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根据获取的案情资料,公开发表以下内容:1、林强公司收购菜市场的协议;2、夏老给汪洋的信;3、律师根据胡炜升会见笔录撰写的控告书;4、胡炜升女儿的信;5、会见笔录
    
1、林强的公司要投资收购的协议书

    林强并未付款才引起纠纷,林强只需出示付款证明即可。而这个协议也证明了胡炜升并不是惠州公安指称的“欺行霸市”,相反,林强不出一分钱,强行霸占市场,才是真正的恶霸。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会议纪要:黑社会是这样开会的?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2、夏老关于胡炜升案件致广东省委、汪洋书记的函

    广东省委、汪洋书记:
    
    首先,我对广东省委部署的“三打两建”表示坚决支持,对取得的成果表示拥护。
    
    同时,我对打击各种犯罪行为的执法活动给予了关注。
    
    近日,有大量群众来信来访,反映广东省公安机关办理的胡伟星涉黑案件存在一定的问题。经对该案初步了解,我认为有些情况需向您反映,以防止产生冤假错案。
    
    胡伟星,1958年出生,原籍广东省惠东县,现为美国国籍,富星商贸广场房地产开发(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南海里水鲜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实际投资人。现担任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促进中国统一联合会执行主席,在洛杉矶侨界具有较大影响力。反“台独”,在洛杉矶传统侨社的政治立场转向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主导了洛杉矶中国城首次升起五星红旗(放弃青天白日旗)的活动,在当地华人华侨中引起积极反响,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做了大量的工作。曾经共同主办了“全球华侨华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2009 洛杉矶)” 。在中国内地热衷于公益慈善活动,已捐助资金3000余万元。曾多次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相关部委等也给与了高度肯定。
    
    因投资的佛山里水鲜果市场被林强(公安部原副局长,因远华案被解职,后辞职经商)等人欺诈性骗走股权及法定代表人身份,并占据了市场,胡伟星与其进行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民事诉讼,双方交恶深重,2002年,林强一方举报胡伟星涉嫌犯罪,胡伟星被逮捕,关押11个月后被无罪释放。2012年4月,双方的民事诉讼经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支持了胡伟星方面的请求,案件将由广东省高院立案审理。虽如此,林强一方从未放弃对胡伟星的打击。胡伟星一案,可能缘起于此。
    
    通过研读南都报等媒体报道,能够较为明显地看出,胡伟星涉黑案的多数犯罪事实十分牵强,更难以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联系到一起;有的是仅以个别人的证明就推翻了已有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将同胞兄弟在法庭上的打架行为作为扰乱法庭秩序犯罪,将打扑克娱乐指控为聚众赌博,等。更为严重的是,无依据地将公司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顺理成章地抓捕了几乎全部公司工作人员,将公司置于死地,完全不顾忌对经济的破坏。
    
    我还了解到,胡伟星一案的办案程序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并足以造成冤假错案。
    
    首先是未能让律师及时为胡伟星提供法律帮助。律师2012年6月28日下午3时递交手续和会见申请,直到7月13日才给予许可,
    
    律师会见时还给与不应有的限制,对胡伟星拘留后不按规定羁押在看守所,而是三易关押地点,失去了对审讯活动的基本监督。这都不符合诉讼法规定。
    
    其次,本案可能存在较为严重的刑讯逼供。据胡伟星陈述,胡伟星招供的犯罪行为均是假的,都是被刑讯逼供的结果,刑讯逼供的手段多种,有打、吊、往地上撞头、往后别胳膊,吃饭喝水不及时等,经常昏迷后给喝药水喝醒再继续打。虽难以还原现场,但具有相当的可信度。
    
    程序违法造成的冤假错案历史上就有,尽管我们不断地制定制度和要求,采取措施,但从未根绝。胡伟星一案出现的种种迹象显示,本案问题较大,需要引起各级领导的特别关注。可以设想,一旦如民间所议,本案真的是利益对方利用打黑之机,诬告陷害、收买个别人员滥用职权,制造冤假错案,造成的社会危害将是不可估量的,既损害广东省 “三打两建”的良苦用心,又抹黑广东省的法制建设的整体形象,不仅不能建设社会信用,反而破坏本就脆弱的信用体系。尤其是,胡伟星系美国国籍,该案已经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在目前的国际局势下,由此引发外交争端将极大地危害国家利益。
    
    此书上至汪洋书记,实属心系国计民生,惟望关注。
    
    盼复。
    
     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
    
3、律师:控告申诉书

    
    尊敬的领导:
    
    我们接受委托,担任胡伟星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胡伟星的律师。现根据胡伟星的委托和《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胡伟星一案侦查程序存在违法、刑讯逼供、可能造成冤假错案等情况,向你们提出控告、申诉。
    
    一、胡伟星案情简介
    
    胡伟星(又名胡炜昇),1958年出生,原籍广东省惠东县人,现为美国国籍,富星商贸广场房地产开发(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星公司”)董事长,南海里水鲜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里水公司”)实际投资人,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促进中国统一联合会执行主席,中国内地公益活动家、慈善家。
    
    2012年6月22日凌晨5点,约300名武警、特警、刑警等各警种包围该县富星商贸广场,抓走包括富星公司董事长胡伟星在内的40多人;惠州市公安局通报抓捕原因为,胡伟星涉黑团伙在惠州涉嫌绑架勒索、故意伤害、纵火、走私、开设赌场、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活动。
    
    2012年7月11日,惠州市公安局向《惠州日报》正式披露胡伟星涉黑团伙犯罪内幕,称目前警方已初步查实胡伟星团伙涉嫌故意伤害、绑架勒索、寻衅滋事、放火、扰乱法庭秩序等10多宗罪。
    
    二、胡伟星案件的侦查存在严重程序违法,可能构成冤假错案
    
    我们受胡伟星亲属的委托,依法对胡伟星提供法律咨询和帮助。
    
    2012年6月28日下午3时许,我们向惠州市公安局递交了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所函,并提交了会见胡伟星的书面申请。经数次催询,7月13日,惠州市公安局电话准许律师会见。尽管公安局未能在48小时以内安排,我们还是于7月14日立即赶赴惠城区看守所,在惠州市公安局派员在场的情况下会见了胡伟星。惠州市公安局(惠公)安排字【2012】第00060号《安排律师会见非涉密案件在押犯罪嫌疑人通知书》称提出会见的时间是2012年7月10日10时00分,与实际情况不符。
    
    会见前,公安局办案负责人员反复向陪同民警交代,一涉及案情,立即终止会见。在事先审查我们拟定的会见提纲并要求保证只按会见提纲询问、胡伟星只能回答是与不是的前提下,会见得以简短地进行。交流虽不充分,但种种迹象显示了案件之程序违法、审讯手段残酷、认定事实之虚构、胡伟星之无辜:
    
    1、胡伟星被拘留后没有被放置在看守所,而是三易关押地点。审讯地点没有任何技术监控措施,也无看守所、检察院住看守所监督部门的监督,使刑讯逼供成为可能。
    
    根据2012年6月28日才送交胡伟星亲属的《拘留通知书》显示,6月21日,未采取抓捕行动时,公安机关已经于2012年6月22日6时将胡伟星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惠城区看守所。
    
    实际上,据胡伟星会见时陈述,拘留后三次更换关押场所审讯,2012年7月1日才被关押到惠城区看守所,脱离看守所关押审讯10天之久。
    
    惠州市公安局诉讼文书公然作假,目的在于掩盖其事实刑讯逼供的过程。羁押场所的违法,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 》第二条“看守所是羁押依法被逮捕、刑事拘留的人犯的机关”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四十五条“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看守所羁押。”
    
    在为保障执法行为的合法性,各地正大力加强审讯技术监管制度,配置审讯时的全程监控,而惠州市公安局竟然故意规避监督,不按规定羁押犯罪嫌疑人,既严重违反了法律法规,又制造了刑讯逼供等违法审讯的环境。程序违法使实体违法成为可能,在这一过程中的审讯笔录将因程序违法而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他地披露的雷同的违法审讯手段造成冤假错案的案例,本案应当借鉴。不否定违反法定程序实现的结果,程序违法将无法避免,冤假错案将无法杜绝,本案亦是如此。
    
    2、在办案警官的监督下,胡伟星坦言冒着再次被毒打的危险,向我们披露了本案发生的刑讯逼供,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注意到,惠州市公安局对社会发布胡伟星案案情时称,对胡伟星团伙的犯罪已经“初步查实”。所谓初步查实,应当包括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等得到落实。
    
    的确如此,胡伟星的确已经供述了全部所谓的“犯罪事实”,但是,胡伟星无奈而又强烈地抗议:这全部都是“我被打到乱讲”,我绝对没有指控的这些犯罪。刑讯逼供的手段多种,有打、吊、往地上撞头、往后别胳膊,吃饭喝水不及时等,经常昏迷后给喝药水喝醒再继续打。
    
    虽然没有详细讲述刑讯的细节,虽然现场难以复原,但胡伟星陈述的这些措施足以让任何一个血肉之躯屈服,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刑讯逼供是一个长期以来难以根除的痼疾,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被逼供后受害人无法举证,致使无论真假只要签字画押就成了无法推翻的铁证。如此铁证一旦形成,冤假错案就铸成了难以改写的历史。虽然这是法制史上不可逾越的阶段,但是,没有对刑讯逼供个案的严厉查处,刑讯逼供永远不会退出舞台,悲惨的、丑恶的历史将永远不会改写,法制文明将永远不会实现。
    
    三、代表胡伟星控告、申诉,除了履行律师的法定职责,还有对以下问题的思考:
    
    1、对胡伟星等人的抓捕,是在历经长达三年之久的调查之后,应当对胡伟星犯罪事实的真伪具有基本无误的确认,即犯罪事实基本清楚,证据基本充分。然而,现所谓涉嫌的事实多与已有的生效判决相矛盾。不顾法院判决确认的事实,在缺少客观证据证实其犯罪的情况下,主要依靠抓捕后获取的口供对嫌疑人指控,必然会造成社会关系的不稳定。公安机关的行为是否违反了司法机关的职能划分?法院判决效力何在?如此执法依据何在?
    
    2、本案嫌疑人胡伟星系外国国籍,刑讯逼供等不文明司法现象将极大地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一旦因此引发外交争端,如何维护中国法律尊严?
    
    为此,我们代表胡伟星向你们提出控告、申诉,请求:
    
    1、紧急组织调查组,调查本案是否存在程序违法及刑讯逼供现象,并纠正违法行为导致的结果;
    
    2、鉴于本案冤情甚重,请监督机构立即责成办案机关对胡伟星变更强制措施;
    
    3、一旦查证惠州市公安局的违法现象,请惠州市公安局整体回避,案件移交其他公安机关进一步审查处理;对违法办案人员依法处理。
    
    特此控告、申诉。
    
        二〇一二年七月十七日
    
4、胡伟星“涉黑”,疑为冤假错案/胡伟星之女胡倍甄

    
    尊敬的领导:
    
    今向你们反映胡伟星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有关情况。
    
    胡伟星(又名胡炜升),1958年出生,原籍广东省惠东县平山办事处楼下村人,现为美国国籍,富星商贸广场房地产开发(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星公司”)董事长,南海里水鲜果批发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里水公司”)实际投资人,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促进中国统一联合会执行主席,中国内地公益活动家、慈善家。
    
    2012年6月22日凌晨5点,胡伟星与富星公司20余名员工被广东公安部门抓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与富星公司及胡伟星毫无关系的惠东居民多人。翌日开始,《南方都市报》连续发表新闻,称“由省公安厅直接指挥的一场大围捕在惠州市惠东县城收网,约300名武警、特警等各警种包围该县富星商贸广场,抓走包括富星商贸广场房地产开发(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胡伟星在内的40多名犯罪嫌疑人”,惠州市公安局通报抓捕原因为,“胡伟星涉黑团伙在惠州涉嫌绑架勒索、故意伤害、纵火、走私、开设赌场、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活动。”一时间,全国各大网站、港澳及境外媒体纷纷转载、报道评论,案件震惊国内及海外华人社区。
    
    胡伟星案发后,我们认真搜集了关于案件的各类报道,走访了惠东县的一些居民,并认真查阅了胡伟星在中国的一些经营资料,尤其是律师会见时胡伟星对案件事实的陈述及案件违法侦查程序、残酷的取证方式,更加证实本案极有可能是与胡伟星有多年经济利益之争的相关人员捏造事实、利用司法腐败炮制的冤假错案。
    
    下面,我们根据《南方都市报》、《惠州日报》、《人民监督网》等媒体报道的资料及其观点及律师会见所了解的情况,对胡伟星涉黑案提出以下质疑:
    
    一、胡伟星投资里水公司的股权被侵权,通过诉讼渠道维权,诉讼维权过程中对侵权方的侵权行为予以制止,是否属暴力强占水果市场而归类于“涉黑”?
    
    胡伟星因为里水公司的股权(以叶丽芳名义投资)被侵权,自2003年起即开始与单同庆(香港永久性居民)、邱伟平(佛山市南海县人)、万利投资有限公司(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代表人林强,原公安部副局长,在公安部供职多年,因赖昌星案受到追究,现多地经商,国内巨富)、富亿船务有限公司(香港公司)就股权侵权事宜进行诉讼,期间,案由、管辖权争议、侵权人要求境外管辖等问题经起诉、上诉、再审,时间长达近十年时间,直至2012年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四终字第36号《民事裁定书》作出裁定:(一)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粤高法民四初字第7号《民事裁定书》;(二)本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本案这一裁定的结果是,胡伟星胜诉,里水公司的股权侵权争议案将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股权侵权案件即将进入实体审理。
    
    这是里水公司的股权争议及胡伟星对股权争议的处理方式。
    
    因股权被侵权而继发经营权之争,双方拒绝对方单方管理而争夺市场经营权的行为是否应当定性为涉黑?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6月23日开始对胡伟星涉黑案的报道,关于胡伟星的“斑斑劣迹”,两次强占里水鲜果市场占有较大篇幅,但是,7月11日惠州日报登载警方向惠州日报独家披露胡伟星涉黑团伙犯罪内幕时,上述斑斑劣迹踪迹全无。
    
    既然里水鲜果市场股权侵权之争不是涉黑犯罪内容,为什么历经多年侦查后以抢占他人水果市场为主要理由抓捕了胡伟星?难道是先武装抓人、后寻找犯罪事实?
    
    以 “果霸”为打击胡伟星的由头,正反映了这是林强等人的构陷。广东省正在开展 “三打两建”,严打欺行霸市,而胡伟星与林强等人关于里水鲜果市场的股权之争已非一日,其间,林强等人早就编造了所谓的胡伟星的劣迹,并曾以几乎相同的理由构陷过胡伟星。历史惊人地形似,只是这一次是利用了打黑的机会,对胡伟星的诬陷程度、打击力度更大而已。这也是胡伟星涉黑案件出炉的真正缘由。
    
    二、惠州市公安机关将已经判决结案的刑事案件重新翻出,且寻找出了与胡伟星有关联的证据,必然导致已判决的案件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在无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生效判决时,改变经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审查、法院审判查明的案件事实,生效判决效力何在,法院判决公信力何在?
    
    惠州市公安局7月11日披露的胡伟星的10多宗罪中,平山市场纵火案等都是法院早已审理结案、案犯已经入狱服刑、无证据认定与胡伟星有关联,但是,该些案件均被重新翻出,并且重新求证了案件均与胡伟星有关联,胡伟星是幕后指使。
    
    当然,判决认定的事实可能不真实,但绝对不能通过残酷的刑讯逼供手段获得翻案的证据。本案恰恰如此。如此逻辑,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足以推翻所有的法院判决。还有法制吗?
    
    三、胡伟星在与胞兄胡伟明因经营争议长期诉讼,诉讼期间因个人恩怨而动手打架,是否属于涉黑?
    
    胡伟星之胞兄胡伟明的惠东县华侨新村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侨公司”)与胡伟星的富星公司之间因富星公司受让信达资产公司的债权、华侨公司成为富星公司的债务人而发生合同纠纷案件,案件经过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惠中法民二初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粤高法民二终字第203号《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审字第38号《民事裁定书》审理,以胡伟星的富星公司胜诉告终。期间,双方还有其他民事及家庭纠纷、诉讼。
    
    因胡伟明与其姐夫的民事案件,胡伟星对胡伟明歪曲事实的说法忍无可忍,两人甚至在法庭上曾经动手。同胞兄弟之间因经济纠纷及家务纠纷而发生的孤立的突发性打架,是否应按涉黑论处?
    
    四、将他人行为强行加之于胡伟星,再以涉黑认定,“莫须有”之追责方式何以大行其道?
    
    南都报信息披露, 2012年农历大年二十四,胡伟星让3位“马仔”携带汽油,将家族叔父惠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九龙峰主庙管委会主任胡炳和的住宅放火,将大门烧毁,因大门离住宅较远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农历大年二十八,又让3位马仔携带一大桶汽油等工具,将家族叔父胡炳和的住宅墙打通一个洞,用塑料管向里灌汽油。欲将胡炳和烧死,后被叔父胡炳和发觉未遂。
    
    既然已经查证放火行为实施者是受胡伟星的指使,则明显属于共同犯罪且是主犯,胡伟星为何在未受追究却在此时被曝光。是司法机关放纵犯罪还是打黑中个别人员和媒体无中生有、混淆视听?这是强行拼凑的斑斑劣迹中所谓的黑社会杀人。
    
    五、以已无迹可考的所谓儿童时斑斑劣迹来证明胡伟星涉黑,将胡伟星在香港的行为罗列证黑,究竟是在硬性炮制黑色故事,还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文学描黑还是法律证黑,涉黑标准何在?
    
    媒体信息披露,胡伟星荒废学业后(十几岁),在原籍打架斗殴祸害乡邻;十九岁在香港混迹社会;1982年,胡伟星在香港因殴打致他人身体受伤; 1991年,在香港因非法聚赌被判罚港币;1992年至1996年间,惠东县城建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卢明生与胡伟星在香港合作成立广威发展有限公司,诈骗城建集团2700万元人民币,惠东县纪检委、惠东县检察院立案调查;2002年,胡伟星因在广东南海里水鲜果批发市场蓄意制造混乱,破坏市场正常经营,并伪造印章进行诈骗,佛山市警方于8月13日,对胡伟星实施刑事拘留。经检察机关批准,9月21日,警方依法对胡伟星执行逮捕。
    
    上述事实,可谓为证其罪而煞费苦心。诈骗2700万元为何不查?批准逮捕为何不判?实际上,所谓胡伟星的劣迹均属编造,比如,最为严重的2002年被警方执行逮捕后,经广东省检察院审查后胡伟星被无罪释放,为何断章取义?真是欲想打到,先要搞臭。
    
    六、追究个人犯罪为何不顾员工生存及公司经营的连续性,人为葬送公司的合法经营成果?打黑是打击犯罪还是打击经济?
    
    公安机关对富星公司上至董事长、总经理,下至普通业务员、刚入职三天的保安立案侦查并实施拘留,搬走了公司全部经营资料和电脑,查封了公司办公场所,致使公司资金链条断裂,公司经营停滞,迅速引爆了与公司相关联的经济纠纷,富星公司经营多年的利民产业即将瞬间崩溃。因无人经营管理,没有了资金来源团,富星大厦的所有业户如大润发等数十家公司将无法正常使用公司楼宇,银行贷款将无法偿还,系列违约、终止合同、无法避免的损失将瞬间发生,对胡伟星的打黑运动将带来惠东县的经济滑坡。应当看到,胡伟星的资金来源合法、经营机构合法、经营业务合法,凭什么对富星公司实施经济绝杀,究竟是打击犯罪还是打击经济?
    
    七、打黑是专项行动,不是政治运动,政治运动多脱离法律,而专项行动需要依法办案。无论胡伟星最终是否构成犯罪,本案一开始即表现了程序上的严重违法,是否个别人在借机迫害胡伟星?羁押场所和方式的违法是否在掩盖审讯中的违法取证?胡伟星对会见律师的陈述,证实了案件侦查中残酷的刑讯逼供的真实存在。
    
    胡伟星案发后,律师对胡伟星提供法律咨询和帮助。
    
    律师于2012年6月28日到惠州市公安局,递交了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所函,并提交了会见胡伟星的书面申请。经数次催询,7月13日,惠州市公安局电话准许律师会见。尽管公安局未能在48小时以内安排,律师还是于7月14日立即赶赴惠城区看守所,在惠州市公安局办案民警的监督下会见了胡伟星。
    
    会见时询问的内容十分有限,因为公安局办案负责人员反复向监督民警交代,一涉及案情,立即终止会见。在事先审查律师拟定的会见提纲并要求保证只按会见提纲询问、胡伟星只能回答是与不是的前提下,会见得以进行。交流虽不充分,但却足以展示案件之程序违法、审讯手段残酷、认定事实之虚构、胡伟星之无辜:
    
    1、胡伟星被拘留后没有被放置在看守所,而是三易关押地点。审讯地点没有任何技术监控措施,使刑讯逼供成为可能并得以恣意实施。
    
    根据2012年6月28日才送交胡伟星亲属的《拘留通知书》显示,6月21日,未采取抓捕行动时,公安机关已经于2012年6月22日6时将胡伟星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惠城区看守所。
    
    实际上,据胡伟星会见时陈述,拘留后三次更换关押场所审讯,2012年7月1日才被关押到惠城区看守所。
    
    惠州市公安局诉讼文书公然作假,目的在于掩盖其事实刑讯逼供的过程。羁押场所的违法,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 》第二条“看守所是羁押依法被逮捕、刑事拘留的人犯的机关”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四十五条“对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立即送看守所羁押。”
    
    在为保障执法行为的合法性,各地正大力加强审讯技术监管制度,配置审讯时的全程监控,而惠州市公安局竟然故意规避监督,不按规定羁押犯罪嫌疑人,既严重违反了法律法规,又制造了刑讯逼供等违法审讯的环境。程序违法的结果将导致实体违法,在这一过程中的审讯笔录将因程序违法而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他地披露的雷同的违法审讯手段造成冤假错案的案例,本案应当借鉴。不否定违反法定程序实现的结果,程序违法将无法避免,冤假错案将无法杜绝,本案亦是如此。
    
    2、在办案警官的监督下,胡伟星坦言冒着再次被毒打的危险,向律师披露了本案发生的刑讯逼供,令人毛骨悚然。
    
    我们注意到,惠州市公安局对社会发布胡伟星案案情时称,对胡伟星团伙的犯罪已经“初步查实”。所谓初步查实,应当包括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等。
    
    的确如此,胡伟星的确已经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但是,胡伟星悲愤而又无奈地抗议:这全部都是“我被打到乱讲”,我绝对没有指控的这些犯罪。刑讯逼供的手段多种,有打、吊、往地上撞头、往后别胳膊,吃饭喝水不及时等,经常昏迷后给喝药水喝醒再继续打。
    
    虽然没有详细讲述刑讯的细节,但这些足以让一个血肉之躯屈服,所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被逼供的事实,还有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控诉可以证实。
    
    刑讯逼供是一个长期以来难以根除的痼疾,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被逼供后受害人无法举证,致使无论真假只要签字画押就成了无法推翻的铁证。如此铁证一旦形成,冤假错案就铸成了难以改写的历史。虽然这是法制史上不可逾越的阶段,但是,没有对刑讯逼供个案的严厉查处,刑讯逼供永远不会退出舞台,悲惨的、丑恶的历史将永远不会改写,法制文明将永远不会实现。
    
    八、新闻媒体失实地报道与案件相关的事实,是否存在个别人以媒体宣传左右办案方向,绑架中央和地方安排的打黑行动?
    
    虽然新闻言论自由,但是,新闻报道必须首先尊重人权,尊重基本事实,否则,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案件发生的第二天起,南方都市报就发表了连续报道,称胡伟星是“黑帮老大”、“果霸”、“ 用强抢、招黑保安、威吓等手段强占市场非法经营”, “涉黑团伙在惠州涉嫌绑架勒索、故意伤害、纵火、走私、开设赌场、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活动”, “诈骗美国先锋国际有限公司、先锋市场服务公司及澳大利亚三家水果公司总值2800万元人民币货款”,“恶人先告状”,“偷鸡不成蚀把米”等,无事历史事实,对胡伟星的行为给予了不当定性,已经造成社会普遍认为胡伟星肯定组织领导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胡伟星在商界、日常生活中劣迹斑斑的效果。
    
    既然是公安机关的通稿报道,为什么报道的犯罪实施前后相差巨大?既然是需要如此警力抓捕的涉黑组织,为什么没有一把刀、一把枪?为什么没有与其关联的恶性暴力犯罪,却声称胡伟星背负三起命案?假设经进一步调查事实与此不符,是否会严重破坏打黑形象,是否会使司法机关的自我纠错难上加难?如何减少已至避免舆论绑架司法的丑恶现象?
    
    九、外国公民在华的人权如何保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98修正) 》[19980514]规定:
    
      第三百二十条 办理外国人犯罪案件,应当严格依照我国法律、法规、规章,以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并在对等互惠原则的基础上,严格履行我国所承担的国际条约义务。当国内法或者规定同我国所承担的国际条约义务发生冲突时,应当适用国际条约的有关规定,但我国声明保留的条款除外。
    
    第三百三十条 发生重大的或者可能引起外交交涉的外国人犯罪案件的,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将案件办理情况报告公安部。公安部商外交部后,应当单独或者会同外交部联名将案件进展情况等及时通知我国驻外使馆、领事馆。
    
    第三百三十一条 需要对外国人采取拘留、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的,应当经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后,将有关案情、处理情况等于采取强制措施的四十八小时以内报告公安部,同时通报同级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第三百三十二条 对外国人依法作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决定或者执行拘留、逮捕后,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应当在规定的期限内,将外国人的姓名、性别、入境时间、护照或者证件号码、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及有关情况,涉嫌犯罪的主要事实,已采取的强制措施及其法律依据,通知该外国人所属国家的驻华使馆、领事馆,同时报告公安部。
    
    广东政府对胡伟星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是否实事求是地向公安部汇报案情,是否向美国驻华使领馆发布了通知,这既是一个执法监督程序,又是涉外人权保障机制。本涉外案件是否履行了规范的对上报告和对外通报程序,尚不清楚。但无论如何,打黑既要依法,也要遵守国际公约。如此执法,必然严重挫伤当事人的爱国热情。一旦被海外别有用心的敌对舆论曝光,不仅会影响到广东在海外投资者心目的形象,更为严重的是将抹黑中国国际形象,甚至引发外交争端。
    
    十、本案事实真相及建议
    
    1、胡伟星其人
    
    胡伟星系美国公民,同时又是爱国侨领,现担任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促进中国统一联合会(以下简称“促统会”)执行主席。在洛杉矶侨界具有较大影响力,经常在侨界为反“台独”事业出力发声,在洛杉矶传统侨社的政治立场转向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主导了洛杉矶中国城首次升起五星红旗(放弃青天白日旗)的活动;在当地华人华侨中引起积极反响,在李登辉访美期间,他们不顾台湾驻当地机构的威胁利诱,组织华人华侨群众举行集会抗议,让美国公众听到华人华侨反对“台独”的呼声;祖籍国的统一大业做了大量的工作;曾经共同主办了“全球华侨华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2009 洛杉矶)” ;胡伟星在中国内地热衷于公益慈善活动,已捐助并早已到位的资金就近3000万元,在广东省若干地区享有赞誉,在国外也拥有相当的影响,曾多次受到中国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相关部委等也给与了高度肯定。
    
    2、胡伟星案件虚假的可能性分析
    
    胡伟星自2002年开始,将其多年在美国经营水果的经验和营销渠道带回国内,考察并投资了佛山市里水鲜果批发市场,该市场迅速发展成为广东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
    
    胡伟星与林强等人关于水果市场的股权之争,始终围绕对林强以公安部退位官员的身份、不出资金、伪造公章而获得股权及法定代表人的职务的抗争。胡伟星因里水公司的股权(以叶丽芳名义投资)被侵权,自2003年起即开始与单同庆(香港永久性居民)、邱伟平(佛山市南海县人)、万利投资有限公司(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代表人林强,广东人,原公安部副局长)、富亿船务有限公司(香港公司)就股权侵权事宜进行诉讼,期间,案由、管辖权争议、侵权人要求境外管辖等问题经起诉、上诉、再审,时间长达近十年时间,直至2012年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四终字第36号《民事裁定书》作出裁定:(一)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粤高法民四初字第7号《民事裁定书》;(二)本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本案这一裁定的结果是,胡伟星胜诉,里水公司的股权侵权争议案将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股权侵权案件即将进入实体审理。
    
    这一长达10年之久的诉讼与他人的利益形成了激烈对抗,期间,因相同当事人之间的利益之争,胡伟星被诬陷,曾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罪名被批捕,11个月的牢狱生涯后,经省检察院查证无罪释放。
    
    此外,胡伟星因收购当地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权、房地产销售等原因与其兄胡伟明等人多次对簿公堂。
    
    民事权利义务的争议及对市场机会带来的长期利益的矛盾,使得胡伟星与多人交恶。
    
    可见,胡伟星被商业竞争对手诬告陷害,被公安机关错打的可能性很大,且已有先例。
    
    3、胡伟星案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涉黑条件
    
    《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按照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罪论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一般应具备以下特征:
    
      (一)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数较多,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
    
      (二)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三)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
    
      (四)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范围内,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大肆进行敲诈勒索、欺行霸市、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胡伟星一案,既无组织结构,更无人员分工,没有以犯罪所得获得的经济利益,没有也未受到国家工作人员的保护,更无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大肆进行敲诈勒索、欺行霸市、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行为,根本谈不上犯罪,更何况涉黑。
    
    由此我们有理由认为,本案极有可能是上述相关人员与胡伟星因经济利益之争并利用司法腐败炮制的冤假错案,广东省委的打黑举措被个别人恶意扭曲并被滥用为徇私的尚方宝剑,本案有可能正在重蹈已经在国内发生过的“黑打”之覆辙,因错误的打击,“两建”之信用体系建设将被进一步破坏。
    
    4、我们的建议
    
    基于上述与案件相关的客观事实,基于胡伟星的基本权利,基于我国法治化进程的客观状况,我们建议:
    
    (1)鉴于本案冤情甚重,请监督办案机关立即对胡伟星变更强制措施;
    
    (2)紧急组织调查组,调查本案是否存在程序违法及刑讯逼供现象,纠正违法行为导致的结果;
    
    (3)对出现冤假错案的环境进行普遍性调查,针对问题制定文明执法的可行性制度,保障中国法制化进程的健康发展。
    
    特此报告,请领导百忙之中予以关注!
    
     美籍华人
    
    胡伟星之女 胡倍甄
    
     二〇一二年七月十七日
    
5、附录:律师在看守所见到胡炜升时的笔录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胡炜升被黑打案:证据、控告书、夏老给汪洋的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2/8/02) (博讯 boxun.com)
10213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黑打”:林强到处说汪洋亲自指挥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广东“黑打”:公安要抢银行存款
·美籍华人胡炜升以美国护照入境中国 警察:“打死美国人”
·美籍华人胡炜升案:港商到广东送材料人被抓 (图)
·侨领胡炜升也是访民 曾将上访材料交给贾庆林 (图)
·胡炜升涉黑案:广东真的沿用重庆“黑打”了 (图)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失踪” 美国国务院袖手旁观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酷刑,汪洋为入常效仿重庆“黑打”? (图)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广东“黑打”:水鲜果市场被林强侵吞情况 (图)
·抓捕“国际黑帮老大”胡炜升:广东“黑打”超越了重庆
·官媒报道:“黑帮老大”胡炜升给家乡捐几千万
·广东抓捕“国际黑帮老大”胡炜升 疑是大冤案 (图)
·“美籍华人胡炜升被‘失踪’美国国务院袖手旁观”的司法问题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