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毛泽东的“恶攻罪”,杀害了多少中华民族精英?--读难友黄宝松大作《泪祭雄杰赵前生》有感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10月11日讯)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而今”,历代统治者没有因一言而去砍掉人头杀的。“十年文革”,毛泽东开一代先河,以“恶攻罪”一词不知诛杀了中华民族多少知识精英?

    
    什么是“恶攻罪”?196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在无产阶文革中加强公安工作的若干规定”共六条,号称“公安六条”。第一条称:“凡在文化大革命中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亲密战林副主席以及污篾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即中央文革)”为“恶毒攻击罪”,凡犯此罪的杀无赦。
    
    难友黄宝松,1957年就读四川大学中文系,弱冠之年即被打右派,后又以“不认罪”升级为“现行反革命”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送雷马坪劳改农场“劳改”。在改造中亲眼目睹了中共地下党员,曾参加华鎣山游击队打游击、为推翻国民党专制独裁统治英勇战斗过的、在中共执政后曾担任过涪陵县委办公室主任和涪陵地委宣传部干事的赵前生,而被杀害的详细经过。
    
    雷马坪劳改农场位于四川雷波、马边、坪山三县交界处的金沙江畔的山坳坳里,是四川省最大一个劳改农场,曾先后关押近百余万人,为共和国的“进步发展”提供了提供了最廉价的农产品。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个庞大的“劳改怪胎”悄然搬走,给人留下无限的猜测与回恋?70年代后期我曾在这里羁押过近两年时间,先在马湖分场的唐家山中队,后去马家湾中队“改造”。
    
    唐家山中队是马湖分场的一个中队,其中还有一个严管队,称集训队,集训队里有小号(单独关押人的地方)又称“监中之监”。马湖分场下辖六个中队,约有1500多名囚徒,凡是“不认罪守法”与“不接受改造”的囚徒,便会遴选送入集训队。集训队除有高墙电网外,24小时均有武装看管,无论睡觉、吃饭、休息、出工,如超越警界线,武装有权开枪击毙。黄文中所写的赵前生一事,在唐家山有耳闻。他是中华民族的英雄,神州大地的人杰,与遇罗克、林昭、张志新、冯元春、王佩英一样,死于毛泽东的“恶攻罪”。据有关部门统计,“十年文革”死于“恶攻罪”的不少于100万人,仅我在的四川省第四监狱就有周英杰、李汀、吴显成、程有权等十余人。这笔血债应该由谁偿还?当然是“文革”元凶,“浩劫”首恶毛泽东!毛泽东中华民族十恶不赦的罪人,我们一定要千秋万代的牢记,绝不能忘记这血腥的历史。
    
    感谢难友黄宝松,为我们记录下这个活生生的故事:每每忆及在四川省雷马屏农场的苦难岁月,就不能不想起趙前生,眼前就会浮现出四十多年前,在桂花溪中队开“公判”大会的情景的一幕,就浮上脑际。当“主持狱吏宣布“公判大会”开始、把罪犯押上来的时候,几个身穿军装的彪形大汉簇拥着将五花大绑、背揷“标子”的趙前生走到台前、架着他勉强站立。当一个“鹰犬”穷凶恶极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扯,使之抬头面朝大家的一瞬间,令人震撼,令看守们心驚的一声“打倒…”(毛泽东)三字还未喊出,“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狱医领命疾速跑过去,呌掰开趙前生的嘴巴,拿钩子抓出舌头一剪刀剪掉,再把一团纱布塞进口腔,彻底封住他发出声音。虽然受此酷刑,趙前生的头部仍不仃地挣扎摆动,对刑场上未能将口号呼完似有所不甘。其宁死不屈的气概着实令人敬仰!”
    
    
    
    附难友黄宝松大作《泪祭雄杰赵前生》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当之无愧者,趙前生也。
    
    赵前生,四川涪陵人,生年不详,中共地下党员,曾参加华鎣山游击队打游击,为推翻国民党专制独裁统治而英勇战斗过。中共执政后,担任涪陵县委办公室主任,或涪陵地委宣传部干事。1957年落入“阳谋”圈套,被打成“右派”,受到开除党籍,撤职降薪畄机关察看处分。59年因有替彭德怀叫屈鸣冤,遭开除公职遣送农村监督劳动。妻杨开慧,与毛贼的那位同名同姓,诞一女取名杨长虹。赵出事后受到株连亦成右派,因不堪凌辱,乃逃往黑龙江省海林县,由于其兄系该县某单位的工程师,人缘不错,凭着这层关系,得以立足教书。三年人祸期间趙编造履历,步妻之后尘亦逃往该县与妻女相聚,东一鎯头,西一斧子,靠打零工贴补家用。再育一子,取名趙海儿,寓海林所生之意。毛共集权统治是十分严密的,不久、行藏败露,被当局侦知,双双捉囬涪陵严办,杨开慧判刑五年,趙前生以“叛国投敌”罪判刑十五年(冤哉、枉也!海林县竟是敌国!),两人均押送涪陵地区东运农场劳改。1967年所有在城市或距城市较近的劳改营,都奉令裁撤或将劳改人员向蛮荒地带或边远山区转移。东运劳攺农场的众多囚犯被押解至凉山彝族地区、四川省地方国营雷马屏农场服刑。趙前生因系“新生反革命”,档案上注明属重点监控对象,一来就分配至雷马屏农场马湖分场唐家山严管队交武装看管劳动。想到自己投身革命为的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光明幸福的新中国,未曾料到换来的却是毛驾凌于党国之上的专制独裁统治,理想与现实的这种落差,配的龙种,生的跳蚤,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尽管身处险境,不测相随,他也要为真理、为反对集权暴政而奋斗!为追求心中的“伊甸园”尽一份力!因此、他经常在意气相投的犯群中品评时政,抨击“文革”,拿“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纲领”对照说事,认为南共比较民主,工人参加“工人管理委员会”管理工厂,实现了劳动者真正当家作主。斯大林将南共开除出共产国际,是专制独裁在国际事务上的反映,是一种大国沙文主义。中共应当学南斯拉夫,毛泽东应当效法铁托,不应当学斯大林搞争权夺利、排除异己、灭绝人性的“大清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趙前生在严管队与成都地质学院大学生“右派”升级的“新生反革命”贺逢春等政治犯关系特别密切,引起了当局的警觉,遂在他们周围安排“眼线”,饮食起居,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靠拢政府的“积极分子”监视。一次以上厕所为由、趙前生拿自己写的“中国向何处去?”的指责 “文革”、要求民主自由、反对专制独裁、探讨中国出路的文章、递给贺逢春传阅时,被尾随其后、当局豢养的狗腿子犯人杜木匠抓了个正着。“人脏俱获”,此事立刻被定为雷马屏集中营重大的现行反革命案件,趙前生立马被秘密羁送雷波西宁雷马坪农场总场所在地“集训队”小监关押审讯,1970年将其以反革命恶毒攻击“伟大领袖”、诬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妄图组织反革命集团、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罪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惨遭杀害。狗腿子犯人杜木匠用他的鲜血领取了减刑半年的犒赏。
    
    每每忆及在四川省雷马屏农场的苦难岁月,就不能不想起趙前生,眼前就会浮现出四十多年前,在桂花溪中队开“公判”大会的情景:会场设在桂花溪中队平时整队集合,秋收派作晒场的大院埧里。参会人员除很远的马湖分场无法前来外,沙沱大队(一分场)、中山坪大队(二分场)、桂花大队、西宁中队、农科所、医院的全体犯人和二劳改(就业员),总计不下四千人,由各队狱吏看守严密监视、喝斥驱赶前来开会,像装沙丁鱼罆头一样,把院埧塞得满满当当。总场一个营的“党卫军”,倾巢出动,如临大敌,在会场侧边的山梁上架起了好几挺机枪,会场四周以及入口处与公路上、更是刺刀明晃、子弹上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布满了明哨暗卡。
    
    那是时维夏秋之交的一天。那天没有太阳,场部所在地的“夹皮沟”上空黑云密布,四面群山佇立,远树横黛,空气沉闷,增添了一种肃杀的气氛。临时搭建的审判台上方,是“雷马屏农场公判大会”白底黑字的横幅,两旁是一副“坚决镇压一切反革命份子破坏活动”“誓死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成果”的对联,提示着这次公判的非同寻常。随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乐曲戞然而止、主持狱吏宣布“公判大会”开始、把罪犯押上来的时候,几个身穿军装的彪形大汉簇拥着将五花大绑、背揷“标子”的趙前生走到台前、架着他勉强站立。当一“鹰犬”穷凶恶极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扯,使之抬头面朝大家的一瞬间,令人震撼,令看守们心驚的一声“打倒…”响彻会场,立刻引起一阵轻轻的骚动,趙前生那宁死不屈的形象,便永远镌刻在大家心里了。这是冲破丹田发出的怒吼,是凝结着胸中块垒放声的呐喊,是对人妖颠倒的邪恶社会的有力控诉,是对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警世呼唤。显然,这种临刑前不规规矩矩,还敢“蛊惑人心”呼喊“反动口号”的绝唱,当局是不准许的、严加防范的,不待后面的话语出口,套在他脖子上的锁喉绳用力一勒,就噤声了。如若让其把口号呼完,那影响将更加巨大,当局的后果也难以设想。即使如此,大家也能猜到他要“打倒”的是“打倒毛泽东”,“打倒法西斯专政”…之类的内容,所要道出的是被压迫被奴役人们的共同心声。趙前生不愧为敢于直面惨谈人生的真的猛士!无愧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英烈!他的这种最后的反抗,刺激了“专政工具”们的神经,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狱医领命疾速跑过去,呌掰开趙前生的嘴巴,拿钩子抓出舌头一剪刀剪掉,再把一团纱布塞进口腔,彻底封住他发出声音。虽然受此酷刑,趙前生的头部仍不仃地挣扎摆动,对刑场上未能将口号呼完似有所不甘。其宁死不屈的气概着实令人敬仰!而剪舌手段之残忍则令人发指!人世间居然还有这种 “医生”! “救死扶伤”的医术居然被用来干这种兽性勾當!会后查明,此人乃毛共党员、农场医院的董副院长。十年浩刼的“文革”,硬是把人们的灵魂扭曲到了难以想像的程度。
    
    这发人深省催人惊醒的一幕之后,接下来便是宣读判决书;便是趙前生被押赴刑场;便是逢会必有的“洗脑教育”:念“只准革命群众造反,不准五类份子翻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等等的“紧箍咒”。议程完毕宣布散会,当局则责令参会就(就业员)、犯人员迭次走向行刑处绕“屠场”接受恐怖“教育”,拿趙前生血渍沙滩,横尸荒地的场景来“以儆效尤”:谁要不规规矩矩、乱说乱动,看,这就是下场![当天同时遭杀害的还有刘襄九烈士(另文记载)]。那令人目不忍睹的血腥一幕,至今仍时时打眼前掠过,催我拿起笔来,留下些许文字,见证那草菅人命、杀人如麻的荒唐岁月和岁月的荒唐!寄托我洒泪的祭奠与哀思。
    
    1974年我在雷马屏集中营一分场三台坪中队当二劳改(刑满强制畄场的“就业员”),批林批孔运动中、指导员戴白毛(名字记不起了,他头发花白,公开场合就业员称他戴指导员,私下都如此叫他)在给大家训话时透露:他曾参加了对趙前生的死刑宣判。言及事情的经过时,他脸上的神情,仍给人以“谈虎色变”的感觉。出乎“鹰犬”们意料的是,当拿出死刑判决书叫趙前生上前签字时,戴着脚镣手铐全刑加身的他,竟然举起铐子倾力砸向对方,惊慌之下,“鹰犬”们一拥而上,把趙前生按倒在地一顿毒打不说,还卸掉他的双臂(两支手弄脱臼)、挑断了他的脚筋。最后将其放在一块门板上,用类似马掌一样的钉子,钉牢卡住四肢,使之丝毫不能动弹。“我们又不是吃素的!”事隔几年,戴白毛谈到参加那次宣判,制住了趙前生用手铐砸人,还好像完成了一桩“丰功伟绩”那样洋洋自得。对一个戴着镣铐、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人,实施肉体摧残到绝灭人性的程度,良心上毫无愧疚自责,这就是毛治下满脑子“专政”、“斗争” 的狱吏们的邪恶嘴脸。
    
    由于肉体受到非人的摧残,趙前生抬入死囚室(走进监狱大门,右手一排平房是集训队队部办公室,靠里倒数第三间,常辟作此用。从集训队内集合点名的操埧里,透过窗棂能窥见死囚室内的情况,因为背靠操埧的队部办公室位置较低。)已是奄奄待毙,命悬一线,根本不能进食,只能靠打针输液维系生命。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四人一斑轮换,全由狱吏看守,等待十天上诉期满执行。第二天,负责看护的丁医生断定趙前生生命垂危,熬不拢十天抵满,故立即向场部报告:如不提前执行,人一死,公判会就开不成了。所以第四天一早,就把趙前生抬到监狱门外下面的马路上,丁医生给他注射了强心针和大计量兴奋剂、镇痛剂,然后取掉固定手脚的“马掌钉”再五花大绑,揷上标子,拽上卡车,在一干“党卫军”的严密防范下,驶向公判会场。值得指出的是,临刑前狱医给趙前生注射药物,并非出于减轻其痛苦的人道主义关怀,活生生一个人,硬是被恶棍们挑筋脱臼整得要死,连苟延残喘至十天上诉期满都办不到,还指望狱吏们能发出善心?目的的卑鄙决定了手段的卑鄙,他们给趙前生打针,无非是想让他恢复生命体征,头脑清醒,能把“示众”的宣判会开完,不致中途殒命,以发挥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威力”,对押来受“现实教育”的劳改与二劳改(就业员)们,收到震慑和恐吓的效果。殊不知趙前生清醒之后,却气凝丹田,拚全身之力在审判台前发出了那一声“打倒…”的震聋发瞆呐喊,让大家见识了他最后的反抗。这倒是当局始所未料的。
    
    事后得知、趙前生不是一枪毙命的,而是被行刑的“党卫军”们当作人体活靶,练“敢于刺刀见红”的杀人魔胆,每个“专政工具”都必须拿三棱刺刀朝趙前生身上捅。为了表示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对阶级敌人绝不手软,“像严冬一样冷酷”,有的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捅了两三刺刀,用子弹点心,不过是走完程序罢了。难怪看到趙前生的尸体会那样血肉模糊,囚衣千疮百孔,原来是这些披着人皮丧失人性的野兽的“创作”。趙前生的遗体既没有土葬,也没有火化,而是抬往农场医院,碎剐凌迟被手术刀解剖掉了。不知他的器官是否浸泡在福尔玛林里,还畄在农场医院否?
    
    趙前生被害后,对囚禁他的小监进行了仔细搜查,发现靠壁床位下的土墙被刨去了很大一片泥土,一个可供人爬出去的洞很快将要挖穿,靠的是将每天两飡搭配的开水节省下来,不断浇湿土墙使之发涨,再用瓦片石块作工具,一点一点地把墙泥抠脱,锲而不舍的结果。对于一个带着镣铐的囚徒来讲,这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多么巨大的毅力!如果死刑判决推迟数月下达,趙前生或许能创造奇迹!当然世间的事情没有如果,但他那种不屈不挠为生存而斗争的精神,却是叫人钦佩的。堪与“基督山伯爵”中,囚禁于巴士底狱的法尼亚长老相媲美。经此一查,看守们揑了一把冷汗,为防患于未然,监狱进行了重修,土牆全部换成30公分×30公分×1m的条石码砌,就无须担心囚犯越狱了。
    
    趙前生被虐杀了,作为曾经的共产党员,为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平等、幸福的新中国,他拿起枪进行过游击战争。他没有倒在国民党的枪口下,却因谔谔忠言而罹文字狱,思想罪,在毛魔头制造的十年浩劫中,倒在了一群野兽的屠刀下。但他那宁死不屈,敢于反抗专制暴政的高大形象,必将永远屹立在人们心中!他的名字将同“文革”中罹难的志士仁人遇罗克、林昭、张志新、冯元春……这些人一样,永垂千古!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4559323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毛派极左势力已危及国家和民族的安全
·铁流:学者焦国标应释,叫兽韩德强当抓!
·铁流:我为焦国标先生抱屈呜冤--顺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同志
·铁流:人民的扬声器,舆论先驱--悼胡绩伟前辈
·铁流:习近平露面说明他已完全掌控中国大局
·铁流:胡锦涛“裸退”与中国政局
·铁流:再说王薄命运与十八前的政治纷争
·铁流:孟学农入局是中国民主派的胜利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铁流:震后四年灾仍在,万千振款肥贪官(多图)
·铁流: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
·铁流:极权独裁最无知,从无人间烟火情--一份从青春到白头申诉书的读后感
·铁流:“毛纪念堂”申遗李讷也不会同意
·铁流:我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一席对话
·铁流:“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 ---北欧纪行放言说宪政(上)(多图)
·批毛评毛是开启中国政改的钥匙--铁流先生与党史研究学者陈振中先生18大前的对话
·铁流:“415”一一中国右派流动集中营
·铁流在蓉庆80寿辰,亲朋欢聚畅言批毛魔 (图)
·铁流谴责吴英案被“和谐”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