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治局常委单双数,贾、贺为何也“倒薄”?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7日 转载)
    来源:美国之音
    北京开始筹备秋天召开的18大。各种有关18大常委人选的消息,也开始在网上热传。很多报道集中在政治局常委的人数上,到底是11人?还是9人?亦或是7人?为何常委人数总是单数而不是双数?有报道说,习近平拍板,形成政治局“倒薄”多数,常委贾庆林和贺国强也积极“倒薄”,导致薄熙来垮台。
     (博讯 boxun.com)

    *政治局常委为何总是单数?为了表决方便*
    
    中共17大的政治局常委有9人,他们是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和周永康。近一段时期以来,18大常委人数到底多少?成为一个新“哥德巴赫猜想”。
    
    以前曾有过11人之说。其法理根源是中共8大曾有11常委: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康生、刘少奇、朱德、李富春、陈云。
    
    中共17大有政治局委员25人。按照年龄限制和条件,68岁以下者都可进常委,这样,正好留下11人:习近平(59岁)、李克强(57岁)、俞正声(67岁)、李源潮(62岁)、刘延东(67岁)、王岐山(64岁)、张德江(66岁)、张高丽(66岁)、刘云山(65岁)、汪洋(57岁)、薄熙来(63岁)。
    
    9人说。根据是中共15、16、17大一直是9人。
    
    9人都是谁?薄熙来已经出局。剩下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王岐山、张德江这5人争议不大。有争议的是俞正声、汪洋、张高丽、刘云山。还有谁来顶薄熙来的缺?有人说是令计划,还有人说是孟建柱。令计划是胡锦涛的“大秘”,孟建柱要进来接周永康的班。但他俩有先天不足:都不是政治局委员。有无先例?有。习近平、李克强17大成为常委,也是“火箭式干部”,直接从中央委员提上来的。
    
    7人说。中共10、11大就是7人。外界流传的中共18大7人名单是:习近平、俞正声、李克强、李源潮、张德江、王岐山、张高丽。
    
    为什么常委一定要奇数(单数)而不是偶数(双数)?
    
    简单回答就是表决方便,避免出现势均力敌的局面。
    
    *毛邓治下,单双数已无意义*
    
    在中共历史上,也有6人的。那是在毛泽东一言九鼎的时候。中共8大以后长期都是6人: 毛刘周朱陈邓。只是后来才把林彪加上,成为7人。其实,在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政治局常委人数并不是问题,单数双数都没有很大实际意义。因为在那个时代的政治局常委开会不开会,通常只有毛邓可拍板定案,一锤定音。比如发动文革,比如六四。
    
    那么,现在为何单数重要了呢?
    
    *倒薄成功,常委5:4*
    
    最新的例子,薄熙来案。
    
    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2月6日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滞留”多时,酿成震动美、中的国际大案。中南海对这个烫手山芋如何处理?更为挠头的是如何处理王立军的顶头上司政治局委员薄熙来?
    
    日本大报《朝日新闻》上周末(8月24日)报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在2月16日开会讨论如何应对“危机”,尤其是如何处理薄熙来的问题?(中央办公厅后来发出通知说,王立军向美方和中共高层检举了很多薄熙来的“劣行”)。当时在京的常委有8人。其中4人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和贺国强主张依法处理薄熙来,但另外4人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反对。4比4,怎么办?
    
    这时,习近平已经到了美国访问。朝日新闻说,习近平2月14日在华盛顿和奥巴马总统会谈之后,接到了中办的电话,征求其意见。习近平表态说,支持胡锦涛等人的意见:追究薄熙来的责任。
    
    其实,朝日新闻早在7月13日报道(日文)中,已经正式提到了中南海2月16号召开的这次“倒薄”会议。报道说,从那次会议起,薄熙来的命运和下场已经是铁板钉钉了。朝日新闻的消息来源是一些知道高层内幕消息的北京人士。报道说,如果习近平不点头,是不可能追究薄熙来的责任的。
    
    *贾庆林贺国强,到底倒薄拥薄?*
    
    朝日新闻提到的贾庆林,是站在支持薄熙来方面的。而设在美国的明镜月刊(8月26日)报道说,贾庆林在“倒薄”中“大为起劲。”
    
    报道说:“此次对薄熙来毫不留情、痛下杀手的两位常委是政协主席贾庆林和总理温家宝。温家宝一直对重庆‘唱红’、搞文革那一套反感、厌恶,他对薄熙来的态度不让人感到意外。倒是贾庆林撸袖子就上的积极态度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朝日新闻的两次报道都是说贾庆林是支持薄熙来的,明镜月刊记者刘军的报道,则是把贾庆林划入了“倒薄”派。朝日新闻只是提到了政治局常委2月16日召开的那次重要会议上诸常委的态度,而明镜月刊的报道,则没有提到贾庆林“倒薄”的具体事实,只是说贾庆林和温家宝、江泽民、曾庆红结成了“反薄四人联盟”。
    
    如果朝日新闻报道属实,那么,胡、温、习、李持“反薄”立场,应不难理解。真正需要理解的是:为何曾在重庆当过市委书记的贺国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使得反薄一派成为多数?就在今年3月4日(两会期间),贺国强还去重庆代表团“看望”团员,薄熙来还说:“国强同志是我们的‘老书记’。”“吃水不忘挖井人”。有报道说,政治局9名常委中,只有胡锦涛和温家宝没有在薄熙来当政时去过重庆“视察”。
    
    香港明报报道说,薄熙来入主重庆后,不断搜集中央领导人的“黑材料”,并着重搜集前任书记汪洋、贺国强等人材料,还跳过贺国强主管的中纪委,直接将相关“黑材料”递交给胡锦涛。“薄熙来的这些行为让贺国强‘极为愤怒’”。
    
    报道说,重庆副市长凌月明曾是贺国强秘书,先后随贺从化工部到福建省,1999年贺国强升任重庆市委书记时,凌月明也被带到重庆任市委副秘书长。报道说,2002年贺进 京晋升中央组织部长,已跟贺10年的凌也升任重庆市长寿区委书记。“消息称,薄熙来2007年主政重庆后,凌虽升任副市长,但在7名副市长中排名第5,仕途 前景黯淡。据说薄曾对凌说:不管你以前跟谁,现在在我手下。他还曾在公开场合指摘凌‘以前搞乱了重庆’,对贺国强有含沙射影之嫌。”
    
    朝日新闻星期天报道,中共高层已经决定开除薄熙来党籍,就要在18大开幕之前的17届7中全会上做出宣布。 (博讯 boxun.com)
332032123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法为缩减排碳量抽选150民众组气候公约工作小组
  • 北京对美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愤怒威胁反制
  • 韩国访日客锐减日本不慌 中国人足以填补
  • 知道什么是反抗灭绝运动吗?
  • 艺术品市场遭遇英国脱欧:是危机也是机遇
  • 土叙边境混乱局势引发圣战分子东山再起的担忧
  • 林郑施政报告被抗议中断 不回应政治诉求恐难脱困
  • 安倍表示可与参加天皇即位庆典的韩总理会谈
  • 民调:大部分港人指反蒙面法无效 促警队大改组
  • 向港医管局开刀 中央官媒反被斥营造白色恐怖
  • IMF:全球经济增长撞上了关税这堵墙
  • NBA巨星詹姆斯批莫雷挺港在美引发怒火
  • 陆隐形资金大出逃 据指1312亿美元被搬到海外
  • 美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