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扣玛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给潘金文送信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扣玛再次进京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给潘金文送信,希望他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王扣玛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给潘金文送信


    上海访民王扣玛七月二十号去北戴河旅游,正好赶上中央领导在北戴河开会。在乘车去旅游区被警察检查身份证因是访民被警察扣留,交给上海驻京办押回上海。限制人身自由,侵犯人权!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王扣玛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给潘金文送信


冤案—非法关押、栽赃陷害、上访老人惨死“黑监狱”

     一桩骇人听闻奇特的“遗弃”案,也许当你看到此文,认为用词太夸张了,太离奇是笔者顾弄弦虚,不!也许,有不少读者认为当今的中国是一个和谐的社会,困难有低保、退休有劳保……。错!表面上国家对老百姓的各种保障都很到位。然而在这种种的假面具下,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冤案、奇案、怪案。2010年我刚出狱,拖着致残的身躯,明查暗访,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不管是刮风下雨,太阳酷哂,骑着破旧的单车,踏遍上海大街小巷,收集到大量证据。
    
    今天就讲一桩震惊中外的奇特.真实故事,这件事竟然发生在中国的大都市上海,参与的人之多,队伍之庞大,实为罕见。从动迁组开始制假到地方政府—公安—检察院—法院。制假枉判,一条龙服务到底。小小的一个地方政府就可以动用大量的人力、精力、财力。认认真真造假,轰轰烈烈走过场。一夜之间,成爆炸新闻,中外媒体—上海电视台—各大网站—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头版头条,甚至教科书都刊登和报道了我的“遗弃”案。我成了“名人”世界上最大的“孽子”。当时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车站、码头、公交车、洗澡堂、饭店、甚至棋牌室,监狱里都在议论骂我这个不孝之子。当时我的痛苦是无法用任何形容词来比喻。古云:人生再大的创伤是可以忍受的,然而精神上的创伤是无法拿药医治的。我母亲的住宅被非法强拆,母亲上访到市政府被关押友放浴室“黑监狱”迫害致死,然而我进京为母伸冤,却遭来牢狱之苦。苍天啊,大地啊,冤枉啊!为什么一件小小的“遗弃”案要如此大动肝火。因为人死了,毕竟是一条人命案,其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事情还得从源头说起。
    
     我曾经在2010年报道过,《冤案是怎样制造出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头渐渐的露出了水面。时间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它能盛得下所有戏剧性的一切,时间也是高效率的分母,它能很快蒸发掉人间的一切,时间还是大公无私的大法官,它能把历史长河中的是非曲直,全部说的清清楚楚,冤案就是利用公权力作伪证制造出来的。
    
     2008年1月5日,原居住在闸北区七浦路427弄17号,上访老人滕金娣死于非法关押的“黑监狱”——闸北区海宁路1022弄49号《友放浴室》。老人滕金娣是谁将她非法关押88天?年届八旬老人的她,又是什么原因恼怒了哪些枉法的刽子手?历时四年之久,枉法者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高坐,草菅人命,并没有让那些贪官污吏有半点惭愧和怜悯。和谐社会的背面,他们依旧变本加厉地正在继续迫害更多维权的弱势群体,该让真相公诸于世,警示于民了。
    
    强盗抢房,明目张胆
    我母亲原住上海闸北区七浦路427弄17号西厢房,属黄金地段,是著名全国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此房子是我父亲和我大哥抢救国家财产,光荣负伤。【1970年“风雷”号万吨轮火烧】当时市政府有明确批文,为了照顾我父亲和大哥身体,分配了我们此处住房,承租人户主是我父亲。91年我父亲去世后,户主至今没有变更,按理说我母亲是第一承租人和户主,其他成员均为承租人。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为了他们的盈利目的,将我母亲的居民住宅变为商业用房,在法律手续批文不全的情况下,没有征得承租人户主同意和签名之下,强行拆迁了我母亲居住了多年的住宅。
    
    1.土地财政的牺牲品,户主滕金娣未在任何协议上签字,住房仍遭强迁。
    父亲去世后,其妻母亲滕金娣继为第一承租人,其余在册人员均为承租人。2007年5月27日,该住宅被上海银邦置业有限公司和上海申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非法强拆。在这之前户主滕金娣未在任何动迁相关协议书上签字认可,合法承租人滕金娣在没有获得安置和补偿的情况下,住房被强拆(协议文件)这里要强调说明一下上海申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主办人顾顺鸣.张光辉二人,为了达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卑鄙地竟然冒充我弟弟的字迹模访签名并作了情况说明,盖了公章,这样他们找到了非法强拆的理由,强盗抢房,明目张胆的将我母亲滕金娣居住多年赖以生存的房屋非法强拆掉了。(附伪证签名1)
    
    从此滕金娣与无数有相同遭遇的强拆百姓一样,无奈地选择了上访维权之路。
    2007年5月29日第一次到市信访办上访,接待人:姚洪彬,信访接待记录中诉求一栏上记录(滕金娣)闸北区七浦路427弄17号住房2007年5月27日被强行拆除,没有安置,对此不满求解决。(附信访登记)
    
    上海申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主办顾顺鸣.张光辉二人对滕金娣说:你说违法强拆就强拆了,我违法强拆你可以到法院告我,气势嚣张,于2007年9月1曰,我和母亲等人来到闸北区法院要求立案,捍卫法律,法院看了拆迁诉状,回答不予立案。强夺居所,却投诉无门,无奈只得继续维权上访。
    
    2007年5月29日,(附滕金娣上访记录(上访业务及办公信息网)(1页)2007年10月11日,滕金娣再次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在上访过程中由市政府信访办保安将其送至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并由市信访办通知闸北区政府北站街道带回。(附2007年10月11日广场派出所治案记录)当晚黄浦区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经办人王丽君、闸北区政府北站街道综治办陶逸初带走滕金娣,直接将其非法关押在潮湿阴暗、通风不良、不具备生活条件的友放浴室(黑监狱)。直至2008年1月5日滕金娣猝死。期间八十余日内,闸北区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行政乱作为、不作为,没有任何信函、电话或上门告知我王扣玛。
    
    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滕金娣的行为体现对司法不公的抗争,然而采用上访之举却显得被侵权者的无奈,但不管怎么说,上访维权这是公民的权利,反映在强拆过程中某些企业、官员的非法行径,也是公民的义务。
    
    从被侵权,到上访,采用法律武器,起诉违法企业与官员其目的仅仅是为了讨回公道,追返应得财产,难道不该吗?依法维权,何罪之有。但是,滕金娣的行为,在某些官员和不法开发商的眼里却是难以容忍的。尤其是2007年10月,时逢中央召开党代会,滕金娣不屈不饶之所为让他们视眼中钉:一是破坏了社会稳定,必须加以控制,维稳,以维护所谓社会的和谐稳定的表象;二是滕金娣对违法强迁者追求责任,追讨应有所得,直接影响了违法企业和贪官的经济利益,于是噩运便很快降临到滕金娣的头上。就在2007年10月11日滕金娣在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后,竟然被失踪,历时88天,后经查实,这88天滕金娣竟然被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综治办陶逸初、金家龙等一伙人被非法关押在闸北区海宁路1022号'“友放浴室”,直至2008年1月5日,将维权人士迫害致死。(附工商、税务登记证)
    
    人死了,必经是一条人命案。造假伪证—闸北区北站街道一伙串通贪官污史官员,为转移视线,层层编制伪证,将害命之罪责强加于滕金娣之子(老四)王扣玛身上。(注2007年5月27曰滕金娣住宅被强拆迁,无处居住,所以暂住在老四王扣玛家)。
    
    2007年 10月11日滕金娣“失踪”的真相。据2007年10月11日,广场派出所当日治安值班记录滕金娣被信访办东门保安送至广场派出所的。(附广场派出所值班记录)
    
    从治安案件登记簿可以清晰地看出;其一,滕金娣在市信访办上访,是由东门保安将滕金娣送至广场派出所;其二,由市政府信访办通知当地政府带回。其三,经过一套所谓程序,最后由责任单位,闸北区北站街道综治办陶逸初直接将滕金娣送进“黑监狱”—友放浴室的。(附詹荣妹证词)
    
    
    为什么要将滕金娣直接关进“黑监狱”?如果当时闸北区北站街道确实想妥善解决问题,或者按常规方式处理问题的话对滕金娣有以下几种处置:
    
     其一,闸北区北站街道通过地方派出所将滕金娣送至居住地。其二,在暂时无法与滕金娣家属联系的情况下,可将滕金娣安置在政府的民政部门。其三,不管选择以上何种安置北站街道均应及时,有效地与滕金娣的家属联系,何况滕金娣的子女都在上海。请看北站街道综治办陶逸初的询问笔录:( 附2007年8月16日,2007年10月11日领回两次,接到市里通知,到广场派出所接。广场派出所问陶:是否通知滕的家人,陶答:情况特殊,时间短未通知。)
    
     但是,令人震惊,且特别需要关注的是:北站街道在第一时间,不作任何其他措施,直接将滕金娣从广场派出所关进海宁路“友放浴室”,其目的就非常清楚:
    
     维稳。时值中央党代会召开之际,对不讨回说法,誓不罢休的滕金娣来说,就属于稳控对象,必须立即关押控制。;
    
    利益。非法强拆滕金娣住宅,原动迁公司承诺安置分房,然没经滕金娣同意变成货币分房。(在滕金娣没有签署任何动迁文本与不知情的情况下,上海申兴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竟然为了自己的利益,编造谎言,冒充我弟弟的字迹签名并盖了公章,于是就变成了货币分房。见证据)滕金娣对此不满开始多次到区、市政府上访。这其中涉及北站街道,银邦置业公司、申兴房屋拆迁公司等部门的利益,所以滕金娣上访“闹事”,欲从上述得益部门讨回应得,如同“与虎谋食”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与神经,那还了得。必须给以“颜色”。让你滕金娣吃些苦头,消消你的锐气。非法关押你滕金娣又怎么样?我们有权!所以2007年10月11日那日,滕金娣“消失”了的原因就可想而之了。
    
    2.滕金娣被关押致死,北站街道乱了手脚,为掩盖罪行,推卸责任,于是一个阴谋在贪官和利益集团中产生。
    
    2008年1月5日,滕金娣在“友放浴室”死于非命。虽滕金娣一介草民,以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综治科陶逸初为首的一伙的贪官污吏,违法乱纪,鱼肉百姓,利用手中的公权力,中饱私禳,但终究不敢无视因玩忽职守而导致滕金娣死亡的重责。
    官商勾结,截赃陷害
    一个谎言需要追加更多的谎言去圆谎。但一百个谎言,也圆不了第一个谎言。
    
    贪官的本性决定了陈平、陶逸初等一伙选择另一条更加无法无天,瞒天过海栽赃陷害嫁祸于人的计划——编制假证,将迫害滕金娣致死的责任强加于滕金娣之子——王扣玛头上。
    
    从2008年1月5日起至2008年6月20日的这段时间,制假工程紧锣密鼓地展开。
     诱惑,逼迫证人,编制滕金娣被非法关押后电话联系滕金娣家属的假证,并向法院提供此假证。
    
    经查实上述的各作假证人,北站街道综治科陶逸初,北站街道北唐居委党支部书记杨美丽均有新的书证,事实上彻底推翻了原先向法院提供的伪证。(附:2008年1月18日陶逸初的询问笔录)(2010年8月18日王扣玛、胡福庆、陆福忠在北唐居委会询问杨美丽的证明)
    
    王扣玛遗弃罪——内定罪名,先斩后奏,先抓人,后定罪。北站派出所充当制假枪手。据北站派出所2008年7月7日《工作情况》披露对不稳定上京人员王扣玛先行刑拘后拟定下一步工作计划,通过王扣玛家属;动迁组合友放浴室;市政府信访办等三个方面进行所谓的事后取证。(附:北站派出所2008年7月7日《工作情况》)
    
    且看北站派出所罗列的罪证都是些什么?
    第一,北站街道综治办陶逸初2008年9月19日,关于安置滕金娣在友放旅馆后的情况说明中说,王扣玛领回滕金娣有个前提,就是要把滕金娣的退休金、医保卡、身份证给他。事实上退休金、医保卡身份证早有王扣玛保管,可见(2008)闸刑初字第710号:2007年6月19日……。期间王扣玛将滕金娣的退休工资卡、医保卡、身份证取走……。.同日陶逸初在另一份证词说:王扣玛要医保卡、身份证、工资卡经同意办理。看来,北站派出所所取陶逸初的证据显然是假证、伪证。其目的只有一个制造曾与王扣玛联系并会面,王扣玛不愿领回滕金娣事实,可惜的是陶逸初的证明太过明显的矛盾与不实,充分揭露北站派出所制假真面目。
    
    第二,无视检察院对王扣玛案的补充侦查要求:补充侦查决定书要求查实滕金娣是如何送市政府信访办?如何离开的?又怎么到广场派出所?滕金娣被关押在友放浴室后,谁通知王扣玛并几次及方式?
    
    王扣玛按前几次的惯例,于2007年10月11日应母亲的要求,再次陪送母亲至市政府信访办上访。请世人注意;是上访!滕金娣上访王扣玛再次陪送。滕金娣在市政府信访办的情况,法院采信公安部门的说词有二种:一是滕金娣在信访办的厕所里;二是滞留在市政府。再请注意:上述两种证词均说明,滕金娣是在市政府信访办,后被工作人员送至广场派出所的。
    
    那么关于谁通知王扣玛?用什么方式通知?通知几次这个关键问题,从初审判决书上看,作证通知王扣玛的有陶逸初、杨美丽。
    
    陶逸初在2008年 1月18日的询问笔录清楚的说:07.8.16,07.10.11,领回(滕金娣)二次接到市里通知,到广场派出所接。陶逸初到广场派出所,问:是否通知滕金娣家人,陶逸初答:情况特殊,时间短未通知。请问何为情况特殊?那就是时值非常时期,中共召开党代会,不能放走滕金娣。如果不是因为如此特殊原因,通知滕金娣家人是不是太容易了?由此再问:为什么关押在秘密的友放浴室,而不是在民政接济部门?答案同样是明显的,那就是不能放滕金娣非常时期必须严控。试想还有其他解释吗?
    
    杨美丽此后的说法更直接,她说:我根本就没有王扣玛的联系方式,如何通知王扣玛。
    如此说来,我们要问北站派出所,你们当中是谁通知王扣玛的呢?用何种方式通知?通知几回?事隔三年多,允许你北站派出所再取证,派出所的领导与干警,你们意下如何?
    
    北站派出所的警察并一干串通作假的贪官们,请你们用身体的任何部位,简单地去想一想,遗弃滕金娣会对谁有利呢?滕金娣身体尚健,查三年多医保记录没有上过医院,并尚能举杯小酌,千余元退休金,开销有余,如能向贪官们讨回自己的住宅。那么受益者当然是王扣玛,且不说王扣玛是个孝子,没有傻到这般地步,去遗弃自己的母亲,丢弃自己的利益。
    
    反过来,是谁最希望王扣玛成弃母孽子呢?那就是从滕金娣非法强迁中得益的地方官员动迁单位,那些以严控滕金娣为目的最后迫害滕金娣致死的北站街道官员,为解脱罪责,掩盖事实,他们最希望也是唯一的方法,让王扣玛顶罪。
    迫害致死,编造死因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连死因都能捏造出来,冤!冤!冤!
    
     我母亲滕金娣因维权上访,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黑监狱“友放浴室”后,受虐致死,是由上海“维稳”先进单位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一手制造的。(详见:王扣玛”《冤案是怎样制造出来》一文)随后陈平串通区政府,公安,检察院,法院。北站街道及黑监狱“友放旅社”工作人员(系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等,编制伪证,虚构情节,捏造罪名,滥用特权,一纸判决竟然改变滕金娣的真正死因,并让无辜的我背上他们编制的罪名“遗弃罪”,判有期徒刑一年半,最终在狱中被迫害致二级肢体重残。
    
    以陈平为首的横行贪官,在捏造整个虚假故事中的最初一幕,就是预先编制了我母亲滕金娣的死因及过程。
    
    (2008)闸刑初字第710号判决书中,关于滕金娣的死因过程是这样描述的:2008年1月5日16时40分左右因滕金娣心口痛发作,抢救无效死亡。居民死亡的确认书中记录,滕金娣的死因为猝死。尸表(附图)抢救记录:死者(滕金娣)生前有高血压病26年。闸北区中心医院诊断:无糖尿病史,1998年发生心肌梗死,闸北区中心医院心电图诊断。2008年1月5日邻居发现死亡。【附证据一、二】
    
    
    上述诊断表明三个意思:
    1,由病发——心口痛-—而死。
    2,抢救无效后死亡
    3,发现滕金娣死亡的居民,就是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
    
    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我出狱后,先后走访了闸北区公安局派出所,闸北区中心医院,海宁地段医院。判决书上相关证人。揭开假相,目前滕金娣的死因及过程的事实,终于大白于天下。
    
     首先滕金娣根本没有经过任何抢救或其他医疗措施。是通过由闸北区公安局刑警支队开出的死亡确认书。我在2010年9月15日下午2:40分去闸北区中心医院,医院事故处理处领导梁文浩明确告知,滕金娣的尸表(尸解)抢救记录不是该院开的。2010年11月10日我再次走访了闸北中心医院,中心医院急诊开出了,急诊登记本及死亡登记本上查无此人(滕金娣)。2010年11月12日闸北区中心医院医教科,医院纠纷办又开出了“经我院急诊科查阅相关病史,证实查无此人入院病史记录”。
    
     2010年11月12日我们一行三人(王扣玛,端木家寿,陈燕燕)又到了海宁地段医院,【注:闸北区北站派出所民警说:死亡证明是海宁地段医院开的】医院盛主任对我们说:我们没有抢救过滕金娣,也根本没有开过这张死亡确认书,虽然医院不愿开相关证明,报了110,(出警单号NO0446898,出警警号033109姓袁)。但出警笔录中清楚地记录医院盛主任的话,“我们海宁地段医院声明,从未开过(滕金娣)死亡证明”。
    从获取的上海医疗急救中心院前急救病历上关于滕金娣的所谓抢救及死因记录是这样描述的。
    由家属呼120(现已查清所谓家属就是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高育文、陈俊蔚等。)市急救中心于2008年1月5日16时42分出车,16时47分到达现场—友放浴室,急救车到时,滕金娣的呼吸、心跳已停止,意识丧失已有十分钟,心电图示一直线,双瞳孔散大,故当即宣布滕金娣死亡,并在死亡时间一栏中注明:滕金娣在急救车到达前死亡。如此看来,判决书上滕金娣经救治无效而死亡,是子虚乌有。
     滕金娣是在那暗无天日黑监狱,这种恶劣环境中迫害之死。曾经也在“友放浴室”被关押过的著名维权人士詹荣妹在一篇文章中描写到。2006年6月2日,本人被非法拘禁在上海市闸北区海宁路1022号的“友放浴室”,该浴室的特征阴暗、潮湿、通风条件差,霉气熏天。2007年12月26日,本人在“友放浴室”作笔录时,目睹上海维权人士滕金娣,老人是身体健朗,身体等状况正常,且思维敏捷,行动自如。她生活自理地从内室走过厅房,到卫生间方便二、三次.我很想帮助这位85岁无助的老人脱离夺命的黑监狱。无奈,因为当时本人也是失去人身权利的公民。使我真没想到,遇见她只有9天的时间,2008年1月5日,这位健康的老人突然去世。这位慈祥善良的老人,却死于这暗无天日的浴室—黑监狱!【附证据三】
    
     现在结论已非常清楚,北站街道非法关押滕金娣,在恶劣的环境达88天,造成滕金娣死亡。北站街道作为唯一的责任者,应该对滕金娣的死亡负全部责任。但北站街道这些贪官污吏为了掩盖罪行。于是,一个阴谋开始了,编造抢救滕金娣就是第一个故事。
    
     滕金娣在关押前数年内没有因病就医。经市医保局查询,滕金娣在06、07、08年无任何医疗费用。那么判决书上滕金娣因心口痛突发,没有根据,也没有任何医院救治或死亡确认书。谁会此地无银三百两呢?那就是北站街道,为推卸责任,一定要编造滕金娣病发,并抢救无效死亡。至少表明他们作过努力了,也许这样责任会小一点,轻一点,或许能抹去他们作恶的罪责。
    
     最后,按判决书上所说,日夜“看护”滕金娣的是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高育文,陈俊蔚)是发现滕金娣死亡的报告人而非所谓的邻居。
    
    为什么闸北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开出的居民死亡确认书上,不提北站街道综治科社工报案,特意提是邻居发现滕金娣死亡的。其意十分清楚,企图遮盖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致滕金娣死亡的真相。
    
    综上所述,就维权人士滕金娣被非法关押致死,陈平等一伙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1,滕金娣多病缠身,且病入膏肓。
    2,北站街道,竭尽全力,然乏天无术,
    3,千万别说是北站街道综治科的工作人员与滕金娣的死有关,以邻居发现滕金娣死亡了事。
    这样,如果是邻居发现滕金娣死亡并报案,那就与街道黑监狱“友放浴室”无关,街道政府据群众报案,充分发扬和谐社会救死扶伤的精神,尽力抢救挽救百姓生命。北站街道充当了见义勇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了。更何况滕金娣年老体弱,本已无可药救,其生死仍一念之际,什么时候,死在什么地方与北站街道无干。
    
     亡国者,倒行逆驶视民为草芥者也。前不久,国家总理温家宝竭声呼吁“我们所做的一切是要让人民生活过的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可现实社会中,却让北站街道那些败类,把社会糟蹋成民不聊生的境地。悲乎!惜乎!
    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一手策划、编造滕金娣的死亡过程,闸北区公安分局充当先锋,编制一系列假证,检察院不甘落后,法院不依据事实照判。一起冤案就这样制造出来了。
    陈平一伙,视法律为无物,其手法之低劣而卑鄙,昭然若揭,已引起公众社会愤慨。难怪被其上级长官屡屡责怪。闸北区北站街道信访科蔡某某讲:【陈平已被区政府臭骂一通,你陈平“生活”做的一点都不清爽,你脑子有病,把滕金娣接到“友放浴室”送到民政局不就得了,关了88天,把人搞死,你是低能啊?,谁来帮你擦屁股】。
    
     朗朗青天,不免有时乌云遮日。真实的真相常常会被掩藏在迷雾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我们就会看到真实的历史。俗话说:作恶多端必自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和谐社会岂能让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一伙横行长久吗?不,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以上海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为首的贪官,捏造事实,合伙内定将“遗弃”罪扣在我头上。2008年6月19日我为母申冤进京上访,被他们截访,并直接押回上海刑事拘留,在拘留期间遭打压迫害,硬逼我写投降书,公安承办王黎勇大声嚎叫对我讲,你进京上访是告的是政府,如果你不投降就(上海话;弄杀侬,奈侬青到彭里)叫你灭亡,在狱中残酷的对我迫害三次抢救住院,二次病危通知发出给闸北区公安局,随后闸北区检察院公诉,闸北区法院判我一年半坐牢。【注:一:遗弃案是自诉案,二: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告我,三:我居住地是在长宁区江苏路480弄76号而不是居住在闸北区,四:按照法律程序案发地是黄浦区而不是在闸北区,应该由黄浦区法院来判我。】在狱中再遭迫害打击,致使我多次送市监医院,生命垂危,二次开出病危通知书。幸好我命大,硬是抢回一条命,却留下了二级肢体重残。附证据2、3、4
    
     用金钱收买滕金娣家属之举,终究不能抹去违法行径;致人死亡的罪责,总要有人承担。政府某些官员对滕金娣的死亡是直接责任者,理应负责。但人命攸关,且又是非法关押所致,政府某些官员如果承认其暴行,那么一向自称以法治国的人民国家,不就丢尽了脸面吗。所以,只能偷天换日,转移矛盾,嫁祸于人。
    
     2008年6月19日,王扣玛第2次为母亲伸冤进京上访回到上海时,直接被闸北区信访办某些官员与北站街道信访办人员及北站街道民警扣押。当即以“遗弃罪”刑事拘留。7月25日批准逮捕;12月18日闸北法院以同样的罪名判处王扣玛有期徒刑1年6个月。闸北区政府某些官员连同公检法串通一气,终于如愿以偿,把政府非法关押致滕金娣死亡的罪名转嫁到王扣玛,一个无辜的人身上,并且以“遗弃”这样的恶名。叫你王扣玛在世人和家人面前永世不得抬头,做不得人。
    
     俗话说“百善孝为先”。政府某些官员不要脸面让无辜的人背上如此恶名,其行为之卑劣不言而喻;况且官官相护,官商勾结,肆意践踏法律还容天下百姓正常生活吗?
     为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出狱后的王扣玛开始了新一轮的维权行动。
    
     还真相于天下,慰母亲在天之灵
    
     在服刑的1年半里,身体魁梧的王扣玛被摧残迫害致脑梗,现已成2级残疾人。而且生活无着的他,拖着残疾之身,为推翻不实之词,走访了政府各部门。
    
     1、有广场派出所2007年10月11日值班治安记录,证实滕金娣通过市信访办,通知闸北区政府带回关押在“友放旅社”的。
    
     2、滕金娣被关押期间,根本无任何人和部门通知王扣玛本人。
     据闸北区及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陶逸初、陈平、金家龙等人的证词证言:因情况特殊,当时及以后并没有通知滕金娣的子女王扣玛等 (有书证及录音)
    
     3、“友放旅社”名为旅社,实为理发店浴室是一座“黑监狱”,在这些年里曾非法关押过许多维权人士。现查实被关押在此的维权人士有朱黎斌、王水珍、张翠平、詹荣妹、田宝成、胡卫星、金婉珍、谈良琴、沈亚莲、张叔平等30多名访民。“友放旅社”不仅阴暗潮湿,通风条件差,更是霉气熏得难以呼吸。
    
    4、王扣玛,滕金娣居住地的街道、派出所、居委会均证明王扣玛无虐待、驱赶、辱骂等遗弃其母亲的行为或类似报案。(附3)
    
     5、16万安葬费,名为安葬费 实为闸北区政府为其行为认错的表示。滕金娣之死,责任在谁,显而易见。
    
    
    捍卫法律,还我诉求
    重新立案——冤有头,债有主,杀人偿命。期盼法律还王扣玛公道
    
     2011年8月22日,值得欣慰的是上海市检察分院目前通知对三年王扣玛蒙遭诬陷的遗弃冤案,将重新审理,也许仍然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这里还是非常感谢二分院对王扣玛冤案关注与重视。2011年6月26日,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收取了王扣玛递送的关于闸北区地方法院司法枉判及北站街道作假证据(陶逸初、杨美丽伪证证词)。
    
    若能平反昭雪,其意义并不简单地只限王扣玛一案,虽说王扣玛被强迫扣上人类最不耻得恶名,在监狱里又被迫害致二级肢体重残,家破人亡,重残之躯今后已无生活质量可言。(附:鉴定结论书)。但是二分院重新审理,昭示社会对法律尊严新的审视,是国家对整束贪官的决心,也是捍卫宪法维护法律,关注民生的唯一决择,王扣玛在期待,民众在期待,全社会在期待。
    
    天亦有道,法治世界不会容忍你们这些视法律为儿戏,视人权为无物的败类。善恶有报,法终究比权大,人权一定会推倒强权。中华民族勤劳,但更善良,故使其文化延绵五千年,期间出现过多少贪官污吏,最后被人民,社会所遗弃,你们这些与法律和人民意愿背道而驰的贪官污吏被审判的日子还远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415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五类分子王扣玛被上海当局严密监控
·王扣玛四人北戴河之行最新消息 中共召开18大预备会议,公民被任意剥夺人身自由
·面对强权,上海维权市民王扣玛毫不畏惧 (图)
·王扣玛被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保安殴打第八天,警方迫于压力作司法鉴定(附视频、多图) (图)
·视频:上海访民2月1日看望并声援被市政府保安打昏迷的王扣玛
·访民王扣玛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被打昏迷 政府无意追究凶手(附视频) (图)
·紧急关注: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生命危急(多图) (图)
·上海王扣玛:闸北法院枉法判决 法官心虚相互推诿(附图) (图)
·视频:上海王扣玛祭奠母亲藤金娣 (图)
·冯正虎到王扣玛家做客,被警察以“赌博”名义带走
·冯正虎在王扣玛家吃饭被国保带着警察抓走
·上海王扣玛等探望冯正虎被警察传唤
·图片:上海访民王扣玛到处申冤的足迹 (图)
·上海访民陈国贵、王扣玛等在京被关押
·紧急关注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的人身安全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王扣玛
·王扣玛致中国残联公开信 (图)
·上海因参加茉莉花散步的访民谈兰英、王扣玛获释
·上海残疾访民王扣玛本周日遭警方威胁殴打(多图) (图)
·面对暴力,誓死维权到底/王扣玛 (图)
·王扣玛在黄埔中心医院的遭遇/上海闸北维杜阳明
·王扣玛上访被殴打记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祭奠母亲的行为要大书特书/杜阳明
·上海访民王扣玛带老母遗像到市政府门口喊冤 (图)
·殴打王扣玛的保安装伤是惯用的手段/上海闸北杜阳
·我为王扣玛担忧/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王扣玛:是“敲诈勒索”,还是以权代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