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8日 转载)
    来源: 凤凰网
    
      万宝宝是从红色家族走出来的第三代,出走和归来演变成持有自己品牌的珠宝设计师、时尚界的明星。她出走和归来的这十年,也恰恰是中国社会高速变幻的十年。
    
      故宫北侧,不足一公里长的南池子大街,一座隐匿在寻常巷陌中,大门紧闭,没有招牌悬挂的深宅大院,就是万宝宝工作室的所在。工作室古色古香,这和她“小时候的家很像”。幼时的万宝宝和父母、爷爷奶奶住在中南海内,一座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我们家特别破旧,因为爷爷不喜欢花钱装修,从1970年代到现在,好像就刷过一次漆,墙皮都是脱落的”。
    
      空旷的会客厅与幽闭的工作室之间隔着一扇门。采访在会客厅进行。她总是彬彬有礼,但言谈间流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强硬。
    
      “她小心翼翼保护着她的‘禁区’,最终,我们看到的她,永远是光鲜亮丽,却又面目模煳的剪影。”美国《时代》周刊特约编辑马里昂-休谟告诉记者。2008年,休谟在《时代》发表了一篇名为《不是你们母亲时代的中国》的文章,第一次揭开了这位“中国名媛”的面纱。
    
      家族的光环始终与万宝宝形影不离:“我的生活,就是在时尚圈和传统的红色家庭之间寻求平衡。”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曾据名牌杂志报道,万宝宝,本名万瀛女,人如其名。宝宝,心肝宝贝的意思。顺理成章,万宝宝即是万家的心肝宝贝。万宝宝是惟一跟父母住在爷爷位于北京中南海的家,成为爷爷最宠最亲的宝贝孙女。她的爷爷是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自小她与父母和爷爷生活在北京中南海,与毛主席的家为邻。作为高干子弟,小时候她就接受严格的淑女教育,五岁时已经学习餐桌礼仪,陪同各国元首共膳,出入有公安护送,旅游时乘坐爷爷的专飞机。但若就此以为万宝宝无非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也并不属实。
    
      十六岁时,万宝宝为了看一看更广阔的世界,只身远赴美国,她一走七年,先在美国读法国文学和摄影,二十岁时再往巴黎进修法文。在国外的生活从懵懂无知、孤立无援到春暖花开、行云流水,万宝宝吃了很多苦,却也学到了很多。“在北京实在太多人对我好了,工人见我洗苹果,会立刻跑过来帮我洗,帮我削皮,去到美国,我什么也不懂,在寄宿学校,我对着部洗衣机,拿着个硬币不知怎么用,连洗衣粉也不懂落,彷徨得哭了起来。”
    
      她们是王室的公主,她们是元首的千金,她们是富豪的独女,她们身着高级定制的华服汇聚在巴黎,等待她们的是进入上流社会社交圈的第一个舞步——着名的克利翁名门少女成年舞会。
    
      当时,19岁,这个长得一副花木兰样子的中国女孩,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参加“克利翁名媛舞会”的中国名门之后 2003年 。万宝宝娇小的身段儿和尖下巴的小脸常让人觉得有几分刘玉玲的味道,低胸和紧身的造型是她的最爱。当年为活动提供礼服的包括克里斯汀·迪奥、纪梵希等14家法国高级时装公司和范思哲等10个外国顶级时装公司。而一向别出心裁的万宝宝以一袭“防盗门儿”长裙效果惊人,成功成为全场焦点。
    
      据VOGUE杂志2008年4月报道,万宝宝说:“在社交场合,我觉得我代表的不仅是我自己和我的家庭,还包括中国。”2003年,万宝宝身穿Larvin设计师Alba Elbaz为她量身打造的礼服,在巴黎协和广场上的Crillon酒店宴会厅里,周旋于来自欧洲的公主、贵族与美国富豪后代之间。
    
      事实上,“克利翁舞会”为万宝宝打通了与西方时尚界、上流社会的社交通道。舞会上,她穿着的晚礼服由朗雯赞助,舞会举办地克利翁酒店则紧挨着迪奥总部,万宝宝和这些奢侈品牌保持着不错的联系。2011年9月,迪奥最新一季的时尚大片“迪奥小姐”中,“因为和迪奥的员工很熟”,万宝宝受邀成为其中的一名模特。在她之后的珠宝事业中,除了接受中国的“私人订单”,她还在法国、意大利开设网站,专门接受欧洲客户的订单。 而在中国,万宝宝参加“克利翁舞会”却直到五年后才被广为人知。
    
      “在社交场合,我觉得我代表的不仅是我自己和我的家庭,还包括中国。”2003年,万宝宝身穿Larvin设计师Alba Elbaz为她量身打造的礼服,在巴黎协和广场上的Crillon酒店宴会厅里,周旋于来自欧洲的公主、贵族与美国富豪后代之间。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宝宝从小和父母随着爷爷住在北京中南海。万宝宝开玩笑说她的父亲对她过度栽培,小时候请来红学专家陪她读《红楼梦》,16岁那年支持她到美国留学,接着还让她去法国攻读哲学并拿了个学位回来。如今考取了GIA珠宝鉴定证课程文凭的她,在中国香港创立了只供定制的个人珠宝品牌。
    
      留学回来后的万宝宝定居香港,热爱打扮也因为自己的身材优势很快成为香港社交圈的风头人物,在香港的精品店和顶级餐厅,万宝宝是人们熟知的万小姐。自嘲“天生爱出风头、有虚荣心”的万宝宝表示热爱名媛的交际生活,但也坦承自己过着两种生活,一方面享受华美,另一方面也喜欢和朋友在路边大排档随性地吃饭。
    
      万宝宝对自己的幸运很感恩,但如果要说名媛的身份带给自己什么困扰,那就是爱情。万宝宝说,大部分男孩都不愿意以“万宝宝男朋友”的身份来为人所认识。
    
      作为高干子弟,万宝宝自小已经见惯大场面.出入有公安车护送,五岁时已与各国元首共膳,去旅行坐爷爷的私人飞机,出世便注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十六岁,宝宝毅然离开老家,拿起两个行李箱和一口流利的国语便往美国闯。
    
      据名牌杂志报道,万宝宝在美国学了法国文学和摄影,又跑到巴黎进修法文,她能说流利的普通话、粤语、英语和法语。而最先揭开万宝宝神秘面纱的也是西方媒体。2003年,毗邻巴黎协和广场的克利翁饭店举办“社交名媛成年舞会”,10多个国家的公主、政商文艺名人之后悉数登场,19岁的万宝宝是第一个参加“克利翁国际名媛俱乐部”的中国女孩,跨入上流精英社交圈的她,立马成为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美女”。 后周转于香港,欧洲,俨然一标准的社交名媛架势。
    
      现在的万宝宝,已经不是一个青涩而害羞的“花木兰”了,她创立了自己的高级珠宝首饰品牌Bao Bao Wan Fine Jewlery,2007年11月28日晚上,她在香港中环高级私人会所KEE Club举行发布酒会及晚宴,她穿着性感的礼服,一双凤眼闪着自信而迷人的光芒,笑起来更是显得豪迈,已然成为高级社交圈的明星“宝贝”。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她轻车熟路地往返于法国、香港等地,做着自己的生意,结交着自己的朋友,以其张扬的个性和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中西方的绅士们。记者电邮采访万宝宝的时候,她正在巴黎,颇有些日理万机、事业有成的派头了。但言谈中,她的小女人情怀和成熟性感,正是她最令人目眩的个性,不拘于“淑女陈规”的淑女,大概才是真的“君子好逑”吧。
    
      时尚杂志专访万宝宝时,她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没有朋友,随时提起箱子便走。”与外界对“红色后代”的猜测大相径庭,万宝宝极具西方式的个性与叛逆,全身上下穿了12个洞,“虽然我有点叛逆,但我一定不会做伤害家人的事,我很爱他们”。有网友传言说,中学时的万宝宝就因为崇拜摇滚歌手窦唯而要来了窦唯的电话号码。而如今,穿着性感、喜欢泡的万宝宝成了经常登上香港各大娱乐杂志的“常客”。
    
      有这样一个从中南海跑出来的女孩,从始至终心中都装满了一股闯劲,小小的身体里装着强大的能量,果敢、率真、气场强到令人心生敬意。5年前,曾有人怀疑名媛万宝宝做珠宝不过是找人捉刀华丽的玩票,5年过去了,宝宝交出了令所有人都信服的作品。她的女性化视角、细腻丰富而现代的设计语言,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你都能一眼就认出,Wow,这一定是Bao Bao Wan 。
    
      把万宝宝的设计归类为中国风,实在是委屈了。哪里有这么漂亮的中国珠宝,宝瓶耳环上的玫瑰金水滴泼溅欲出、亭子耳坠上的蓝宝石流苏闻风起舞、连翡翠这样沉静的宝石到了万宝宝的手中也变得活泼起来。她的设计最大的好不是漂亮,而是活,就像中国花鸟画的最高境界,传神。
    
      20多岁的女孩,几乎都和你我一样,从来不敢碰翡翠,总觉得祖母绿是祖母才会戴的东西。见到万宝宝的翡翠宝瓶胸针,却绝对会起欢喜心。过她的假山,走出她的水帘洞,四合院的夜悄悄降临。回家路上,宝宝把车开得像一匹野马,我下意识地去拉把手。宝宝就笑了:“我的朋友宁可打车跟在后面也不愿意坐我的车。”
    
      据南方周末2012年2月的报道,万宝宝曾被她崇拜的设计前辈骗过,对方要了很高的价钱,还不把她的东西当成一回事。“他觉得我是纨绔子弟,纯属玩票,根本不在乎。”万宝宝告诉记者,自己当时很受伤。当万宝宝设计的手镯在各地展出时,一度称女儿为“个体户”的父亲,才第一次肯定了她的“事业”。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父亲是哥们儿母亲是榜样
    
      2010年9月,万宝宝曾接到某网站采访时的对话:
    
      某网站:父母现在应该也放心了许多,因为他们看到你终于步入正轨了而且还作出了成绩……我看有媒体报道,你还带父母参加了一次时尚派对。
    
      万宝宝:我父亲特别有意思,他和珠宝设计这个领域太不沾边了,我曾经做一个繁琐复杂的作品出来,给forevermark作的名叫“宝”的一款手镯,是佛教中宝莲和胜利幢两个图形组成的一个比较复杂的作品。父亲看了就说“这些都是拿金子做的阿?”父亲对珠宝这个领域是彻彻底底的陌生。
    
      父亲对我作珠宝的态度的转变经历了一个过程,大概几年的时间,最开始是一提到我的专业就摇头,“她的路她自己走,我们也管不了”,到后来发现“她做的事情原来也有人关注和了解”,到现在发现我做出了一点影响力,他也开始夸我了“可以呀你”。
    
      某网站:对这些专业性的东西,有认知上面的差异也很正常,毕竟大家从事的领域各不相同。听你对父亲的描述,我觉得你们父女的关系应该相当融洽……母亲呢?她给你怎样的影响?
    
      万宝宝:我和父亲的感情非常好,就像哥们儿一样。父亲LV和LG分不清楚,只知道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企业而已。父亲对物质的东西完全不敢兴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花这么多钱买这么一样小东西,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还要花这么长的时间去设计它。
    
      但是后来看到了我的成长,我觉得他已经逐渐懂了。我和母亲是好朋友,她的性格特别要强,特别能干,手巧,聪明。是我的榜样。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万里孙女神秘生活 坐私人飞机陪各国元首共膳


    

  一家人都喜欢有学问的人
    
      2010年9月,万宝宝曾接到某网站采访时的对话:
    
      某网站:你觉得你现在算是成功女性了吗?对“成功”有没有自己的标准?
    
      不觉得我是成功的,我有时候还是挺挣扎的。我觉得当一个人不把成不成功放在嘴边了,而且脑子里也不去想成功这件事的时候,才是成功了。
    
      某网站:有媒体报道说,你曾经去清华大学给学生讲课。
    
      万宝宝:是的,我是清华的客座讲师。今年我也希望能有些机会继续去大学做一些讲座,去讲一些艺术、人生经历方面的东西,我特别珍惜这样的机会。
    
      我们一家都特别重视教育,比如有人介绍某某是清华的或是哈佛的学生、老师,我们就会对其非常欣赏,但如果有人说某某多么多么有钱,我们就会像没听见一样,不怎么感冒。其实父母从小也不是说物质上特别富足,只是被爷爷奶奶这些老一代革命家教育的,对财富并不刻意追求。我也是这样被熏陶大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理工科不好,清华这种学校根本是望尘莫及的,如今我可以去清华做客座讲师,我们一家也是觉得非常自豪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41920010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领袖子女纷纷登场 毛新宇、万宝宝、薄瓜瓜、习明泽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欧盟2050年碳中和计划 波兰为啥不同意
  • 台湾大选“中国因素”如影随形 美助理国务卿吁北京勿扰
  • 法国日化香精公司——乐尔福在中国投资建厂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