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莫言为去瑞典领奖 准备燕尾服学跳舞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0日 转载)
    (山东商报) 昨晚,莫言的大哥管谟贤做客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新杏坛”,为山大学子讲述了莫言小说创作背后的故事。管谟贤说,作为大哥,在山大爆弟弟的料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作为莫言走向文学道路的“领路人”,他还是给大家讲述了莫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透露莫言下一部小说一定还是写高密东北乡,内容可能会写反腐败。
    
莫言为去瑞典领奖 准备燕尾服学跳舞


  [天生敏感]  大哥谈女朋友,他第一个发现
    
      管谟贤说,高密也有一个莫言研究会,他们研究总结了四点:天才的莫言,勤奋的莫言,高密的莫言,世界的莫言。“我们过去好像不大承认天才,总是说‘天才是99%的汗水+1%的天分’,但我觉得搞文学总是还要有天才的,这恐怕是后天学不来的。”
      管谟贤比莫言大12岁。“从小我观察他,发现他非常敏感,对大人的脸色、语言的内涵理解的特别快,特别善于观察。可以说具有超人的观察力,什么事他一看就明白,牢记不忘。”他还举了个关于自己的例子:他和妻子刚开始有恋爱苗头的时候,就是莫言第一个发现的。“1967年我回家探亲,她给我写几封信,莫言一看,在我父母面前说,‘大哥有女朋友了’。”“当时我极力否认,说对方是个男的,因为老伴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棣”。莫言坚持说不是,那时候才11 岁。所以我说他很有观察力。”管谟贤说,莫言具有丰富的想象力,读过他作品的人就会知道。“你想不到的他能想到,你想不到的话他能想到。恐怕先天也有一点,当然后天训练也很重要。”

  [观点独到]  对人才培养要求“全面发展”有异议
    
      在大哥眼里,莫言在文学方面是有天分的。管谟贤说,自学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没有一定的天才,也学不进去,尤其是在当时极为艰难的条件下。莫言小学五年级失学后,只有利用农活休息时间,下雨、阴天、晚上来学习。没有书读了,连农村墙上煳墙的报纸都读完了。有的报纸是横着贴的,莫言就会歪着头看。
    
      管谟贤为此还陷入了对当前教育的思考。“我老在思考我们的教育方针,让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我觉得这恐怕不行。”管谟贤说,有的天生爱读书,有的天生不爱读书,但手特别灵巧,莫言是,他的一个伙伴也是。“我小时候有很好的小伙伴,连读两个一年级,老是留级,但干农活我从来干不过他,人家就很快。干完了帮我干。我感觉,人恐怕各有所长。”

  [ 坚韧不拔] 为写小说莫言吃尽苦头
    
      莫言创作,坚韧不拔,吃尽苦头。他在南关,1994年搬到县城南关,每写几张就拿到学校来给我看,右手中指茧子很厚。“为什么我不会写小说?因为我觉得我吃不了这个苦。”管谟贤说,莫言在当时的环境下在高密大地上生活了20年,念了五年书,当兵前还在高密棉油厂当了两年临时工。有人说饥饿和孤独的童年是作家的一笔财富,我不大同意这种干法。那幸福生活就不是财富了?幸福生活吃好的穿好的,莫言的大脑还能发育的更好一些。言语间无不流露出长兄对弟弟的疼惜。
    
      管谟贤透露,获得诺贝尔奖后的莫言肯定会继续创作,而且写的一定是高密东北乡的故事,“很可能是反腐败故事,他以前和我谈过”。莫言目前正在为去瑞典领奖做准备,除发言稿之外,还要准备燕尾服、学跳舞等。夫人和女儿,还有其他朋友将和他一起去瑞典。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1312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咬文嚼字》“盯死”莫言 称“明年还对他挑错”
·海岩:很多人对莫言一无所知 他获奖绝对有政治性 (图)
·青岛饺子馆推出“莫言饺子” 未告知莫言及其家人 (图)
·莫言二哥:上报和出境频率快赶上莫言了
·莫言获诺奖后首回旧居探访 或为领奖做拍摄 (图)
·中国民间人士联署公开信抗议莫言获诺奖
·“莫言醉”白酒商标被爆卖出千万 价格翻万倍 (图)
·高密计划花50万整修莫言故居 其父称太张扬 (图)
·医学专家:读莫言小说中的长句能缓解高血压
·铁流:从莫言获诺奖,看毛泽东“反右斗争”的罪恶
·莫言:我经历了许多苦难,但没疯狂也没堕落 (图)
·莫言年内收入或达两亿 将成中国作家首富
·莫言多部英文版作品 在美国赶印上市 (图)
·外媒揭出真相:中国体制从未信任过莫言
·莫言获奖后:我考虑是否该“夹着尾巴做人” (图)
·莫言家乡“头脑清醒” 否认种万亩高粱
·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获奖是某种政治因素起作用 (图)
·德国汉学家顾彬称莫言获诺奖因译者翻译巧妙 (图)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冉云飞:警惕“莫言热”背后的公权力
·回应莫言“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财富”的纪实小说/孙宝强
·莫言:文学与政治的双生子/刘水
·曹长青:马悦然和莫言有“诺奖交易”?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莫言获诺奖,却永远与中共体制悖论/华夏
·曹长青:顾彬批莫言实在到位
·曹长青: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莫言获奖并非中国教育的成功/熊丙奇
·刘水: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请莫言写写高密那条发臭的胶莱河
·刘逸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张英致苏州作家朱树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从鲁迅到莫言——中国人的诺贝尔奖之路/彼岸风
·曹长青:莫言得诺奖不是坏事
·廖亦武与莫言的区别:叛离诗人与官方作家/彭涛
·洪哲胜:让我们理性地对待莫言──回应中国民间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解了系在中共颈上的铃/彭涛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