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1日 转载)
    ——就西北政法大学禁止谌洪果举办“读书会”的思考
    
    

    客观地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事实根本不存在大学,只有不断蓬勃增长的挂名大学的奴化驯养场。如果实在要说有过短暂的大学精神的恢复,那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1980年至1989年。在那个岁月,大学努力在寻找回归自己的本色。记得当年大学中最热的是讲座与沙龙,各种学术思想交锋,学生时时感受精神的洗礼,生活于那时的校园是真正沐浴于知识与思想的海洋。记得当年大学流行着一个笑话“就算牵头猪到大学,四年后出来也是个思想家”。而今日大学应该是“就算一个思想家进大学,四年后出来也变成了一头猪”。就是说当年大学是可以将猪变成思想家的地方,而今日大学却是将思想家变成猪的地方。
    在此,让我们郑重声明,谌洪果先生所言的“天经地义”是大学的底线,也是人类的底线,应该得到尊重,应该成为这个时代大学的起码操守。为了捍卫这种底线,让我们坚决声援谌洪果的读书沙龙活动,强烈谴责西北政法大学禁止读书的违法侵权行径!强烈呼吁:恢复教育本质!还学生读书权!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从网络上获悉,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因在其所任教的学校举办读书沙龙而遭到来自校方的多方阻止,最后谌洪果被迫于举办完第三期读书沙龙后暂时放弃第四期的举办。一个大学居然公然禁止老师组织学生读书交流,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据谌洪果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陈述,他于11月10日发起了大学校园内的读书沙龙活动,参与主体是他带的研究生和自愿参加的本科生。初定本学期一共只搞四期,连续四个周六进行,分别阅读穆勒的《论自由》、达尔的《论民主》、韦伯的《学术与政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考虑到这种积极健康的学术思想交流活动,可以促进社会的爱读书、爱思考的精神风气,所以决定每期皆在网上公开时间地点及讨论过程,并欢迎西安其他高校的学生及有兴趣的人士旁听交流。第一期、第二期皆顺利举行,到第三期海报提前网上公布后,读书会横遭禁止。11月22日(周四)上午10点多,在谌洪果向传达禁令的院领导坦承了读书会的初衷、原则、方式,并表示:理解校方的压力和做法,同时“内心已决定妥协”时,下午校方紧急召开会议并作出如下决定:1、读书会绝不能搞,所有教室、会议室、资料室都不许使用;2、通知相关老师不能参与;3、要求所有学生不得参加读书活动。谌洪果在经正当途径多方反映、沟通期间,读书会准备发言的学生已被校方谈话和警告,校内所有可能读书的场所的管理者也都接到了严禁使用的命令。面对此情况,谌洪果为捍卫教师这一神圣的职业,坚守基本的做人的原则,守护大学自由独立精神之底线,而通过微博发布了“为捍卫学校内读书的原则,守护大学自由独立精神之底线,我决定本周六的读书沙龙活动继续在政法举行,时间不变,地点是我的办公室,行政楼228房间。我抗议校方对学术教学活动的压制,尤其是抗议校方威胁学生不得参加读书活动的做法。但为保护学生,请各位自愿参与的同学作为成熟公民,千万想清楚再来。”最后有50多人前往参加当日的读书沙龙。由于人数太多,大家只好站在楼道中互相交流、探讨。
    
    
    虽然第三次读书会在谌洪果先生以“守护大学自由独立精神之底线”的原则坚持如期举办,但由于校方干扰,参加发言的学生现场发挥都不在状态,有的学生只能念稿子,因此违背了读书会的初衷,所以谌洪果决定将第四期读书会活动“等到心态平和后,再继续阅读最后一本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从谌洪果先生在西北政法大学举办读书会所遭受的禁止事件可以看出:其一、大学中学生与老师没有自由读书、交流的权利。读什么书?如何读书?都必须在官方的恩准下,否则就将面临被禁止;其二、那些填充于官方文件与国家法律中的“民主”、“自由”是不允许研究、学习与探讨的。谌洪果先生举办读书会所列举的几本书都是国内公开出版发行,在官方的新华书店可以买到的穆勒的《论自由》、达尔的《论民主》、韦伯的《学术与政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等书,居然成为了学校的禁忌,由此可以管窥中国民主、自由的真伪;其三、大学是权力奴化的工具,而不是自由思想的培养地。大学校方作为权力在学校的代理机构承担着严控学生思想,管束学生读书的职责,牠们的宗旨就是要将学生驯化成符合其认定的政治需要的目的。而这一切都彰显了中国大学教育已经严重背离人类教育宗旨,违反教育基本精神,脱离教育的应有本质。
    
    
    从人类文明发展来看,教育的本质就是传承文明,其职责主要有三方面:首先是培育健全的人,即使人知道做人的权利与义务,从而成为具有独立、尊严而又融入社会、服务社会的人;其次是传授人类已经掌握的科学知识,即将人类认识到的真理一代代传递下去;再次是培育人的各种技能,既有生活的技能,也有生产技术层面的技能,如传统意义上的各种师徒相传的技艺传授也属于教育范畴。教育正是承载着如此使命,所以祂与一个时代的政治有严格的区分,祂与政治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祂具有自身的独立发展规律。人类的历史数千年来历经多少朝代更替,但教育的内核没有因为这种政治权力的变迁而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但是,人类近代以来,随着法西斯主义的降临,教育被从千百年独立运行的轨迹上拐离。那种无所不在的权力的统治模式将教育纳入掐制人们精神、奴化人们思想,消除人们人格的范畴,使教育丧失了自身的本性,而沦陷成权力统治的帮凶。以致曾经教育中上演白卷英雄,鼓励打砸抢烧,掀起破除民族一切传统文化的狂潮,到今天,大学生可以结婚生子,可以剽窃抄袭,可以不问世事,但却不可以读权力管理者不高兴的书。当一个大学居然不允许老师带着学生读那些专业领域的经典著作时,这个社会的大学除了充当奴化训练场,还会有什么更好的角色可以担当?
    
    
    客观地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事实根本不存在大学,只有不断蓬勃增长的挂名大学的奴化驯养场。如果实在要说有过短暂的大学精神的恢复,那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1980年至1989年。在那个岁月,大学努力在寻找回归自己的本色。记得当年大学中最热的是讲座与沙龙,各种学术思想交锋,学生时时感受精神的洗礼,生活于那时的校园是真正沐浴于知识与思想的海洋。记得当年大学流行着一个笑话“就算牵头猪到大学,四年后出来也是个思想家”。而今日大学应该是“就算一个思想家进大学,四年后出来也变成了一头猪”。就是说当年大学是可以将猪变成思想家的地方,而今日大学却是将思想家变成猪的地方。这是怎样种悲哀的现实!
    
    
    当然中国悲哀的显然不只是大学,事实是整个中国的教育。我曾经仔细通读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感觉通篇都是讲怎么教,却忘记了讲应该教什么,即讲如何驯化奴隶,而不是如何培养健全的人。当教育沦为权力的婢女时,祂除了充当权力从精神上挟制人们,阉割人们思想,铲除人格独立外,别的什么也不会做。今日西北政法大学在阻止谌洪果先生的读书沙龙上的行径就活生生地再现了这种帮凶角色。
    
    
    面对中国教育如此丧失本性甘当帮凶的悲剧,谌洪果先生从“天经地义”的底线上来重申了自己的原则:
    
    
    大学就是要以教学学术为本、以追求真理为本、以捍卫学术的独立和自由为本,以守护社会的精神和良心为本,这一点,天经地义;
    
    
    大学就是要以服务学生、服务教师为中心,学生忠于学习之本分,教师忠于师道之操守,这一点,天经地义;
    
    
    大学里,师生从事教学学术活动,有权要求使用空闲的教室、会议室、报告厅等活动场所,学校的管理者必须配合提供,这一点,天经地义;
    
    
    大学里的各种讲座、研讨会,除了官方占据资源畅通无阻举办的外,必须鼓励、允许学生社团、教师个人申请和组织各种类似的学术教学活动,这一点,天经地义;
    
    
    学生在课堂教学之外,为培养健全人格,为锻炼创造力、想象力、团队合作能力,所探索的各种丰富多彩的学习和社会服务活动,校方除了给予必要的业务、安全等的培训、指导和监管外,不得压制,这一点,天经地义;
    
    
    大学教师课堂上的授课内容,免于外在强权的干预,但教师自己必须受到学术伦理、价值中立、允许质疑等理性规则和基本良知的约束,这一点,天经地义;
    
    
    大学里没有政治的位置,公权不得进行政治奴化教育,教师不得进行政治煽动教育。但是,学术研究有必要及时回应政治现实中所发生的问题,予以提炼,并进行客观化、学术化、全面化、中立化的思考,这一点,天经地义。
    
    
    在此,让我们郑重声明,谌洪果先生所言的“天经地义”是大学的底线,也是人类的底线,应该得到尊重,应该成为这个时代大学的起码操守。为了捍卫这种底线,让我们坚决声援谌洪果的读书沙龙活动,强烈谴责西北政法大学禁止读书的违法侵权行径!强烈呼吁:恢复教育本质!还学生读书权! (博讯 boxun.com)
28770521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月刊:检验中共领袖真假反腐的试金石!
·《零八宪章》论坛:超越“邪路论”,继续将民主维权事业推向前进!
·《零八宪章》月刊目录总第57期
·《零八宪章》论坛:拒绝政治分赃,开启民主政改!!
·《零八宪章》论坛:莫言说得好:“释放刘晓波”!!
·《零八宪章》论坛:释放焦国标!释放焦国标!!
·《零八宪章》论坛:严惩打人凶手,还王全章律师以必须的国家正义!
·《零八宪章》论坛:就朱承志老人被捕事件严肃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马列毛”俱往矣,民主宪政是出路!
·《零八宪章》月刊目录总第51期
·《零八宪章》论坛:执政党该还权于民了!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江苏启东人民反污染事件的郑重声明!
·《零八宪章》月刊目录 总第50期
·《零八宪章》“7.1”社论:重温历史承诺,开启民主宪政!
·《零八宪章》论坛:重温历史承诺,开启民主宪政!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之血还要流到何时?!
·《零八宪章》论坛:死守“党的领导”,人民必将“革命”!
·《零八宪章》论:就陈光诚事件对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声明
·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牟传珩
·重温《零八宪章》凝聚改革共识/厚泽
·《零八宪章》论坛:告别“匪帮”,回归“正义”!
·重温《零八宪章》凝聚改革共识/绿色文明研修小组
·《零八宪章》论坛:“维稳”杀人:从钱云会到薜锦波!!
·《零八宪章》月刊:浅谈“十月一日”集团的背叛和溃烂!
·《零八宪章》月刊:就“茅于轼讨毛事件”致“左派”同胞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迈好“中国公民的一大步”!
·《零八宪章》半月刊:“徐武事件”的国家责任
·艾未未为什么令当局恐惧抓狂?维权理念体现《零八宪章》精神/李平
·《零八宪章》月刊:纪念胡耀邦先生逝世22周年
·雷风恒: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进行“茉莉花革命”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陈维健
·零八宪章:现代版的公车上书/张兆林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牟传珩: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雷鸣声: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克服“千年极寒”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