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有70万拆迁款老人自称流落街头 钱交给侄女保管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3日 转载)
    红网长沙8月13日讯 “我有了70多万,却过得不如乞丐”,瘦弱的他喃喃地说道。
    
     他叫杨自强,今年60岁。父亲去世后,单身的他一直想拥有一个家。而如今,有了70多万拆迁款的他却流落街头,不肯回家。 (博讯 boxun.com)

    
    市民颜先生近日致电本报热线96360,称长沙县黄花镇有位残疾老人杨自强,自称有几十万的拆迁补偿款,却流落街头,不肯回家。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黄花镇华湘村,见到了这位瘦弱的老人。因为中风,右手没了活动能力,口齿也不清晰,反应也有点慢,回答问题时需要思考很久。据他说,老房子拆迁后,自己得了70多万补偿款,并将存折交给侄女保管。可现在,侄女却不给他生活费,让他不得不在外漂泊。但老人的侄女婿陈先生却表示,没有动过拆迁款,不给他钱是因为不放心给他保管。
    
    “有了几十万,但却没了家”
    
    右手弯于胸前,左手拎着一个废纸盒,或是三两个废塑料瓶,佝偻着身体,艰难的挪着步子。也许在三年前的华湘村新塘冲组,还偶然能碰到生活艰苦的杨自强。
    
    据杨自强回忆,“拆迁以前,家里有几间瓦房,还有点地,偶尔种点庄稼”,虽然是村里的“五保户”,有少量补贴,但相对于高额的药费,他表示“完全不够,只能常常到周边去捡废品。”
    
    2010年年初,邻家的李女士提醒他“房子快拆迁了”。但杨自强对“拆迁”完全没有概念,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年12月,拆迁程序办妥。病弱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被补偿了多少,只知道自己“有了几十万,但却没了家”。
    
    据他介绍,当时他弟弟还在世,弟弟与侄女看见他可怜,邀请其住到一起。他将自己的存折、身份证、残疾证等一并交给了侄女保管。
    
    开始漂泊,在镇政府蹭饭吃
    
    杨自强表示,搬到一起后,他在新家里过得并不开心,并表示“常常有小摩擦”。他告诉记者,自己常常遭冷落,吃饭也是“碰到就吃,碰不到就没有”。
    
    2011年圣诞节左右,其弟弟去世。“自己的日子过得更艰难了,过得不如一个乞丐。”他表示,因为手和腿常常会疼,必须通过药物来缓解疼痛,需要长期吃药。可就在今年,自己想拿钱买药,越来越难。据他回忆,今年总共向侄女拿过三次钱,“三月份拿过500元,后来又拿过一个800元,一个900元”。
    
    亲友彭女士告诉记者:“这些钱完全不够的。”据她介绍,自己曾陪杨自强买过一次药,花了1000多。
    
    杨自强称,一个月前他再次找侄女拿钱时,侄女却不肯给。他回忆道:“当时正换季,夏天的衣服也没有,”无奈之下,他开始在外漂泊,向亲友们蹭饭讨衣服。彭女士说:“确实很可怜,虽然我们愿意给他吃,但他自己不好意思。”
    
    就在8月初,杨自强想到“镇政府应该不会不管的”。于是他开始守在黄花镇镇政府党政办公室,每天在食堂蹭饭。杨自强表示,希望能拿回存折,自己生活。
    
    侄女婿:钱没有动,只是不放心给他保管
    
    昨日上午11点,记者见到了杨自强的侄女、侄女婿。问及“拆迁费”的事情,侄女婿陈先生表示,“钱没有动,还存在中国银行。”
    
    他向记者介绍,杨自强中过风,“有些迷迷糊糊的”。听到伯伯的质疑,他们表示很委屈,“没有不给钱,而且搬过来两年,吃喝没说过要收一分钱。”陈先生还表示,自己曾多次亲自给杨自强买药,“并没有不管他”。
    
    “不是不给他钱,是他年纪大了,而且不太清晰,我们不太放心。”陈先生介绍,前段时间,其曾给过杨自强两次钱,但两次都被盗了,第一次给了500元,第二次给了800元。他还表示,家中曾收藏过几块现洋,也被杨弄丢了。
    
    随后,记者也向杨自强询问“被盗问题”。他表示:“是被盗过几次,但数目不对,也不知道是怎么不见了。”
    
    陈先生表示,因为看见杨没有能力保管财物,才未将存折交给他。当问及是否同意杨搬出去时,其避而不答。
    
    下午2点,记者再次来到杨家时,陈先生夫妇已经外出,只有杨自强的弟媳韩进纯在家。问及女儿联系方式,韩表示不知道。
    
    村委会调解过
    
    但效果不好
    
    杨自强的朋友颜先生介绍,近日他陪杨自强去过多个单位,比如派出所、镇政府、拆迁部门。他还表示,自己复印了拆迁时签订的合同,“所有赔偿加起来,是730816元。”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黄花镇镇政府,办公室一位唐姓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情况,而且已经分派到村上去了”。她称,近日杨自强确实经常到这呆着,但“我们每天都会安排村委会的人将他接回去。”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华湘村村委会的曹主任。他表示:“之前我们做过调解,但没有成功。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建议将他送到养老院去,但他坚持要跟侄女住。现在处理起来有点困难,目前还在进一步努力中。”
    
    律师观点
    
    如拒绝返还
    
    可以进行诉讼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告诉记者:“这种保管行为,属于民事行为,法律上不予禁止”。也就是说,杨某选择什么对象保管存折都是可以的,没有一定的规定。
    
    “而且双方如果有协议的话,必须明确保管物的数量、状态,以及返还条件、时间,如果出现‘拒绝返还’,可以进行法律诉讼。”
    
    李健还告诉记者,“像上述情况中,侄女在法律上是没有明确的赡养义务的,如果其真有赡养行为,可以要求适当的补偿。” (博讯 boxun.com)
431920014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浙江义乌市拆迁户傅启贤维权10年无果. (图)
·拆迁不配合民企老板被起诉——如皋 (图)
·长沙三年内拆除5处不可移动文物 无拆迁手续
·南通拆迁堪比黑社会:砸开饭店吃光酒菜
·广东省长:珠三角城轨征地拆迁要“一个月内重大突破”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十四期)七月暴力指数:较高
·武汉市汉阳区拆迁雇用黑社会 报警派出所居然说知道
·参与快讯:强制拆迁 何德普被两次殴打
·南通黑社会拆迁害得我有家不能回 (图)
·拆迁员骗卖回迁房牟利1632万元受审
·南京商户堵路三小时 与警冲突抗拆迁求安置
·河南一干部伪造协议 套取拆迁补偿款近60万元
·拆迁老厂房瞬间坍塌 挖掘机司机被掩埋致死 (图)
·南通港闸区陈建伟被拆迁办毒打昏死
·良知共存,长沙拆迁诉讼让审判长悄然落泪
·南通企业家戴宝健控诉暴力拆迁毁了养鸽场 (图)
·武汉法院居然星期天开庭被原花楼街被拆迁居民讥为流氓
·武汉市征地拆迁政府官员暗中操纵支持暴力推进
·最“牛”的政府拆迁办:强迫交易不成就直接绑人
·无锡拆迁访民被无端关押--还我房屋、还我自由/沈果冬
·武汉花楼街被拆迁访民除了被人当猴耍别无选择
·湖北访民陈明光因“被”拆迁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
·江苏南京血案拆迁
·武汉市拆迁奇冤:“找不到开发商”/顾启汉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拆迁受害者永垂不朽!(2012/01/23) (图)
·西安二府庄村干部虚报村民人数2000余人套取拆迁耕地
·通州金沙官匪勾结 暴力拆迁 非法拘禁/邱训芳
·上海失地农民陈建芳申请“动拆迁政策囗径”的政府信息公开被推诿 (图)
·因征地拆迁女儿被残杀后我为什么割腕自杀?/西安毛蒲霞 (图)
·投诉 北京是恐怖主义“腾退.拆迁”
· 贵州省桐梓县违法占违法乱纪强行地拆迁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二) (图)
·上海动拆迁受害者陈建芳行政申诉状(一) (图)
·暴力拆迁与自杀式的抗争!-湖南宁乡夜幕下的疯狂 (图)
· 北京丰台区花乡草桥村暴力拆迁行为令人发指!事发天朝脚下!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 (图)
·杭州市被拆迁户持续在市政府上访遭公安打压 (图)
·台湾拆迁是这样吗?/陈茜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