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部分官员笃信风水:落马书记曾被预测当副总理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4日 转载)
    来源: 中国网
    
    11月8日,本报报道的《石膏山改名未能挡住县委书记落马》,再次掀起关于贪官沉迷风水的热议。一时间,“仕高山”成了贪官为满足晋升私欲、滥用公权力,以及一把手“一言堂”现象的“羞耻柱”。
    
    灵石县原县委书记杨洪为了保佑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将当地的石膏山改名为“仕高山”,寓意“凡到仕高山者,无官者可以入仕,居位者可以升迁”。为了此山改名,他还不惜编造历史,将宋太祖赵匡胤都搬了出来。有网友说,想来是极大的讽刺,可回味起来却让人有些悲哀,悲哀他为了将假“风水”变成真,的确“用心良苦”。
    
    据记者了解,近些年,被媒体爆出的地方官员信奉风水,且因为贪腐落马的案例并不少见。
    
    据记者了解,其中,发生最早也是最常被提及的是1995年山东省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案”。曾有“大师”预测胡建学可当副总理,只是命里缺一座“桥”,他因此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库,并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不过,他终究与副总理职位无缘,因贪污受贿罪行暴露,被山东省高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看风水:公开的秘密
    
    早在2007年,在国家行政学院的程萍博士完成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质调查报告》中显示,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签、相面、星座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情况,另外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2007年6月《民主与法制时报》)。
    
    现在公务员相信风水的程度如何呢?法治周末记者就此采访了山东省某市的一位正科级干部严先生。这位并不相信风水的官员告诉记者,官员升迁,更换办公室,让风水先生来看一看,是官场一个公开的秘密。
    
    “风水师,一般都是下级推荐给上级的。风水师帮官员看(风水)一般都是隐蔽进行。虽然不会大张旗鼓,但是事实上,人人都知道。大家不会说,但是大家都这么办。”严先生告诉记者,小到办公室的布置,石头、字画、金鱼、盆栽、桌子沙发的摆放,大到广场的设计,办公楼的朝向等城市项目建设规划,风水师都会涉足其中,“这些设计都是有讲究的”。
    
    据严先生自己的观察,近些年来,官员请风水师来看风水的现象,有以下4个方面的趋势:
    
    从南往北。以前南方比较流行,像广州、香港等地,现在北方也开始注意这些。
    
    从下往上。一方面是上面所讲的,由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推荐风水大师。另一方面是,以前是老百姓对这个问题比较注重。例如现在还能见到的“泰山石敢当”,就是为了风水。现在延伸到部分官员,比较看重风水。
    
    从隐蔽到公开。以前看风水还是比较注意身份问题,现在已经有些公开化了。
    
    从企业到党政。在企业上看风水是公开的,在党政上并不公开,还有很多企业向官员介绍风水师。“不过,在党政机关,这是很普遍的问题了。”严先生说。
    
    严先生告诉记者,风水先生与官员的交易大多是隐性交易。“一般看完办公室的风水,高级干部一般都不会给风水先生钱,可能是给他一些烟、酒。如果给了钱,就像是有了把柄似的,所以官员通常不通过公开付费的形式请风水先生看风水。而风水先生,则为了通过给官员看风水,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身价。领导绝对不会给风水先生钱,如果风水先生提不是很过分的要求,就会帮他办了。”
    
    官员为何相信风水
    
    针对官员看风水的现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大心理学博士分析认为:“官员普遍都比较焦虑,压力比较大。他们希望能够通过外界符号化的象征,来给自己一种类似神灵信仰方面的寄托。从心理的角度讲,这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
    
    严先生也提到:“现在官员的考核系统越来越完善,官员的压力都比较大。看风水是为寻求一种心理安慰,也是一种对仕途的期待。”大多数人的心理是“我这样做不一定起作用,但是不这样做,可能会起反作用”。
    
    这和大多普通老百姓对待风水的态度相似。记者随机对百姓对风水的态度做了调查,多数人的态度是介于完全相信与完全不相信之间,“不能说信,也不能说不信”。
    
    “有一些所处职位流动性比较大的,会更相信风水,为求平安、晋升、官运亨通。”严先生说。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湖南省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副厅级)官员李会刚,因为一“大师”预言他至少能官至副省级,拿了149万元奔京城去购买官位。长沙市中院以贪污、受贿罪判处李会刚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4万元。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由于官员官场前途的高度不确定性,才借助于风水。”
    
    这位北大心理学博士为记者分析,很多官员,也都是人,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需要给自己一个合理化的理由。“我认为,很多人信风水,求签保平安,就是为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找一个弥补的方式,或者是合理的理由。这就是认知失调。当我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的行为和认知发生了冲突,我要么改变行为,要么改变认知。当我做错了一件事,我的行为已经不能去弥补了,那就只有从认知上弥补。相信风水的作用,就是一种弥补行为。”
    
    不少官员因为内心空虚,缺乏精神信念,一味痴迷风水,反受迷信所控。河北省国税局前局长李真就是个典型。刚当局长没多久,李真就找到一位风水“大师”,让他给自己算算多长时间能当封疆大吏。“大师”说:“你长不过5年,短不过3年。”他一听高兴极了,从口袋里马上拿出5000元,甩给了这个“大师”。“大师”说你再加1000吧,我图个顺,没想到李真又拿了3000元给他,说我就图个发。最后不但封疆大吏没有当成,反而成了一名死刑犯。
    
    李真在《悔过书》中这样写道:“人可以没有金钱,但不能没有信念。丧失信念,就会毁灭一生。”
    
    李真是因为缺乏信念才会盲目的迷信,任意妄为,触犯法律。他的悔过是对沉迷于风水,不问苍生问鬼神,心中无信念的官员的最好的警示。这个年轻干部的腐化留给我们的是血的教训。
    
    更有甚者,病入膏肓。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原总经理、正厅级干部邹恒春,酷爱占卜算命,最崇拜长沙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该尼姑曾“预测”他在50岁之前会遭遇一次车祸,政治上也会有一劫。2002年他被省纪委“双规”后,不是总结自己的教训,而是感叹自己命该如此。
    
    当然,对风水沉迷如斯,后触犯法律的案子虽常见于媒体报端,但仍是个案。大多官员请风水先生来看一看,也只是从众行为。北大政府管理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博士说:“也不能排除有些干部,本来就相信风水。”
    
    官员从接触风水,到相信风水,从不同角度分析会有不同的原因。如上文所示,从心理学来讲,主要是源于压力过大,需要通过风水寻找寄托来排解焦虑;从个人愿望来讲,主要是为了求晋升,避惩罚;从社会现实来讲,是因为官场前途的高度不确定性;从精神信念来讲,是因为精神的空虚,信仰的缺失。
    
    然而,为何官员相信风水,会引起百姓舆论轩然大波?官员究竟能不能相信风水?王博士分析:官员既是公民,还是一个行政人员,是有公权力的人员。具有公权力的人相信风水,将风水用于私欲的满足,无论是在纪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是被质疑的。这种行为本身也会使公职人员的形象受损。
    
    灰色“行业”
    
    究竟,风水是什么?
    
    江苏省委党校的一位老师认为:作为一种文化或者学问,风水之所以流传至今,其中一定有其合理的东西,例如我们运用到建筑中的建筑风水学。当然也不乏一些糟粕,那就是迷信。
    
    记者了解到,不仅是企业界、政府,包括一些高校的校园设计也与风水设计息息相关。例如,北京某高校将新闻传播学院设址在学校某大门附近,目的就是为了阻挡来自校外的“煞气”。
    
    “你仔细观察一下每个城市的规划建设,基本上每个市委,或者县委,旁边一定会有一个公安局,还有一个广播电视局,银行也在附近,基本上都有这个现象。”严先生告诉记者。
    
    就建筑风水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周曙教授,他认为:“作为一种文化,风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和套路。风水有两大依据,是易经和五行。如果在建筑方面讲究风水,科学性比较高。”
    
    一位对易经、风水有研究的孙先生告诉记者,现在风水行业中有很多风水师并不是真的懂风水,还有一些没有职业道德,完全按照求助对象想要的结果来说。“据我所知,行业内有一个内部规则:对不孝、无德的人不说。但很多风水师是有钱就接。”孙先生说,“我认为不能迷恋于风水,不能只想着求助于风水先生,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个人的行为。”
    
    有些官员听信风水先生所言,将道符垫于办公室桌角下为求高升。周曙教授分析说:“道符是纯迷信,没有任何科学性,但有心理上相当强烈的暗示作用。一个有想法的人有了暗示会天天提醒自己,在这方面会做得更认真,更小心。”
    
    在众多官员迷信风水,犯下弥天大错的案例中,风水行业的乱象也引人注目。有许多不懂《周易》的风水骗子在招摇撞骗,还有行业内一些专为赚钱的人号称“风水大师”,不讲职业道德,专门投其所好,进行高级行骗,承担勾结的纽带。
    
    孙先生说,由于风水行业本身并不公开,多数通过中华传统学术研讨会的形式来进行研究。风水行业进行工商注册时,基本不会以风水的名义注册,简单用起名馆,还有咨询公司,规模大一点例如生命科学探源之类。所以,这个“行业”很难监管,但是此“行业”也非完全隐蔽,雍和宫附近此行的生意就很红火,算命、测字、看风水的店铺一家接着一家。
    
    风水位于传统文化与迷信之间的尴尬位置,关键在于如何看待它。逃避,并非问题解决的方法。有效的引导、管理,才能去其糟粕,使中华传统智慧万古流传后世。
    
    官商勾结的纽带
    
    在官员迷信风水的案例中,常见的就是各种挡煞祝运的“风水楼”、“风水塔”、“风水景观”。
    
    从山东泰安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的“升官桥”,到山西省粮食局原局长高志信的“粮神殿”,再到前不久的山西省灵石县杨洪的“仕高山”。部分官员对风水学的痴迷崇拜,让人叹为观止。
    
    北大政府管理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博士分析说:“我认为,这种事情和风水师关系不大,关键是官员个人权力太大了。按理说应该有听证会、专家意见、项目评审等的监督,但是,风水建筑的频频出现,是‘一言堂'、‘一把手'现象,他们的权力不受制衡。”
    
    缺乏监督、缺乏权力制衡的情况下,就难保官员不利用公权力谋私利,侵犯到公共利益,产生浪费公共资源的后果。
    
    联想山西省灵石县“石膏山改名仕高山”后,县委书记杨洪因贪腐落马的案例,杨洪在任时并非毫无作为,据报道,他上任后,就开始大力推进项目建设。真正使其落马的原因,是在项目建设中,监督的缺失,为贪腐的滋生创造了条件。
    
    此前有媒体报道,风水逐渐成为官员与商人之间交往和沟通的一种媒介。在风水的遮掩下,隐藏着许多潜规则。潜规则之一:官员看风水,商人来埋单;潜规则之二:风水当媒介,官商相勾结;潜规则之三:利用风水顾问,插手工程招标。
    
    一些时候,风水师就成为了官商相互勾结的纽带。
    
    王博士分析说:“官员、商人、风水师三者之间会涉及隐性交换,很多风水师都是投其所好。因为政府官员的权力在于批或者不批,倘若官员相信风水,风水师就会投其所好。商人若想投官员所好的话,就可以用风水师的方式。商人为了获得项目批准,可能就会按照风水师所说的帮官员把所需要的风水物品等准备好。这就是‘寻租'的一种形式。”
    
    这些隐性规则有没有触犯法律呢?“如果是官员明确授意商人支付看风水的费用,那毫无疑问属于行贿受贿。”中国政法大学的何兵教授说,“但这里常常就有空子可钻,如果一些商人就是‘帮闲',官员又推说自己只是听听朋友的建议,法律上就很难界定。”
    
    这种隐性规则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官员的个人权力太大,监督不到位,从而滋生腐败。
    
    胡锦涛同志在十八大报告指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
    
    部分官员笃信风水:落马书记曾被预测当副总理


    河南省宜阳县国土局大楼地板上镶嵌巨大八卦图 (博讯 boxun.com)
15192091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火车站严查进京上访人员 (图)
·河南盗窃团伙专偷变压器油 1个多月盗走5吨 (图)
·慕朵生:河南周口“平坟运动”可休矣
·河南上访维权者张耀东在京被殴身亡
·学界抗议河南平坟运动指其是“野蛮行径” (图)
·河南周口“平祖坟”运动引发当地民众反弹
·李克强看望18大河南团:我与河南人民感情深厚
·河南南阳残疾冤民自杀爆炸 开土炮多人死伤 (图)
·河南残疾冤民开土炮死伤十人
· 网爆:河南经济日报社记者暴富 (图)
·河南社保资金累计结余超千亿元 违规发放社保待遇近亿元
·河南许昌市仓库大火死亡人数掩盖 传40余人死亡 (图)
·河南周口推行“平坟复耕” 已平坟200多万座
·河南A级督办强奸杀人案侦破 潜藏十年色魔终落网 (图)
·河南A级督办强奸杀人案侦破 潜藏十年色魔终落网 (图)
·河南A级督办强奸杀人案侦破 潜藏十年色魔终落网 (图)
·组图:河南村民睡梦中房屋遭强拆 搭窝棚栖身 (图)
·十八大来临河南访民张素珍被关“训诫所” (图)
·河南新乡市5个区县民政局违规收取单身证明费
·蒋小才:河南焦作瞎眼法官真牛B (图)
·河南访民李明翠的最新情况
·河南开封公安局渎职枉法谁来监管?/金全玉
·河南洛阳19年人命案真凶仍未伏法!/孙爱云
·从富商到流浪汉的悲惨遭遇/河南洛宁程满朝
·河南永城市市委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功奸淫幼女
·河南项城公安局刑讯逼供伤害致死于钢峰 (图)
·河南访民聂丽娜和幼女再次被关入拘留所
·河南访民史春菊被打伤,市长热线答复“政府管不了” (图)
·河南农民骗子程军锋疯狂诽谤他人的又一杰作
·河南省舞阳县交警队事故科贪赃枉法草菅人命/魏晓楠
·河南泌阳警察作伪证,为何迟迟不查?
·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李东尧的控诉状
·河南省统计局家属院之乱象何时休
·河南焦作访民张胜利举报恶警沒人管 (图)
·浙江省湖州市邵明跃被河南一司法所长骗走118万 (图)
·河南村书记为老人办低保 竟要睡其18岁孙女 (图)
·河南一村书记:为八十岁老人办低保,竟要睡其十八岁孙女 (图)
·河南省博爱县黑煤矿童年奴工的悲惨遭遇/袁可心
·政改必须清算毛泽东 支持河南青年撕毁画像/维权中国网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河南精神病院:不值得同情的替罪羊
·北大校长周其凤为什么该骂?/河南邱政毅
·焦国标:呼吁全球河南同乡关注故乡挖祖坟的邪恶行径
·那个死于劳动教养的上访老农——祭河南宜阳县农民赵文才/楚寒
·撕掉河南南街村的“红色”面罩
·8个月350万过路费:河南农民被创最快货车时速达614公里/糊昏末代
·河南访民刘学立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河南武陟县政法委书记就是这么牛牛牛
·河南300亩麦田丰收在望,谁知一夜强行被铲
·七夕节河南山西山东再争“牛郎织女”发源地
·中央七个月的除恶打黑在河南固始县有效果吗?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廖祖笙:“影帝”温家宝又赴河南演出(图)
·刻骨铭心的纪念——河南固始县农民正以实际行动纪念“6.4”
·湖北艾滋镇显示河南血祸二度传播后果
·河南被害人“复活”暴露刑诉机制缺陷
·河南一个大蒜超过一块钱 价格猛涨贵过猪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