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错选周俊如同选错胡锦涛 金牌丑闻接力北京暴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7日 转载)
    
     作者:朱健国
     (博讯 boxun.com)

    
    8月2日、4日的“北京红会承认暴雨中强行运尸索要620元”和“北京特大暴雨新发现1名遇难者 死亡人数增至78人”新闻,不仅使7、21北京暴雨引发的民愤升级井喷,也让中国金牌丑闻带来的 “中共污染伦敦奥运会尔虞我诈让我恶心”谴责呼啸而来——英伦奥运头五天,中国队就接连曝出了五大丑闻:“吴景彪丢金拾银恐惧对不起党”“周俊被奥运全国痛斥黑箱选拔制”、“中国禁止质疑叶诗文”、“国羽‘让球’被除名”、“中国1块奥运金牌成本至少7亿”——每一件金牌丑闻都和7、21北京暴雨中漂流的每一具惨死尸体一样,再曝胡锦涛“性冷淡”: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最大特色,就是“只尊党性,远离人性”,是一个与人性南辕北辙的“性冷淡”!
    胡氏“性冷淡”(无能)证据何在?几条新闻可见一斑。
    
     温家宝被迫声东击西
    
    新华社8月3日一消息透露,温家宝8月1日至2日到河南洛阳、湖北荆州考察防汛抗灾工作时,严词批评“许多城市对防洪、给排水地下管网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重视不够”。 人奇怪,温为何文不对题,在考察长江、黄河防汛工作时,节外生枝地指责许多城市没有高度重视城市暴雨内涝?细想明白:温相在声东击西,如一些没有言论自由的媒体一样,只能以“异地监督”来抒北京暴雨之愤懑。谁能让温首辅不敢在7、21暴雨后的北京看望灾民?唯元首胡锦涛了。这从胡7月23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发表重要讲话时,只字不提7、21北京暴雨死难者空前;7月27日胡不仅自己不去出席北京暴雨遇难者“头七”祭奠仪式,甚至没让一个政治局委员参加!直到8月4日,胡始终对7、21北京暴雨保持沉默。这期间胡一再笑容满面地频频出现于各种庆典,即使时逢“头七”,也特意召开“天宫一号与神舟九号庆功会”唱对台戏,执意藐视北京暴雨78名遇难者和千万灾民。而经胡钦定的“7、21北京暴雨特大自然灾害”,更将灾难源于“科学发展”堵塞了北京排涝河道和“对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重视不够”等人祸推卸得一干二净。如此这般,谁能说胡还有多少人性?
    胡明知“北京暴雨”是全国的缩影——云南、天津、河北、山西、江浙、广东等各地皆出现一遇暴雨大城市就成海,仅仅一个月全国就有两百多人淹死于城市暴雨,胡却拒绝承认全国城市暴雨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既不反省,更不道歉,甚至连“救灾令”也不下达:“北京暴雨”竟然没有派一个兵来救人!无论是历代王朝的“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还是太祖毛泽东的“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皆不能让胡下“轮台罪己诏”!现代民主问责制度“国出人祸,元首必须道歉或引咎辞职”,胡则视为“敌对势力”带来的“外部环境考验”。
    
     最经典的是“周俊被奥运”
    
    中国队伦敦奥运五大丑闻中,最经典的是“周俊被奥运”,它曝光了中国体育运动一直违反奥林匹克精神的关键,是中共党天下的专制制度。
    7月29日,中国女运动员周俊在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三次试举95公斤失败,痛哭退出奥运会。其失利缘由何在?《周俊父亲:我把她交给了国家 国家应该多开导一下吧》(《新京报》8月1日)透露一个重要情节,“周俊的状态并不太好,她跟父亲说,自己也是突然入选的,而且是‘顶了受伤的田源的名额,不是凭自己的实力’。”条件不成熟的周俊能超越真正有实力的运动员参加奥运,是国家体育局与地方体育局牟取私利的结果,中国至今没有建立公开公平选拔运动员的制度。中国体育“举国体制”破坏了以公平地竞争机制产生杰出人才的普世准则。
    充满黑箱操作的中国体育“举国体制”,其实是执政党专制制度的衍生物。以现任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为例,其当选,既非民主,亦非党主,而是邓小平搞掂几个元老后的“隔代指定”,至多只在500人的权贵中征求意见。1992年胡锦涛从西藏一哥被立为王储,不是因其有超越其它省委书记的改革政绩——胡从贵州到西藏,从来没有任何受到全国关注的改革创新,只是因善于服从领导而冷面铁心受到邓的看好。2002年,胡锦涛正式接班,如同周俊走上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场,让人连连失望:十年维稳,十年坑民——除了将全国媒体自由度降为历史最低谷,让广东人回到了禁止收看香港电视的文革时代,其政绩就只有:全国九成耕地被重金属污染,所有江河湖泊生态恶化,长城内外民怨沸腾,全党上下贪官疯狂,四面邻居变敌国,全球无一是朋友。
    诡异的是,在中共高层,胡这般“性冷淡”反而被视为“情商高”,“守纪律”,“尊敬领导”,“服从组织”,“沉着内敛”,“协调能力强,善于团结人”。邓可能没有想到,此种以“性冷淡”为特色的“高情商”,造就了胡可以坐视全党无官不贪任凭整体腐败,对全国百姓天天喝污水,吃毒食,频频惨死于三聚氰胺等各类事故,置若罔闻。无论媒体怎么诉苦“声一无文”,依然是坚决阉割一切媒体,网络手机也绝不放过。十年来,胡“从不认错,从不道歉,从不松口,从不直言”。
    
     胡已无力收拾人心
    
    对于胡禁止常委们对7、21北京暴雨78死惨剧表态,坊间推测主要原由有二:一是为了保团派人物郭金龙能从北京市委书记晋升政治局委员,巩固胡的十八大班底;二是为了确保夫人刘永清不被追究渎职——刘多年担任北京市城建规划委负责人,对北京至今没有完成1964年制定的北京防预百年一遇洪水的城市排涝规划负有直接责任。如若借鉴1963年北京8•9暴雨死亡35人的北京排涝规划能实施,此次7、21暴雨定然不会灾难如此惨烈。胡锦涛毕业于清华水利专业,对于城市防洪之重要性比一般人要明白得多。可是却为了保私利保党利而放纵全国城市只建上半身!可见,胡如此“性冷淡”超人,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极端自私自利!
    历史如戏剧,总是不断以人物关系的颠覆变化向人们展示哲理。2012年7月31日,武汉市委《长江日报》发表社评《赶快收拾人心》,悲哀中共 “修复合法性的时间也不是无限多。”这让人想到了1948年11月4日,南京《中央日报》发表殷海光执笔的社论《赶快收拾人心》——“国家在这样风雨飘摇之秋,老百姓在这样痛苦的时分,安慰在哪里呢?希望又在哪里呢?”曾经笑看来不及收拾人心的国民党在蒋介石率领下仓惶逃亡台湾的胜利者中共,而今也成为了让台湾搞笑“来不及收拾人心”的败北者!世事何等沧海桑田——十年前让许多改革派寄以厚望的胡锦涛,十年后已成为了百姓最痛斥的“性冷淡”!
    
    2012年8月4日于深圳 早叫庐
     (《动向》2012年8月号) (博讯 boxun.com)
1255961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健国:“帝师热”博弈“十八大”
·朱健国:“百岁非毛派”再誓“弃苏投美”——中国知识分子整体精神流亡
·朱健国:谎言治国,“医闹”成灾——“医闹”狙击“首辅”
·朱健国:从汪洋新表演看“十八大”幻想——南方报业全力抵制汪洋“斩首”
·朱健国:请建六大新特区大赦天下——促“两会”代表提交“大赦天下”提案
·朱健国:胡逐余杰“十八大”添丑
·朱健国:车碾女童赠胡锦涛绿领巾 ——“六中全会” 弥天大谎证实“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朱健国:“文改”保腐败拒政改——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推行“文改”的阳谋
·朱健国:深大运折戟胡“方伯”——深圳大运会内扰外霸又黄粱
·朱健国:“高铁之乱”:又一次甲午战败——“救人第一”意在先救胡总
·朱健国:习亦难逃“两政”苦——中共九十年的“两政”祸将延续十八大
·朱健国:《建党伟业》激发民间组党造反
·朱健国:《旗帜》中的顶江压胡玄机——“九十大庆”的主导在江系
·朱健国:“全国食品皆有毒”三大根源
·朱健国: “春运难”是一面照妖镜
·朱健国:中共正式向孔子投降——胡锦涛打着向孔子投降的白旗访美
·朱健国:“深圳城市化原罪”—政治腐败致深圳出现50万栋违建房
·朱健国:“胡内部”的维腐誓言
·朱健国:神州掀起倒“稳”潮
·朱健国:胡锦涛“一堵二染”误国十年
·李旺阳案与薄熙来案是双胞胎/朱健国
·朱健国:“延安颂”让位“台湾颂”——“民国当归热”提速
·朱健国:可怕的老年痴呆党——强推盲崇十八大风正在席卷中国
·朱健国:管窥中共“太一党”与“太二党”
·朱健国:“李金玉热”再祭四千万饿殍——从“七千人大会”五十年看中共逆淘汰
·胡锦涛的希特勒情结/朱健国
·朱健国:胡哥复辟周厉王——仿周“专利”与“监谤”致大陆民变蜂起山河污竭
·朱健国:请移“九十大庆”到洪湖
·朱健国:“九十大庆”为何判“公民社会”死刑
·朱健国:《东方》与“十二五”唱对台戏 ——从献礼片《东方》看中共相当于异族统治者
·朱健国:亚运是一场贿赂盛宴(图)
·朱健国:“曹丕术”引发全国连锁巨灾
·朱健国:“打错门”再证胡温以黑治国
·朱健国:“新三国”隐喻“新中国”——政治腐败到极端必现相互屠杀的“三权相斗”
·朱健国:今年“七一”很难过——“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朱健国:中国新政的愚乐危机--温家宝的角色错位
·朱健国:一个人的16个常识(1)—用“健与疾”取代“善与恶”
·朱健国:国家气象局长许小峰对"雪灾"腐败的举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