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十八大召开陕西残疾访民遭上门暴力骚扰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英强
    
     (参与2012年11月10日讯)2012年11月7日下午3点多,我看到我辖区化工派出所片警殷建库开着车穿便衣来到残疾访民王英强家后院,使劲的敲门。过了一会儿,王英强老人的小女儿小王从门里出来,她问殷建库来有什么事?殷建库大声说来找老王谈点事。只听老王在屋内高声喊道:“执法犯法不纠正,包庇黑恶势力吴国荣团伙,一起长年对我家进行非法暴力镇压迫害,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殷建库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大声对小王说道:“你爸以为他是谁,不想谈也无所谓,希望你能把我今天来的目地转告给他:1.以后不准你爸在公开场合提我殷建库三个字,如果让我知道,只要不是上班时间,脱了警服我就是公民,想干啥就干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信走着瞧!2.不准到处乱告我不出警,案发那天晚上我在忙一个打架事情,110不是来了吗?”小王道:“殷建库不是110,110出警不代表殷建库出警,你是片警,应当对辖区负责。你不可能长期因为一个打架案子就不再接别的案子,那要派出所还有啥用,你工作之余脱了警服还是警察,除非你退休以后才不是警察。就算是公民也不能无视国法想干啥就干啥。我爸告你执法犯法,包庇黑恶团伙吴国荣等人,是针对所发生的违法事情而不是针对你搞个人攻击。如果你和我家住邻居,你也没参与暴力维稳,我爸是不会和你有任何纠纷的。”殷建库和小王又争论了一阵,仍然在为他的不出警做狡辩。随后殷建库开车离去。

    
    2012年11月8日早上8点半刚过,我看到吴金发(长年暴力迫害王英强老人一家的基层黑恶小头领吴国荣手下的得力干将)、赵武生(长年暴力迫害王英强老人一家的基层黑恶小头领吴国荣手下的得力干将)、甘明军(长年暴力迫害王英强老人一家的基层黑恶小头领吴国荣手下的成员)和王宏(辖区所属咸阳市渭城区渭城镇街道办事处新上任的参与合伙迫害老王一家的基层政府职员),他们四个人一起来到老王家后院,吴金发带头用拳头拼命的砸老王家的大门,过了一会儿,只听小王在屋里大声的问他们来有啥事?吴金发很嚣张的大声喊道:“赶快把你家门打开,让我们进去看看你爸在不在家,只要看见他人,我们扭头就走。”小王道:“我爸还没起床,不方便给你们开门。”吴金发:“你爸平时早上六七点就起来了,今天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起来,你骗谁呢,人肯定不在家,老实交待,偷跑到哪里去了。”小王:“我爸退休这么多年又不上班,谁规定他必须早早按点起床,谁都象你那么不要脸,拿着退休工资还不积德,还要再给人当狗挣一份维稳费用。你难道不知道私闯民宅是违法的吗,你算什么身份啊,请出示你私闯民宅的书面合法手续,否则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吴金发:“对你们家我们不需要讲法律,我们是奉上级指示来搜人的。”小王:“你们奉哪个上级,具体哪个人的指示来搜人的,不讲法律讲什么,难道你们是日本鬼子又进村了吗?”吴金发:“你想怎么说都可以,我们无所谓。你如果再不开门放我们进去搜人,我就一直砸你家门,让院子里的群众都出来看热闹,让大家都看老王又在院子里胡闹了。”小王:“那你就赶快砸门吧,早点把群众都吸引出来,让大家看看老王还没起床出门,到底是谁在老王家后院胡闹,还嫌你们几个在小区名声不够大啊,如果人手不够用,你们可以把殷建库(辖区片警)和淡博鹏(咸阳市公安局信访处长,长年参与迫害老王及多次向上级报有关老王家一案的虚假材料,公开讨好包庇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黑幕)也叫来一起帮忙砸,把门板卸下来更好。如果还嫌不够热闹,那就把你们的黑保护伞总头子陕西省公安厅的大部队也叫来帮忙砸,正好可以让群众更明白的看清你们这些黑恶团伙的罪恶本质。”吴金发:“陕西省公安厅也是你随便提的,欠收拾。”随后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吴金发等四人悄悄商量了几句,不知向哪里打了个电话,然后就灰溜溜的逃走了。
    
    到了早上快10点的时候,王宏和赵武生骑着自行车来到老王家后院附近一棵树后,不断的偷偷向老王家门口张望,并时不时轮流假装从老王家门口路过,一直持续到中午快12点。到了下午2点钟,赵武生又骑着自行车不停的围着老王家所住楼房楼前楼后的绕圈圈,并来回向老王家门口使劲张望。一直坚持到下午快5点老王出现在后院为止。
    
    现在“十八大”正在进行中,这大会报告一面说“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代表们也正在讨论如何贯彻落实这句话,陕西省以陕西省公安厅为首的各级黑恶政府却在明目张胆的非法迫害访民,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记得自从2012年8月27日早上,众多黑恶政府联手到老王家利用欺骗、威胁等各种无耻手段上门,欲在老王不在家的情况下强行非法给老王家开听证会非法终结案件未得逞后,吴国荣等基层黑恶团伙、化工派出所、渭城镇街道办事处、渭城公安分局、咸阳市公安局等多家基层政府开始联手,多渠道、多方式的开始在群众中大造谣言,例如:1.说老王的退休工资每个月有三千多元,说老王钱多的花不完,是在装穷。事实上曾有人看过老王的退休工资本,每个月只有二千挂零。2.说街道办每个月都给老王家补助了500元低保。事实上有群众多次听到老王在骂公安厅违法办案害得他家一死二残,生活困难,还要长年被暴力迫害,说政府没人性,不管百姓的死活时,有街办人员多次说老王退休工资太高,不符合吃低保的条件,让老王最好自己想办法解决生活困难。另外,据群众调查,我们辖区内能吃上低保的都是些有关系有背景的人物,真正困难的群众几乎没有一家能吃到低保。3.说老王的儿子王小刚所属工作单位西北电建三公司每个月都按时在给王小刚发工资。可是我曾多次听到街办或派出所、公安局等政府部门的人在老王从北京上访回来后,他们上门兴师问罪的时候,老王曾多次质问他们:从案子发生到现在这么多年,王小刚的工资一分都不给,全家老小都在吃我这份可怜的退休工资,你们不协调处理案子,倒嫌我去北京上访影响了你们的官运,我儿王小刚的活路在哪里?每当这时,政府的这些人员总会说:“西北电建三公司不给你儿子发工资我们也没办法,企业不归政府管,你还是自己多找企业协调处理吧。”等等谎言不胜枚举……
    
    那么这些基层政府为什么要置国法于不顾,搞强行开听证会、四处散布谣言迷惑群众、到处上报虚假案子材料、雇佣大批黑恶势力对老王家进行长年非法暴力迫害、24小时非法监控、外出跟踪、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等等恶行呢?假如陕西省公安厅真的没有违法办案,他们有必要投入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吗?
    
    记得老王曾多次跟人讲,针对2012年6月26日晚上黑恶势力赵武生上门砸老王家玻璃,110交接后片警殷建库长期不出警、不破案、公开包庇赵武生、吴国荣等人的违法违纪情况多次向咸阳渭城公安分局反映,但至今渭城公安分局警务督察大队也没有针对殷建库做出依法处理,甚至于连书面立案手续都没有给老王,难道警察执法犯法后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即将离任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上警告,腐败问题处理不好就会亡党亡国。中国总理温家宝此前多次提到腐败严重会导致亡党亡国的问题,但此语出自胡锦涛离任报告,可见中国的贪腐程度何其严重。这个官员腐败的时代要怎样终结?历史会给出答案的。
    
    附件一:有关片警殷建库不出警一案的详细经过:
    
    2012年6月26日中午11点10分左右,我正在家中和老伴一起做中饭,忽然看到长年迫害王英强老人一家的打手小头领吴国荣手下的小黑恶势力赵武生,急急的骑自行车来到老王家后院,凭感觉应当是夜猫子进宅,不会干好事。果不其然,他将自行车停在老王家后院的马路边,然后就十分凶狠的冲着坐在院里做饭的老王的小女儿小王怒吼道:“你爸在家没?”小王答:“不在。”赵武生继续道:“把你家门打开,让我进去看一下,你爸到底在不在家?”小王道:“我已经和你说过人不在,你凭什么要进我家的门?我不会给你开门的,你还想私闯民宅呀。”赵武生道:“有本事你今天别开门回家,只要你敢开门我就敢往里闯,我还不信今天收拾不了你了。”随后赵武生掏出手机不知往哪打电话:“我在他家后院,你快点过来。”然后便一屁股坐在老王家后院,不走了,一幅不强闯进屋决不罢休的模样。大约过了有5分钟,吴国荣手下另外一名黑恶势力吴金发赶来了,同样满脸的不高兴,他很大声的问小王道:“你爸人呢?”小王答:“不在。”吴金发:“去哪了?”小王道:“去政府上访了。”赵武生骂道:“以为政府是你们家开的呀,想什么时间去就什么时间去,还有没有规矩啊。”小王道:“政府挂的牌子上写的是人民政府,政府是人民的,不是个人的,国家明文规定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我们有问题当然要找政府反映,你凭什么非法限制我爸的人身自由,还想强闯民宅,谁给你这么大权力,难道火电四公司还想凌驾于法律之上,一手遮天吗?”吴金发又大声问道:“那你爸今天下午回来不,你爸手机号码多少,给你爸打个电话,叫他回来。”小王道:“我爸不会用手机,他也没有手机,坐机都不太会用,我没办法和他联系。”吴金发道:“那你爸就不往回打电话吗?”小王道:“他往回打不打电话我决定不了,也许不打吧。”赵武生又继续命令道:“把你家门开开,让我进去看看,敢骗我小心今天打残你。”小王道:“这是我家,我凭什么开开门让你进去,你要打残我你就来打,群众都在看着呢。让大家都来认清黑恶势力的真实面目。”大约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后,吴金发对赵武生说道:“走吧,别老呆在这里了。”赵武生道:“不走,我今天非要进他家门不可。”远远的围观的群众渐渐多了起来,有人在私下议论纷纷。吴金发见势只好走到马路中间,向大门方向张望。又过了一会儿,赵武生接了一个电话,推着自行车和吴金发一起离去。
    
    想强闯民宅的事情今天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早在2012年6月21日中午约11点半的时候,我就曾看到老王的傻儿子王小刚在院子里坐着,远远的,赵武生在中间马路上一边向老王院里张望一边打电话,不知在向谁汇报:“只看到他儿子在院里,没看到老王,不知道在不在家,你快过来。”不到10分钟,吴金发赶到了老王家后院,他不断的对王小刚说:“把你家门打开,让我进去看看你爸在家不?”见王小刚没反应,他只好尴尬的笑了一下。过了几分钟,老王的小女儿小王从屋里走了出来,好象准备做饭。吴金发又问小王道:“你爸在不?”小王道:“不在。”吴金发马上满脸的不高兴:“又去哪了?我咋没看到。”小王道:“他不在家并不代表他就出门去上访了,有时去拾点破烂或木柴什么的,难道小区内也不能自由行动了吗?”吴金发一听马上大松一口气道:“前几天我向领导汇报老王最近身体不舒服,正在看病,领导让我上门来关心一下,没有别的意思。”小王说:“他身体不好大家都知道,你们少来迫害几次我就烧高香了。”随后不知吴金发又冲小王说了一阵什么,然后就离开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既然是领导让他上门来关心老王的,怎么就没见他手里给老王提慰问品或是给点治疗现金呢?平时次次截访的时候都下死手,恨不得一下将老王打死。到底是真正的关心还是别有用意?
    
    2012年6月26日晚上快10点的时候,我听到老王家后院一声巨响,我隔窗而望,发现赵武生骑着自行车从老王家后院仓皇逃走。这小子肯定没干好事,我悄悄下楼在老王家附近暗中看了一下,发现老王家厨房的一块窗玻璃被人砸了一个大洞,随后便听到老王的小女儿小王在家里打110电话报警。这是继2011年7月温家宝总理到咸阳视察后,老王家遭遇的第三次公开上门打砸。回到家中,大约过了有快半个小时,110警车停在了老王家附近,车上下来三名民警,用手机照了照片,并进老王家屋里看了现场、做了记录,随后带着小王开车一同离开,凭经验应当是去辖区派出所交接。过了约有一个小时,小王一个人回家了,一幅很失望的样子,并未看到有辖区派出所民警一同来看现场问案情。
    
    2012年6月27日上午,不少人远远地向老王家被砸的窗玻璃张望着,窃窃私语着什么。有好事者暗中找小王打听:“赵武生砸你家窗玻璃的事派出所咋处理的?”小王说:“昨天晚上我和110民警一起去了派出所,110民警也把落在我家地上的那个作案工具(石块)一起带到了派出所,一位值班民警接待了我,他说所里别的民警都出警了(包括所长在内),只有他一个人在所里值班,让我坐在那里等人都回来以后再具体了解情况。我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什么结果,只好自己先回家了。一晚上也没见有民警主动上门来问案情。今天早上我给片警殷建库打了电话,问他今天什么时间来我家问案情看现场,他说他警务很忙,没时间过来。下午能不能来我就不清楚了。”案发至今,我们小区没有任何人看到有辖区派出所民警或片警殷建库主动到老王家来了解案情并依法处理。我听到有人议论:“老王家出了事,也知道是谁干的,也有作案工具,110也及时交接了,真的是警务忙吗,那老王家也报了案,也算派出所的正常工作,派出所却迟迟不来处理,这不更能说明问题吗?假如不是警匪一家,合伙作案,为啥怕见人不敢来依法处理?是没法处理吧。”更有知情者暗中向我透露:“赵武生上门行凶并不是他的个人行为,而是省公安厅和咸阳市公安局指使的,主要就是嫌老王又偷跑出去上访了,给点下马威,万一哪次上访成功了,捅出炉子,他们违法办案的案情黑幕可就包不住了。”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老王家的遭遇再次暗中成为小区内的头条特大新闻被人不断传播和议论着。
    
    老王家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遭遇,老夫将暗中持续关注并及时进行公布。
    
    附件二:有关欲强行开听证会非法终结案件的详细经过
    
    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早上大约快8:30的时候,我在楼上看到吴国荣带着我辖区街道办(咸阳市渭城区渭城镇街道办事处)社区工作人员王宏一起来到残疾访民王英强家门口敲门,凭直觉,夜猫子进宅应当不会有什么好事,我决定仔细观察下去。大概是屋里有人应声,只听吴国荣大声回答道:“一会儿市公安局的领导要和渭南警方一起来找你们家协商处理问题,地点在我办公室,他们大约8:50分左右能到,你也一起来听听。”随后听到老王的小女儿在屋里道:“我爸赶早去桥头市场买菜了,可能10点多能回来,人一回来我们就过去。”吴国荣和王宏转身离开。
    
    大约快10:30分的时候,吴国荣带着得力黑恶干将吴金发再次来到了老王家门口,吴国荣向屋里喊道:“时间到了,赶紧和你爸一起来我办公室跟领导们沟通处理问题。”只听老王的小女儿在屋里喊道:“我爸人还没回来,等人回来后马上就过去。”吴国荣:“我刚才开车去桥头市场找过了,根本没见人,我怀疑人就在家里没出去,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搜一下,如果屋里没人我转身就走,省委和省政法委的领导都来了,不要让人家领导久等。”小王:“我们家是合法公民,不是网上在逃犯,也是有尊严的,如果你执意要进门搜人,除非你有合法的搜查证,否则你就是私闯民宅,是违法的。”吴国荣一脸嚣张和轻蔑的笑道:“你们访民也想要尊严,再嚣张小心我立马用手段把你家门撬开,我不信还治不了你了。”紧接着,打手吴金发又积极上场了:“你不让吴科长进门,我平时和你爸关系还不错,要不你把门打开,我进来搜人也行。”小王:“你平时也没少迫害我家,哪次出门你没跟踪、汇报、背地里出坏主意冒坏水整我家,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装什么好人。”他们又持续无理纠缠了一会儿,仍未得逞,只听小王大声问道:“今天领导们来协商处理问题是好事,我们巴不得呢,可你们为什么不提前打电话预约?如果昨天晚上你们电话通知预约了,人今天早上肯定在家等你们,绝不可能误事。”吴国荣很嚣张的回道:“你以为你爸是局长,还要求预约?想得美!”
    
    又僵持了一会儿,我辖区化工派出所所长杜建虎带了几个民警赶到了,打手赵武生、甘明军等人和街道办工作人员魏涛、王宏也相继赶到了。那些身穿警服的民警不停的在老王家后院里转圈圈,一幅随时待命行动的样子。打手赵武生和甘明军也蹲在老王家院子里不走,并不时恶狠狠的向窗户里张望,一幅想随时出手的模样。魏涛和王宏则潜伏在远近围观看热闹的群众当中,一幅很警惕的样子。杜建虎开始强装出一幅笑脸向小王喊话:“小王,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看看你爸在家不。”小王:“杜所长,咱们都是老熟人,你为啥不好好想想,如果我爸在家,你们又是来处理问题的,我们咋可能回避呢?如果你一定要搜人,请出示合法的手续,我立马请你进门。”杜建虎:“那我走到你门上就是客人,你拒之门外,太不够意思。”小王:“我哥哥王小刚是正在治疗期间的精神病人,他需要安静,你们身穿警服又带众多黑恶打手,吵吵闹闹,如果让他看到了受了刺激,病情加重,后果谁来承担?凡事还是等我爸回来后再决定,毕竟他是一家之主,请你多理解。”
    
    见目地没达到,杜建虎短暂离开,没多久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市公安局新上任的信访处长淡博鹏及几名随从民警,其中一名身穿便衣,体型偏瘦,怀里抱着一个兰色的文件夹,另外几名均穿警服。前后几拨人加起来约有二三十人,院子里、马路上几乎全是警察和政府人员,再加上远近围观看热闹的好事群众,场面之壮观令人咂舌。从楼上向下看,其阵势很象是一大帮地痞土匪聚众上门挑衅滋事,丝毫不顾及半点党和政府及个人形象。
    
    淡博鹏身穿警服,脚踏在老王家放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窗台很低,根本没必要这样扎势),高声向小王喊话,要求小王开门让他进屋,看看老王是否在家?小王道:“我爸不在家,我刚才和他们都说过了,我做不了他的主,还是等他人回来以后去市局找你面谈为好,上周五我和我爸刚去市局找过你,也没听你提起今天有领导要上门解决问题的事呀。你们也都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为什么不提前一天打电话预约通知呢,如果预约了,肯定今天人在家不会误事。”淡博鹏道:“我也没想到你爸不在家,他平时不是经常都在家吗?”小王道:“淡处长,自从你上任市公安局信访处长这几个月以来,我和我爸往你办公室跑了无数趟,仅见过你一两次面,你的工作性质就是接待群众,,群众却常常见不到你,我们是老百姓,问题不解决就要上访,咋可能天天呆在家里。”淡博鹏:“我听说上周有渭南警方两个同志来书面通知过你家。”听到这里,笔者不禁有点疑惑了:自从去年3月份渭南警方来给老王家送过一份不立案通知书以外,之后小区内再没有人见过有渭南警方的人主动来找过老王家,最近也没见过老王家附近有穿警服的生面孔出现过,这淡处长到底想唱哪一出呢?只听小王问道:“我们家没见到过任何渭南警方的人,也没接到过什么所谓的通知,你说他们来过,那你说他们叫什么名字?哪天来的?”淡博鹏听罢顿时很丧气的低下头不再答话。杜建虎见状忙上前解围:“小王,既然你爸不在家就算了,你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我们跟你私下谈一下也可以。”小王道:“我爸啥脾气你们比我更清楚,我做不了他的主,也没法和你们谈,还是等他回来后去所里或市局找你们面谈更好。”淡博鹏:“今天省公安厅领导给你们把台子搭好了让上门开听证会,给你们创造了这么好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你如果放过,以后也不要再来市局找我了,找我我也不会理你们家的。”小王:“你不让以后找你也行,我们家的案子你本来也不拿事,我们以后还是直接找公安厅上访比较好。”杜建虎:“小王,你爸不在家,你可以代表你爸去参加听证会,你可以不发言只旁听,然后把会议精神传达给你爸就可以了。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快点走吧。”小王:“刚才你们还说是有相关领导在吴国荣办公室等着和我家协商处理问题,怎么又变成听证会了?如果你们是诚心解决问题,为什么非要今天,我们到你们各级公安机关上访无数次了,你们花招用尽,迟迟不愿依法解决,还雇佣众多黑恶势力长年对我家进行非法暴力维稳,极力阻挡上访,今天我爸不在家,你们又来难为我,如果省公安厅的相关领导和渭南警方诚心诚意处理问题的话,那你让他们写一份书面协商处理方案交给我,等我爸回来后我会亲自转交给他,并让他第一时间答复你们,这样总可以了吧。”淡博鹏:“想要书面处理方案是不可能的,你只有权去参加旁听,然后向你爸口头传达会议精神。”小王:“我做不了我爸的主,也无法代表我爸去参加旁听,如果出了问题,我爸怪罪下来这个责任谁来承担?还是等人回来后改天再谈吧。”吴国荣道:“我愿承担全部责任,到时让你爸来找我,我和他解释。”小王:“去年温家宝总理来咸阳视察,你们怕我们告御状,半夜上门行凶把我们家给砸了,你当时咋不敢承担法律责任呢?”吴国荣:“那你可以去找温家宝反映呀。”小王:“温家宝总理又没指使人来砸我家,我为什么要找温总理,我只找凶手的责任。”吴国荣:“那你有本事就去告我嘛。”在他们争论的过程中,众多在场民警无一人制止吴国荣,相反还有想迎合吴国荣的表情。
    
    淡博鹏和杜建虎见仍无法阴谋得逞,便躲在一边商量了一下,又很快返回窗外,向小王喊道:“那你现在亲自给省公安厅夏主任打个电话,我们也好交差,这都大中午了。”小王同意,很快淡博鹏就用手机拨通了夏主任的电话,放在窗外让小王和夏主任通话,不知夏主任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不讲理的话激怒了小王,只听小王很愤怒的向夏主任喊道:“我们家的案子你们拖了六年多了,造成一死二残的后果还不罢休还要坚持违法办案不纠正,阴招耍尽,今天又趁我爸不在家我们也不知情的情况下来诱骗我、欺负我,还说我家没诚意不配合解决问题,如果你们真心处理问题,为什么非要今天,还派来这么多打手和暴力维稳帮凶,到底谁没有诚意?”电话争执了一阵后,淡博鹏又接过电话不知和夏主任又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淡博鹏和杜建虎又开始一起劝小王跟他们去参加听证会,当时已经中午1点左右了,有一位身材高大壮实的穿警服的民警趁机站在院子隐蔽处用手机将杜建虎、淡博鹏隔窗谈话的姿势拍了照,看样子别有用心。见小王仍坚持不愿代表老王去参加听证会,淡博鹏等人只好灰溜溜的撤兵离去。
    
    下午6:30左右,我看到老王的小女儿在收拾院子,这时黑恶打手赵武生远远的骑着自行车赶来了,他满脸怒气、凶神恶煞般的在老王家后院附近转了一圈,不时的用恶狠狠的目光瞪向小王,我以为这条恶狗又想在光天化日下行凶,没想到他居然有所收敛,很快就骑着车子返回13号楼侧面,不知大声向谁汇报道:“人还没回来。”到了下午7:20分左右的时候,赵武生再次满脸凶狠的骑自行车赶来,又在老王家后院转了一圈,然后一屁股坐在老王家邻居院里不走了,并一直向老王家门口张望着,直到天黑也未离开。
    
    2012年8月28日早上10点多的时候,我再次看到吴金发和王宏一起向老王家方向走过来,吴金发拿着一瓶矿泉水,径直跑到李国亭(此人是火电四公司小贪官李合同之父,老王家对面邻居,长年24小时监控、汇报老王行踪的第一道岗)后院,和李国亭窃窃私语了一阵,王宏则跑到老王邻居家附近一群正在树下乘凉聊天的妇女当中窃窃私语一阵,好象在打听什么情况。打听完后他们又一起来到老王家后院使劲向窗里张望,一幅做贼心虚好象世界末日要到了的模样,最后一起离开。
    
    老夫有点不明白了,既然这些政府人员上门来找老王口口声声说是来诚心诚意解决问题的,言行方面却为何又表现的十分异常呢?
    
    一、记得小王曾分别多次问不同身份的政府人员:“既然是诚心来沟通处理问题的,为啥不提前电话或当面通知?”这个问题问的很好,虽然每个人的回答各不相同,但相通之处就是他们都没有也不愿提前通知老王要开听证会的事。他们为了达到强行非法终结老王家案子的目地,更想彻底堵死老王的上访之路,这样老王就无法再告他们违法办案包庇犯罪份子了,所有相关案情黑幕顺理成章也就捂得严严实实、高枕无忧了。要达到这个不可告人的目地,他们就必须有组织、有预谋、动用庞大的人力物力、精心策划一个美丽的陷阱诱惑老王跳下去,听证会应当是经过精心挑选后唯一理想的选择,如果提前通知老王家的话,那老王就会有所准备,请外援朋友律师等帮忙抗争,这样一来就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阻力,计划很有可能无法顺利完成,所以,他们绝不可能提前预约通知老王,就是为了打老王个措手不及,顺利使他们的阴谋早些得逞。
    
    二、既然所有上门来找老王去参加听证会的人都打着诚心解决问题的旗号,可是又为什么要让吴国荣、赵武生、甘明军、吴金发、魏涛、王宏等这些长年暴力迫害老王家的黑恶势力和打手们在场参与并威胁诱骗小王呢?这是诚意的表现吗?
    
    三、小王不断在请求他们,等她父亲回来后就立马到政府找他们当面协商沟通,这个请求完全合情合理,为什么他们个个都不同意,非要绞尽脑汁诱、逼、骗、哄着想让小王立马开门让他们进屋搜查老王是否在家,甚至还想强迫小王跟他们去开听证会,大有想破门而入强行绑架人之势,且人员众多打手林立,在众警官和小王交流的过程中,那些闲散的民警们也没闲着,只见他们不断有人跑到群众中放风,说老王的坏话,说老王不愿配合解决问题,是在长年无理取闹等等。难道这也是诚意解决问题的表现吗?
    
    四、既然是诚心诚意上门来解决问题,为何没看到案件主角罪犯单位火电三公司的相关人员出场和小王当面沟通?更没看到案发地渭南、蒲城警方的相关人员来老王家主动沟通谈话。吴国荣不是曾提到省委和省政法委的领导也来所谓听证会现场了吗?想必这些人应当是能拍板能拿事的人吧,他们为何要躲在吴国荣办公室里一直不敢露面,为何不敢到老王家来当着群众的面当面化解案件,这样做不是更显得有诚意也能更好提升政府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吗?为何不愿为之?他们想在听证会上扮演什么角色,包庇陕西省公安厅违法办案的总后台吗?
    
    五、小王曾反复多次讲她做不了她父亲的主,所以不可能去参加听证会,并提出如果一定要传达会议精神,诚心解决问题,可以请省公安厅和渭南警方留个书面协商方案转交她父亲,这个要求并不过份,也合情合理,为何被淡博鹏等人一口回绝了,这也是诚意解决问题的表现吗?
    
    六、老王不在家,听证会也没开成,此事应当暂且落幕,为何2012年8月27日下午6点多、7点多和2012年8月28日上午10点多,赵武生、吴金发、王宏等黑恶势力和打手们要多次到老王家附近进行暗中观察、蹲守,这也是诚意解决问题的表现吗?
    
    七、记得老王以前曾多次对人说过,他们家的案子是省人大、国家公安部等多家政府部门定性是违法办案并多次督办到陕西省公安厅叫尽快处理的案子,案件性质不存在任何争议,公安厅执意要强行开听证会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呢?
    
    八、假如老王手里不是铁证如山能说明公安厅在违法办案的话,那么陕西省公安厅为何要指使咸阳各级公安机关组织宠大的黑恶团伙对老王家进行长年非法暴力血腥镇压,极力阻碍上访,既然你们陕西省公安厅不存在违法办案的事实,那倒不妨放手让老王去告,不是也能尽快还你们一个清白吗?又何苦要精心组织策划听证会这个陷阱呢?
    
    九、假如陕西省公安厅没有违法办案,去年年底的时候市公安局在职信访处长上官虎又为何要在省公安厅的指使下向省上及中央各级相关政府上报虚假材料,没处理任何问题说问题处理的很好,已息诉罢访等等呢?虚假材料败露后如今又来耍听证会这张强行非法终结的牌呢?
    
    十、记得曾有知情者告诉我,他曾听老王讲过,当老王六月份去北京被强行截访回来后,街办曾经有人告知他,就是跑到联合国地方问题还得地方处理,只准他以后在地方上访不准去北京和省委省政府上访。可是当老王于2012年8月21日早上去渭城区信访局上访的时候,基层黑恶势力甘明军寸步不离的跟着也就不提了,到了区信访局,还没到上班时间,区信访局纪检处长杜旭辉就发现了老王,就电话叫来了街办魏涛、王宏等三名政府人员前来截访。不是说允许老王在地方上访吗?却为何还没上访就叫来截访,这是化解问题的表现吗?
    
    十一、我于2012年8月22日早上7点左右亲眼看到老王和他的小女儿一起在14路站牌下等公交车,赵武生寸步不离,看样子是要出门去上访。车还没来,街道办的魏涛就急匆匆赶来了,只见他很凶狠的厉声质问老王:“你又想往哪跑?”老王很生气的反问他:“你有什么权力质问我?”魏涛见老王不买他的帐,立马象泼妇一样指着老王的鼻子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老反革命上访户居然敢跟我顶嘴,是不是活够了。”老王的小女儿见魏涛不顾及任何政府形象,当众骂他父亲,就很生气的问魏涛:“你们这些政府人员吃的花的都是人民的血汗钱,竟然与人民为敌,你还有人性吗?”魏涛居然不知羞耻的回道:“我花你的钱了吗?你有什么权力说我。”说话间还想动手打老王,站牌下很多等车的群众都看不过,纷纷用愤怒的眼光看着魏涛这个政府败类,最终魏涛未敢动手打人。这件事后来在我们小区迅速传开了,很多群众私下议论纷纷对老王表示同情,也有人说:魏涛只是街道办一名普通的职员,无权无势,他之所以敢公开对百姓如此嚣张,不顾政府形象做给党抹黑的事,真正的幕后黑手应当是街道办书记姚希昌才对。姚希昌连市驻京办兼市信访局副局长史建武的安排都不听,公开耍花招不接待群众,不愿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他的手下自然也就学着他的样子占山为王欺压百姓了。口口声声说地方问题地方处理,又口口声声骂上访户是反革命,那不愿为党为民办事的官员又是什么呢?
    
    希望各界正义人士和外媒记者、律师朋友们持续关注老王一案进展动向,给予及时援助,有什么新情况笔者也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披露,如果老王及家人哪天遭遇不测,肯定不是自杀而是违法办案总后台陕西省公安厅和地方黑恶势力总头子街道办书记姚希昌的杰作,敬请持续关注。
    
    王英强电话:029------33711064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755961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省咸阳市王英强家再遭打砸
·王英强:上访三年我家四口一死二残
·王英强:省公安厅说要和我交朋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宿命:中国梦只能在与美国精英梦博弈中实现
  • 斷定美國將深陷越南泥淖
  • 老鼠冒险雷探长
  • 拉鐵摩爾讚蔣公比羅斯福邱吉爾更有遠見
  • 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
  • 民主已深入生活憂兩岸敵意變深
  • 中國海外人士觀選團來台爆拜訪韓國瑜陣營被拒絕
  • 桂从友大使又口舌招尤 瑞典再掀驱逐浪潮
  • 桂从友大使又口舌招尤 瑞典再掀驱逐浪潮
  • 推動中國現代化的頂天立地巨人
  • 列寧嫖娼患過梅毒
  •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 拖欠陳蝶衣數十萬書款賴債
  • 活到四十四還娶不上老婆
  • 连载《人生列车》6《七0後的金岳霖》Oxford大学出版社2013
  •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借貸總不償還,義人卻慷慨施捨。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七)——中道感受/乾坤草
  • 少不丁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胡志伟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台湾小小妮蔣萬安:心態才是真正關鍵!加油💪⛽🇹
  • 李芳敏144000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耶和華卻扶持義人。18耶和華眷
  • 台湾小小妮朱立倫:搭捷運、、.加油💪⛽
  • 胡志伟斯大林向毛澤東洩露雅爾達密約
  • 台湾小小妮馬大九:一日外送員,哈哈😄
  • 胡志伟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胡志伟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台湾小小妮連勝文:我也失敗過、、.
  • 胡志伟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曾节明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台湾小小妮郝龍斌:民共聯手消滅中華民國
  • 谢选骏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肺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似乎已经证实
  • 欧盟峰会或涉华为 默克尔指会后在决定华为取舍
  • 总统选举惨败 国民党疑要跟共产党翻脸了
  • 日本严防新型肺炎从中国进入日本
  • 穆迪再下调香港评级 指管治差 自治制肘严重 若再受限会进
  • 武汉肺炎疫情扩大 中国14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 孟晚舟引渡案进入庭审 中国外交部:及早释放孟晚舟
  • 钟南山等专家谈“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
  • 一名英籍男子在泰国染肺炎 家人网上发起捐助申请
  • 新型肺炎蔓延中国四省市 全球223人感染 死亡增至4人 专家
  • 武汉疫情:传播谣言 警方查处8人
  • 前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今遭判13年 未剥夺政治权利引聚焦
  • 武汉肺炎 澳大利亚及菲律宾告沦陷
  • 武汉疫情威胁全球爆升 世卫与武汉才紧急组架构
  • 两天三改拟控罪行 警方誓要控告制裁集会组织者
  • 武汉肺炎扩散亚洲 再掀18年前非典恶梦
  • 武汉肺炎 北京快速陷落 一日多例确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