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我为焦国标先生抱屈呜冤--顺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同志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9月19日讯)我和焦国标先生是朋友,相交相识多年,曾支持他开办民刊《黑五类》,为历史存真。我们多次飯聚,谈论时政,还去过他北京大学所在的家。那是一室两居的楼房,干净整洁,四壁是书,充满着书卷味。这房是他任教北大分的,但并末因他的解职而被收回。我曾当面说:国标,北大对你还是很人性化的。你炮轰中宣部,得罪了中共高层,他们不得不执行命令。他同意我的看法,一直在争取重新回北大任教,但上面不松口,他的努力只能白费。
    
    他给我的印象是沉稳、冷静,有学问、有气质,不激愤更不偏执,但生活压力很大。自被北大解职后没有收入,得供养儿子读书,还得愁太太衣食。他曾托我可否为太太找份工作,但当别人一知道是焦国标夫人,都显得爱莫能助。道理很简单:谁敢得罪共产党。所以他焦头烂额,一直为生活奔忙,不是写稿便是帮人改文,长期过着“全家食粥酒常赊”的清贫日子。他是高知矮不下身段,要是遇上我这个草莽,定在北大大门前拉上一个帘子:原北京大学新闻系副教授焦国标,因谴责中宣部践踏宪法、践踏言论自由、实行愚民政策。书写“炮打中宣部”一文,2005年被北京大学赶下讲台,失去教职。现生活无着,特摆摊设点开此面食铺,价廉物美欢迎同学光顾。我敢说,要不了一周北大定会请回焦先生,虽不会“官复原职”,但总得解决吃饭问题。可中国知识分子一身臭气,重的是脸面与“气节”,所谓“饿死亊小,失节亊大”,看不起摆摊设点的自谋职业的小本生意,总是死撑着,撑到后来总有撑不住的时候。
    
    今年二月我为浙江民营企业家吴英打抱不平,发起组织“吴英案民间真相调查团”,他是笔杆子又有名气,特去电话邀请他参加。他在电话一头回我说:铁流老师,我不能参加,现在他们(他们指谁不得而知)答应给我一份工作,我正等着。君子不强人所难,我自然却步,便全身心投入吴英亊,又是调查又是写文章忙得不亦乐乎。
    
    吴英免死后我大大松了口气,为避暑热去到阿埧和甘孜,骑马住藏寨,玩了四十多天,直到九月十五日才返回北京。第一件知道的事情是胡绩伟老人仙逝,第二件事情是今天(9月19日)下午才知道焦国标涉嫌“颠覄国家”于9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部门刑拘了。据网上介绍是他9月9日发表了致日本东京都执事石原慎太郎的公开信,就钓鱼岛及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事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认为“非法侵犯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政府,是邪恶透顶的流氓无赖集团,根本不配侧身当代国家之林”。却不料这些“情绪化语言”大大触犯了执政当局的脆弱神经。如仅此一文一事,公安部门未免小题大做,自造矛盾扩大事态为世人笑责。我们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是“邪恶透顶的流氓无赖集团”,十三亿中国人民和全球人民自有评论,岂是焦国标先生一语定谳,这样不是把他太神化了?!纵然他如此错误认为也仅是言论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5条有“言论出版自由”和宪法41条所规定的“公民批评建议权”。
    
    为此,我致信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同志,是否请你慎重考虑与权衡一下:值此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前夕,我建议你过问一下此事,尽早开释焦国标先生,让他回家过国庆过中秋,使其家勿有失夫之泪,悲父之声。再请过问一下,有关部问荅应解决焦国标先生工作一事落实否?你是四川上来的书记,我是四川人,知你在四川的爱民政绩,故大胆建言。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559921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人民的扬声器,舆论先驱--悼胡绩伟前辈
·铁流:习近平露面说明他已完全掌控中国大局
·铁流:胡锦涛“裸退”与中国政局
·铁流:再说王薄命运与十八前的政治纷争
·铁流:孟学农入局是中国民主派的胜利
·铁流:“要求解禁”不如“自我解脱” 读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信
·铁流:震后四年灾仍在,万千振款肥贪官(多图)
·铁流: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中共监狱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暴的监狱
·铁流:极权独裁最无知,从无人间烟火情--一份从青春到白头申诉书的读后感
·铁流:“毛纪念堂”申遗李讷也不会同意
·铁流:我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一席对话
·铁流:“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 ---北欧纪行放言说宪政(上)(多图)
·批毛评毛是开启中国政改的钥匙--铁流先生与党史研究学者陈振中先生18大前的对话
·铁流:“415”一一中国右派流动集中营
·铁流在蓉庆80寿辰,亲朋欢聚畅言批毛魔 (图)
·铁流谴责吴英案被“和谐”
·铁流:我和辛子陵先生的现状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监控全国五七老人?--写在“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前夕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成员铁流、宝松致最高院院长王胜俊的信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