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的政治局常委不是一个保守的班子 万润南解读十八大(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1日 转载)
    万润南更多文章请看万润南专栏
    
     自由亚洲电台2012-11-19报导

    
    期望中国启动政治改革的人,对于中共十八大产生的新的政治局常委班子感到失望。但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认为:七常委不是一个保守的班子,对这个班子启动中国的政治改革仍可期待。
    
    在十八大产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班子亮相后,舆论普遍认为,这是江泽民一派的胜利,是中共党内保守势力的胜利。而万润南对新的七人常委班子却有着另一种观察和分析。他认为,这个班子虽然不是民主产生,离人们的期望相差很远,但这个班子不那么坏。他说:“我认为这个班子是各种力量妥协的结果,而且这种妥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按照年龄划线的。我们看到这七个人里头,只有两个是50后,就是领头的两个,另外五个都是1946年前后的老大哥,等于两个小弟弟带了五个大哥哥。这说明谁上谁下,其实不是从谁改革谁保守出发的,而是按照年龄的交易。就是说,这五个人能够上,很大程度是因为再到下一届他们就没有机会了。另外两个,汪洋和李源潮没有入常,也不是因为他们开明,而是因为他们下一届还有机会。说因为改革派受挫了,这都是过度的解读。”
    
    万润南原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北京四通公司的创办人。因参与89民运,反对了“六四”镇压而流亡海外,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湾区。
    
    在新的政治局常委七人中,人们普遍认为习近平与李克强是改革派人士,那么新进入的五个人是否都属于保守派呢?万润南认为至少四个人不是。他说;“据我所知,一个是俞正声,一个是王岐山,这两个人我都与他们有接触,这两个是相对开明的人,有改革的思想,他们不可能成为习李搞改革的阻力,我认为他们会成为习李的支持者。再看张德江和张高丽,这两个人不能说他们是保守派,当然他们也不是改革派,他们是风派,他们跟着谁就是什么派,他们能够当官当到现在就是因为他们听话,现在习李为主他们也会听话,也就是说他们也不会成为改革的阻力。”
    
    这样,就剩下刘云山了。万润南认为,刘云山是常委班子中左派的代表。他说:“七个人里头有那么一个代表左派的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左派群体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存在,他是这部分人利益的代表。七个人里头有这么一个,他成不了气候,主控不了大局。”
    
    做了以上分析,万润南对未来中国的政治改革,说道:“不要那么悲观,也就是还是可以期待的。”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31919504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万润南谈中共十八大
·万润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万润南:薄熙来事件为胡锦涛带来政改契机
·万润南在旧金山谈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万润南:中国发生茉莉花革命结局不会和89民运一样
·我的学长胡锦涛/万润南 (图)
·万润南:这部日记“很李鹏”(图)
·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营救民运人士内幕: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胡学长,20年啦,清华的美眉都盼着万润南哥哥的归来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薄熙来与谷开来难以切割 (图)
·万润南评价中国13城市的“茉莉花革命”事件 (图)
·刽子手与被屠杀者岂能双赢——驳麦克法夸尔、万润南有关“六四”的奇谈怪论
·改革还是革命:听万润南等在八九民运网络大会上的讲话/萧平
·万润南的政治智慧:在宪法的层次上认识和解决问题/谢盛友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茅境:六四招魂(看万润南新贴有感)
·此文很值得赏析一番----万润南转贴芦笛的文章/邓嗣源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万润南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
·中共左派也出来主张“多党竞选”,让人耳目一新/万润南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5)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4)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3)
·史正平:挑战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
·万润南:山坳上的共产党(1)(2)
·曹长青:还靠共产党救中国?-答万润南
·万润南: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及与共产党“分道扬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