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沈良庆:《双规》新书发布会讲话稿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0日 转载)
    来源: 维权网
    
     各位来宾:

    
    谢谢大家光临这个新书发布会。首先,我要感谢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及其发行人为这本书举办新书发布会,感谢各位的应邀参加。其次,我要向举办方和各位来宾表达歉意。由于中共当局的竭力阻挠,作为本书作者,我不能前来香港,甚至不能退而求其次,以在线互动方式通过网络视频异地参加发布会,只能提前向举办方提供录音和书面讲话稿,用这种非常不礼貌的方式跟大家见面。
    
    这本书是根据维权网小型资助项目获得的研究成果《“双规”问题民间调研报告》增补、改编完成的。这个项目的调研目的是帮助人们了解中国共产党内部使用的任意羁押和惩罚制度,分析双规与法治原则和基本人权的冲突,描述双规的实际操作情况,暴露这一侵犯人权死角的内幕。在项目准备阶段、搜集材料、调查取证和写作定稿过程中,尽管遇到重重困难。这种困难既包括项目本身搜集材料和调查取证的困难,也包括警方的不断骚扰和威逼利诱。前者曾经差一点就使我知难而退,仅仅由于维权网工作人员,特别是两位外籍专家的支持、鼓励和帮助,加上我本人的坚持,以及一些不便提及姓名的媒体从业人员、律师和双规当事人的帮助和配合,才得以最终完成调研任务。后者则是我本人必须正确面对的现实政治环境。初稿写出后,负责审稿的外籍专家严格按照学术惯例和规范,以及科学精神的要求,提出了非常好的修改意见,确保言必有据,引用每项材料都有明确的、可供核实的资料来源。因此,即便不能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自认为观点、结论一定正确,这也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应有的对待真理问题的科学态度。至少可以确保证据材料的真实性、规范性和科学性。至于观点、结论正确与否,影响好坏,读者固然见仁见智,作者也要文责自负。原报告中文版本已由维权网在2011年12月28日发布。今年上半年,维权网专家又跟我协商,将报告适当压缩后翻译成其他语种发布。到目前为止,这份报告可能还是中文世界唯一一部试图对双规问题进行系统、全面、科学的批判性研究的实证研究报告。由于搜集材料和调查取证困难,以及本人作为政治犯的身份限制,它注定只能是一个初步的尝试。具体内容和搜集材料、调查取证的困难不必说,这些在书中都可以看到。在这里,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项目进行、报告发表和图书出版过程中不断被警方关注、骚扰、威逼利诱情况,这些不仅有助于外界认识中国大陆的严峻生存环境,思想、言论和新闻出版的严格管制情况,来自官方的过度反应也有助于认识资助、发表和出版这项研究报告的价值所在。
    
    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都是通过无所不在的特务机构对社会实行严密监控的警察国家。假如不考虑技术条件、监控成本等制约因素,他们更愿意把所有人都关进边沁所描绘的那种圆景敞视式监狱,让每个人都生活在透明的玻璃房子里,让每个人都生活在老大哥及其鹰犬统揽全局的苍鹰之眼和无微不至的青蝇之眼的关注下。作为曾经坐过三次牢的政治犯,我一直受到警方严密监控,包括邮件、电话、电脑在内的所有通讯工具,甚至日常行踪和社会交往,几乎都无密可保。从2010年夏天,维权网跟我洽商接手原本由一位维权律师承担的双规项目开始,尽管双方很谨慎,尽量避免使用电话和电子邮件,警方还是通过秘密监控掌握了双方通讯联系和资金往来情况,以及此后因为搜集材料和调查取证需要,跟媒体从业人员、律师和双规当事人联系情况。申请立项、搜集材料、调查取证和写作过程中,警方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以谈话名义不断对我非法传唤,询问项目进展、内容、资金、人员联系等情况,不断进行威逼利诱,试图说服我放弃这个调研项目。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项目跟我以往通过写文章、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表达异议有所不同,既然他们无法让我改变思想,这么多年来对我批评政府都是睁一眼闭一眼,没有采取严厉行动。但这个项目是通过系统的实证研究揭露双规问题,否定了纪检工作的合法性,不仅会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也会给个人造成严重的政治后果,这种后果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我无法承担的。希望放弃这个项目,接受警方介绍的条件更优惠的研究课题。在不能迫使我放弃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要求及时向警方汇报项目进展情况,正式提交维权网发表前,先把报告交给他们审查。
    
    尽管拒绝了这些无理要求,这种干扰还是对调研产生了影响,进入搜集材料和调查取证阶段后,一些原来答应提供双规案例材料、介绍双规对象和接受访谈的律师、朋友和双规当事人,纷纷表示无法提供材料、介绍访谈对象和接受访谈。来自官方的干扰和搜集材料、调查取证本身的困难,不仅影响了项目进度,几乎还迫使我放弃这项工作。报告发表前,合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负责人登门警告我,高层领导已经看到报告文本,认为发表后会引起中央领导关注的后果严重,要求不要发表这份报告,他们愿意跟社科院联系,申请条件更优惠的官方课题,保证不提出任何附加要求,包括不预设立场、观点和结论,不干扰独立研究。我婉言谢绝了他们的要求,表示愿意对报告负责。为了确保我的安全,维权网也建议我慎重考虑是否发表。我坚持发表不仅是为了信守协议,也是为了捍卫言论和新闻出版自由。
    
    2011年12月28日,维权网刚刚发布这份报告,香港一位出版商就在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出版事宜。通过对方发来的脸书站内信和电子邮件,我才知道报告已经发表。第二天,在征询维权网意见后,我同意了这位出版商的邀约。第三天,合肥警方就奉命登门谈话,声称省委主要领导已经看到报告发表,希望尽量减少“负面影响”,不要在媒体炒作,不要接受境外敌对出版社出版要求。应出版商要求补充搜集资料、图片,对原报告增补、改编和图书印制、出版过程中,警方不断施压,试图阻止出版。在对作者阻止无效情况下,当局又将黑手伸向香港。据出版商通知,图书在1月13日开印,准备17日上市销售。16日晚,警方以过小年名义请我和另一位异议人士吃饭,席间最后警告我: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对此事很关注,图书出版后,他们可能会对我采取行动,希望我能够理解。我表示文责自负,愿意承担相应后果。春节后,我通过其他渠道获悉图书没有上架销售,询问出版商才知道,中共早已把黑手伸到香港,把已经印好的图书扼杀在书库里。再后来,出版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大家对这一版图书被消失情况感兴趣,可以查看维权网5月25日报道《中共将黑手伸到香港干涉出版自由》(链接: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788.html)。此后,我没有为图书出版做过其他努力。
    
    上苍有眼。感谢香港,感谢两位不便提及姓名的香港网友,她们在看到相关信息后,帮助我跟五七学社取得联系,终于让这本被中共扼杀的图书重见天日。借用官方宣传惯用的一句话:“阶级敌人总是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11月31日,警方故伎重演,迅速作出反应,在阻止无效的情况下,口头宣布对我实行软禁,禁止在中共十八大前后离开合肥,前往香港参加新书发布会。如果不答应,他们就要带我旅游半个月。还要求不得以在线互动、书面发言形式参加发布会。这一无理要求遭到拒绝后,届时他们可能会对我采取停电、断网、谈话、旅游等强迫失踪措施。为了防止万一,我向出版商和外界通报了这些情况,决定提前把书面讲话稿和录音提供给会议举办方。如果大家对这一波打压情况感兴趣,可以查看维权网11月1日报道《十八大召开前夕,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被软禁》(链接: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1/blog-post_4523.html)。
    
    三十多年来,尽管中国大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传统的斯大林加秦始皇的毛式共产主义极权国家,逐渐演变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我更愿意称它为新极权国家,政治、经济和法律形态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党文化小传统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计划经济,让位于不伦不类的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在经济总量取得巨大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这种由垄断权力主导的国家机会主义改革路径,没有让广大民众分享经济发展成果,让中国跌入了以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为主要标志的国家资本主义深渊,两极分化日益扩大,生态环境急剧恶化,社会矛盾空前激烈。尤其是最近十几年来,以罪恶的土地暴政为标志,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更是比翼双飞,以维稳的名义实行政治高压,导致民不聊生,民变蜂起,整个国家变成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爆炸,随时随地都在爆炸的火药桶。
    
    中共建政以来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法律实践告诉我们:中共政权一直都是一个压迫性政权。无论是毛时代带有某种民粹色彩的领袖独裁、无法无天,还是新时期带有某种精英色彩的寡头政治,也就是党内高层按照所谓民主集中制原则实行集体领导,大体上按照差序格局分享权力和利益,共产党始终都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无法固然无天,有法同样无天:毛时代根本不需要什么法律,共产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实行强制,做任何想做的事。进入新时期,与时俱进的共产党发现了法律的妙用,通过任意颁布法律满足自上而下的管制需要,这种法律无非是一党专政的工具,法网越密,上位者越能随心所欲,下位者动辄获咎。这种压迫性法律,让共产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个人生活经验告诉我,这是一个警察国家,这个国家的全体臣民都无差别的生活在一个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监狱中,无论是国家法或者一般法律意义上的看守所、拘留所、监狱、劳教所,还是党内法规意义上的双规场所,还有那些用于关押政治犯、良心犯、维权人士和上访民众,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黑监狱、精神病院,五花八门的精神文明学校、学习班、感化班,无非都是这个大监狱中的严管队。狱中人和狱外人的区别,仅仅在于一个是严管对象,一个是宽管对象。这些严管队或许名称不同,关押、规训、惩罚的对象不同,但在性质上并无二致,无非都是大监狱中管理更为严格的小监狱。从这个意义上讲,不仅中共党员都是潜在的双规对象,这个国家的每个臣民,每时每刻都在某种形式、某种程度上是形形色色的双规对象,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接受中共当局的规训与惩罚。
    
    我出生在长江北岸一座城市,小时候经常在江边玩耍,眺望江上各种行船,江南岸柳和远山。近年来因为父母年事已高,身体很差,自己也被迫蛰居家中,经常回老家省亲,却很少有心情去看长江。缓缓流动的江水和江南的旖旎风光,总会让我想起楚辞中那段摄人心魄的诗句: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在江南更远处,在一国两制的基本法框架安排下,有一座美丽的自由城邦,那里的同胞虽然也感受到赤化威胁,大体上还能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以自由思想、言说、出版新闻纸和图书。背后的大陆,亘古至今,不仅有一串越来越长的禁书目录,还有更多根本没有机会面世的思想和言论。在我的朋友中,很多人因言获罪,有的至今还关押在狱中,有的被迫流亡他乡。同一片蓝天下,有不同的人类和国家;同一个国家,有不同的地区和国民。这种基本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的差异,让专制者和自由人类拥有完全不同的光荣与梦想,无情地分裂着人类、国家和社会,怎不令人触景伤情?
    
    如果没有西方国家、台湾和香港这样的自由国家、地区和城市,没有互联网,异议者很难发出不同的声音,这本《双规》不仅没有机会以图书形式出版发行,甚至不会有这份调研报告。因此,我应该向提供合作机会并帮助我完成调研项目的维权网,特别是两位外籍专家表示感谢;向那些不便透露姓名的新闻工作者、律师和网友表示感谢;尤其要向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及其发行人表示感谢,他们在经费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仍然帮忙筹集出版费用,使这本书得以迅速出版发行。
    
    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向举办方和各位来宾表示感谢和歉意。
    
     (博讯 boxun.com)
402231720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州拥22套房城管政委被双规 其子入籍澳洲
·广州拥有22套房官员被双规 其子加入澳大利亚籍 (图)
·广州番禺拥有21套房城管政委蔡彬已被双规
·广州公安局副局长与多名女子有染被双规 (图)
·广州公安副局长何靖被双规 与多名女子有染
·河南信阳明港镇盖超标办公楼主要负责人被双规
·陕西微笑门局长杨达才传敛财上亿已被双规
·浙江金华副市长疑被双规 其妻同时被带走
·浙江金华副市长朱福林疑被双规
·网传广州日报副社长被双规
·传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林上周被双规
·福州原副市长杨爱金被双规 传受贿三千万
·福州原副市长被双规 家里搜出17套房产证 (图)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行长陶礼明被中纪委双规
·方滨兴疑被双规 校方指是谣言
·深圳龙岗政协副主席钟华兴严重违法违纪被双规
·重庆官场清洗薄熙来亲信被双规
·薄熙来提拔的重庆两高官遭双规
·薄熙来被软禁 妻子谷开来已经被双规
·胡锦涛对江泽民发起总攻 传许宗衡后台被双规
·梁湘放走赵紫阳儿子赵二军,中央震怒:尉健行发明双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