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安长安区遭航天拆迁办强拆,三年多上访无果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10日 转载)
    
    来源:维权网 信息员:于富民
     (博讯 boxun.com)

    本网信息员获悉,陕西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办蕉村、高望堆村、西兆余、韩家湾、羊村、四府井、西北村、东兆余、枣园村遭到航天拆迁办强拆,从2009年4月就开始上访,从韦曲街道办、长安区、西安市、陕西省,集体上访多次了。到2012年7月3日,数百村民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扯起打标语封堵了省政府大门。访民们质问:“社会咋就成了这个样子?这样违法违规黑社会拆迁,咋就没人管?我们遭拆迁的村民整日生活在恐怖煎熬之中!土改是革地主的命,现在是革我们底层农民的命。黑社会进村就像日本鬼子进村,比八国联军、日本鬼子还凶恶!我们自己的财产我们自己不能做主,被迫搬迁,在外租房当游民,人权遭严重侵犯。而出卖村民利益的村干部大车小车,豪华洋房买在城里,政府官员借机占地盘搞开发,比比皆是。”
    
    据村民给本网信息员介绍:2007年12月6日,西安市政府决定建立国家级陕西航天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叫西安国家航天民用产业基地,基地位于长安区韦曲东部,据我们知道范围包括我们西兆余、蕉村、韩家湾、羊村、四府井、西北村、东兆余、枣园、高望堆村共9个村子的地域,涉及人口约13390人,征用土地约15330亩。随后长安区成立了拆迁安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我们简称“航天拆迁办”。
    
    从2008年下半年起,我们这几个村相继土地被征用,村子遭拆迁。到目前为止,枣园村已被全部拆除,西兆余、蕉村、韩家湾、高望堆、羊村拆了部分,四府井、西北村、东兆余暂未开始拆迁。
    
    在近四年的征地拆迁“改造”中,存在许多严重的违法违规问题。
    
    一, 征用耕地没有国家批文。国家法律规定,改变农用耕地用途,必须要经国土资源部的审核批准,要有国土资源部的批文。而长安区政府这次征用十个村15000多亩耕地,没有向一个村、一个村民出示过国家的征地批文。国家批了没批?因什么用途批的?批了多少?村民一概不知道。政府只说是征地,还美其名曰“土地储备”。这是政府的严重违法行为。
    
    长安区政府强行征用我们的土地,每亩只给村民补偿48000元至69000元,村民每人得到征地补偿款7至10万元,我们永远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政府卖给企业或开发商这些土地,每亩155万至200万,是给我们村民补偿额的二三十倍。政府把高望堆村15亩耕地卖给老蜂农饮品公司,卖了680万,而这块地政府给村民每亩只补偿58000元;把蕉村的耕地卖给市液化气公司,每亩158万元;卖给硅片厂59亩,每亩155万元;把韩家湾的耕地卖给中科院,每亩200万元。
    
    这些耕地出卖或开发,不经公开拍卖,完全是政府官员与买家或开发商之间的暗中交易,有的就是政府官员亲友的公司占用开发,牟取巨额利益。在被征用的高望堆村西边的地里,就有陕西高速集团在这里建的住宅区,取名叫“紫禁长安”。
    
    还有航天民用产业基地管委会开发的商品住宅楼小区,取名叫“山水悦庭”,楼房售价每平方米6400元左右,也就是说,按政府给我们的征地补偿款,政府征用我们的耕地,每亩只出了7至10平方米商品住宅房的价钱。这样的暴利,怎能不想尽一切办法、不择手段地攫取呢?
    
    这些被征用的耕地,约有7000多亩至今荒芜,成片数十亩成百亩地杂草丛生或倾倒垃圾,许多已经三四年了。那一条法律或规定允许有这样的“土地储备”?政府有制止荒芜破坏耕地的那么多规定,为什么不制裁、法办这样的行为?谁应该为资源这样遭破坏、浪费负责?
    
    二, 违法强行“城中村改造”。这9个村大部分村子人均占有耕地一亩以上。西安市城中村改造的条件之一是人均耕地不足0.3亩。从这个条件上讲,我们这些村根本不能列入城中村改造范围。就是征用了我们的耕地建航天民用产业基地,为什么一定要拆我们居住的村子呢?这些村子都是近十多年经过规划改造,布局规整、设施齐全,村民住房都是花费几十万元建造的二层至五层的砖混楼房,有什么必要拆除另建高层楼予以安置?主要的原因就是对村民住房拆除,用密集低劣的高层楼安置村民,可以腾出原村子至少四分之三的土地来,供政府倒卖、“开发”。谁为这样的拆迁“改造”造成的巨大浪费负责?政府进行这样的“城中村改造”,没有出示规划局、建设局等五个部局共同签发的许可证,竟用西安市城改办批复的文件冒充“城中村改造”许可证。
    
    三, 拆迁安置补偿不合理。政府拆迁我们这些村,根本不与我们村民商议,安置补偿办法全部都是政府单方面定的,我们只有接受的份。没有开过村民大会讨论表决拆迁的事,村民对自己重要财产的决定权、表决权完全被剥夺。为了表示征求过村民的意见,有些村在街道办和区政府官员的监控下,把具有资格或不具有资格的村民代表带到外地“开会”游玩,用各种办法让这些代表同意拆迁。蕉村的村民代表就因此到香港、澳门玩儿了一圈,羊村的代表也到陕南开了三四次会。
    
    我们村民的住房大多有二到五层,每户少的有三四百平方米,多的上千平方米,政府对原有住房补偿,总标准是一、二层补偿345元,二层以上每平方米补偿315元,具体要由评估而定。给每户只安置412平方米住房,向村民交安置房时,还要收回给村民的原有房补偿款。拆迁过渡期三十个月,是就地安置还是异地安置?有的村讲了,有的村没讲,蕉村、韩家湾村异地安置。安置楼的具体地店、布局、层数、结构等一概没有公布。
    
    对村民原有房的评估、补偿不公正、不公平。政府拆迁办聘用的是正衡评估公司评估村民的不动资产,这是个自负盈亏的私有评估机构,随意弄虚作假、随心所欲、胡编乱造、厚此薄彼。同样同时期建造的砖混结构的房子,评估每平方米有的180元,有的1600元。拆迁办还搞了个“评估补漏”工作,拆迁办人员不让被拆迁的村民看《评估补漏单》,只让在空白的评估补漏收款单上签字。评估补漏多少面积?应该补多少钱?村民不知道。这样有贪污嫌疑的做法,仅在蕉村就有6起。
    
    这样的拆迁补偿安置条件我们怎么能接受?至今有60%的村民没有签拆迁协议。
    
    四,采用各种手段强行拆迁。政府拆迁办采取欺骗、诱惑、恐吓、逼迫、关押、殴打、暗杀等手段逼迫我们,强行野蛮拆迁。
    
    拆迁办强行停水、停电,雇佣打手,多时上百人,持棍棒在几个村子里成群结伙逐街逐巷狂呼乱叫,砸门窗,往院子里扔砖头,封门堵路,不让村民出入。村民如不在家,就撬门、挖墙、往锁芯里灌速干胶水。在村子里这样的骚扰威胁持续几个月,村民多少次报警没人管。
    
    蕉村有十多次、14人次被打,钱炳训、张秀芳、吕亮等六个村民被打伤住院。打手多时一次就有上百人,操着警棍、木棒。村民郭志宏2012年7月16日上访后,两次被打,郭志宏的妻子于7月19日在村北边离奇地被汽车撞死。
    
    高望堆村先后有七次八人被打。村民王全安2011年8月在西北政法大学门口等候公交车时,被四个歹徒用刀捅伤,王全安的钱物却分文未被盗抢。
    
    2011年6月12日,高望堆村民谢维军住房被砸,本人被打,他的儿子谢犇、村民谢斌、谢凡到航天管委会讨说法,上百警察到航天管委会把他们三人抓到秦宇派出所,关到晚上12点才放。
    
    开小商店的村民钱秀娥,不在家时房子被偷拆了,家中财物、商品全部被压埋,至今派出所没有处理,受害人的损失没有得到赔偿。
    
    七十多岁的村民雒双全,被迫让拆迁办量了房子,他气愤地撕了拆迁办的标语,气死在家中。朱稳生被拆迁办逼得签拆迁协议,气急交加,死在家里。七十多岁的吕道红,拆迁后在外租房过渡,抑郁而死。
    
    蕉村的村民陈秋芳给《华商报》写过稿件,反映征地拆迁的问题,没见刊登过。村民多次给西安电视台、三秦都市报、中央电视台等反映这些问题,都没见报道过。中央电视台接电话的记者只是说:“知道了,记下了。”
    
    本文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371919416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汉西村村民反强拆发生群体聚集事件(多图)
·成都居民拒绝强拆签字被打脑骨折
·广西合浦县石康政府非法强拆民房厮打年过八十高龄老人及妇女
·南通市民王燕飞正在遭遇强拆
·河南郑州访民贾灵敏在省委喊抗议强拆口号遭殴打
·云南一家旅馆10余人凌晨被赶出 7层楼房遭强拆
·北京被强拆户徐香玉到北京市高法抗议
·北京强拆户叶国强18大前发声
·福建被强拆冤民在市政府门前举牌
·福建被强拆的冤民林贞廉老人爱国行
·北京被强拆难民葛志慧、徐香玉:要以抗战精神维权
·拆哪? 张家界再酿抗强拆惨剧
·北京长辛店镇遭遇7·21雨灾 未获救助强拆却加快/视频
·北京丰台长辛店镇强拆:业主酝酿抗争/视频
·河南被强拆户贾灵敏以自焚抗争
·郑州贾敏敏抗强拆欲自焚,多位网友前往救援
·中信集团凌晨4点强拆菜市口高瑞英的家
·中信公司不顾法院判决强拆只管制造社会矛盾不管市民死
·四川华蓥农民以棍棒抗强拆
·私宅被非法强拆而维权/上海刘淑珍
·北京顺义被强拆低保户张淑凤一家的最新情况
·伊春友好基督教会老堂面临强拆逼迫/钟道
·山东单县居民崔建爬上屋顶抗强拆进入第8天 (图)
·上访及遭遇/上海普陀区被强拆户于义明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山东单县被强拆村民又遭追杀!/赵新元
·悼念仅5月中旬的抗暴强拆的壮烈英灵/王玲
·上海强拆访民朱金娣控诉/视频
·广西南宁强拆使用催泪弹,村民梁展生被严重烧伤(图 (图)
·区政府有权对被强拆户开听证会吗?/浦东吴党英 (图)
·目睹在北京牛街付月华的家被强拆/王玲
·上海被强拆户孙玉兰含冤而死 家人喊冤没人管
·关于山西朔州政府“强拆”致多人伤亡的举报信
·政府还是黑社会?徐州丰县赵庄镇政府强拆打人
·武汉硚口区被强拆户汤素芳申诉信 (图)
·2月8日参加多伦多流亡藏人全球祈福,2月7日联合车站抗强拆升级! (图)
·北京门头沟强拆后续,强拆完了没人管/刘焕永 (图)
·张向阳多伦多领事馆抗议中共,抗强拆升级! (图)
·大庆强拆强拆死人:官方说法颠倒黑白
·夜谈强拆/张振新
·刘逸明: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共暴政之“强拆居民住房”/张艳
·违法强拆及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猖狂/丁慧莉 (图)
· 誓当“钉子户”,挑战强拆 (图)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市长到回乡抗强拆报仇直击军内不和谐真相
·强拆官员像体制内“英雄” /杨涛
·广西柳州毫无人性强拆,家毁人亡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京城强拆 谁来过问
·强拆事件频发 背后现“土地财政”利益链条
·面对强拆,谁又能成为幸免者
·新京社论:以“连续作为”应对“连续强拆”
·政府与民为善,强拆可以避免
·上海最牛的强拆:真实的国家形象/黎元
·二木:强拆出的空中楼阁体现吃人逻辑
·警惕“政府一申请,法院就强拆”(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