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司马南:中美选举形式迥异但本质相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 环球时报
    
    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司马南
    司马南:中美选举形式迥异但本质相同


    
    在美国的两党政治中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可谓是重头戏。在大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对其推荐总统候选人都给了那些支持呢?作为总统的候选人的奥巴马和罗姆尼在选举是如何扮演各自的角色呢?为此环球论坛“牛人访”特邀目前正在美国观摩大选的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司马南先生为您做详细解读。
    
    美国的政党不过是竞选的工具
    
    环球网网友:请简要介绍一下美国的政党制度?美国是否只有民主和共和两个党?
    
    司马南:这个问题大家完全可以去查历史书。名义上还有他党,但是实际上有搏击总统位置的,有冲击议员能力的基本上是那两党。
    
    美国的党是为了竞选而产生的,这与中国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党不是为了什么竞选,而是为了革命。中国共产党与美国两党的最大区别,一个开始要革命,另外两个开始就是为了竞选。中国共产党是核心力量,党的中央政治局就是企业董事局,是拿总的、负责的、掌控全局的;而美国的政党不过是竞选工具而已,到时候拿出来用用,用完了度假四年。
    
    你知道的,18世纪末19世纪初选民必须拥有一定财产的规定被取消后,美国的穷人突然有了选举权,选民人数大量增加。忙不过来了怎么办?作为一种“动员手段”,美国政客弄出来了那个叫政党的东西。
    
    当然,如果不严格地说,此前美国也有政党的历史。那十三个殖民地发展不一样,为了搞一个平衡的联盟兼顾各方面的利益,每州四个代表,1787年开了一个大会,与会代表签字以后到各州表决,三分之二通过,成了历史的一件大事。那时候的“联邦主义”、“共和主义”两股势力动辄争论,共和党杰弗逊要求政府权力更大,联邦主义要求州的权力更大,最后双方归于妥协。后来那个“联邦党”解散了。
    
    我这样说,大家切不要以为那时候的联邦主义、共和主义代表就是今天的两党。
    
    尽管无需旅行入党手续,也没有什么党员纪律要求,今天你进来明天就可以出去,出去进来你自己说一声就行了,甚至说都不用说。这样松散的党的组织,与我们理解的党的组织完全不是一回事,2/3的美国人仍然认为自己是党员,常常自报家门,我是共和党人(民主党人)。二战后,两大政党总统候选人得到的选民票平均为95%。
    
    在中国人看来,美国的党是形同虚设的,但是,人家的“党性”很强。几乎无人不自我认为,我是**党,或者我赞同某某党。1998年的国会中期选举后,当选的国会议员中只有一人是无党派人士,而当选的七千三百多名州议员中,只有20人(千分之三)既非共和党又非民主党人。两党体制主宰了联邦和州的政府。
    
    今天上午我去参观国会,眼见到参议院的100个席位中,民主党坐在左边,共和党坐在右边,两个无党派人士只能坐在中间。 美国第三党、无党派是有的,但那仅仅是配重的需要,甚至配重都谈不到,充其量点缀一下而已。
    
    美国大选所研究的问题都是在无病呻吟
    
    环球网网友:何为摇摆州?摇摆州是如何左右大选的最后结果?
    
    司马南:摇摆州,就是决定着最后票数的的那几个州。势均力敌的时候,决定胜负的是少数票。
    
    环球网网友:在您看来,美国的大选到底在什么问题上纠缠不清?或者说,他们在争什么?
    
    司马南:必须承认,美国社会200年的发展,政治模式与社会形态高度协调。
    
    美国大选所研究的是堕胎、就业、同性恋、医疗保险、加税减税、政府大点小点,要不要禁止私人拥有枪支、军费开支要不要增加,哪位候选人的形象声音更好,等等的问题,在我看来都是些枝节问题,不是问题的问题,无病呻吟的问题,吃饱了撑的问题,所以美国需要吆喝人们关注大选。
    
    环球网网友:您在美国期间是否看到了哪位总统候选人的造势活动?
    
    司马南:我们在美国拜访很多的选民,原来以为清楚的界线,现在模糊了。
    
    一般认为,民主党代表穷人、少数民族、弱势群体、大部分有理想的知识分子;而共和党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代表军火商的利益。但是,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费城郊区的选民,富人选奥巴马,穷人和部分中产阶级选罗姆尼。这与大城市的情况正相反。我好奇地问为什么,选站工作人员是挺奥巴马的,他的解释是:富人理性看得长远,知道奥巴马靠谱;穷人受教育程度比较低,被罗姆尼这个商人忽悠了。听完解释,真正的原因依然不明了。
    
    有人认为,从思想取向层面来看,民主党等于自由主义;共和党等于保守主义。这样说似乎很清楚,但是,你要知道,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不同的国家里有不同的含义,即使在美国也有不下几十种定义,这还不包括不同历史时期的美国人对此定义的不同。
    
    一般说来,美国当代的自由主义理论推崇革新、容忍与社会平等,主张观念、制度和法律应随社会环境之改变而变迁;而保守主义思想则强调文化延续性,注重传统价值、社会稳定与宗教之作用。
    
    在具体的政洽领域,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最大分歧莫过于“大政府”与“小政府”之争。保守主义理论从维护个人自由这个基点出发,坚信政府权力之扩大即意味着个人自由之缩小。这种理论认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对社会问题的涉入必定会危及美国文明的根基-个人自由。更有甚者,保守主义理论还认为联邦政府的社会福利、高开支、高税收、及保护少数民族权益等政策均不同程度的造成或深化了美国的社会经济问题,如生产率下降,通货膨胀,中上阶级收入减少,商企业界投资热情不高,懒人依赖政府救济等等。
    
    与此相反,民主党人认为,放任的资本主义经济导致了严重的贫富不均、高失业与一系列其它问题,而高度发达的科技与经济发展并没有明显改变美国社会不平等现象,如种族歧视,妇女权益得不到足够保护等。因此,他们深信,美国社会的急迫问题不是个人权利受到侵犯,而是社会不平等没有得到纠正。同时,他们还认为,美国诸多的社会经济问题如此之严重,如此之深刻,非得政府出面参与解决不可。
    
    桑迪飓风是奥巴马的救命天使
    
    环球网网友:美国国内那些力挺奥巴马的人持什么样的说法?那些看不起奥巴马的人又怎么说?
    
    司马南:一个朋友在美国住了20多年了,他就力挺奥巴马,全家都去拉票。其理由有四:第一,奥巴马出台的政策颇具远见卓识;第二,其人温和正派有魅力;其三,体恤下层百姓掌控道德高地;其四,全民健康问题政策关乎每一个人。与奥巴马相比,罗姆尼不过是一个百万富翁,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看不起奥巴马的选民认为,奥不过是一个履历单薄,坐着火箭上来的演讲嘉宾。他有梦想,但仅仅停留在呼吁“改变”与“希望”的口号上。已经给了他四年,很显然没有行动去实施。就业问题,经济恢复、医疗方案、国家赤字等等的棘手问题,靠演讲是没有出路的。奥巴马不可能与履历丰厚的罗姆尼相比。
    
    谈到奥巴马的政绩,一位美国朋友一脸的不屑。她坚持认为奥巴马信口承诺、到处买好、扬汤止沸的政策走势,将会把美国带入到“国家破产”的地步,现在的美国已经千疮百孔了。最重要的是,奥巴马除了弄嘴买好不太懂的别的大事情,且执政能力太差,一点行政经验也没有。
    
    环球网网友:共和党的粉丝认为罗姆尼有什么具体优势?
    
    司马南:全是好话拉。一位美国朋友全家投票给罗姆尼,我问究竟,他介绍罗的三大优点:1、驾驭过巨型企业,务实低调成熟,善于处理复杂事物;2、临危受命全权操办一届成功的冬季奥运会,有能力给美国人长脸;3、身为马萨诸塞州州长,全民医疗改革成就卓著,理性温和深孚众望。相形之下,奥巴马只是个会耍嘴的雏。
    
    环球网网友:请您分析一下奥巴马和罗姆尼谁当选,对中国有利?一般的认为,罗姆尼叫嚣上台后就要把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所以,部分国人觉得还是奥巴马平和一些,您认为有道理吗?
    
    司马南:这个问题很有趣,我在美国看到一篇文章,是宾大教授建议我必须阅读的一篇疑似民主党人炮制的材料。奥巴马是不是温和一些,您来看看吧。
    
    2008年,小布什当政的最后一年,美国军费开支:$481.4 billion(http://en.wikipedia.org/wiki/2008_United_States_federal_budget)。
    
    2009年,奥巴马上台的第一年,美国军费开支是$515 billion(http://en.wikipedia.org/wiki/2009_United_States_federal_budget)。这一年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奥巴马上台的第二年扩大阿富汗战争,美国军费大幅增长为$663 billion(http://en.wikipedia.org/wiki/2010_United_States_federal_budget),在他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以后,一年之间把军费增长了30%。
    
    2011年,奥巴马的军费开支是738 billion(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0/02/01/us/budget.html),达到美国历史最高点,比小布什最后一年的军费开支多50%!
    
    奥巴马2012年度的预算资料:他提出的军费预算是$737.537 billion,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要求消减到$712 billion,最后通过的数字是$716.300 billion。事实是奥巴马提出了庞大的军费,共和党要求减少军费预算。您自己也可以查证这些数字,谷歌或维基上都有(http://en.wikipedia.org/wiki/2012_United_States_federal_budget)。
    
    看清楚了吧,奥巴马当总统,三年就把军费从2008年小布什的481.4 billion 提高到2011年的738 billion。提高了50%!
    
    环球网网友:这次美国发生的“桑迪”飓风,是否有助于奥巴马挽回电视辩论中造成的劣势?另外你们的去的时间那么短,大选的事情很复杂,能搞得清楚吗?
    
    司马南:天赐良机啊,对奥巴马来说。桑迪就是救命的天使。美国人也这么说,民主党的支持者并不否认。至于大选的复杂性,我当然注意到了,第二天,我的微博就表明了态度,且从内心里生出不少感慨。
    
    昨天的谈话对象个个身手不凡故事曲折,无奈只好选择一夜无眠凌晨赶路。飓风已经飘过华盛顿,赶着最早一班飞将过去,到现在,一直没有得到机会休息。我警告自己,对美国大选下笔要谨慎,必须认真斟酌文字。
    
    在伊利诺伊州与卡特中心的工作人员请教美国大选问题,人家讲得头头是道,我却忽明忽暗,一时没能力消化这么多的内容。听起来的确复杂得很,啰嗦得很,坦率地说,真长了不少见识,美国选举制不愧是无比精巧设计之下的十面埋伏巨型战役,除却最高指挥官及少数人,他人都是配偶甚至木偶。
    
    当然我也向他们请教一些问题,他们的回答让我吃惊。
    
    在伊利诺伊州,问了多位普通美国人,他们对“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竟然一无所知。我告诉他们,就是在你们美国选总统或议员,谁有钱谁牛,巨额私人捐款合法了,就是“有组织的金钱”在美国大选中的作用,靠拖拉机坦克车也拦不住了,就是“民主”等于"钱主"了。
    
    与美国选民深入交流才能体会更多细节
    
    环球网网友:你发了很多的微博说与美国人交流,有什么心得体会吗?
    
    司马南:与美国人交流的时候我喜欢用摆积木的方式,拉近了不少的距离。方法很简单,假如美国的今天一切不变,增加一块积木,或拿走一块积木。譬如,增加那一块积木的内容是“美国突然增加10亿人口”,那么,膨胀的美国会怎么样?堵车、吃饭、汽油、住房、种族歧视、养老金、医疗保险,尤其就业?
    
    再譬如,拿走的另一块积木,赶巧就是“取消村长打白条的权力”。美元风光不再,美联储一个决定就“量化宽松”一番不行了,花花绿纸全世界换取实物商品不行了,最重要的商品石油不再只与美元挂钩,东盟自由贸易区,中日韩互换货币像欧元区一样,不再低眉顺眼委屈自己,而是甩开美元自己玩了?
    
    美国老百姓淳朴且简单,这样的幼儿园大班积木数学,除非学者和关心政治的人,大部分老百姓不明就里。但是美国的政治家心知肚明啊,他们晓得,这就是中美两国之不同,不仅发展阶段不同,国情任务不同,文化历史也不同。同是积木,各有各的玩法。你搭你的,我搭我的,不能互相拆台。
    
    环球网网友:您在微博中提到,到美国以后个人的最大的收获是对美国民主的认识具体化了?这个具体化是指?
    
    司马南: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连续三次到美国,呆的时间都不短,广泛接触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这一次,主要采访选民。每天长途驱车跑了好些地方,先是到芝加哥、伊利诺伊州,而后费城、新泽西、马里兰、华盛顿。不是呆在大城市里,而是一竿子扎到小镇上。在伊利诺伊一个只有八万人的小镇上,我们连续拜会了社会各界人士,从市政厅到图书馆再到大学,从加油站到商铺再到农家。
    
    总的来看,一部分老百姓的胃口的确被媒体吊得高高的,仿佛李宇春张靓颖那一次的超女比赛决赛之前,摩拳擦掌者,愤愤不平者大有其人。但是,知识分子群体,约占百分之五左右,他们的态度比较沉稳理性,因而也就比较失望。他们普遍认为,大众媒体所提供的事实与评论不是给他们看的。
    
    比如,芝加哥大学的某教授就直截了当地批评奥巴马,他指出:美国远没有走出经济危机阴影,10%以上的人失业,45%左右的人们需要政府救济,中产阶级每况愈下,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夫人竟然带了一大群朋友亲属,到全球各地度假17次,随行人员和安全人员多达数百人,浪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前年奥巴马全家到西班牙度假就闹出了媒体风波。
    
    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时,到处夸口许诺,他要把政府借债减少50%,实际做起来两年半就把国债增加了60%。总统夫妇就是这样花钱大手大脚,花国家的钱眼睛都不眨。上行下效,各级机关自然也是大手大脚。三年半就把国债增加了将近一倍,政府的福利救助开支占政府总支出的41%,全美国靠吃政府救济的人数增加了50%。
    
    另有人补充道,奥巴马嘴上说要节约能源,但是却把白宫早冬季的室内温度调整到历史最高,是历史上在白宫使用能源最多的总统。
    
    这些生动的细节表述,如果不是到美国来亲身经历聆听选民抱怨,万里之外如何感受得到?
    
    中美两国大选形式迥异但本质相同
    
    环球网网友:您看来,中美两个大国的“大选”时间如此接近是不是一个巧合?
    
    司马南:就是赶巧碰到一起了呗。过去也碰到,大家不在意就是了。今天碰到了,人们就探究必然性。是应该探究为什么两个大国的大选时间如此接近?这让你们媒体记者如何选择?其实,中国这次到美国来观察大选的人我只是百十分之一,一个著名的基金研究会的工作人员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他们这几天接待了中国官方几十人的大选观察团。
    
    之所以两个大选交织到一起被人们不断地比较议论研究,根本问题是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躲不开,绕不过去,不能不打交道,打交道蜜月期过去了,彼此已经深深地融入对方,于是磕磕绊绊的事情不绝,双方都有点烦,却一时拿不出办法来。
    
    于是,美国试图耍牛仔脾气,要世界领袖的派头,军力向太平洋集中,在中国周围挑事,对中国的围堵日甚一日,另一方面,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日甚一日,两个世界经济大国按基地皮算,老大老二啊只能和平发展,不能刀兵相见。否则,世界暗无天日。所以,两边的大选互动性增强,关注度提高,彼此敏感多疑又谁也离不开谁。
    
    环球网网友:中国美国这两个大选有什么相同点、共同点?
    
    司马南:说到共同点嘛,两国大选形式迥异,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最高权力交接。
    
    同是中共精英,这茬人大部分下了,新一茬人上来了。新松恨不高千尺,但没有“恶竹”概念,因为权力交接者理论上来说必须一脉相承。
    
    一些人争论、探讨谁家的大选更好一些、更民主一些,我不反对。但是我认为,不如讨论:谁家的最高权力交接更符合本国国情?更能服务于民主背后的价值?邓小平先生讲过:民主是我们的方向,但是国家必须保持稳定。
    
    说到底,大选之不同,乃是因为美国的那个党与中国的那个党,本来就不是一回事。谁要是以为美国的政治有资格、有道理格式化中国的政治,分明是典型的“不懂政治”。
    
    环球网网友:您不惧桑迪飓风,亲临美国观察大选,遇到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司马南:见到的很多的选民,对两个候选人,其实都不满意。于是美国的大学教授议论大选,就提了一个务实方案,成就了一个中国人所理解的“段子”。的确很好玩,了解典故深得其妙者会忍不住捧腹——以能力而论,民主党人希拉里大姐其实比奥小弟更像总统。
    
    我们欢迎希拉里大姐当总统。前几天,希拉里不顾奥巴马的一再挽留,决定辞去国务卿。如果希拉里不愿意当总统,克林顿回来更好(严肃地:宪法没有规定不可以)。共和党人讥讽道:除非白宫实习生全换男的,否则,我们坚决反对比尔三当总统。当然,实习生都是男的,克林顿先生也就不愿意了,但希拉里会微笑道:那还是我来吧。
    
    再给你说一个:你知道的,奥巴马的老爸是一个普通的黑人老头儿,妈妈是白人。妈妈死了,当年父母离异,妈妈一个人拉扯奥巴马。父亲今天依然健在,他参加08年儿子总统就职典礼。于是,一个段子在美国流行:“我儿子是美国总统,不怕离婚”。“离婚很好,不必忧虑,儿子出息”。这里传达出来的是一个乐观幽默的理念:两个人没过好,儿子容易出息成总统。也算歪打正着。
    
    环球网网友:有人说您的夫人和孩子早已经移民海外,在美国扎住,您是“裸左”,因此您的话不可信。您愿意就此做点回应吗?还有人说,您到美国这次是“回国投票”的。
    
    司马南:造谣是不需要根据的。这样的谣言,比这更离奇的谣言,我多次辟过、更正过,尤其是当亲戚朋友也被忽悠,赶过来探问究竟的时候,我不能不出面解释啊。但是,造谣者毒,传谣者众,我是百口莫辩。虽百口莫辩,但问心无愧。
    
    到美国看看,关于我的谣言更是满天飞。原来,有些谣言是出口转内销的,也有些谣言是境外生产,国内批发的。前些日子,我只一天没发微博,海外媒体就开始发酵谣言,一口咬定司马南跑了,还有鼻子有眼地说了一些细节,司马南乘坐海航的飞机,人到了西雅图.......其实那时候,我正在三亚度假。他们太抬举我,国家领导人也要七八天不露面才会引发猜测,我只一天不发微博就造我的谣,为什么要给我那么高的待遇呢?比我待遇更高的是孔庆东,他躺着也挨枪子,谣言说,司马南叛逃了,孔庆东没走成........
    
    (环球网“论坛牛人访”是环球网为促进论坛牛人与网友在线交流而创办的一种互动形式。网友在线提问,论坛牛人在线即时解答,就热点话题由表及里,层层解析,还原和透视事件真相。自推出以来,“论坛牛人访”颇受网友欢迎,已具备一定的影响力。) (博讯 boxun.com)
319201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路透社关于政治局委员差额选举的消息可能不准确
·政治局委员差额选举,中共进行党内民主改革
·清华大学外籍教授:中国选举换届模式优于美国
·十八大差额选举,习李豁免?(上)
·十八大差额选举,习李豁免?(中)
·十八大差额选举,习李豁免?(上)
·造谣江派失势是为了影响中央委员差额选举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广东村民未参加新农合被剥夺选举权和养老金
·习近平推十八大高层差额选举 差额达40% (图)
·中国选举观察(2012)之五十——毛泽东老家的选举委员会主持非法的县“议员”选举
·柳传志:反对暴力革命 希望高层是被精英选举出来 (图)
·天津北辰换届选举又要出人命了:王庄村长被拒留 (图)
·中国选举观察(2012)之三十六:长沙市开福区人大常委会领导非法选举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9日举行 将选出70名议员
·媒体探秘十八大代表选举 首要考察的竟是这个
·中国选举观察(2012)之三十四:自荐候选人、独立竞选人和独立人大代表
·中组部:十八大中央委员将差额选举产生
·中组部:党员群众对选举满意度达97%
·西安高桥村选举结果为啥至今不公布? (图)
·为什么在镇官员督导下的两次选举遭失败?/陕西宝鸡卢家村
·支书出身的杜德印搞假选举 (图)
·广东顺德三桂村村委会选举涉嫌被操纵 (图)
·尊严?北京金泉广场居委会组织选举的黑幕
·周锡玮挺朱立伦 退出新北市长选举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大连县级市“警匪一家”村霸干扰村委选举2年(图)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枪口下的选举"评论:选村委会干部为何要动用警察
·“18大”常委的差额选举能选出什么结果?/隐名
·“18大”常委的差额选举能选出什么结果?/隐名
·福建三明市独立候选人詹华平谈县“议员”选举
·党的领导、选举、言论制度 曹思源致“十八”的建议
·香港和缅甸选举的对比/余英时
·北外今年的选举
·评乌坎村的村官选举和事件主要意义/刘青
·成都人大选举=伪官员任命伪代表/陈茜
·评乌坎村选举/傅申奇
·谈台湾民主选举成熟说明什么?/余英时
·迈向民主选举的第一步——中国广东乌坎村/朱荣
·一个大陆游客看台湾选举/王斌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曹长青:2012选举年 更显中国落后
·2012选举年 更显中国落后/曹长青
·对台湾选举结果的几点看法/傅申奇
·“选举”和”选拔”的区别是什么/王在安
·令人羡慕的台湾总统选举/朱荣
·台湾选举临近,央视全面哑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