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七)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9日 转载)
    四五事件
    文革让毛泽东从刘少奇手中重新夺回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大功告成后毛主要有两方面的忧虑,一是如何保证他身后不被否定,二是他制定的文革路线(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路线)如何能够保证世代相传。为此他不断强化阶级斗争观念,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整饬社会,让整个社会始终“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处于阶级斗争的常态中。其目的是让10亿人的思维统一到他的思想上,以保持正统的纯洁的“社会主义道路”。换言之,他要让中国大陆不顾代价的始终充当他和中共的共产主义试验品,直到成功,否则不许罢休(永不成功则永不罢休)。严格说,毛泽东的过分自信和手下人的过分阿谀奉承已经使他的思维变形,形成了无法动摇不可理喻的偏见,他“坚决”认为资本主义为万恶之源,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中国和世界。说它是偏见是因为毛完全漠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经济差距在拉大、社会主义制造的人道灾难远远大于和频于传统资本主义社会,而且社会主义制造的人道灾难在不断加剧而资本主义制造的人道灾难则在锐减这些基本事实。毛泽东作为一个文化狂人和政治狂人他的逻辑思维原本就远远弱于他的想象力,加上盲目自信使得他更愿意用“理由”去解释事实,而不是用事实来反观“理由”。【纯粹为了“理由”(即所谓的“马列主义理论”)而去创造特定事实(如合作化和大跃进等举措)也就罢了,但为了迎合“理由”而刻意漠视甚至不惜歪曲基本事实(如否定大饥荒的发生或否定大饥荒中的人祸成份)就变得荒唐了。这种认识论上的错位是二十世纪共产党人的通病,坚守这种片面的思想方法是导致共产实践在全世界范围内完败的关键因素之一。】对于经济差距在拉大的事实,毛的错位思维使得他宁愿相信这是暂时的现象(在潜意识里更希望它是假象);对于社会主义制造的人道灾难甚于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的人道灾难在加重而资本主义的人道灾难在不断减少的事实,他更愿意自欺欺人的相信这是社会主义终将战胜资本主义需付出的代价。说他逻辑有问题是因为他完全罔顾“用经济全面落后和巨大人道灾难来换取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结果到底有何意义”这样的诘问。(上个世纪世界上所有共产党政府都愿意把自己国家制造的人道灾难归咎于外部敌对势力的阴谋。但他们有没有想过,资本主义制度制造的人道灾难在锐减难道也可以归咎于外部友好势力的作用吗?这是最苍白最经不起拷问、在逻辑上站不住脚的辩白。)
     到1976年,毛作为暴君的形象逐渐被一些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所认识,而毛作为一个疯人则在失宠的原党内高干中形成了广泛共识。文革多年,社会矛盾不断创生和叠加,社会到处积聚着不满。在诸多不满中,尤以高层老干部及其子女对失去的地位和特权的不满为甚,他们的对立面无疑是江青姚文元等文革新贵。周恩来原来就是高资历老干部的一员,他在为人处世上比毛更为圆滑世故,在对待被打倒的老干部及其子女的问题上周比毛更具有人情味。平心而论,周从内心上对毛在文革中的一些极端做法是不赞同的(只是忌惮于毛而不敢有所表达),林彪事件后周利用毛要对社会进行整顿之机大力引荐和启用邓小平及其他被打倒的老干部。周因此被老干部及其子女视为他们的保护神和旗帜。显然,在老干部问题上,毛扮演恶人的角色而周扮演善主的角色,在老干部中周的人气飙升而毛的人气剧降,这是连毛也能看到的现实,但令他不爽的恰恰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不能像周那样有所作为。周可以给老干部及其子女小恩小惠而毛不行,因为决策权全部掌握在毛的手上,要给就得给官给权。若要给绝大部分被打倒的高层老干部恢复原职,则毛的文革成果为零,无异于自打一个嘴巴。如今周利用毛打倒绝大部分高干造成的怨愤局面聚集人气类似于当年刘少奇利用毛的大跃进失误造成的饥荒局面来提高自己在党内的威信的举动,毛因此有危机感。他的危机不在于担心权力被周剥夺,而在于他的身后文革可能被否定。因此毛希望周先于自己辞世,在得知周得了癌症后并未采取积极治疗措施。因未得到有效救治,周于1976年元月亡故,毛居然没有参加周的追悼会,这在老干部及其子女中引发了广泛的不满。此时,老干部及其子女已经成了反文革势力的中坚力量,而在文革中也深受迫害的知识分子则成了他们坚定的盟友。

    1976年4月5日为传统清明节,利用悼念周恩来之机,反文革势力于这一天导演了一幕幕表达对毛及其追随者的不满和抗议(称为四五事件或四五运动)。天安门广场成了抗议的海洋,张贴于纪念碑周围和在天安门广场上朗诵的诗歌成了抗议的载体。借此机会,老百姓积聚多年的怨愤有了宣泄之机。不管反什么,只要反现实就行,因此,除了知识分子,普通城市居民也参与其中,对抗议给予声援。在官民双方拉锯式的反复较量之后,4月5日晚九时半当局组织数万首都工人民兵开进天安门广场,在警察和士兵的配合下对抗议群众实施围捕并大打出手。最终,四五事件以被血腥镇压而落幕。4月7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央政治局任命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同时做出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已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高位的邓小平再一次被罢黜。
    四五事件是继文革之后又一次典型的由民众当炮灰的党内斗争模式,天安门镇压时对打双方一方是有组织的民兵、警察和军人,另一方是无组织的首都市民,打斗双方的利益与谁胜谁负无关,而有直接厉害关系的新旧权贵们则远离打斗现场,坐收渔利。说到底,四五事件不过是一场共产党反对共产党的运动,是党内旧权贵反对新权贵的运动,其中夹带着些许普通民众对共产党的统治和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天安门诗抄中没有一篇质疑共产党统治合法性的诗歌,甚至连一篇点名批评毛的诗歌也没有,更没有一篇宣传人权、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诗歌。相反,却有很多诗歌主张要用真马列去取代假马列,说到底还是离不开马列主义这个僵化的教义。
    值得注意的是,这么大的运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并没有参与,因为周恩来死不死,邓小平被不被免职,老干部复不复职对他们来说都一样,换汤不换药而已,作为下等公民,只要是共产党还在台上他们就没有被公平对待的那一天(事实是,浩浩天安门诗抄中竟然没有一篇为1949年后农民遭受的不公鸣不平)。
    有趣的是四五事件中党内争斗的内幕首次得到披露,党内四人帮王张江姚(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被示众,这当然是老干部及其子女们的杰作,王张江姚在党内结成四人帮并被毛点名批评的信息老百姓是无从知晓的(在共产党的辞典里这属于“国家机密”),只有熟悉内幕的人才会得悉。若一定要指出一个文革帮,则老百姓更愿意相信五人帮毛王张江姚,六人帮毛康王张江姚等等,而绝不仅仅是四人帮王张江姚。不过四五事件与文革还是有所不同,它是自发的而不是被有计划的发动而形成的运动。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四五事件不啻于在都市中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是一次民意的表达,其核心内涵是对文革的否定,对阶级斗争的否定,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学说的否定,对极左路线和极左作为的否定,对毛的否定。四五事件表明,文革路线和左的那一套已经走上末路,毛及其追随者的理论和实践已经失去社会基础(当年的红卫兵因被毛出卖已经站到了对立面;农民在“户籍二元制”所赋予的下等身份的歧视下早已被中国大陆社会边缘化,在国家政治走向中不被列为需要考量的因素;在农民被禁止参与国家政治进程的前提下,该时段市民的表达可视为有效的民意表达)。
    四五社会
    四五事件时期中国大陆的社会结构可以解剖成几个泾渭分明的板块。一是农民板块,以被赋予农业户口为特征,为中国社会人口最大的人群。这个板块处于社会的末端,经济地位低微(除了困难时期发给的布票和每年只有极少量人享受到的少得可怜的困难补助,他们没有享受政府提供的任何其它供给和经济保障,他们的收入严重依赖于年景和家庭的劳动力状况,每年需按耕地面积给国家无偿交纳公粮),政治上遭受公开歧视(全国人大代表按人口比例分配,农村人大代表数与农村人口之比远远低于城镇的比例,为全社会最低;不但如此,按农村人口比例“选出”的那些代表则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农村基层干部,他们本身与城镇人口一样享受着政府的粮食供应和退休制度等社会保障,他们的子女也划为城镇人口,延续上一辈的身份,因而他们实际代表的是城镇人口利益而非农村人口利益)。农民身上传承着中国人最传统最本色的文化和性格基因:勤劳,节俭,老实,本分,愚忠,盲从,中庸,忍让,胆小怕事,爱贪小便宜(依孔子学说,不贪心者为君子,而君子从来都是少数)。由于经历多次政治运动并目睹运动的残酷和非人道,他们比原先变得还要胆小还要自私,并对传统道德萌生怀疑。但他们封建观念依旧浓厚,依旧保守,能欣然接受等级观念和保持对当权者的顺从。农民对1949年后彻底沦为下等公民(被划为农业人口从而失去国家经济保障,同时一辈子被限制在原籍而不得迁流他处谋生)、土改后土地被收归国有、大饥荒时期发生大面积饿倒饿毙的记忆正在淡忘,代之以平静的面对和接受社会现实。这个人群是最好管治的最令中共放心的。四五事件与农民无关。
    二是市民板块,由大多数被赋予城镇户口的人员组成,包括城镇街道居民、产业工人、企事业人员等,是人口仅次于农民的人群。这个板块中的成员既是二元社会的受益者,又是历次运动的亲历者和受冲击者(城镇里几乎每一户都或有被下放到农村的人员,或有上山下乡知青,或被抄过家,或被清查过历史,或被批斗过)。他们虽然享有比农民高得多的经济和政治地位,但这些地位明显不如各级官员(分配给城镇居民的全国人大代表所占人口比例虽然远高于农民,但按人口比例“选出”的代表也几乎是各级党员干部,虽然他们与城镇人口存在一些相同的利益诉求,但他们还因拥有权力而有其它他们更热心的诉求,因此,与其说他们代表着城镇人口的利益还不如说他们更多地代表着地方官员们的利益)。由于具有比较多的见识,他们对现实不满,对政治局面也不会无条件认同。他们仅遗传了中国人的部分传统文化基因,更多的则是吸取了由历次政治运动带来的经验和教训,变得更为自私,对传统道德怀疑和反叛,而且与农民相比他们更开放,更容易接纳新事物,胆子也更大,也更具有造反精神。他们的封建观念也较为浓厚,也愿意接受等级观念,但对自己所处的等级不满,希望能跃上更高一级(这就是他们与农民最大的不同之处),他们并没有也不打算保持对统治者的愚忠,他们的忠诚度与获利程度成正比。共产党对他们的统治不是很放心,对他们的防范甚于对农民的防范。四五事件中他们是重要参与者,起壮大声势的作用。
    三是知识分子板块,他们是官办的文化单位的主体从业人员,他们也具有城镇户口,但与其他城镇人口相比他们受教育程度更高而且以从事文化事业为谋生手段,人口不多,但社会影响力大。他们既保留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清高和批判意识,又被党文化(通过频繁的政治运动和通过全部媒体全部版面铺天盖地的教化)反复熏陶和教育,具有半独立半奴化的人格(他们依赖并顺从于中共的管束而生存,但他们天生却具有独立思考能力,对当局的政策和做法内心里并不完全认同)。历次政治运动的负面效应在他们身上表现尤为突出,在权势面前,为了自保他们能一夜之间变脸,当众说谎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落井下石和告密可以坦荡为之,无心理障碍。私下里,他们不乏批判精神,一些人甚至能出格到对某些权贵人物进行造谣和诋毁。在大局稳定时他们是顺民,是合格的御用文人,在局势动荡时他们是刺头是隐患是有一定影响力一定号召力的反对派。共产党对他们的统治最不放心,因此对他们采取又压又防又拉拢的手段。他们是四五事件的主力,有着改变政治现状改变文革路线的诉求。但在这一时期,由于信息的闭塞,他们的思考和不满还牢牢地限制在正统的马列主义教义框架内,还没能突破党文化的思维模式,人权、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还没有被他们所认知,因此这些当代文明理念在这一时期也还没能潜入广袤的中国社会。
    四是官员和警员板块,他们是城镇人口的一部分,但他们依法拥有权力,具有比所有其他国民高得多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全国人大代表和中共全国党代会代表几乎都来自干部,有例外者在大会闭幕后也成为干部的一员),人口很少,但能量最大。这个人群是党文化的制造者和执行者,是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中共的依靠对象和中坚力量。他们热衷和擅长于党内争斗,其目的在于保住权力地位。如前所述,由于党文化的需要,他们以普遍拥有心理学上的双重人格为特征(台上台下、人前人后通常判若两人)。历次政治斗争和文革的洗礼使他们油滑世故于官场,对上唯唯诺诺,对下颐指气使,保官升官为他们毕生的事业,为此不惜感情投资、财物投资和政治投资。他们中因文革而失势的那部分是四五事件的积极参与者和报料者,小的在台前,老的在幕后。他们仅仅因为失去旧日的权力和地位而参与四五事件,与知识分子有着不同的诉求,一旦权力得到恢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站到运动的对立面上。
    以上四个板块是固定板块,位置牢固,特征鲜明,不易变更。五是军人板块,六是青年学生板块,这两个板块是流动板块。中国大陆实行义务兵制,“铁打的营盘流动的兵”,士兵们仅在服役期间享有军人身份。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既没有政治抱负也没有政治经验,文化水平和受教育程度都比较低,而且基本上已被教化得没有了是非判断能力,只会盲从。他们是中国政治博弈场中极好使用的利器,四人帮可以用兵镇压邓及其同伙,而一旦邓掌了权他还可以用同样的兵来镇压四人帮,无论在哪一种情形下军人均表现优良(这就是充当镇压工具的悲哀)。由于这个板块是流动的,而且来源多元化,军人们并没有统一和明确的利益诉求,因而不会形成一股真正的社会力量。在社会活动中他们只充当暴力工具(很像文革初期的红卫兵),而任何暴力工具本质上都是双刃剑,受控制时可以用来杀伐对方,失去控制时则可能带来毁灭性的破坏,因此这个板块既靠得住又靠不住,关键要看是谁将其掌握于手中(这就是为什么毛在抬出刘少奇和林彪时始终不放弃中央军委主席的职位,同样也解释了邓小平复出后可以不当中共党的总书记但绝不放过中央军委主席的头衔)。中共历届领导人都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喋喋不休永不厌倦地强调党指挥枪,以保证对军队的绝对掌控。在四五事件中军队扮演镇压群众的角色,即便在中共自己认可的历史观中该行为也不光彩。青年学生这个板块在四五事件前已被毛彻底改造,大学并不是由品学兼优的学生来上,而是按政治条件由工、农、兵推荐来的(史称“工农兵学员”,现在中国大陆很多高级的领导岗位正被这些人所占据)。他们是文革的受益者,与四五事件的诉求相抵触,因此不可能成为运动的主力军或同盟者。 (博讯 boxun.com)
36770822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六)
·仁之初:钓鱼岛,真假爱国的试金石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五)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四)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三)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序言
·仁之初:驳环球时报社评——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仁之初:让政改见鬼去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一)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
·仁之初:1949-1989中国社会演进新解(之二)
·仁之初:社会转型与民主设计无关──中东突变的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