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6日 转载)
    
     来源:秦永敏 作者: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
    
    
    (参与2012年9月26日讯)在此,我要怀着最沉痛的心情向广大关心我们、热爱我们、对我们寄予厚望的朋友们谢罪,被迫沉重宣布,秦永敏和鉴湖女侠的结婚失败了!
    
    但是,我更要告诉大家,我们的婚姻是成功的失败!
    
    因为我们俩都认为,我们毕竟是极为难得而且情投意合的知音,不是因为外因,我们应该不会分开。
    
    “我们不是因为不深爱对方,是因为秦永敏不忍心看着女侠经常为儿子伤心流泪,女侠虽然无法忍受儿子对自己离开他的怨恨之情,但若不是秦永敏督促女侠回去看望儿子,并和儿子做最后一次深入的交流,自然也就将儿子不理解她的痛苦深埋在心中,并将其化为奋斗的力量了”(女侠写)。
     女侠一来就告诉过我,幸亏临走前几天(那以后没见面,走的时候儿子没在场)儿子对她说:“你走吧,我无所谓的。”否则,无论如何她也下不了决心,我们也就永远只能是精神上的恋人。后来女侠来到我这里后,“通过网上和儿子的交流才渐渐明白,原来儿子对她说的都是赌气话。在儿子的心里,母亲是何等的重要啊,这在儿子对女侠后来执拗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也就是说,无论女侠怎么和儿子从各个角度解释她做出选择离开儿子的决定是正确的,希望儿子能够理解哪怕是谅解妈妈,儿子却始终绝不谅解女侠。”(女侠写)
    
    “这就使女侠陷入两难的境地:她既不想因为她的离开对自己最心爱的丈夫——秦永敏造成伤害、对民主事业造成极大的损失,又不想使得儿子为此恨她一辈子,这样,女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精神上极其痛苦。”(女侠写)
    
    对此我当初没有认真看待,但是,时间越长,我越明白,她说的确实是简单的大实话。因为女侠既是一个少有的女政治天才,也是一个纯洁质朴得叫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安琪儿,她怎么想,就怎么说。
    
    “可悲的是,她离开的时间越长,儿子就越无法遏制对她的思念,并且用一种仇恨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这,恰恰就是女侠最无法原谅自己的一点!因为对她来说,若儿子和她因此结下永远的仇恨,她又如何能够将这种等于是失去唯一至亲的亲人——儿子的痛苦,消弭于无形之中呢?这种痛苦的确是女人难以承受的。她说,她的儿子在性格上和她极其相似,因而在思想、精神、情感和学业上都是非常依赖女侠的,其父又是一个没有多少思想的人,儿子和他几乎没有多少交流,这样,儿子的精神成长几乎就全靠女侠了。她觉得,如果儿子只是靠他爸爸一个人的家庭教育方式,将来一定会成为被这个时代的虚伪教育毁掉的精神废物和庸俗不堪的市井小人,因此,最后她只能选择留在山西,亲自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具有独立健全人格的中国公民,这样她才不会因为毁了儿子而深深陷入无穷无尽的自责和痛苦之中。”(女侠写)
     这就意味着,无论我们彼此之间是多么的相爱,她和儿子之间的母子情深最后还是会成为我们分手的原因,再加上当局为了拆散我们的天作之合故意设置的人为障碍,使我们长期拿不到结婚证,从而为找到离间我们、使我们分开的缝隙留下了尽可能长的时间,仅仅这两个因素交织在一起,就决定了我们的婚恋失败几乎是必然的。
    
    至于我和女侠之间,就像外界所看到的那样,我们的关系确实是亲密无间的天作之合。
    
    从4月2号女侠决定成为我的精神爱人时起,到9月12日为了让她看看儿子的同时,去办理为拿结婚证当局格外要求我们提供的"户籍证明"送她回去,两人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红脸的事情,从来没有任何芥蒂。
    
    
     众所周知,女侠和我在政治事业上配合默契,迄今为止她已经代表我接受了上百次国际传媒采访,我也替她修改过十几篇包括政治论文在内的高质量的文章,并且都在要求颇高的电子刊物上发表了。女侠这个人,在社会生活上实在是"不谙人世",因而也就和目前肮脏的现实格格不入,此外,她的思维特点也有很大局限性,一些日常事务和不关心的知识她怎么也学不会,但是,她对政治事务、政治知识却有着不可思议的敏感、悟性和极强的接受能力,也正因此,她才能和我一见如故并对我一见钟情,更重要的是,她才会一来就开始替我在政治上帮极大的忙,不仅很好的处理了国际传媒的采访,而且替我提供了大量巧妙的思路,往往我写文章,她看到了前几句就说出了后几句,而在她和我想的不一样时,所提出的建议却恰好给我提供了崭新的思路,或者替代了我不成熟的措辞。这宝贵的优点是任何以前我所交往过的女友都没有的,在当下的中国,这种境界的女人应说是是凤毛麟角。
     当然,众所周知,女侠和我的密切配合更表现在她对待当局的政治迫害上。
    
    2月28日夜里,她从网上一找到我,就和我谈到凌晨两点还不下线,那种一见如故的畅谈不是一般恋人能够想象得到的,此后的交往特别是在政治理念上的高度挈合,使得两人愈加倾心。
    
    这样,很快她就得知了我第34次(三月三日到三月十七日)被捕。
    
    没想到,此后我的第35——38共四次被捕,都是和她一起经历的,而她面对当局的打压所表现的态度和处理的方法,不仅都早已为世人熟知,也可圈可点。
    
    这里我要说,我和她6月1日到6月26日的被"休闲",是我们最独特也最难忘的"蜜月",因为若非如此我就忙得一塌糊涂,没有时间专门陪她畅述,而那时被囚禁的我们则可以心无旁骛、漫无边际的交谈,畅述各人的心薏,由于我们两人都有着极为丰富的感情和极为广泛的兴趣,那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受真正是使两人"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我们的心心相印甚至感动了不少专门负责看管我们的人,对我们不仅羡慕有加,而且因此释放了大量超常的善意。
    
    最令人感慨的是,由于她替我说了太多的话,当局开始直接向她下手了,居然要毫无理由的传唤她本人!那意图如她在“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的题目所说:“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绑架回原籍”。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女侠也和当局的非法行径做了毫不妥协的斗争,不仅在面对非法打压时大义凛然,而且慨然一再向国际传媒和机构大胆揭露,无论面对多么可怕的高压威胁都没有丝毫畏惧和退缩。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对我们婚姻的一个致命威胁始终潜伏着,那就是中共凭借独裁执政的支配权,始终不给我们办理结婚证!
    
    是的,正常情况下只要相爱没有结婚证也没关系,但是,我们恰恰生活在极度不正常的国度里,我们的生活状况对这个国家尤其显得不正常——今日中国的异议人士眼中,我们的婚姻奇迹可能被认为(或者确实是)一面极有号召力、感召力的旗帜,对此,中共当局怎么会不毁之而后快?
    
    众所周知,为了拿到结婚证,我们已经花了五个多月时间,跑了十几次各个机关,也把户口、身份证、离婚证反复寄来寄去几次,当局不仅不给我们结婚证,而且连他们对我们所额外要求的户籍证明也拿不到.
    
    按当局的要求,我们近期能拿到结婚证的唯一办法是女侠回原籍办手续,而我因为处于“剥夺政治权利期间”,虽然依据法律我仍有自由出行的权利,但事实上当局一直不准我离开武汉半步,只要我一出门,就会有几个人用和我出行相应的方式紧紧跟随,哪怕是每天早上晨跑也同样如此。
    
    当局如此严密防范,我们当然也高度警惕,平时两人如影随形、寸步不离,以便互为保护。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悲剧还是必然的发生了!
    
    女侠和我共同生活的一百多天里,我深深感受了她对儿子的极度思念极度关爱之情,每当儿子在qq上给了她一点不太坏的表示,她就会兴奋得忘乎所以,一旦儿子拒绝和她联系,乃至对她出言不逊,她就泪眼婆娑甚至痛哭流涕。
    
    与此同时,对于我来说,不能让女侠受半点委屈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不仅因为她比我小那么多,也因为她太懂事,看到我们收入有限我从不花钱她也尽量克制自己,更因为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在这里远离亲人,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情感支撑,还因为她在政治上给我帮了太多的忙却没有任何回报!这样,每当我看到女侠为儿子悲哀至极痛哭流涕就于心不忍。
    
     9.11夜里,女侠上网后对我失声痛哭:“儿子说,他要永远和我断绝母子关系了!”
    
    我立即尽力安慰她,她却越哭越伤心,用最严厉的措辞自责不已,说自己根本不配做母亲,根本就不是人,无论今生做出什么事业来,永远也无法弥补对儿子欠下的一切,说自己是一个有罪的母亲,看着她那么伤心绝望,于心不忍的我只好毅然决然的说:“你明天回去吧,看看儿子的同时把结婚证手续办了。“
    
    我不忍心看见女侠伤心,女侠不忍心看着儿子伤心,这就决定了我们落进陷阱是不可逃避的定数。
    
    次日,9.12,下午三点我送女侠去武昌火车站,当局的两个人照例紧随其后,当我们买票时他们就急眼了,一再声明只是女侠一个人回去,他们还是不放心,最后亮出身份让检票口的警察把我拦了下来——虽然我本人并没有打算离开武汉。
    
    这样,一返回家中,我就怀着沉重的心情把和女侠事先商量好的“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王喜凤冒险只身返回山西要求解决问题》公布了,该文的最后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王喜凤女士此行路途坎坷,各种险情无法逆料,秦永敏正在家中翘首以待。”
    
    女侠离开后,我们一直保持密切联系,随后的情况在17、18、19号通报里都公布了:女侠几次去办当局声称她本人出面就可以办的户籍证明、户口首页、流动人口生育证明、退职手续以及出国护照,却还是一个也不给办理,与此同时,14号她要去朔州市看望二姐,当局也把她从汽车站拦了回来,说是根据上级的命令18大之前她不能离开大同市范围,17号上午她再次办理手续被拒后,我安排北京朋友第二天开车去接她回来,她把这话对儿子一说,全家亲戚就都来威胁,如果她再离开浑源,所有亲人都要和她断绝关系!
    
    与此同时,这天中午浑源国保也专门找到女侠前夫,让他不惜一切代价把女侠阻拦下来,故他公然抢走了女侠的身份证等全部证据和手机,从此一直拒不归还!
    
    所有这一切女侠还都能挺住,最后,是儿子含恨的眼神使她终于无法坚持了!儿子甚至威胁女侠,如果她离开,他就会自杀!
    
    随后四十余小时女侠被完全和外界隔绝,万般无奈之下,我以其前夫要求给三万块钱又提高到二十万才放她走之案由,向山西省浑源县当局报案。
    
    这种情况下,山西方面才被迫让女侠本人给我打手机,要我放弃,她说,为了儿子,她已经决定留下了。
    
    此后的日子里,女侠仍然无法手机联系,但是我们总算有了一些电邮往来。
    
    
    以下是女侠回我的电邮:
    
    
    “从古至今,亲情关最难过。我不是一个向强权低头的人,但是为了孩子我只能屈服。”
    
     “我做出了惊动世界的行动后又彻底消失了,这种行为的确太不负责任,让你在太多人面前无法交代,开了个国际玩笑,也伤害了民运圈的好朋友们,伤害了我自己。我对不起所有的人,我向你谢罪!向所有给予我期望的人们谢罪!向海内外的朋友们谢罪!向所有关注我的海内外媒体谢罪!”
    
     “可是儿子最后的以死相逼使得我别无选择。还是那句话:没有儿子,我可以和你一起战斗到最后一刻也无怨无悔。”
    
     “儿子正是在各个方面最需要我的时候,单亲孩子最容易造成各种性格上的缺陷,也很容易一蹶不振。从此彻底消沉下去。儿子以后的六年正是最为关键的六年,他那个没有骨气也没有出息的爸爸呆板僵化的教育方式对儿子短期的影响不明显,但是长期必然会对儿子产生深刻的负面影响。孩子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平庸的人。而作为母亲的我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唯一的儿子不成气候,即便以后我们可以为儿子提供很好的条件,等到他成年以后也晚了。而现在更为糟糕的是,一旦我再次离开了他,他是绝对不会和我妥协的,还可能会受不了打击而自杀,那样的结果不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愿意看到的啊。”
    
     至于对于我的悲愤疾呼,女侠是怎样看待的?
    
     “亲爱的,我不会恨你,我对于你从来只有爱,大不了由于你的媒体呼吁使得我失去正式工作到私立学校应聘,不过只要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发展壮大了,我就是受再大的苦都无所谓。”
    
     须知,在两人的结婚契约中,我们曾“誓言,将相亲相爱,互敬互让,诚信忠贞,同甘共难!生死不渝,荣辱与共,直至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大自然的无限循环之中回归于無。此契约人神共证,若有违反当受天惩。”
    
     而且,在婚礼致辞《追求奉献》中,女侠还说道:“这一刻,请在座亲朋共同见证,我们承诺:无论健康与疾病,无论富有与贫穷,我们将永远相敬相爱,携手共伴一生!永远同体共奋,一生誓志民主!”
    
     对于这些当时许下的诺言,女侠是怎么解释的?
    
     请看她的回答:“最后,我申明一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和你的契约关系永远保留。否则你随时可以写个通告取消,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但是你记住了,我的心永远属于你,在精神上我永远是你的妻子!作为中国公民,我和你一样,我们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这也是一百年来多少致力于民主宪政的仁人志士共同的美好愿望,更是所有中国公民共同的心声。”
    
     那么,女侠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对她自己也极为艰难地抉择?
    
     “你知道我的心一直在痛苦中煎熬着。我也深刻感受到我们两人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爱情,以及这种感情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巨大意义和价值,可是我是妈妈,我首先必须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当儿子对我说:"谁让你当初生下了我,你要是不生我的话,也就不用对我负责了,你明明知道我和你在性格上最相似,在感情上最依赖你。。。。"他说出如此的话,你让我怎么办?我不能做一个没有人性的母亲吧?若如此,我又怎么能够在人品上给天下人做一个良好母亲的示范呢?所以我只能在强权面前低头,只能屈服于儿子的亲情之爱。”
    
    事发之后,当局声称这事与他们无关。可是,就我所知,类似情况在中国太多太多!
    
     在此,只举出最新的两例:
    
    几乎与此同时,宜昌市长找了异议人士石玉林的岳父母,要他们出面把石玉林的妻子(为避免迫害与株连、两人办了“离婚”)李娟带回娘家;
    
    河南的王译和无锡的华春辉两年前在拿结婚证的前夜被分开,分别判了一年多劳教,只因都没有任何羁绊才熬了过来,近日结婚。
    
    所以,先不给结婚证,而且反复指责我们是“打着结婚的名义非法同居”,经过那么多故意为难,最后拖出这么个局面来,要说和当局完全无关,岂不是此地无银吗?
    
    在这里,我要说明,当局在不给我们结婚证、破坏我们的婚姻、把女侠强留在当地上耍尽了阴谋。近半年的时间里,不给我们开结婚证的理由是缺乏户口首页,指出的唯一出路是女侠在山西原籍开出户籍证明,但我们把户口等材料寄去几次,当地都不给开,而且过后当局又撒谎,说是他家人没有照要求办事。然后,当局指出唯一办法——让女侠本人回去开。女侠本人回去后,当局仍然四个文件(户口首页、户籍证明、护照、流动人口生育证明以及退职手续)一个也不给开!这还不说,当女侠有了屈服的表示后,又将她手头本身就有的全部证件户口本、身份证、离婚证和手机抢走了。由于女侠和我的联系一度中断,这种情况下,武汉国宝还有人继续欺骗我,说女侠已经拿到户籍证明,说腿长在她自己身上,是她自己不愿意回来了。当然,女侠最后确实为了儿子不回来了,但是,当局为了防止她再来,迄今为止,仍然通过她的前夫扣押着她的一切证件,以及她的两部手机,却是铁的事实!最后,女侠以不让她复职就要返回武汉来和当局做交易,,当局不得不做出了允许她回原单位上班的承诺,这样,王喜凤已经不会再回来。但是,为了防止她万一又跑到武汉来,她的身份证、离婚证、户口本和手机还是全部被扣押。也就是说,迄今为止,她还是没有充分的自由!
    
    所以,最后王喜凤为了孩子决定不回来是主要原因可以理解,但是这其中,当局为了达到不让她回来的目的,确实是不择手段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说尽假话掩盖事实,也实在太令人不齿了!
    
     好友们都告诉我,不要放弃女侠在不久的将来突然决定回来的念头,对我本人来说当然更加如此,想想我们情感上的如胶似漆,想想我们政治上的珠联璧合,想想我们作为双子星座的完美无缺,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哪还有什么比我们可能再次重逢更开心的事情呢?
    
    就这样,当局的精心策划、女侠和儿子的母子情深、以及我对女侠的爱,还有一些其他因素,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当然,主要是我的一时心软害了女侠,使得她也许再也不能成为一个杰出的女政治活动家。
    
    不管原因何在,我们联姻的失败必然给曾经为参加婚礼而被当局阻拦的上千好友,给参加了婚礼的数十位英雄,给多位因此而挨打(如张洪海)、关押的志士(如李茂林夫妻),以及海内外难以计数的关注者和多家国际传媒等等各方带来很大的失望,尤其对那些把我们视为当今中国民运的浪漫样板的朋友们,是一个非常令人沮丧的事实,为此,我不能不向所有关心我们、帮助我们的海内外朋友们谢罪,向各大海内外媒体谢罪!
    
    这一悲惨遭遇决不能毁灭我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奋斗的勇气和决心。
    
    我期望,假以时日,令人敬慕的女侠也会"重出江湖",一展她的英姿才干。
    
    最后,鉴于王喜凤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家中,恢复了从前的生活,并且不愿说明她现在的住址以便我请人去接她,因此违背了结婚誓言,也以行动废除了我们之间的结婚契约,根据她自己的意思,在看得到的将来,她也没有重新践履誓言和契约的可能,这样,虽然她希望我单方面永远保留契约的有效性,但这并不符合契约原则。为此,我不能不极为悲愤的认可以上事实,并且郑重声明,从今以后,两人之间没有了契约关系,在我将其私人物品全部寄往中通快递浑源中心后,两人之间也没有了社会责任。我要补充说,也许我和女侠只是宇宙中两个交错而行的流星,相遇之后就各自沿着自己的轨迹永远离去,但是,即便如此,过去的美好感情使两人在心头难免不保留着于世界末日重逢的眷念。所以,我的这份结婚情况通报不是结束,而是万不得已的被迫中止。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2012.9.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1559522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浑源当局和其前夫将王喜凤绑架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因参与提名推荐秦永敏法国人权奖多人被喝茶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太太王喜凤被武汉青山区新沟桥派出所传唤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太太王喜凤被派出所周光建強行带走
·在欧洲的中国民主党海外联合总部发出呼吁 要求关注秦永敏的基本生存权利
·秦永敏声明
·当局打压秦永敏无丝毫松动
·历史学者钟波看望秦永敏遭阻挠
·秦永敏夫妇被警方强行带走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关注!武汉市维权人士秦永敏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2号)
·秦永敏、江天勇分别被国保要求见面
·必须释放朱虞夫、解除对秦永敏打压 !/李志友
·武汉秦永敏连续遭到国保警察的骚扰传唤
·法兰西人权奖授予秦永敏有建设性的意义/苏冀
·查建国与秦永敏谈行动十六字方针
·秦永敏妻王喜凤:习近平要学马英九
·秦永敏:美蒋特务朱锦泉
·李宇:秦永敏婚宴惊魂 (图)
·读博讯报导秦永敏王喜凤婚礼口占联语以贺/黄河清
·就秦永敏结婚问题上海公民上书公安部长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五号)
·秦永敏先生哀悼王东海的唁电
·湖北国保对秦永敏的迫害必将受到清算/周志荣
·中共、中国都应效法缅甸/秦永敏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秦永敏
·开通新的skype启事/秦永敏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徐永海 (图)
·胡石根:请问当局拘留秦永敏的法律根据何在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秦永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