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打黑下狠手:打死了有王立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0日 转载)
    来源:潇湘晨报
    
       随着薄熙来、王立军的落马,重庆2009年开始的“打黑”风暴受刑细节开始不断被曝光。被关押过的人员介绍,打黑基地里的警察,下手往往有恃无恐,“打死了上面有王立军”,几乎成了这些警察的口头禅。

    
      据《潇湘晨报》12月10日报道,代号为“426”和“063”的两名万州男子是“6?3”案的当事人。铁山坪曾是“6?3”案专案组的“外讯”之地。“6?3”案即拉开重庆打黑风暴序幕的“爱丁堡枪击案”的代号。
    
      铁山坪是许多人的噩梦。11月30日,“426”第三次上铁山坪。他也是第一批被押上铁山坪受审的“6?3”专案嫌犯——他说他最初被逼着承认自己是杀人犯,最终以“涉黑罪”被判3年。“063”则被定罪涉黑、开赌场。
    
      两人相继出狱时,重庆风云突变。今年4月,铁山坪成了“重庆市公安局铁山坪民警战训基地”。三层建筑如今挂着“重庆市公安局铁山坪民警战训基地”的标牌,只有一名保安看守。这名保安透露,这里就是曾经的“打黑基地”,今年4月份,整幢建筑都重新装修了,之后有警察过来参加格斗之类的训练。而在打黑期间,“山上都守着武警”。
    
      虽然现在成了训练基地,但是上面有严格的规定,“外人不能进入”。“426”说,从外表看,基地建筑最大的变化是严实牢靠的铁窗都换成了玻璃窗。当年荷枪实弹全警动员的紧张气氛,也还有稍许遗存可以感受得到。在那栋5层建筑两侧的墙角,还系着两条狗,隔着很远,狗就大声吠叫,扑腾着要挣脱身上的绳索。
    
      与基地一墙之隔有一家农家乐。农家乐对“那边”的信息也不了解,“那是是非之地,我们是不闻不问。”虽然一切恢复如常,农家乐老板还是凑在耳边悄声说。
    
      当年这个“打黑基地”,也催生了另类的“繁华”——一条十来米的“街道”,拆除得并不彻底,在基地靠近山林的一角,还能找到当年繁华的“痕迹”。 “街道”两侧,各有四间简易的裸露着红砖的低矮平房,每间面积只有十多个平方,屋顶在今年4月被掀掉了。
    

  “老虎凳”
    
      亲历者介绍,基地里最出名的刑具之一是“老虎凳”。有人坐在“老虎凳”上,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挨打时也不能躲闪,只能实实在在挨着,坐得太久了,有人最终尾椎坐烂,屁股上长疮、变烂。
    
      铁山坪出名,主要是因为当年龚刚模和樊奇航指控警方“刑讯逼供”,并引发包括“李庄伪证案”、着名刑辩律师朱明勇顶着巨大风险在北京公开刑讯录像等一系列的舆论风暴。
    
      龚刚模哥哥龚刚华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龚刚模今年8月27日告诉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王万琼律师,“吊我在窗栏上,弄得我大小便失禁,臭得让我自己收拾。
    
      没事就把我们几个吊起来耍,看哪个声音叫得大,反正就是侮辱”。
    
      据亲历者和警方人士透露,铁山坪其实只是当年重庆打黑的24个基地之一。这些基地的出现,主要是当时抓的人太多,很多地方人满为患,被迫陆续启用一些新的基地,之后发展成为各个专案组的“外讯基地”。
    
      “这些基地主要选择的是宾馆、夜总会、农家乐、征了还没用的工地等场所。”重庆警察边民(化名)介绍,“比较有名的是铁山坪和榕湖宾馆等”。
    
      铁山坪民兵训练基地原属江北区武装部,后来成为“6?3”专案组外讯基地。榕湖宾馆在沙坪坝公园内,曾属于政府的招待所,后来成为“091”专案组外讯基地——“091”意指2009年一号大案,即文强案。
    
      边民曾在重庆市公安局打黑组里负责搜集网上言论。
    
      亲历者介绍,这些“打黑基地”里,最出名的刑具之一就是“老虎凳”。在沙坪坝区做了30多年警察的伍伟就坐过“老虎凳”,他最初是以“抢劫、贩卖毒品罪”被抓,最终以“受贿2万元获判最高刑期3年”后出狱。据伍伟回忆,坐上“老虎凳”后,双脚就被很细的镣铐锁上,双手也被铐住,最终,坐的时间太长, “两条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粗,无法走路”。
    
      “063”等人介绍,有人坐在“老虎凳”上,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挨打时也不能躲闪,只能实实在在挨着,坐得太久了,有人最终尾椎坐烂,屁股上长疮、变烂。
    
      但亲历者介绍,这还不是让受讯者最胆寒的刑罚。最让人感到生不如死、身体和精神上都遭受极限挑战的,是另一种刑罚:“吊起”。
    

  “外讯”
    
      编号0885的“嫌犯”称,他五上“铁山坪”,最长一次外讯时间长达7天7夜,经历“鸭儿浮水”、“苏秦背剑”等刑讯后,他从黑社会团伙的头号被告变为第22号被告,关押500多天后出狱。
    
      “426”一共去了两回,第一次有4、5天”,“426”说他被逼承认自己杀人——2009年6月3日,重庆江北爱丁堡小区门口,一人被枪杀,其中一个叫张孟军的和同伙一起买枪后开车守在门口接应,“426”认识张孟军,警方最初认定他是“开枪的人”。
    
      在铁山坪,“426”被吊起来打,“他们说我杀了人还不老实”。晚上,他还听到隔壁房间里“女娃儿的惨叫,哭喊”。之后,他被送到监狱服刑。
    
      曾在江北看守所代号“0885”的“嫌犯”说,当时在看守所,要被送往铁山坪的程序,是警察在监舍外喊“0885、外讯”,“万州一个做园林的人,我认识他,关在隔壁的监舍,喊他外讯时,在监舍里大哭起来。”
    
      “0885”在万州开夜总会很多年,被抓时是2009年9月29日。他记得,被抓之前,重庆当地报纸刊出60名黑社会头目的照片,“照片中,就可以看出樊奇航的脸被打变形了。”
    
      据报道,在樊奇航死刑复核程序进行过程中,朱明勇律师拍摄了会见录像,视频显示,樊奇航称“曾被铐上手铐吊起来脚尖点地,十多天不让睡觉。铐得太久,以至于手铐嵌进肉里,警察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取出来,我不堪折磨,曾两次撞墙自杀,咬下一截舌尖自残。”
    
      “0885”说,“没吊过不知道吊起的厉害,最长吊了3个小时”,汗水打湿了脚下的地面,“手脚全都不像是自己的了,解个小手要花20多分钟。”
    
      吊起的方法则多样,两只手同时反扣铁窗上吊起,身体前倾,叫做“鸭儿浮水”。双手在背后交叉吊,叫做“苏秦背剑”。
    
      “063”介绍,自己被吊后,人虚脱出现了幻觉,“屋子里有鸟在飞,人就坐在吧台上。”
    
      “0885”介绍,铁山坪的外讯房间设置跟宾馆差不多,进门右侧是洗手间,中间放了张“老虎凳”,再往里分别是两张电脑桌,桌子后面是两张单人床,两床中间是通道,从“老虎凳”下来后拉到窗户边吊起来,“高度可以根据身高调节”。
    
      铁山坪里一共分了三个小组:看守组、抓捕组、审讯组。两张床是看守的两个警察睡觉的地方,分三班倒,6个人轮流看守。“犯人”则只能坐在“老虎凳”上,看守的人不同,待遇也不同,有些人轮流折磨“犯人”,不让睡觉,有些则不理会。审讯期间,看守都要出去。
    
      “一个房间只有一个疑犯”,每间房的警察相互之间都不能过问。在房间的墙上,贴着白纸红字的“讲政治、守纪律、懂规矩、听招唿”,每个字有A3纸那般大小。
    
      对这个标语,警察伍伟出狱后仍然愤愤不平:“懂规矩、听招唿,这哪是公安机关的口号,分明是地地道的黑社会语言。”
    
      到2009年的11月份,铁山坪刑讯逼供的消息开始在外面流传,房间里则贴上了A3纸大小的“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但基地的警察并未就此收敛。
    
      “0885”说,他在铁山坪外讯多达五次,第一次是7天7夜,之后是3、4天,最短的是2天。他也属于“6?3”专案组,只是和龚刚模、樊奇航不是同一个案,警察要他承认自己是黑社会老大,“你不是老大,为什么大家都称唿你是老大?”“我有3个兄弟,我是老大,从小父母就叫我老大啊。”
    
      最终,“0885”从自己案子里的头号被告,变成了第22号被告,后又被判刑,一共关押了500多天。
    

  伤痕
    
      重庆打黑中,一些被抓的警察,遭遇了“战友”们残酷的“外讯”,在内心留下创伤。边民说,一些人放出来后,“世界观被改变了,工作不积极,也不想再当官,说话走路做事还是小心翼翼、噤若寒蝉”。
    
      打黑期间,被“打黑基地”外讯的重庆警察也不少,如王立军的秘书忻建威就被关了339个日夜。边民在忻建威出来后去家里找他,“他是从房间里爬着出来的”。
    
      据了解,现在,重庆正按“面对问题、不回避问题,实事求是,按轻重缓急来低调处理”警察内部平反工作。但平反过后,“感恩的不多”,出来后“世界观被改变了,工作不积极,也不想再当官,说话走路做事还是小心翼翼、噤若寒蝉”。
    
      出现这样的后果,“与遭受同事的刑讯有很大关系”。边民说,打黑期间,警方还成立过“打黑专业培训班”,主要是去某个基地演示、培训。参与打黑的警察,对待被抓起来的同事,“不能心慈手软”,“违法就立功,遵纪守法就要追责。”
    
      包括“063”等被关押过的人员介绍,打黑基地里的警察,下手往往有恃无恐,“打死了上面有王立军”,几乎成了这些警察的口头禅。
    
      代号“091-5”的“嫌犯”是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的一名警察,他是2009年8月7日晚上被抓的,后来被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除了挨饿,他没受什么折磨,同监舍的一名“坐过三天三夜老虎凳”的警察还很羡慕他。
    
      不料,到了10月15号,“厄运降临”,他被带到榕湖宾馆109房间外讯。“091-5”说,在榕湖宾馆,除了问讯、吃饭、上厕所,黑头套一直戴在头上。他按照吃饭的次数算时间,“吃了21顿了,7天了,是不是要放我哦。”但第8天,折磨开始了,警察进来抱怨,“让你吃好,却整得我们天天遭骂,现在开始,慢慢收拾你。”
    
      “091-5”开始每天只能吃一小碗方便面,值班警察开始轮流折磨他。他被关到10月29日晚上8点才回看守所,尾椎坐裂了,腿肿了,脚下的拖鞋都拿不下来,两个室友按摩一个多月才消肿。
    
      2009年11月8日,“091-5”再次听到“外讯”消息,“脑袋嗡的一声要爆了,糟了,这下肯定要整死”。到了房间,专案组称“立军局长和郭常务(郭维国)对你的案子相当冒火”,要他多少认点罪,“你认5,000元,你受贿或行贿都可以嘛”。
    
      这次“外讯”持续两天三夜。他未按要求检举,也没认罪,被放回看守所,“回到看守所,要是边上没人,我绝对跳起来,高兴啊”。
    
      “091-5”说,他“幸亏”有一个“尾巴”:他家里留有他十年前当派出所所长时带队去打靶留下的95发子弹。后来起诉时说是101发(超过100发子弹属于情节严重)。
    
      2009年12月18日,“091-5”的案子开庭,罪名是非法持有弹药罪,之后被判刑3年。
    
      “091-5”出来后,给第二次去榕湖宾馆外讯期间,偷偷给过自己八宝粥喝的民警打电话想表示感谢,不料,对方颇为紧张:“我可没整你哦。”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5192021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重庆打黑现申诉潮:千亿涉黑资产处置成疑
·重庆官员艳照门 各种体位堪比陈冠希 (图)
·重庆潼南县原建委主任蒋进联受贿38万被判8年
·提供重庆淫乱视频公安内线 遭当局追捕
·重庆又传不雅照 淫男为执法干部 (图)
·重庆涪陵艳照事件主角为执法干部 监察局已立案 (图)
·胡耀邦儿子批薄熙来:重庆模式是文革思维
·重庆三人因生育二胎被取消人大代表候选资格
·重庆3人因生二胎被取消候选市人大代表资格
·重庆市养殖专业户自焚以抵抗强拆 目前生命垂危
·重庆涪陵离任审计揭腐败窝案 各级农委61人被查
·重庆公安局大石球上的王立军题字被铲除 (图)
·披露重庆雷政富淫乱视频的朱瑞峰的真实面目
·雷政富误中美人计 重庆市速查真给力
·重庆前市长王鸿举回归 揭开黄奇帆升迁秘密
·孙政才查旧账 薄熙来曲终人散重庆伤得不轻
·原王立军秘书陪李庄前往重庆法院 曾被关押1年
·揭重庆官员性丑闻,朱瑞峰接受BBC采访
·包茂高速重庆酉阳段多车追尾致2死7伤
·重庆英才何显平的血泪控告
·重庆残疾访民被政府干部关押并收走轮椅 (图)
·重庆打黑灯下黑督办案轻判,以权抗法修齐锰矿惨损近亿 (图)
·泣血控诉重庆高院故意放走凶杀案嫌疑人/张谢亚
·西南大旱与重庆唱红歌有何关系
·重庆市渝北区
·重庆沙坪坝区政府官商勾结活抢人强拆、强占我商业门面房/李素华 (图)
·重庆向平华,坚守在强拆后宅基地与之共存亡 (图)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重庆右派受害者及其家属上书6机构求偿的公开信
·重庆卫视改红色频道是逼着重庆人民看"敌台"?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重庆粮食系统被失业职工给国务院的诉状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重庆市下岗失业职工头上的梦魔----马正其副市长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打黑恶,还我公道/重庆向平华 、朱忠柏(图)
·重庆记者被开是因为报道失实吗/刘福利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重庆高法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姜维平
·李庄反思重庆教训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刘水
·[原创]【重庆劳教档案】那些年 因言获教的“案犯”们 (图)
·痛定重庆,呼唤政改/黄佶 (图)
·重庆再封歌乐山意味着什么? (图)
·中国游戏:重庆大搜捕 搜山封堵爆头哥周克华/胡赛萌
·重庆政变只是大片片头 薄熙来选了致命的路/何频
·在重庆做一日乞丐让我看清中英差距/陈秋野 (图)
·重庆警方黑打纪实之一——《见证王立军》
·重庆打黑与违法,哪一个更有进步意义?
·重庆独立观察报告:一个背包客的视角
·“重庆乱局”如何解/华颇
·重庆持续万人游行--茉莉花革命的先兆?/彭涛
·为什么不少重庆人为薄熙来叫冤?/胡平
·重庆模式已成为改革时代的黄河
·重庆永远都不能同时看到的两面 (图)
·重庆事件应当成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契机/李银河
·重庆事件是先富者的一针清醒剂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