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子争执中日钓鱼岛开战杀人:爷爷曾被日本人打
请看博讯热点:东海主权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4日 转载)
    来源: 人民网
    
     王禄成简陋的住处

      人民网海南视窗10月24日电(记者 宁远)“如果当时我不去喝酒,不去和他(被害人符某明)争论,在他打我时不还手,可能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人民网海南视窗10月15日刊发的《海南男子因争执"中日钓鱼岛开战"谁输赢杀人》报道被多家网站转载,引起各界广泛关注。那么,犯罪嫌疑人王禄成究竟为何与被害人符某明发生争执?伤害符某明后又是如何逃亡?日前,在万宁市公安局的大力协助下,记者在万宁市看守所采访了被羁押于此的王禄成,采访过程中,他十分痛悔自己不理智的行为,同时也一再对受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当时我大脑一片几乎空白”
    
      按照王禄成的讲述,9月27日晚9时,他和同伴原本吉某在万宁市兴隆镇上的一家酒吧喝酒,在大约喝了两三瓶啤酒时,吉某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让他到另外一家名叫“来一杯”的酒吧喝酒,王某成就和朋友吉某文又一起开摩托车到“来一杯”酒吧。当时在“来一杯”酒吧喝酒的,除了符某明,还有同属大洲村的六七个青年仔。
    
      王禄成他们刚坐下来,就听到邻座的符某明正在和谈论中国和日本如果在钓鱼岛问题上开战谁会输赢的问题,当时符某明坚称日本人会赢,王某成见到谈此话题也马上加入争辩,王某成坚称中国会赢,就因此事双方争辩不休。
    
      “当时他认为日本武器精良,经济实力又强,而且还有美国支持,肯定会赢;但我就说这怎么可能,中国这么大,人又这么多,怎么会输给日本呢?”在说到为什么会就有关中国和日本如果在钓鱼岛问题上开战谁会输赢的问题和符某明的争论时,王禄成说,他的爷爷曾经在日本侵琼时期被掳去做过劳工,“工钱少还总被打”,平时也喜欢看抗日战争题材的影视剧,近段时间他也偶尔通过电视看有关中日钓鱼岛争端的新闻报道,看到日本“欺负”中国渔船和保钓人士的场面时就十分气愤,“太欺负人了”。因此在符某明谈论这个话题时,他也忍不住插了话。
    
      但王禄成的插话以及他表达的观点显然让符某明有点不高兴:“他(符某明)的脸色就有点难看,因为他在村子里有些‘名气’,脾气有点暴,很少有人招惹他。”王禄成说,看到这样情形,他就想避开,“不再参与这样无谓的争论”,但就在他准备招呼同伴一起离开时,符某明拿起桌上一个空啤酒瓶砸了过来。
    
      符某明手中的啤酒瓶砸在了王禄成的左眉骨和眼眶上,鲜血立即就流淌了下来,眼前一片猩红,但他并没有还手,“一是自己是一个有前科的人,二是他们人也比较多”,王禄成说,当时他想的还是尽快离开,于是他一边用手捂着眉骨上的伤口,一边起身往外面走。
    
      “但他们又追了出来,围着我打。”王禄成说,看到对方人多势众,他就随手在地上拿起一个啤酒瓶往外逃跑,看到符某明追赶,就把酒瓶底部砸破,将剩下的半截啤酒瓶刺向冲上来的符某明的腹部,符某明当场肠子往外露,鲜血直流。警方赶到后,符某明先被送至兴隆当地医院,后因伤势过重,转至万宁市人民医院,但最终抢救无效,28日凌晨,年仅25岁的符某明不幸身亡。
    
      “当时我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王禄成说,之前和他符某明相互认识,而且还多次在一起喝过酒,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当时就是两个人都喝了酒,有点意气用事,才造成了不该发生的悲剧:“如果当时我不去喝酒,不去和他(符某明)争论,在他打我时不还手,可能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15天逃亡靠吃野菜地瓜充饥
    
      看到符某明倒在血泊之中,王禄成既惊又怕,第一反应是“赶快跑”。他将酒瓶扔掉,逃出酒吧往兴隆钓鱼台酒店方向逃跑,沿着酒店的鱼塘边一直跑上酒店的后山上躲藏,在山上过了一夜。等天亮后他才从山上下来,因为他要去医院治疗眉骨上的伤。
    
      “在医院缝了十二针。”符某明指着自己眉骨和眼眶上的伤口告诉记者,第二天早上8时许,他从山上下来乘中巴车到万城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疗伤口,之所以敢于去医院,是因为他还不知道符某明已经死亡。觉得无非就是“两个人打了一场架,大不了赔点钱就是了”。
    
      但从医院出来后,看到医院门口处万宁警方张贴的协查公告后,王禄成才知道符某明已经死亡。心里非常害怕被警方抓到,立即乘车返回兴隆,从小路跑到大洲村后面的山上藏匿。
    
      当晚从“来一杯”酒吧逃走时,王禄成的手机和摩托车钥匙都跑掉了,身上带有大约200元钱,在医院花掉了一百多元,但剩下的钱他也不敢去买东西,因为担心别人认出自己就是“那个杀人的人”。
    
      在山上,他在橡胶园里捡到一套割胶服晾晒后穿上,把杀人时的那套衣服扔掉了。
    
      因为知道警察肯定在到处抓自己,王禄成白天不敢乱跑,大多数呆在一个地方,然后“一天换个地方”,大多数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发呆”。饿了,就去找来野菜,用割胶用的胶杯煮来充饥,渴了,就喝山上小溪里的水。有时候在傍晚时分,他会跑到村边的田地里偷木瓜吃,晚上也只能睡在草堆里或者石头上,“蚊子又多又大,还有很多虫子,咬得人没法睡觉。”
    
      睡不着觉的时候,王禄成就对着夜空发呆,想到自己这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想到经常劝告自己“不要再惹事”的家人,想到死去的符某明和其悲痛的家属,有时候会掉眼泪,“觉得很难受,自己(这样)太不值了”。
    
      这样的日子着实难熬。“晚上看到村子里的灯光,特别想家”,王禄成说,在逃亡了近半个月之后,他终于决定自首,一是他不想再继续这样的逃亡生活,二是觉得应该给自己家里也给符某明家里一个交代。
    
      10月12日,符某明下山了,路上碰到村里的一个熟人,他让熟人去告诉家人,自己准备自首。
    
      不久后,家里人来了,村里的干部来了,最后警察也来了,……当看守所的大门嘭地一声在自己身后关上时,王禄成说自己“如释重负”。
    
      曾因盗窃两次判刑内心渴望爱情
    
      王禄成的学生生涯只有三年,在读完小学三年级后,12岁的他自己决定不再读了,“父母也拿我没办法”。
    
      “那时我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个子长得高,别人说看起来像十五六岁。”从辍学后到第一次入狱,王禄成的主要经历就是在建筑工地上当小工,农忙时则会回家帮父母干点农活。
    
      王禄成第一次入狱是在1999年,因为入室盗窃:“偷了人家几百元钱和一套音响”,盗窃的原因他归结为“年轻,不懂事”,最终被判了一年半有期徒刑。但他并没有真正入狱,因为法院宣判的刑期他在看守所羁押的天数相互一冲抵,“已经快满了”。
    
      但离开看守所没有多久,2000年下半年,王禄成就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罪名依旧是盗窃,由于是累犯,法院判得比较重:有期徒刑10年。
    
      在监狱里,王禄成看了不少法制报刊和法制节目,有时监狱里的管教还会给他们上法制课,这让王禄成学到了不少东西,“从心底产生了对国家和法律的敬畏”。当然,更多的时候,王禄成是在监狱管教干部的安排下劳动,干一些建筑方面的活。
    
      2006年,因为“表现好”,王禄成被提前释放。
    
      出狱后的王禄成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出去打工没门路,想做点生意又没钱。”王禄成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熟悉的建筑行业,尽管这个行业很辛苦:“有时候做完工回到家,饭也不想吃,倒头就睡。”打工之余,王禄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工友或同伴去喝喝酒、唱唱歌。这样的生活虽然辛苦,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他想“多赚点钱,娶个老婆”。
    
      在父亲眼里,出狱后的王禄成,性子改变了很多,“不太爱讲话,就是人家打了他两个耳光,他也不还手。出去干工,他也很少跟人家为工钱的事争执,人家给钱就要,不给钱也不和人家吵”,“偶尔也会给我五十、一百的喝酒钱”。
    
      不过,在符某明母亲眼里,“杀手”王禄成“脸色阴郁,面相很凶”,她让儿子“不要和这个人打交道”。
    
    
      2007年,王禄成曾经遭遇过一段“爱情”。在他经常去的一家酒吧里,他喜欢上了一个在那里当服务员的姑娘,那个姑娘“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闹”,说话也十分和气。后来他还约那个姑娘出来吃饭,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那个姑娘最终拒绝了他,原因就是因为他“坐过牢”。
    
      后来,父母和家人也曾托人为王禄成介绍过对象,但后来都因为他“年纪大”、“坐过牢”没有成功。
    
      2009年,王禄成曾经和同乡一起去过广州打工,干装修,但因为挣钱不多,他很少去逛街,所以直到他一年后离开,这座城市也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特别深的印象。
    
      回到海南后,王禄成又开始在各个建筑工地上流动,如果没有9月27日晚发生在他和符某明之前的那场争执,这个36岁的男人或许会继续过这样平淡而枯燥的生活,但这一切在他拿起啤酒瓶刺向符某明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这个在关了16个犯人的“也没有和人家发生矛盾”的男人,在时隔6年之后,不得不再次来到了“再也不想来的地方”,等待法律来决定他未知的命运。
    
    (原标题:因争执“钓鱼岛开战”杀人嫌犯:酒席插话遭砸头追打) (博讯 boxun.com)
332231914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腾讯诉360不正当竞争 360反诉 争执再度升级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劲道准确的论述——一个未完成的历史任务/转载
  •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 西方學術界對陶涵蔣傳好評如潮
  • 回顧“是現在站著投降,還是遲嘀跪著投降”
  • 陶涵對史料的搜集與研判勝過中國學者
  • 斯大林向毛澤
  • 宋美齡為史迪威、馬歇爾做情報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2020年你须知的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下集)
  • 康正果鼠年凶兆
  • 陈泱潮2020年最權威預言?看完信不信由你!(上集)
  • 曾节明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 谢选骏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51)
  • 谢选骏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法缘历史的天空:大法修炼二十五周年纪事
  • 金光鸿军队解散,各自保卫家乡
  • 陈泱潮22.相信中國經過新一輪分久必合,定會重新統一起來奉行上
  • 生命禅院我与武汉冠状病毒的对话/雪峰
  • 吴倩你们的耶稣:在反对我的世间,我是你们唯一的真正慰藉。
  • 少不丁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谢选骏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李芳敏14400024他雖然跌跤,卻不至仆倒;因為耶和華用手扶持他。
  • 谢选骏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金光鸿人类要共同面对生存危机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法国3例新冠病毒患者都来自武汉
  • 法媒爆中法武汉病毒实验室P4合作项目为何引发争议
  • 疫情扩散:30万人封城前夕撤离武汉
  • 武汉肺炎:世卫组织专家观点分歧前所未有
  • 港人新春续抗争 寺庙收押所前撑「手足」 警无拘捕
  • 武汉医院告急 第一名医生殉职 军医团抵达增援
  • 法国总统马克龙会见瓜伊多
  • 武汉医护音频:医疗资源严重不足 眼看病人慢慢死去
  • 台疫情升高大陆团限月底前离境并禁游客团赴陆
  • 香港5人感染武汉肺炎 多于预期
  • 武汉肺炎单日确诊病例暴增 有医生感染病逝
  • 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暴增41死
  • 法国:反对者周五再度上街抗议政府的退休改革
  • 美科学家:武汉肺炎疫苗最快3月内首次人体测试
  • 米其林美食指南:降级结束了、准备庆祝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