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从我的微博,看中国言论自由的曙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12月15日讯)从11月6日至12月7日我和太太一直在外“旅游”,经九省,行6000多公里,感慨良多!总的感觉社会稳定,治安良好,市场繁荣,无匪无盗,但各地政府官员名声不好。用老百姓的话说,没有一个地方官员不腐不贪。主要表现形式是强拆民房,强征土地,强占各种资源。最为典型的是桂林杨朔。
    
    自古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杨朔山水甲桂林”之说。杨朔美在山和水,如诗如画,鬼斧神工,地设天造,须乘船游江才能目睹。8年前曾在此乘船游江玩过一次,船票大概是一人20元,而今要270元。细探之,不是船家暴涨,是政府从去年起收归统一管理。
    
    
    
    何谓“统管”?山仍是桂林的山,水仍是漓江的水,船仍是船家的船,政府仅增设了售票站,雇了帮恶奴充当“水警”,凡船家载客泛游必须凭游客门票领牌开船,否则重罚重处。所售270元票资,船家只能得到40元。故不服,年初曾集体杭议,警察弹压,有十余人被关押。
    
    
    
    古云“强权之下自无公平”,而今亦然。根据我的观察判断,得出的结论与许多“先知先觉者”不一样。官民矛盾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但矛盾的性质不是你死我活的生存矛盾,是暂不危及国家安全的利益矛盾,故中国当前不存在“暴力革命”的危险。一些人危言耸听,夸大矛盾是不正确的。
    
    
    
    但利益矛盾处理不好,也会转化为生存矛盾。我认为中共当局一定要加大反腐力度,节制权力,让利于民。另方面要开放言禁,建立官与民的互动机制,让下情上达,上言下通,不再搞“稳定压倒一切”的“维稳”。值得可喜的是18大后国家政局似乎有了新的转机,以我而言,18大前用“铁流老右”名在“新浪”上开设了微博,不到10天因支持郑州四个小年轻人撕毛像而被封杀。18大后我分别在“腾讯”(铁流老右)和“新浪”(柔剑57)上再次开设微博,批毛言词依旧,甚而直指中央新上台的负责人也未被封杀,由此似乎看到言论自由的一线曙光。
    
    
    
    言论自由的前题是,执政者要有宽容、宽厚的雅量和心态,在野者要有为老百姓敢讲真话的精神,只有两者巧妙地融为一体,才有言论的解冻。希望我的美好愿景能成为现实。
    
    
    
    下面所附28则短语,是我12月13日至15日上午所贴在“新浪”和“腾讯”上的博文,到现在还未被删被封。
    
    
    
    刘云山未当常委前我反对,当了常委我还是反对。他是个地道的毛左,中国新闻的杀手。胡十年纵贪容腐,剿杀言论,掩盖历史真相,致使美丑颠倒,善恶易位,是非混淆,黑白不分,国人道德沦丧,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你上位能弃旧图新,学习习总为民族复新的实干精神、做点踏踏实实的事情,勿再与人民为敌!望你读到此博。
    
    
    
    
    
    昨天外台一记者与我相谈中国新闻,我说今日中国根本无新闻。什么是新闻?新闻也,每天发生的人和事也,绝非官员的言词与报告,更非政治口号。现在所谓的新闻皆多造假言谎粉钸太平,阿谀权贵官家,求得生存保住饭碗。央视内有句流行语:不说假话感到脸红,不编谎言便无亊可做
    
    
    
    先生发来许多诗,但用典太多晦而难解。今非昔,以明快为好。附即兴所吟:今非昔,以明快为好。附即兴所吟:面瘫十年无所为,纵贪容腐失权威,维稳灭言喜造假,不准老人讲史真。
    
    
    
    毛灵魂深处最肮脏的一面:建国初的“五大书记”(相当于后来的“政治局常委”)之一的任弼时,死于1950年,他的遗孀在“文革”中也惨遭迫害。原因是在二十年代,任曾批评毛不懂马克思主义理论,说:山沟里不出马克思主义。毛耿耿于怀,受这一刺激,因此任的遗孀在“文革”中也难逃厄运
    
    
    
    德高望重的朱老总是长期“坐冷板登”的,被毛称为“老右派”,“文革”中也没有逃脱被抄家的厄运。陈云被毛泽东诬为“老右倾”,几度“靠边站”。周恩来一辈子无私奉献、为顾全大局而忍辱负重,一生受毛的多次迫害,连身患不治之症(癌症)时,毛泽东也不放过。最后留下毛泽东独个儿,一个孤家寡人
    
    
    
    刘绝对没有“取毛而代之”的思想,毛对刘不满意找一个理由撤下来就是,何必非得置人于死地,且死得那么惨!毕竟是几十年并肩战斗的老战友。如果毛稍有一点人性,不应狠毒到绝灭人性惨绝人寰的地步!刘没有入地狱,毛也没有上天堂!”刘盖棺论定’了,历史与人民对毛的审判还没有结束
    
    
    
    
    
    毛与刘的矛盾分歧,发生在1962年这一极其特殊的一年。刘看到“三年人祸”导致活活饿死几千万人后,才下定决心在明知毛不满意情况下,坚持了以“发展为纲”的路线,采取了一系列有悖于毛泽东意志的方针政策。从毛与刘的“矛盾”本身来说,说到底,刘主张以“发展为纲”,毛主张以“阶级斗争”为纲。
    
    
    
    1962年毛就有“倒刘”的想法。由于当时老百姓饿肚子,成千万人饿尸遍野,不能动手。经过刘为代表的第一线领导集体,倾力扭转局面,到1964年底毛认为时机成熟,背着中央大搞“地下活动”。让刘在“摸不透”毛的背景下,最后把刘推入毛所设置的“陷阱,受到惨不忍睹绝灭人性的迫害
    
    
    
    1957年初毛泽东亲自召开座谈会,号召党外民主人士对党的整风提意见。不久毛泽东就发表党内指示:要准备反击右派进攻。人家说他搞“引蛇出洞”是“阴谋”。他诡辩说是“阳谋”。其实这就是毛泽东自己说的:“让人摸不透”所带来的恶果
    
    
    
    中南海游泳池毛跟江青说:我们这个党是藏龙卧虎,要在这个党里站住脚,要靠资历和权力,还要靠手段和艺术。我从来是把政治斗争艺术化了的。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人摸透了,你就会输。那还有屁的政治。你们根本没有体会到,我实际上是在钢丝绳上跳舞哪,一人耍把戏,千千万万的人欣赏,稍有破绽,会满盘皆输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5月7日声明说:是人民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而不是斯大林,并表示无论斯大林取得怎样的工作成绩,他对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法饶恕的。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说:国家的发展是人民大众的功绩,独裁对人民犯下的罪行无法饶恕。三七开的评论方法故意模糊了道德底线,而独裁 超越了道德底线的犯罪是没有任何理由能辩解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推翻了苏共统治后的俄罗斯的总统针对斯大林问题的声明对中国人民更具现实意义。
    
    
    
    对待洋人,春天般温暖,对待国民,秋天般残酷。机枪子弹已经上镗,坦克又再次发动!保卫代表,保卫委员,保卫十八大!刁民胆敢冒犯,坚决消灭干净!
    
    
    
    过个车大桥坠毁;打个雷高铁追尾,下个雨满城泡水;开个会全国戒备;生个病债台高垒;读个书全家受累;眨个眼肉价飙飞;上个访有去无回;喝个奶时间不对;摆个摊城管砸毁;炒个股终生后悔;围个脖删贴封嘴;当个官马上捞点:脱个衣就星光生辉;傍个款就荣华富贵;搞慈善我们来捐点。
    
    
    
    中国人的压力:救护车一响,一年猪白养;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干;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小病拖、大病扛、病危等着见阎王。种豆子,种高粱,天天都为子女忙;上个学,买个房,女儿潇洒苦爹娘。
    
    
    
    油→用不起,路→走不起,车→开不起,病→看不起,房→买不起,墓→死不起,菜→吃不起,债→还不起,状→告不起,官→惹不起,娃→养不起,爱→伤不起,良心→对不起,跌倒的老人→扶不起,我们竟然还活着→了不起。
    
    
    
    某领-导退下后,终日闷闷不乐,于是家人将客厅命名为广电厅;过道为交通厅;书房为文化厅;厕所为卫生厅;卧室为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孩子房为教育厅;客房为外事局;大门挂一大牌:自治区人民政府,门口狗窝挂牌:城管总队;院子鸡窝挂牌:天上人间。遂精神大震!!
    
    
    
    一个深圳网友这样吐槽:“你在香港、我在深圳,只隔一座桥。你和我都是打工仔,你每月工资两万多港币,我每月两千多人民币,而你的物价比我们还便宜;你拿着香港护照,去140个国家免签证,我拿着中国护照连香港也进不去……”
    
    
    
    克作家哈维尔指责捷共说:这个政权成了自己谎言的俘虏,它必须对一切作伪。它伪造过去,伪造现在,伪造将来。它伪造统计数据。它假装没有无处不在、不受制约的警察机构。它假装尊重人权,假装不迫害任何人。它假装什么都不怕,假装从不作假。
    
    
    
    胡内心憎恨邓的“改革开放”污染了毛意识形态的“纯洁”、搞乱了人民的思想.。十年来他嘴上虽唱“改革开放”,实际上早已不动声色地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邓路线,改换成了不顾经济发展单纯以“维稳”为中心的胡路线,导致社会矛盾空前激化、道德空前恶化,在后任者留下诸多难题。
    
    
    
    十二月八日习专程访问邓“圣地”深圳,特意赴深圳莲花山,向邓雕像献花篮;这与2010年九月,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三十周年时,胡对纪念邓的冷淡态度对比鲜明。习此番深圳之行,轻车从简,不封路、不戒严、尽量不扰民,显然是刻意有别于胡高高在上与民为敌的作风。。
    
    
    
    迄今毛仍然是中共法统来源,胡借参拜遵义之举,以正统自居,企图以“正统”给习施政套上红色紧箍咒,再一次他暴露出骨子里的斯大林主义者邪恶本质——他崇奉毛的一切,唯独不赞同毛火拼中共。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心塌地毛的极权信徒。
    
    
    
    胡是个不可救药的脑残,近日抢在“国家主席”头衔未去之前,高调参拜遵义。这是与习对着干。习倡导民族复兴,他仍蛮横无耻地强调:今天的民族复兴“成就”是毛共带来的,要取得更大成就,就必须继续尊奉毛路线,不允许借“民族复兴”之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我建议全民罢免這个党棍,别让他捣乱。
    
    
    
    看到薄熙来与自己“比左”涛老弟不甘落后。在除掉薄后,不全盘否定薄,就在全国掀起声势浩大的学雷锋运动。在他精神世界里,没有别的资源,只能向毛寻答案。他身边连像样的笔杆子只好老调重弹 毛树立的雷锋之类的榜样,早已是明日黄花,正如思想敏锐的大学生刘一舟所说:“‘学雷锋’已经没有意义了。
    
    
    
    涛老弟无政改诚意,十年来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终将导致“一切压倒稳定”。政改固然难,其实也有并不会造成巨大社会动荡的着力点,那就是意识形态上的“非毛化”。而“非毛化”的第一步,就是腐尸出堂,头像下墙。迁移毛尸,将毛纪念堂改为“文革”纪念馆,将头像换成中共当代的领导人。
    
    
    
    看到薄熙来与自己“比左”涛老弟不甘落后。在除掉薄后,不全盘否定薄,就在全国掀起声势浩大的学雷锋运动。在他精神世界里,没有别的资源,只能向毛寻答案。他身边连像样的笔杆子只好老调重弹 毛树立的雷锋之类的榜样,早已是明日黄花,正如思想敏锐的大学生刘一舟所说:“‘学雷锋’已经没有意义了。
    
    
    
    飘扬着五环旗的城市上演着‘干尸崇拜’的闹剧。迁移毛遗体有利于让国民的灵魂从毛泽东思想的毒素中解脱出来,也是一次普遍意义上的破除个人崇拜、树立公民意识的教育。我们希望以此为契机,达成朝野之间的互动,并制定政治改革的时间表,开放党禁报禁,逐步实施普选,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共和。
    
    
    
    易中天云,在中國,想當官,得無知。其實,不僅得無知,更要無恥。中国的官员均是无知无能无耻的傢伙!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2559023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新浪,请守住你们职业的良知! (图)
·铁流致信中共十八大:不批毛、去毛,必然是人亡政息!
·铁流:从莫言获诺奖,看毛泽东“反右斗争”的罪恶
·铁流:一个构陷.毁灭一个家族,一件冤案.摧残一代精英--我为俞梅荪先生鸣不平
·铁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铁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给毛左势力一个响亮的耳光
·铁流:毛泽东的“恶攻罪”,杀害了多少中华民族精英?--读难友黄宝松大作《泪祭雄杰赵前生》有感
·铁流:毛派极左势力已危及国家和民族的安全
·铁流:学者焦国标应释,叫兽韩德强当抓!
·铁流:我为焦国标先生抱屈呜冤--顺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同志
·铁流:人民的扬声器,舆论先驱--悼胡绩伟前辈
·铁流:习近平露面说明他已完全掌控中国大局
·铁流:胡锦涛“裸退”与中国政局
·铁流:再说王薄命运与十八前的政治纷争
·铁流:孟学农入局是中国民主派的胜利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铁流:震后四年灾仍在,万千振款肥贪官(多图)
·铁流: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
·铁流:极权独裁最无知,从无人间烟火情--一份从青春到白头申诉书的读后感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