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朝鲜地下6万亿美元宝藏 中国投资客结伴淘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9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朝鲜:6万亿宝藏,带刺的玫瑰

    
      两百多种储量丰富的矿物质、估价约6万亿深埋地下的宝藏,比中国一些地区还优惠的引资政策……朝鲜正以一连串招商动作,向来自中国的投资者缓缓打开沉重的大门。
    
      世界正将目光重新聚焦朝鲜。最近一个月,这个刚刚确立新领导人金正恩权威的国家,正用最时髦的招商推介会,频频撩拨着中国投资者的心。
    
      自2012年9月以来,密集的招商活动正在中国的北京、丹东等地连续展开。打动中国商人的,是这个外表贫瘠的国家地下深埋的估价约6万亿美元的宝藏。
    
      这个“隐士之国”蕴藏着两百多种储量丰富的矿物质,不仅有铁矿及铝、锌、铜、金、银等有色金属,还有煤、石灰石、云母、石棉等非金属矿物,甚至有石油资源。
    
      “热烈欢迎中国投资者对朝鲜矿产资源、城市基础设施等领域进行投资。”9月底,在北京的招商会上,负责朝鲜对外招商的合营投资委员会副委员长金铁镇热诚邀请中国商人。
    
      “错过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决不能错过朝鲜的机会”
    
      密集的招商活动在9月22日达到了高潮。
    
      在北京国际饭店,一场盛大的朝鲜特色歌舞表演后,一只宣称以矿业为主要投资方向、规模为30亿元的“投资朝鲜专项基金”高调宣布成立,首期注资10亿元。基金发起的一方为一家名为“中国海外投资联合会”(以下简称中海投)的民间机构,另一方,则是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北京设立的朝鲜投资事务所。
    
      “一个百名企业家的考察团已经组成,将在11月中旬前往朝鲜。”中海投的策划总监丁博说,一起前往的还有一些专业的地质勘探人员。
    
      商人们的热情来自乐观预期。“身处中、日、韩、俄的包围,朝鲜宛如一块没有开发的洼地。”丁博说,“大家都是一个心态,我们错过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定不能放过朝鲜的机会。”
    
      自接替父亲上台后,曾留学欧洲的朝鲜新领导人金正恩,正以一连串的动作,引发外界对这个国家走向的新猜测:罢免李英浩,演出歌曲出现米老鼠、迷你裙,“改革派”关键人物张成泽出访中国。外界就此认为朝鲜“改革开放”,只是时间问题。
    
      朝鲜市场开放后,最吸引外界的当属深埋地下的两百多种有用矿物。“三千里锦绣江山”,朝鲜方面在招商资料中自豪宣称。
    
      在招商会上,朝鲜投资事务所的官员不忘以“中朝边境的茂山铁矿”为例,提及中国最渴求的铁矿石。而堆成小山一样的朝鲜无烟煤被运往中国丹东的照片,已经出现在韩国媒体的醒目位置。
    
      2007年,韩国大韩商会公布的《朝鲜地下资源共同开发战略》报告曾披露:朝鲜菱镁矿储量达30亿至40亿吨,铁矿石储量高达2600万吨,可立即开采的铀达400万吨。
    
      诱惑还不止这些。“朝鲜位于环太平洋[5.98 1.36% 股吧 研报]地震构造带的中央偏北部,在这个环太平洋的构造带上有大型金和铜矿藏。”武警黄金总队原总工程师、矿业勘探专家贾国志说。
    
      虽然并未到过朝鲜考察,但贾国志的一番话,依然让招商现场的中国商人们一阵骚动。“俄罗斯的白山金矿(270多吨),日本的临沂金矿,中国东北黑龙江的金场金矿(100多吨),吉林的小西南岔的铜金矿藏等,都是可参照的例子。”
    
      朝鲜投资事务所告诉参会的商人们,北京宝源恒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已经在“现场考察1处金矿和2处铁矿后决定了投资开发计划……目前正顺利引进相关设备。”
    
      出乎意料的热情
    
      “朝鲜方面的热情出乎我们的意料。”参与策划招商会的“中海投”官网主编李圣盛说,中海投接触朝方一个多月来,迟迟没有进展,但9月15日,他们突然接到通知,说已敲定活动,“只给了5个工作日准备”。
    
      主办方称,有关这次招商活动的报告,据信送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手中。“他们花了两三天时间研究,同意了活动内容。”
    
      作为朝方第一次举办的大规模招商会,阵势罕有。9月22日,常驻中国的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副委员长金铁镇,其下属的朝鲜投资事务所理事长孙浩烈,带来了四十多位朝鲜国内会社(职能同中国的国有企业)领导和官员对接合作项目。
    
      “朝鲜驻华大使馆原本也安排了11位相关官员出席,但因朝鲜‘人大’召开在即、临时接通知不能参加外事活动,才取消了行程。”丁博说。
    
      朝鲜表现出了罕有的灵活姿态。出席活动的金铁镇和中方人员一起,成扇形而坐,“谈笑风生”。
    
    采矿业是朝鲜投入最多的产业,但苏联、东欧剧变后,由于外来输血切断、美国封锁等原因,设备缺乏和技术难更新,采矿业以及冶炼工业遭受重创。
    
      与朝方合作举办招商活动的公共外交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李国冬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朝鲜方面都是直奔设备和技术而来”。其中涉及最多的就是矿山开采(含金矿、磁铁矿、石墨矿等)、炼制加工(含炼铁、炼钢等)、机械设备等。
    
      与李国冬合作的朝鲜对外经济投资协力委员会,带来的矿产项目的投资金额大多在1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为吸引投资者,他们甚至在邀请函中列出了合作企业的具体名称。
    
      “比中国还优惠的政策”
    
      相比过往,朝鲜展示了更灵活的姿态——招商会期间,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投资处长崔成进罕有地向媒体解答赴朝投资的各项优惠性政策。
    
      这些政策包括,投资人可以按生产分成,也可按意愿选择利益,“比如15年的矿产销售代理权”。过去,人们更多选择以合营方式进行,投资只能按利润分成。
    
      朝鲜官员告诉前来参观的中国企业主,他们对外资企业的中方劳工毫无限制。在税收优惠政策方面,免除对外资企业进口设备的关税、对非合资企业出口品的关税、对开发矿产的资源税。
    
      每平方米1欧元的土地使用税由朝鲜承担,每年地下资源开采量不受限制。外资企业所得税率为决算后的利润25%——即使与中国国内部分地区相比,条件也已相当优惠。
    
      李国冬说,“这只是一般性的优惠性政策,具体的可因项目而再增加。”
    
      丹东华商海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亭戈和中朝丹东边境贸易城董事长王远刚手上都有大量的朝鲜矿产项目。合作的方式是“朝鲜提供基础设施、配套条件以及劳动力,中方提供技术、设备、管理”。
    
      朝鲜“淘金潮”
    
      中国人投资朝鲜矿产,早已有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主要以货易货。”生于朝鲜的中国籍“朝人”朴津南说。1993年,他成立贸易公司涉足中朝贸易,现在正和朝鲜兴盛贸易会社三十五部合作,直接开采金矿粉销售,一年可有数百万利润。
    
      当时,朝鲜需要石油、天然气、重油,同时也需要面粉、面条和玉米。中国的商人把大量朝鲜急需的物资运至边境,朝方交易的则是矿产原材料。
    
      有丹东“女首富”之称的鸿祥经贸公司董事长马晓红,就是此波淘金者的一员——她销售重油给朝方,获得朝鲜废钢。1997年朝方禁止废钢出口后,她又在平壤合资开矿。作为合资的代价,她把80辆斯太尔卡车交给了朝方。
    
      “中国对朝鲜的投资70%集中在矿产资源上,其中以铁和铜为主。大部分的企业来自黑龙江、吉林和辽宁。”韩国产业银行旗下的经济研究院的一份报告称。
    
      中国大型企业真正涉足朝方资源项目,始于2005年朝鲜出台“以矿产换振兴”计划。其间,中国五矿集团一举拿下朝鲜第一大无烟煤矿龙登煤矿的开采权。“这是朝鲜在资源领域的第一次开放。”中国社科院亚太所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朴键一解读道。
    
      此后7年间,吉林通钢、延边天池钢铁集团、中钢、山东招金集团、中国五矿集团等中国大型企业开始进军朝鲜矿业。
    
      事实上,韩国、英国、美国和德国也非常关注朝鲜地下资源。2006年,韩国就曾投资510万美元,参与开发黄海道定村石墨矿山。当年韩国从朝鲜引进的矿产资源超过了5973万美元。设于英国伦敦的“朝鲜开发基金”更是其中代表,这个基金最高时甚至宣称募集了1亿美元。
    
      2012年8月,英国《经济学人》透露,金正恩已对朝鲜过去以货易货、贱卖资源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在招商会上,朝鲜投资事务所理事长孙浩烈强调说,相比直接的原矿或精矿粉出口,朝鲜政府更欢迎深加工的矿产投资项目。
    
      “有机会,也有风险”
    
      叶烈灯是最新一个希望能掘到朝鲜矿产一桶金的人。
    
      他掌管的江西省民营企业新鸣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刚通过朝鲜投资事务所签订了意向性协议。
    
      叶烈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公司即将开发的是一座金矿,“我们将很快带技术人员入朝进行实质性项目考察”。对于合作细节,他拒绝透露。
    
      不过,丹东商人李山(化名)警告说,那些希望一口吃成胖子的投资者很可能乘兴而来,铩羽而归。
    
      更重要的是,“朝鲜在一段时间内,在地质工作方面做得相对较少,朝鲜的基础勘探研究与理论研究和中国矿业[0.11 0.00%]发展进程有一定的差距。”贾国志说。
    
      中海投李圣盛证实,从目前朝鲜的地质勘探报告看,数据都很初级,还需要大量基础的地质勘探工作。
    
      朝鲜专家张琏瑰则更忧虑“在朝鲜投资很难得到保障”。丹东商人金一(化名)的一位朋友曾投资生产高纯度的朝鲜石墨产品,但产品投产后,朝鲜立即限制石墨出口,导致他血本无归。
    
      近日,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疑因朝方提涨价,中朝合作的茂山铁矿已被叫停。
    
      “没关系就没办法。”曾因举办平壤百货商场闻名的辽宁省温州商会会长曾昌飙说,“如果要投,可带中国淘汰掉的设备,风险小,也利于重新利用。”
    
      不过,也有游刃有余者。李国冬说,为更好提供投资保障,他们成立了金达莱儿童基金推介项目。设立基金会的“金达莱”是前巴勒斯坦驻平壤大使穆斯塔法-萨法日尼之女,其事迹还上了朝鲜教科书。
    
      昔日的大使,现在更像是个商人。穆斯塔法-萨法日尼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很看好朝鲜的改变,朝鲜迟早将走向开放。
    
      在招商会上,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投资处长崔成进承诺说,“朝鲜将本着‘平等、互惠、双赢’的原则,依法保障保护外国投资者权益”。
    
      “是危机,也是转机,有机会,也有风险。”李国冬说,“从新领导人上台后一系列人事、农业政策的调整看,我相信它还是在朝着一个改革开放的方向走。”朝方透露,一套全新的外商投资法规册子正在修订中,早则今年第四季度,晚则明年初就会出来。“明年应该是中朝贸易大发展的一年”。
    
      中海投公司的高管承认,选择在9月22日召开招商会,原想能和接下来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可能释放的改革气氛相映衬。
    
      遗憾的是,三天后的9月25日,第十二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六次会议在平壤召开时,刚刚上台的金正恩,讨论更多的是人事和预算问题,对于经济改革只字未提。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1920009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媒称中国停止开发朝鲜铁矿 或因朝方提涨价
· 韩媒称中国停止开发朝鲜铁矿 或因朝方提涨价
·朝鲜万寿台艺术团丹东献艺
·温家宝会见朝鲜等30国新任驻华大使
·中国朝鲜族少儿广播文化艺术节今日闭幕 (图)
·韩报告称朝鲜已做好短期进行核试验准备
·胡温礼待摄政王张成泽 力挺朝鲜亲华派
·辽宁首富投资朝鲜2.4亿 朝方掌握技术后毁合同
·辽宁民营企业投资朝鲜血本无归
·中朝签署开发朝鲜两大经济区协议
·撕毁合同 辽宁海城民企在北朝鲜投资数亿血本无归
·朝鲜前参谋总长李英浩被解职缘于擅自调兵和私藏巨金
·朝鲜第一夫人李雪主被曝婚前特训半年
·中国加强朝鲜边防戒备防脱北
·媒体曝朝鲜在华留学生生活:和中美同学无隔阂
·20名朝鲜官员来华学改革开放
·北京和朝鲜翻脸 高层交流已经中断
·外媒称赴华朝鲜劳工3/4薪水上缴国家
·惩罚朝鲜发射火箭 中国对朝粮援骤减到了1万吨
·看了朝鲜挂历上的法定节假日,我惊呆了
·汉奸家庭组合:儿装作亲朝鲜,媳孙移民美国!
·朝鲜另觅强势保护的弦外之音/上海闸北区寃民杜阳明
·朝鲜战争”:从“谎言”走向“谎言”
·朝鲜进入恐怖时代
·就应该将朝鲜逼到墙角
·不得不说,朝鲜真不要脸
·揭穿朝鲜所谓免费医疗的天大笑话
·唾弃朝鲜,我们会失去什么?
·如果韩国一夜之间干掉朝鲜,我鼓掌庆贺/周丕东
·只能这样比喻,金氏三代的朝鲜
·站在朝鲜强盛的门槛上,小金真牛
·东西邻国 朝鲜不丹
· 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朝鲜射杀中国居民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朝鲜罕称永不忘中国支援为那般 (图)
·朝鲜台风致至少7人死亡 海岸地区现海啸 (图)
·朝鲜军界最高将领被解职说明什么? (图)
·朝鲜金家父子为什么都钟情于戏子? (图)
·梁光烈罕见表态,中国会如何管束朝鲜
·纪念朝鲜战争62周年
·一座叫朝鲜的集中营
·李伟东的微博:假如我们出师解放朝鲜
·朝鲜姑娘,怎么害怕“提裤子”? (图)
·分析:中国渔船遭朝鲜扣留的可能原因
·朝鲜恨中国,如同中国恨苏联
·朝鲜为何从来不敢触动越界的俄国船
·去台湾的韩寒与去朝鲜的司马南/风青杨
·环球时报:朝鲜核试验勿指望中国帮其承担后果
·中国究竟援助朝鲜多少?
·无敌飞猪 :朝鲜一错再错 令中俄很寒心
·何哲:日本为何热衷于拦截朝鲜导弹?
·朝鲜卫星事件:美国找台阶,日本找借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