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前岳父母指周克华怪异暴躁 曾当着二老面抄板凳打老婆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8月10日,重庆公安机关在缉捕通告中公布了周克华的体貌特征。图/CPF
    前岳父母指周克华怪异暴躁 曾当着二老面抄板凳打老婆


    周克华九年“十案十命”
    前岳父母指周克华怪异暴躁 曾当着二老面抄板凳打老婆


    核心提示:在周克华岳父母的眼中,周克华很“怪”。他很少去岳父母家,离开的时候也不打招呼。周克华脾气暴躁,跟妻子经常吵架,甚至殴打妻子。岳父母曾亲眼见到周克华拿起一个板凳殴打徐苇。他们也见过周克华打儿子,“下手比较狠”。
    
    周克华没当过兵,更没有特种兵的经历。他的反侦查能力,也许大部分来自侦探小说,野外生存能力,可能由于独特的生活经历让他能在艰苦环境中活下去。但最值得探究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如何从一个孤僻的孩子,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周克华被击毙,这是外界早已预料到的结果。
    
    当他把子弹射进10个无辜者的身体时,应该也明白,自己结局就是这样的下场。他只是不知道何处是自己的终点。
    
    当重庆市开始全城大搜捕时,外界也无法得知周克华将在哪里走到他的终点。我们只能走进重庆市高楼大厦中间的乡村,去寻找他的起点。从周克华的亲友口中,寻找他成长经历的只言片语,一点一点拼凑起一个杀人狂漫长而黑暗的成长路径。

“练功”的少年
    
    周克华生于1970年2月6日,这个日子之所以容易被他身边的人记住,因为这天是大年初一。在那个寒冷的日子里,周克华的降生也曾带给父母一些温暖。
    
    周克华的父亲是回乡的知青,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因为这个原因,他在生产队当了多年会计。上世纪60年代末,周克华的父亲娶了一个离婚且育有两个孩子的异乡女人,她后来成为周克华的母亲。
    
    周家的生活比较拮据,但当时几乎所有的农民都是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好攀比的了。周克华的童年,就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农家度过。
    
    在童年玩伴陈启红眼里,周克华小时候“蛮有本事”。他印象最深的是,周克华喜欢游泳,游得很好,在一起玩的小孩子里面,这一点很突出。陈启红曾与周克华等几个村里的小伙伴一起去附近小河游泳,抓螃蟹。抓上来就掰开来,生生吃掉。有时也会烧一堆火,烤着吃,这样口感好一点。陈启红记得,从家里偷拿火柴出来的人,通常都是周克华。
    
    在邻居们眼里,童年的周克华,老老实实,从不惹事生非,但是不合群。
    
    44岁的陈小渝跟周克华做了30多年邻居。因为年长两岁,小时候的陈小渝会照看一下周克华。陈小渝说,“他(周克华)很本分,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荡秋千,很少跟小伙伴来往。”
    
    其他小孩子一放学就去钓鱼、捉青蛙,但周克华很少参与。现年60岁的陈启芳记得,她经常看到周克华背着书包一个人回家,走在乡间的小道上,远远传来其他小伙伴嬉戏打闹的声音。这一幕深刻地印在陈启芳的记忆里,时隔30多年仍挥之不去。
    
    随着年龄增长,周克华的内向性格表露无余。陈启厚老人回忆说,见到村里的长辈,周克华很少主动打招呼。
    
    读小学时,周克华的学习成绩不错,因为这一点,老师同学认为周克华“聪明”。周斌是周克华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在他印象中,周克华身体素质很好,在普遍瘦弱的农村儿童里,周克华经常在学校运动会上拿到好成绩。
    
    周斌认为,周克华特别爱运动,经常锻练身体,直至一个人琢磨“练功”。80年代初,看过电影《少林寺》后,周克华迷上了武功。他在自家院里的树上挂了一只沙袋,小伙伴经常看到周克华一个人用力地打沙袋。
    
    周克华喜欢看武侠和侦探小说,周斌记得,周克华的书包里经常有这一类的书籍。在80年代初,沙坪坝的街头上还有说书的艺人,讲《隋唐演义》《三国演义》《水浒》等侠义故事。“周克华很爱听,经常去听,听得很入神。”周斌说。
    
    大概刀光剑影的故事能够让周克华产生一种凌驾于社会秩序之上的刺激和愉悦。周斌说,除了周克华本人,谁也不知道,这些故事也许导致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某种变异。
    
    可以肯定的是,周克华在读书上开始不甚用心,读初中后,周克华的学习成绩就开始下滑,考高中时就落榜了。

疯狂迷恋枪支
    
    初中毕业时,周克华只有十四五岁左右。周父带着他,到嘉陵江边的二塘码头“扛沙”,一天下来,一个壮劳力可以赚二三十元,在当时算得上高收入。当时体力好的村民基本上都会去“扛沙”。
    
    没人能说清,周克华拿着每天二三十元的“扛沙”收入去干了什么,人们只知道,他的性格一如既往地孤僻、冷漠,见了村里的人,照样不打招呼,活像一个鬼魅。
    
    唯一记录周克华少年时代的书面文字,是来自重庆市公安局的案卷。重庆市警方向媒体公布,1986年3月,周克华因调戏妇女被治安拘留14天。拘留时间短暂,大概周克华家人也隐匿了这件事,所以二塘村几乎没人知道周克华的这一“劣迹”。
    
    但回顾周克华的整个人生,这却是他凌越社会道德规范的第一步。年仅16岁的周克华,第一次舔舐铁窗的滋味。
    
    周斌记得,周克华在江边“扛沙”扛了四五年。后来江边成立了正规沙场,个体“扛沙户”渐渐消失。
    
    上世纪90年代初,20岁出头的周克华开始到梨树湾铁路货运站当搬运工。“扛沙”四五年使他的身体变得强壮,当搬运工的两年时间里,肩上的重压除了让他的肌肉更加发达,也让他孤僻的心灵进一步发生了改变。
    
    周克华对枪械的迷恋,从一个案件中可以看出端倪。
    
    1993年,周克华离开重庆,前往武汉。他的家人说,周克华此行是去武汉“打工”。但是当年,武汉市公安人员从周克华身上搜出一支猎枪,将他拘捕。该年3月,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分局因此判处周克华劳教2年。猎枪是周克华在1991年9月从重庆市沙坪坝窃取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想办法把1米多长的猎枪带到武汉。
    
    获得警方证实的是,劳教2年重获自由后,周克华拥有枪支的欲望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为了获得一支枪,他在1997年夏天来到云南边境,购买了一支五四式手枪。大概吸取了持猎枪被捕的教训,这次周克华买的是手枪。手枪更容易隐藏,不易被查获。
    
    果然,此后长达8年的时间里,周克华一直携带手枪未被发现。直到2005年10月,在云南曲靖宣威火车站候车室,警员查获周克华非法持有“五四”式手枪一支,子弹6发。周克华因此被昆明铁路法院判刑3年,于2008年4月出狱。
    
    此次被捕前,周克华身上已经背负了两宗杀人案和三条无辜人命:2004年4月,重庆江北区枪杀取款女职员案;2005年5月,重庆沙坪坝区枪杀取款夫妻案。
    
    身负命案,周克华并没有收手,2008年出狱后,他仍在想尽方法获取枪支和子弹。重庆市警方证实,江苏南京“1·6”持枪抢劫杀人案的现场遗留证物,与2009年3月19日重庆市高新区石桥铺驻军哨兵被枪杀案现场遗留的弹壳DNA检材相符。
    
    周克华已经死亡,没人能说清他当初带着猎枪从重庆到武汉,是仅仅出于对枪械的迷恋,还是存有犯罪企图。
    
    也许当幼年的“武功”幻灭之后,他就开始寻找另一种武器,它可以在瞬间置人于死地,以获取财物,并额外地收获一种“凌驾他人生命”的变态快感。周克华在找到了存在于现实中的致命武器——枪,并疯狂地用它制造了一宗宗命案。

怪异的女婿
    
    周克华家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井口镇二塘村,一道当地人唤作“戴家梁梁”的小山坡上,矗立着一座3层砖砌小楼,外墙未装修,裸露的红砖已经变得灰暗。
    
    村民说,这座小楼是十几年前修建的。2000年修渝怀铁路,周家田地被征,户口农转非,每人补贴2万元。周克华一家三口共获得6万元补贴。于是建了这栋小楼,因为缺钱,建起之后一直没有装修。
    
    周斌只知道,周克华大概在二十六七岁时结的婚。结婚时没有摆酒,村民只是知道周家多了一个女人。周克华的妻子名叫徐苇,家住重庆市南坪区长生桥镇,有一个姐姐,徐苇的父母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8月13日,在周克华岳父徐银家中,《中国新闻周刊》获得一些周克华的生活片断。
    
    徐苇生于1974年,初中毕业后,即到别人家当保姆,后来到企业打工。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她在打工的地方认识了周克华。两人认识一年左右,即办理了结婚手续。
    
    徐银夫妇对二女儿的选择未敢明确表示不满意。但为了多了解这个女婿,也为了见见亲家,徐银曾去过周克华家一次,接待他的是周克华父母。回想起来,徐银觉得周克华一家人脾气很怪异,周克华的“老汉(父亲)”周正喜不爱说话,看起来“非常老实”。
    
    徐银夫妇虽然不太愿意二女儿嫁给周克华,也没发表反对意见,因为徐苇的个性也很“怪”。徐苇的姐姐徐琼说,“妹妹脾气比较急躁,说着说着就会吵起来。”徐苇和家人的关系也并不亲密,所以她结婚的事情几乎全由自己做主。
    
    结婚时没有摆酒,没有仪式。领了结婚证后,徐苇就搬到周克华家,“不太回家,很少见面”。周克华也很少登门拜访岳父岳母,“次数太少,几乎忘记了”。
    
    周克华结婚时也没有给岳父家彩礼,省略了一切花钱的程序,看得出女婿“比较缺钱”。徐银说,他们不在意女婿贫穷,不在意他过年看望岳父岳母只带一点水果,他们在意他的为人。
    
    “他(周克华)很少讲话,见人不打招呼,喊他吃饭他就吃饭,一个人闷头吃完。”最让徐银夫妇感到不可理喻的是,周克华离开的时候也不打招呼,“去厨房拿个东西,回来人已经不见了”。
    
    当时徐银夫妇只是觉得周克华缺乏教养,没往别处想,当他们知道周克华是一个杀人魔头后,顿感心里发毛,“幸亏当时没招惹他”。
    
    周克华婚后曾借钱买过一辆二手中巴车,每天早出晚归跑车拉客,周克华开车,徐苇售票。因为跑车的线路离徐苇家更近,离周克华家十几公里,周克华夫妇就搬到岳父家住。住在岳父家的那段短暂时间里,周克华也让徐银夫妇感到“诡异”。
    
    “他(周克华)早上很早出去,晚上很晚回来,吃饭在街上,白天基本见不到人。”徐银说。吃饭不挑食,给啥吃啥。穿也不讲究,迷彩上衣、灰裤黑鞋是他的日常穿着。
    
    住在一起的日子里,徐银夫妇发现周克华脾气暴躁,跟徐苇经常“吵架”,没吵几句,周克华就开始打老婆,丝毫不顾及打在什么部位,也不管老人是否在场。徐银夫妇曾亲眼见到周克华拿起一个板凳,疯了一样殴打徐苇,那时徐苇已经和周克华生了一个儿子,小名叫“幺儿”。他们也见过周克华打儿子,“下手比较狠”。
    
    周克华以2.8万元买的二手中巴,故障很多,经常修,“跑车赚的钱全用来修车了。”徐银夫妇当时以为,周克华脾气不好的原因在这上面。
    
    坐过一次周克华的车之后,岳母再也不敢上女婿的车。“他(周克华)德行不好,车又经常坏,如果坐他的车,车坏在路上,怕他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杀人魔没有跑远
    
    因为一场“迟早会来”的车祸,周克华的跑车生涯在2002年中止。车祸导致很多乘客受伤,他赔不起医药费,找大姨子徐琼借了2万元钱,仍然不够,于是外出躲债。
    
    “周克华平时跑车就经常出事,出了事就找我们帮忙。”徐琼说,看在妹妹的面子,她和丈夫基本上都会帮忙,出力或出钱。她觉得周克华虽然为人孤僻,感情冷漠,但借债还是会还。“借给他的2万元钱,后来都还了。”她说。
    
    徐琼最后一次见到周克华,是在去年夏天。2011年8月,周克华的父亲去世,一天晚上,她被喊去参加周父的葬礼。
    
    葬礼在重庆市殡仪馆举行。不甚分明的灯光下,徐琼在人群里辨认出周克华的身影,“还是老样子,耷拉着嘴角,看不出表情,穿着也很普通。”后来她听说,周克华当晚回到二塘村家中,次日凌晨就走了。
    
    但实际上,据徐苇的邻居易婆婆回忆,周克华当时可能在重庆呆到10月份。
    
    自从不再跑车,徐苇也离开二塘村的家,以每月100元的价格租赁了姑父王建国的两间瓦房,和儿子住在里面。徐苇每天到茶园打工,“好像给人做饭。”徐琼说。
    
    易婆婆记得,去年8月,在徐苇租住的房间里时常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但从未见过这个男人出门,直到徐苇生病做手术时,她见到了这个男人,他长得和最近遍布重庆街头的通缉令上的照片一模一样。“那个男人很有耐心,每天扶着徐苇去医院换药。”易婆婆对媒体表示,去年国庆节后,她再也没有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也没有听到徐苇房中传出他的声音。徐苇说,丈夫在外地打工,一年回家的时间很少。
    
    在犯下数宗杀人重案之下,仍敢于回家参加父亲的葬礼,陪妻子看病,除了表现出杀人魔,也看出他仍然存有亲情的一面,还说明,他平时藏匿的地方,可能离家不远,甚至根本没有离开重庆,他可能在地形复杂、人口稠密的重庆市早已选好了藏匿地点。
    
    8月10日,周克华在银行抢劫杀人后,同样没有选择离开重庆,而是打摩的来到铁路边,沿铁路线步行逃亡,并在梨树湾到西永路段,连开三枪杀害了29岁的铁警。梨树湾铁路段,正是周克华年轻时当过搬运工的地方。这条逃亡路线,被警方认为是最慢的一条线路,但却是周克华最熟悉的路线。
    
    警方后来在歌乐山的山洞村碑口社发现了一个山洞,洞中有T恤、香烟盒、新鲜排泄物,疑似周克华藏匿地点,山洞村跟周克华在二塘村的家同属重庆市沙坪坝区。而周克华被击毙的地点童家桥,亦在沙坪坝区,离二塘村只有20公里左右。
    
    周克华被击毙后,在二塘村“戴家梁梁”上的三层小楼里,数名便衣警员仍看守着周克华年近七旬的母亲。门窗皆有帘子遮住,看不到屋内情形。只有门前小院里的葡萄架,还挂着几片凋零的叶子。
    
    在另一个镇上的出租房里,住着周克华的妻子徐苇和儿子“幺儿”。“幺儿”今年13岁,读初二,爱打篮球,学习成绩不错。
    
    周克华的院子里一角,种着一棵树龄十年左右的黄桷树。邻居说,这棵树是周克华所种。他死时穿的衣服,仍是蓝白格子短裤衬衣,灰裤子,黑皮鞋、黑袜,作案用的五四式手枪藏在黑色腰包里。在街上路遇这样一个人,可能谁都不会想到,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本文除周克华外,部分人物为化名。实习生董腾飞、冯源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171919613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详细分析:击毙周克华现场资料照片的疑点 (图)
·周克华母亲想给儿子收尸 警方称肯定让去
·犯罪专家李玫瑾:周克华不是反社会人格
·周克华被毙后网络现“死了太可惜了”言论
·李凡:从报道周克华母亲看媒体暴力
·媒体:周克华南京劫款存女友名下 曾邀其观杀人
·“深圳版周克华”跟踪枪杀储户 逃亡9年自首
·揭秘:周克华背后的三个女人 (图)
·前妻:周克华曾研究张君 认为其弱点是女人 (图)
·警方再披击毙周克华细节:中途换人紧密跟踪 (图)
·警方辟谣后 媒体坚称有人证实周克华是自杀
·周克华案基本落幕 民众呼政府披露更多细节
·周克华曾研究过张君 认为其弱点是女人 (图)
·爆头哥艳福不浅 悍匪周克华的女友还挺漂亮 (图)
·潇湘晨报坚持有人证实周克华是自杀
·周克华女友为四川宜宾人 今年20岁 (图)
·周克华妻儿被民警陪护半年 儿子成绩优秀
·目击者称周克华系先被打伤后开枪自杀遭官方否认
·击毙周克华,重庆公安局立功,“重振士气”?
·不是所有的尸体都叫周克华
·网友说 被击毙的人基本可以确定是便衣不是周克华
·周克华案终极分析:一盘很大的棋中的一盘棋
·中国游戏:重庆大搜捕 搜山封堵爆头哥周克华/胡赛萌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