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医生值夜班病危成植物人 官方拒绝认定为工伤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9日 转载)
    来源: 现代快报 
    
     去年6月6日下午五点,51岁的王光辉像往常一样赶到无锡市第四人民医院(下简称无锡四院)开始值班。 (博讯 boxun.com)

    
    按照当天的工作安排,王光辉的值班时间是从当天下午5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45分,然后从8点开始他每周二上午的专家门诊,他是医院胃肠肿瘤外科的副主任医师。然而,8点过后,同事还没看到王光辉出门诊,到他值夜班的休息室敲门找他时,发现他半夜呕吐过。谁也没料到,王光辉当天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4个月,王光辉仍旧躺在病床上,已经成了一名生命垂危的植物人。
    
    那一夜,王光辉在医院值班休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于工作时间在工作岗位上倒下的王光辉到底是不是工伤?一年多来,王光辉的家人一次次为他的事情奔走。但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简称无锡市人社局)认为,王光辉的情况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中“突然疾病死亡或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规定,更不是“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所以不予认定其为工伤。而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出具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又认可了无锡市人社局的认定,无奈之下,王光辉的家人将无锡市人社局告上了法庭。
    
    事发
    
    医生倒在值班室,成了植物人
    
    王旭辉怎么也想不到,他去年6月7日接到来自无锡的电话,并不是弟弟王光辉迟到的端午节问候,而是从其工作的无锡四院传来了弟弟病危的消息。
    
    1960年出生的王光辉是南京人,1985年从南京一家医院辞职来到无锡,成了无锡四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在医院,王光辉凭借精湛的医术和个人的努力,2001年取得副主任医师任职资格。去年6月7日下午3点左右,当王旭辉赶到无锡四院看到弟弟时,王光辉已经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听到亲人的呼喊后,王光辉才勉强睁开眼睛,但是只能睁开一条缝。不过现场的医生告诉王旭辉,当时王光辉的血压已经降到195/112,已经比刚开始发现时有所好转了。
    
    可是让王旭辉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不但要为王光辉的治疗劳心劳力,更要为了给弟弟讨要一个合理的“名分”,而走上漫长的维权之路,甚至不得不与无锡市人社局对簿公堂。
    
    谈及对于王光辉的印象,在采访中,同事们的第一印象就是“(王光辉)以前的确是医院的‘一把刀’。”不过后来王光辉与妻子离婚后,受到了很大打击,同事们看到他,也感觉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较之以前消沉了很多。可能也是出于医院照顾他的考虑,和其他医生相比,王光辉的工作量是比较少的。而平时的工作中,同事们也都比较注意照顾他,毕竟一来他也是医院的老员工了,值得尊敬,二来他的遭遇也颇让人同情。
    
    无锡四院工会主席荣凤亚说,她知道王光辉出了事,远在南京的家人也一时赶不过来,工会肯定要多担待一点。“刚到病房,院长的电话来了,说王光辉出事了,让我们工会多关心关心,更要尽力帮他的家人处理好这个事情。”荣凤亚回忆说,当时她到病房后,看见医院其他几个领导也到场了,几名医院的主任医师也到场会诊,说是已经给王光辉做过CT和核磁共振,初步怀疑是脑梗,并在联系其他医院的专家对他做进一步会诊。
    
    当天下午,无锡四院邀请了无锡其他医院的专家对王光辉进行了会诊,医院方面还联系了著名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苏大附二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刘春风到无锡给王光辉诊断。经过多位专家的会诊,确认王光辉患的是脑梗,且已经非常严重。这个时候,王光辉的哥哥等家人也都来到了医院。
    
    根据无锡四院提供的记录,在王光辉住院治疗到转院南京的50多天中,王光辉的治疗费用共15万余元,其中自费部分为3万余元。
    
    由于王光辉的个人家庭原因,从7月份开始,他的工资就被医院暂时放在医院的账上,而并没有继续打到其工资卡上。至于这一点,荣凤亚解释说,医院这么做,主要是为了确保王光辉的后续治疗费用得以保证,因为当时由于王光辉个人家庭的原因,其经济账目的厘清非常有必要。荣凤亚说,在此之前,医院曾和王光辉的家人协商过,医院还专门拟文并加盖公章,但对方最后并没有签字。但对于医院的做法,王光辉的哥哥等家人还是知道和理解的。
    
    去年7月下旬,在王光辉家人的要求下,无锡四院为其办理了转院手续。但医院方面认为,要在转院前结清病人自费部分的医疗费用,才能为王光辉办理异地医保的手续。荣凤亚介绍说,当时王光辉的家人提出由于经济原因,暂时不能支付这笔3万多元的治疗费,为此,医院也特事特办,把这笔钱暂时挂在了医院的账上,让王光辉能先办理赴南京治疗的异地医保手续。“关于这一点,当时王光辉的哥哥还跟我们签了协议,”荣凤亚回忆说,当时双方协议的主要内容是:考虑到王光辉当时的实际支付能力,以及院方和其家属经协商,决定将这笔费用暂时挂在医院账上,以后一并结算。在荣凤亚出示的这张手写协议上,医院方有荣凤亚和院长的签名,王光辉家属方则是由其哥哥王旭辉签字确认,协议签订时间为2011年7月29日。不过,对于这份协议,王旭辉在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时自己之所以签字确认,是由于不签字院方不肯为其弟弟办理转院等相关手续,签字实属无奈之举。
    
    无锡四院工会主席荣凤亚告诉记者,王光辉转到南京治疗后,她代表医院工会,和医院其他代表先后3次去南京看望王光辉,并带去了慰问金以及其他慰问品。
    
    对于王光辉的遭遇,无锡四院新闻发言人龚晓红副院长告诉记者,医院一方面觉得很是惋惜,同时也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对于王光辉家属向法院起诉的事情,龚晓红表示能够理解王光辉家属心情,但医院一直都愿意和王光辉及其家属好好协商处理这件事。
    
    疑问
    
    那晚值班室发生了什么
    
    在无锡四院,王光辉工作的病区在10楼B区,床位48张,平时白天当班医生8人,护士6-7人,晚上值班,一线班医生1人,二线班医生1人,护士2人。
    
    医生值班室的面积有十几平方米,有床、电话及简单的卫生设施,主要是给值班医生休息待命用的。
    
    去年6月6日下午5点,王光辉来到病区开始值班。据无锡四院人事科科长助理殷嘉蔚介绍,因为当时正是端午节假期,所以6月6日前的4、5两日,王光辉是休息的。
    
    “当时我们一起在办公室吃的晚饭,当时他(王光辉)情况还好,大家还有说有笑的,没有什么特别情况。”护士王伟蔚向记者回忆说,当天王光辉吃完晚饭后,大概6点多的样子,就回医生值班室休息去了。
    
    当时王光辉值的是二线班,在医院,值夜班期间,一般情况都是值一线班的医生和护士处理,只有碰到严重的病症,才会叫值二线班的医生处理。
    
    而据医院方面介绍,副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一般来说都是值二线班,王光辉值二线班大概已经有10年了,并且,6月6日那天晚上,并没有特别严重的病人需要王光辉出来诊治处理,因此,王光辉当天晚上6点多进入休息室后,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才被发现出事了。
    
    “那天早上过了8点,见他(王光辉)还没出门诊,我就去值班室找他。”王光辉所在病区的主任医师许示心告诉记者:“当时他跟我说头有点晕、有点痛,要休息一会再去出门诊,他还跟我说,半夜里曾起来吐了一次。”许示心回忆说,当时他走到离床几米远的地方看到水槽里有呕吐物。因为就在一个多月前,王光辉也曾在同事面前说过自己头痛,怀疑是高血压引起的,不过一个月后又没事了。
    
    “当时我们还劝他去看一下,最好做个核磁共振,但他也没当回事,后来也没去做,而是自己找药吃了。”许示心说,其实王光辉如果要做核磁共振的话,只要填写个申请,医院批准后是可以免费检查的,即使花钱也只要几百块钱。
    
    许示心告诉记者,当时他立即叫来护士长沈翌卉给王光辉量血压,发现高压有200多,而这时王光辉还跟他们说只要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我们当时就联系了其他医生,送他去做CT了,随后又做了核磁共振。”许示心说,后来经过专家们的反复会诊,王光辉脑梗的病情确实很严重。
    
    “值班室里有电话,他(王光辉)自己应该也带着手机,如果他发现情况不对,能够早点打个电话,跟别的医生说一声,他感到不舒服,也许情况就不会有这么严重了。”
    
    采访中,不少王光辉的同事也为他感到惋惜,不少人表示,作为医生,在半夜起来吐过且又出现严重头晕、头痛的情况,应该叫同事们给诊治一下,不能给小状况给麻痹了。
    
    而对于王光辉出事前的工作量,无锡四院人事科出示了当时的记录本,根据记录显示,在去年四五月份,王光辉共做了4台手术,其中只有一台手术是耗时3个小时的,其余3台都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手术。 (博讯 boxun.com)
319203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男子电线杆下小便触电受重伤 或成植物人 (图)
·网曝女子堕胎后几成植物人 (图)
·学生遭体罚成植物人 学校拒绝支付53万元赔偿
·7岁女童救母被打成植物人续:癌症父亲放弃治疗
·湖南蓝山公安将人打成植物人,受害者家属五年喊冤无门
·植物人产妇诞下男婴 被婴儿视频唤醒
·山东医院诊疗不当致肾结石患者成植物人 (图)
·农民耗时8年绝壁建水渠 不慎坠崖成植物人
·中国南通国企农药厂工人工作中毒成植物人/王宁 (图)
·残联工作人员:想办残疾证植物人也得自己来照相 (图)
·男子一拳将邻居打成植物人 两家同陷“伤不起” (图)
·植物人孕妇昏迷58天顺产 男婴健康状况良好
·灌云“被焚”死者妻成植物人 当局强行家属接受赔偿 (图)
·湖南株洲一村民阻止强拆自焚 被烧成植物人 (图)
·安徽:少年犯被狱霸打成植物人 警方称是热晕的
·少年犯被狱霸毒打成植物人 警方称“是被热晕的”(图)
·少年看守所内被打成植物人 检察院介入调查
·少年看守所内被打成植物人 官方拒公布录像
·湛江林帝芬女儿被人撒毒成了植物人(续)(图)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政治体制真面目:《北京植物人》美妙的极权情节
·胡平: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