方
·贺卫方:这样的立法违背了政府的承诺
·特大事故能否激活“睡美人条款”?/贺卫方
·贺卫方,不称职的“法学”教授
·贺卫方:红歌之忆
·关于红歌/贺卫方
·文革爆发45周年/贺卫方
·律师与正义/贺卫方
·法治与所谓大国崛起/贺卫方
·法治、人治与运动治/贺卫方
·贺卫方: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贺卫方
·如何走出禁放烟花爆竹的困境/贺卫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