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改革已死”迫使中共应牌频频发声高举改革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著名维权人士李质英打来说电话,说着十八大临近,中央高层和中央媒体频频发声,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10月16日,《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奋力把改革开放推向前进》,此外,《人民日报》评论部也积极为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呐喊。他说央媒频频发声改革开放成最强音,是被迫应对我们这几年的“改革已死”思潮。
    

     我们一直以来,提倡要有自己设置话题,能主导专制者被迫应对的能力,不能老是专制发牌,我们应牌。例如民间维权发牌,官方维稳应牌。启蒙与改革派一个非常臭的方面是就是,就是在专制的磁场和所设置的谎言话题中迷失,那都是专制故意的猫玩老鼠。
    
     多维新闻网发表过我的文章《中宣部为什么点名<改革之死>》:中共全面垄断改革符号》,其中说中共现在唯一的法宝或者合法性来源就是改革。正如后极权时代,独裁者唯一的合法性来源,就是能带来经济奇迹。尽管如今改革话语已经成为民间和官方政治和合法性的票房毒药,但是对于官方,没有办法不得不饮鸩止渴。因此更加需要全面垄断改革符号资源,打击反思改革甚至否定改革的思潮。对于“改革已死”的思潮,皇浦平和吴敬琏等呐喊改革派旗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被迫做了语焉不明的应对。
    
     近日六四天安门运动学生领袖王丹在台湾《苹果日报》,同样提到, 在民间已经基本上凝聚出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改革已死。「维稳」这个政策目标的提出,就证实了:改革已死。
    
     “改革已死”击中了庞然大物的罩门:差不多一年前,一位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干部告博讯记者,这次上台竞争如此激烈,可在中国民间与海外竟然很少 人关注,他认为,民众对谁上台已经不关心了,或者说是心死了,海外也差不多,他们认为中共不可能继续改革,所谓内斗只不过是争夺权力而已。
    
     胡耀邦时代的三宽中宣部长朱厚泽在中国农民企业家联谊会2006年年会暨成立2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却重视了《改革之死》总论《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他说,我前天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个年轻人叫陈永苗,他提了个问题,现在改革的共识已经破灭了,能不能重新恢复?需不需要重新恢复?这篇文章提的问题,就是我们大家都希望有一个和平的改革,和平的转变。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愿望。但是能不能做到,可不可能做到,他提了当前社会的若干问题。这篇文章很值得我们注意,因为我们当前希望的这个和谐社会,我们希望的和平改革和转变,能不能实现,这个家伙不是没有问题的,最近这些年这个问题闹的很多,各地不安定的问题闹得很多,这些问题给我们提出一个究竟能不能实现和平转变?怎么才能实现和平转变,不走上那个造反对抗的道路上去。观点不一定对,我是说他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关注。
    
     据沙非公在《民主中国》揭露,2008年12月初,香港夏菲尔出版有限公司出版了《改革之死》。而2008年12月10日,大陆303名各界人士联名发表了《零八宪章》。 这两起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事情,却被中共中央宣传部联系在一起。2008年12月17日下午,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开会传达中共中央宣传部文件说,最近有两件大事情:一个是有人在香港出版否定改革的书籍,二是《零八宪章》。这里所说的否定改革的书籍就是《改革之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0559920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谢长廷,你他妈的才与我们作对
·陈永苗:谢长廷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访陆:好菜端到厕所吃
·陈永苗:游明磊传单“恢复中华”
·陈永苗:烧南方系,就是烧掉改革幻想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陈永苗:温家宝与吴邦国没区别‏
·陈永苗:不仇官,则倒霉的是百姓——驳李君如
·陈永苗:盗“国”奸雄,还是政论巨子?——评秦晓
·陈永苗: 太子党秦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陈永苗:为什么中国政府不保护外派劳工
·陈永苗:要求政改行动,对温家宝是否苛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陈永苗:诺奖到底是给作品还是给中共党员
·陈永苗:谁们下令要洗脑香港的未来
·改革已死 公知已亡/陈永苗
·陈永苗:来个中华民国护照抛弃国共合作
·陈永苗:大陆沦陷区的“民国党人”
·改革已死,民国当归/陈永苗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陈永苗:薄“风波”左右之争符号化表达困境
·维权与维稳的对撞已成政治主轴/陈永苗
·陈永苗:以超越左右的贵族心态在高层权斗
·对陈永苗《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一文的答复
·先请太子党“博爱”我们——回答武坚先生/陈永苗 (图)
·对陈永苗与博源之争的一点管窥之见/武坚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陈永苗:以屠龙刀定住倚天之剑——悼念蔡定剑先生
·陈永苗:没有政治自由,就有极端民族主义
·“先富移民”破坏了改革共识/陈永苗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