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极权独裁最无知,从无人间烟火情--一份从青春到白头申诉书的读后感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8月10日讯)我曾是个独裁统治的工具,充当过独裁统治的走卒,最终又沦为独裁统治的受害者,所以我仇恨独裁统治。制止独裁统治的最好的手段,就是参予独裁统治者的反思和受制于独裁者的觉醒,这就是台湾式的“还政于民”的转制,亦即老百台姓梦寐所求的宪政民主宪政,所以我反对暴力革命,反对任何形式的推倒庙宇重建的意图。如果中国再历经暴力—诸如陈胜吴广的动乱、闯王的颠复、太平天国的金田起义,以及近代的辛亥革命、国共内战,所造就的全是野心家,一个更比一个更坏的独裁者,难道历史事实不是这样吗?今天又一些野心家借用当前社会一些矛盾,再次鼓噪“革命”与“起义”,重走毛泽东“打土豪,分田地”的“井岗山道路”,为我不能苟同。
    
    我反对毛泽东不仁不义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反对中共建政62年至今仍轻视生命蔑视人权和不尊重人格与尊严的流氓行径。善与诚是治国的根本,真和美是当官的准则。李劫先生说:革命使蒋介石从流氓变成文人,而毛泽东却从文人变成流氓。我曾经也是个“流氓”,因觉醒觉悟与勇于反思成为文人。为此,我希望50年代与我同步的革命参与者、追随者,能尽快觉醒、觉悟,争当揭露毛泽东暴政与黑暗的赫鲁晓夫。
    
    今天我把一个追求光明与自由的革命者,蒙冤达62年现已92岁老人涂春荣,写给中共十八大的呜冤书,其实这是一个可以说是遍布全国的极其普通的故事,这是一场无厘头的独裁统治奇冤,正因为当事人的从青年到白头的坚持半个多世纪的呻吟与有关当局的蛮横不理,才更令人感动,下面只原文节录当事人数万字血泪材料与上百次呻吟中的一份极简要的申诉,即可知极权独裁之蛮横与漠视生命与自由的颠峰。
    
    我们希望中共改制,从爱护人和关心人做起。记住古训:君之视民如草芥,则民视君为寇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从青春到白头的申诉者
     ,涂春荣:关于请求平反冤案的申请书
    (主题;六十二年前征粮工作时横冤到如今未得解决。)
    
    四川省委老干局:
    
    
    我,涂春荣,男,现年91岁,一名最基层谷底的公民,从事水利水电工作,1985年退休,现住成都市抚琴南街一巷12号2幢4单元3号,
     一.冒险征粮
    1949年1 30日成都解放,紧接着川西坝子土匪武装大暴乱,1950年2月10日一夜之间杀害我新繁县地方军民30多人。(《新都文史》)
    当时解放军有几十万。起义、投诚、被俘国民党军也有几十万。军需民食急待解决而仓储空虚,征粮工作是重中之重,十万火急。
    1950年2月22中共川西区党委(当时四川尚未建省)书记李井泉到四川大学‘寒假乐园’作报告,动员青年参加革命工作,这是党的号召,当时我这个佃农的孩子。四川大学四年级学生,热血青年。充满对党的热爱,毅然放弃学业响应号召去报了名。
    新繁、彭县、崇宁三个县(新繁、崇宁后折县)是当时土匪武装大暴乱的重灾区,中共川西区党委首批抽调了100名学生去到这三县,其中32人(包括我)分到新繁县。
    学校隆重举世办了欢送大会,川西军管会派武装力量随车护送,在成彭公路两侧还有起义部队95军武装警戒,沿途每200米田埂上都架设机关枪保护我们。
    当时土匪猖獗得很,白天打冷枪,晚上机枪扫射,开始我们还不敢固定住一个地方。随时转移,和衣而息,枪不离手,不点灯、不说话,一有响动听见枪声即作好准备,听令上前投入战斗,宣讲‘自首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解除群众顾虑。安定民心。安定社会,动员群众恢复生产,交纳公粮保障军需民食。
     二.横祸, 横蛮
    1950年4月下旬,我被抽调到成都征粮,5月初某日新繁县政府突来电话召我回县,当夜即被关入单间牢房不与人接触与世隔绝,横祸飞来。
     原来是一封告密信“涂是韩的家庭教师,经常来往,有时还在韩家吃饭”(详见附件;主审李载之的《证明》)
     韩,叫韩伯勋,原川大‘生管组’主任,1944年我考级入川大读司法组,因家穷。请求提前发放我一份公费伙食费,而去‘生管组’请审批,韩在问话中得知我是个穷学生又是名校的保送生,于是请我给他女儿补习小学六一期算术课30来小时。此是解放前六年的事了,解放后韩定为特务。
     原新繁县政府仅限凭一纸怀疑信就不讲道理,不依程序就蛮横逮捕公民。其后,反复查证,费时三月也拿不出一点证明我我是特务的材料,还只是那封疑信我只是给韩的女儿补过课而已,与韩只是师生关系,并非特务,还原清白。
     清白还原,天经地义,公职应当还原,而新繁县政府不讲理、不还原。进而开具了一张“涂春荣与韩伯勋是师生关系”的字条作结,冷酷无情踢出机关遗反青神老家,工作生活无着,穷困潦倒入绝境。
     三,‘新繁冤狱’害我一生
    被遗反回乡,迫于生计,于1951年又考入四川大学工学院水利水电建筑专业。毕业工作后,却料不到‘新繁冤狱’阴影长期不散,悲惨接踵而来,“肃反”、“下放”、“反右倾”、“小四清”、“文化大革命”1977年踏天大祸。“冤中冤”屡次挨整,抄家,坐牛棚,挨批斗服苦役,受尽折磨,
    工作上勤勤肯肯像个小媳妇,可耻下场,36年没调升过一次工资!饱受歧视与不公,长期处于逆境,‘新繁冤狱’‘害我一生’(详附件,《自祭文》一部悲剧的历史记实)
     四,维护权益
     胡总书记2007年11月27日主持中央正治局会议。以“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和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为题要求推动解决好人民合法权益保障社会公平正义。
    构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把群众冷暧放在心上,人权进步离不开对群众权益的倾听。
     五,诉求
    六十二年了未得到解决,“路漫漫其休远兮”
    今十八大前夕,谨再次具实呈情,请从国家道义上愧对当年侵权给我这个公民造成冤狱害我一生,进行彻底平反昭雪,抚慰受害人心灵,温暖民心,体现国家与公民关系,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听民声、解民忧,实事求是、有错必纠、高山景行、四海归心。
    
    
    冤狱受害人;涂春荣2001年6月上旬
    附件:配套文本,《自祭文》一册与证件八件
    注:申诉人现住成都市抚琴南街一巷12号2幢4单元3号,邮编610031电话028-87783999
     退休单位:四川省雅安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155922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毛纪念堂”申遗李讷也不会同意
·铁流:我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一席对话 (图)
·铁流:“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救中国” ---北欧纪行放言说宪政(上)(多图) (图)
·批毛评毛是开启中国政改的钥匙--铁流先生与党史研究学者陈振中先生18大前的对话 (图)
·铁流:“415”一一中国右派流动集中营
·铁流在蓉庆80寿辰,亲朋欢聚畅言批毛魔 (图)
·铁流谴责吴英案被“和谐”
·铁流:我和辛子陵先生的现状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监控全国五七老人?--写在“反右斗争”五十五周年前夕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成员铁流、宝松致最高院院长王胜俊的信
·铁流:为吴英事我收到一封来自南京夫子庙的恐吓信
·铁流:“清网”行动与当年追查“政治谣言”的联想
·铁流:《说今道古》集自序
·铁流:“清网”切勿搞运动,“治谣”不要造寃案
·铁流:“新政”十年说“维稳”,“薄王”倒台话“批毛”
·铁流:歷史讓我們徹底清算毛澤東反人類罪行--我和李锐老人一席谈 (图)
·铁流:尊敬的胡锦涛主席,你“维稳”的目标错了!
·铁流:东阳市公安局是制造吴英寃案的首恶
·铁流:我为北京刘晓原律师说几句公道话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