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年近六旬“独臂校长”冰冷江水里救起落水老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2日 转载)
    来源: 今日早报
    
     “当时什么都没有想,直接就跳下去了,如果想一想的话,或许就会犹豫了。”说起跳河救人,龚金川说,缘于本能反应,当时并没想太多。

    
    今年59岁的龚金川是奉化一所小学的校长,小时由于一次事故,手臂只剩一只。然而,正是这一只手臂,将落水的阿婆救上了岸。
    
    想也没想就直接跳了下去
    
    “当时情况很紧急,真的什么都没想,后来才知水很深。”龚金川有点后怕。他会游泳,但没救过人,水性也不太好。
    
    10月30日6点多,他和往常一样去惠政大桥附近打太极。当天下着雨,天很冷,锻炼的人比前几天少了很多。6点20分,刚做好准备活动开始锻炼,突然听到“扑通”一声,离他三四米的地方有人掉进了桥下的县江。
    
    很快,旁边一位中年女子大声呼救。龚金川忙冲过去,看到江中有位老太,头发有些白了,穿着棉袄,脸朝下闷在水里,慢慢在往下沉。龚金川把跑鞋踢掉,跨过江边的栏杆,就跳了下去。
    
    “我以为水很浅,没想到很深,根本站不住,水也非常冷。刚开始还呛了好几口水呢。”龚金川赶紧调整好自己,往老太那边游过去,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发现还有气息。
    
    “我用独臂托着她的头,这样她就不会再呛水。再用左手划水,慢慢把她推到江边。”龚金川说,救人过程非常艰难,到了江岸后,发现岸是垂直的,站不牢。这时岸上已聚了很多人,不知谁从哪找来一根绳,让他把老太绑好。
    
    “我说我只有一只手,绑不来。”大家就开始想办法。“一会儿,绳子扔下来,上面有个活结。我把残肢伸进去。岸上有人拉,把我吊住。我用左手把老太托起,有位保安伸手够到了老太,终于把老太拖上了岸。”
    
    救人上岸后他悄悄离开了
    
    老太上岸后,由于那块地方太陡,龚金川又游了10多米,在一个可爬上来的地方才上的岸。
    
    “我看到老太太没什么大的问题,很多人围着她在救护,还有人打了120,加上我自己刚从水里上来,也非常冷,就急着回家去换衣服去了。”龚金川说。
    
    回到家后,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件事。老婆问他:“你一身湿淋淋的,怎么回事啊?” “我就说我不小心掉河里了。”龚金川笑着说,不过后来,想到事发处那深不见底的江水,龚金川有点后怕:“如果老太把我左手抱住,那我们俩都有可能淹死了。”
    
    “如果当时我不跳下去,没人会怪我的,但见死不救,我做不到。”龚金川说。
    
    现在,龚金川残缺的右手肘上留着一道紫血印,清晰可见,这是绳子在他残肢上留下的痕迹。他说:“都两三天了,紫血印很快就会褪掉的。”
    
    当天早上,落水老太被送到医院,后又被接回家。家里人说,老太有老年痴呆症,自己也不知怎么地,就落水了。
    
    事发后, 惠政大桥附近围观的市民纷纷打听救人者:“这独臂英雄是谁?”有人说,好像是一位数学老师。这话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奉化市教育局。教育局工作人员说:“奉化只有一位数学老师是独臂的,那就是奉化城东小学的校长龚金川。”
    
    “独臂校长”龚金川在奉化教育界可是一位名人。他身残志坚,40多年来一直坚守在乡村小学。今年8月还获得了奉化市“最美教师”提名。他还兼任奉化市肢残协会主席。“这没啥,我就喜欢教书。”龚金川说。
    
    59岁的他非常珍惜教师职业
    
    现年59岁的龚金川出生在奉化西坞一农民家庭,兄弟姐妹6人。由于负担太重,小学毕业后,龚金川便辍学务农。在玩耍时触电,不幸被截去右手。那一年,他才14岁。
    
    “活也干不成了,不如继续去上学。”龚金川说,如果不是因当时的残疾,他可能不会继续上学,也不会走上教书岗位。
    
    伤愈后,龚金川上了初中。他开始学着用左手洗漱、穿衣、吃饭、写字……没多久,他的左手就运用得像右手一样灵活了。他说,只要有信念,学起来也不难。
    
    1973年2月,初中毕业后的龚金川到当时的西坞区校任教,成了一名民办教师。
    
    对于这份工作,他非常珍惜。他心里始终有个念头:不能因自己是残疾人,而要求别人放低对自己的要求。当时学校安排他教数学,为了能使板书写得更工整,他每天利用休息时间,都要在一块小黑板上不断练习粉笔字。日复一日,左手也能像别人的右手一样,写出优美的板书来。
    
    通过一年的努力,他所任的两班六年级数学成绩得到了校领导的肯定与赞扬。第二年,他便成为了校领导班子成员。1979年9月,龚金川担任西坞石桥小学校长。1991年9月,调至舒家中心小学担任教导主任。1995年9月,调到现岳林街道城东小学担任校长。
    
    他从来不当自己是残疾人
    
    “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作残疾人。”龚金川说,“别人两只手可以做到的,我一只手照样可以做到。只要不自卑,别人就不会把你当残疾人看待。”记得当年在石桥小学当校长时,他把学生勤工俭学捡来的稻穗装上船,一个人一只手摇着船,到两三公里外的西坞粮站去卖。
    
    近几年来,城东小学开始整合到其他学校,已连续3年没招生了。城东小学目前只有四、五、六年级60多名学生,绝大多数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弟。这些孩子流动性很大,给教学带来不小难度,但龚金川和同事们始终没放松,教育质量和成绩均高于全市完小平均水平。
    
    “孩子们很可爱的。”龚金川还兼做数学老师,教五、六年级。每次给新的班级上第一堂数学课,当他的残肢抵着三角尺,用左手画着堪称完美的数学图形,底下40多双小眼睛都睁得大大的。
    
    “他们很好奇我的手,要悄悄翻起我的衣袖看个究竟。”龚金川说,“以前我夏天也穿长袖的,这几年我年纪大了,也想通了,我就大大方方给他们看。告诉他们,身有残缺没什么,心却不能有残缺。”
    
    从教近40年来,龚金川先后获得奉化市第一批教坛新秀、市优秀党员、省普及教育先进个人、市先进工作者、市人民教育奖励基金育人奖,和市自强不息优秀残疾人等荣誉。 (博讯 boxun.com)
191920611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83岁老人骑三轮载残疾养女苦撑八年上学路 (图)
·陕西汉阴县法院庭长酒驾撞死老人后逃逸
·董佩琍母亲章琴仙冤死老人公寓,头七警察抢花圈 (图)
·8旬老人晕倒出血 路人拍照证清白后救人
·武汉维权老人詹幼钦逝世 众人士前往悼念 (图)
·河南一6旬老人为领一袋免费洗衣粉被人群挤倒身亡
·夹边沟幸存者和凤鸣老人致信18大 毛泽东的反人类罪行必须彻底清算
·卖鞋垫百岁老人表示有退休金 卖鞋垫是怕孤独 (图)
·老人卸自己电动车电瓶被误认为小偷挨打
·女孩重阳节公交上与老人抢座骂人 被乘客打耳光
·百岁老人在大学门口卖鞋垫 称为减轻三子女负担 (图)
·百岁老人北京卖鞋垫 4小时只吃1个冰馒头 (图)
·合肥一养老院老人重阳节被洗7次脚 直言吃不消 (图)
·南通崇川区强拆、成肇居老人跳河自尽/视频
·全国养老来源城乡差距大 两成老人主要靠养老金
· 四川百岁老人有4374人 其中四分之三为女寿星
· 西风:消除老人孤独 还请常出门说说
· 我国仅2成多老人主要靠养老金生活
·调研称三成多老人空巢独居
·76岁老人被关黑监狱/上海顾海翠 (图)
·天津法院无法无天 非法拘禁陈丽生老人 (图)
·八旬老人刘亚香:枉法者为了保护凶手杀人灭口
· 七十三岁癌症老人凌荣辰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又一位老人临终前的遗憾------续 (图)
·共产党的阳光、何时能照我的身/上海徐汇残疾老人徐银凤
·69岁身患重病的老人被劳动教养/刘玉红
·两会前夕 河北唐山将上访老人打至骨折/王翠敏 (图)
·拆房15年不但不还,还毒打高龄老人。
·耒阳警花与官员老板丈夫纠集协警和吸毒人员殴打老人
·河南村书记为老人办低保 竟要睡其18岁孙女 (图)
·河南一村书记:为八十岁老人办低保,竟要睡其十八岁孙女 (图)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图)
·最后的救赎--- 一个维吾尔老人艰辛的上访之路
·天理何在!67岁辽宁老人因上访被劳教! (图)
·上海黄浦区抗日军属、强迁冤民杨东吴老人追悼会17日举行
·“暂住”上海的老人发来的求助短信/杨敏敏
·死在上访路上的老人——北京的冬天之三/猫眼看人
·刘晓波获奖,奥运劳教老人王秀英遭殃!
·陈破空: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监狱比老人院的条件更好?/杨恒均
·高龄老人捐光百万家财与某些官员“集体分脏”
·老人跌倒:一个讹人的博弈?/施卫江
·让老人和孩子从乡村的“孤岛”突围
·血和泪的控诉--从一张老人的照片说起/丁华 (图)
·老人乘坐公交,支持还是反对,这是个问题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陈维健
·扶跌倒老人获万元奖金,沾上铜臭的“助人为乐”还是美德吗?
·圣诞老人存在的价值/金新
·孤独老人每天坐公交车与人说话解闷
·“空巢老人”孤独比贫穷可怕引“银发危机”
·“一位老人在那里划了一个圈”后,多少官员“考察”划出……/笑一大
·北京一位85岁老人的行政诉讼之关于追加第人的申请/李宗祥
·上海老人孙玉兰致俞正声书记的一封信
·城市高楼老人成为民生新问题/傅尹
·老人忆文革接受走资派再教育/赵兹
·85岁的程保平老人被饿死/许皓
·老人摔倒无人敢扶 彭宇案令道德水准倒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