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 7月8日,江苏灌云刚安装好的监控护地村民的网线遭到天打雷劈,多处断线,当地百姓拍手称快,感谢老天爷可怜老百姓,百年灌云千年魔,作恶多端,人神共愤,遭天打雷劈。
    正当人们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时,最近,乡村地方官员派人将监控线路重新修理好,并扬言要抓捕三个村民,传罪名和材料均已捏造好。真是百年灌云千年魔,天打雷劈不思过。
    修理遭到雷击后监控线路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下面照片揭示百年灌云歌舞升平一片太平盛世模样: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为了霸占农民土地,当局费尽千方百计,当地人民有这样的描绘:
    长夜难眠黑夜天,百年魔怪舞翩跹,扔民武艺未玩完,一场凶妓抢地搏,拆房钺揍油余钱,死人销毁更空前。
    这首毛泽东式的的新浣溪沙是对江苏灌云强拆农户的真实写照:
    在漫漫的长夜中,村民被断水断电,彻夜难眠,蓄谋已久的官匪象妖魔一样横行霸道,把村民从家中强行抬出来,手段还没有使完,雇佣凶悍的流氓妓女又抢劫百姓宅基地,在拆迁过程中官员捞足钱财,榨尽百姓油水,暴力强拆打死人后再焚尸灭迹更加空前绝后。
    雇佣流氓殴打村民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雇佣残疾人攻击村民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流氓、乡村干部、警察团结如一家,试看天下谁能敌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雇佣的部分残疾车辆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警察不忠诚法律忠诚黑官员,袖手旁观村民被殴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政府 黑拆队恶贯满盈 天良丧尽
    江苏灌云拆迁官员,于2011年4月中旬到5月中旬发动空前绝后的“黑夜暴拆月”行动,采用烧杀抢的暴力手段,没日没夜,殴打村民,强逼签字,当地黑官员付启成、邹平其堪称当代黄世仁,政府官员组织上百流氓地痞在夜间强入民宅,村民家门前屋后,屋里屋外,站满黑社会成员,它们侮辱妇女(不让妇女大小便,逼村妇在它们面解手),和北京拆迁妇女受辱遭遇 如出一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灌云宣传的文明拆迁图片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被抬老人奋力挣扎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黑拆人员殴打老人,打砸车辆,如果拆迁户青年人出手反抗就将之打倒,他们用强光灯照射反抗的拆迁农民,并同时对其进行摄像,便于打倒之后污蔑拆迁户先动手打人。当地农民陷入比杨白劳更加悲惨的境地。拆迁黑官员手段卑鄙无耻,心狠毒辣,骇人听闻。
    
    在黑拆岁月里,村民陶某夫妻不敢住在家里,跑到宾馆里住宿,第二天早上回家,黑拆官员付启成故意找茬:你他妈昨天骂我,打你个逼养的,于是一群人上去将陶某打得鼻青眼肿,陶被逼在拆迁合同上签字。
    村民徐加涛和正在读书的孩子,住在自家楼顶,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遭到付启成、邹平其之流使用烟火爆弹不断攻击。把睡梦中的孩子吓得神经错乱,哭爹叫娘,可怜的孩子哪知道自己的爹李培来被关黑监狱也遭受同样的非人折磨,不签字就判刑。至今孩子有时睡梦中还兢兢战战,哭喊妈妈。徐加涛几次想喝毒了断此生,被邻居多次劝阻:你孩子还小,你走了,孩子在这个世界上不更受罪吗?。
    村民陆增罗夫妇被黑拆队围攻,吓得躲在屋内,几天不敢出来,几顿没有吃饭,陆增罗母亲从窗口递一碗饭,被黑拆队员孙某当场摔在狗盆里。几十分钟后,黑拆队打洞强入农宅,二十分钟左右,陆增罗便被打死,后遭焚尸灭迹,妻子陶氏被强送该县仁济强行灌药,神志不清,连丈夫被火化都不清楚。陆增罗死亡协议她没有签字。
    八旬高龄的拆迁户陆继先在深夜被侍庄乡组委邹平其等5人群殴,头部骨折,家中几百米房屋被黑拆队夜里强拆,状告多年,地方官员骗上欺下,互相推诿,无人理睬。
    
    早年丧妻的村民陆增东,因为补偿不合理,拒不签字,黑拆队在夜晚追打陆增东家几个没妈的孩子,孩子撕心裂肺地哭喊“妈妈”,那催人泪下的惨叫声在漆黑的夜空中回荡,
    世上只有妈妈好
    没妈的孩子象根草
    ……
    当年,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中主人公小强的悲情在江苏灌云上演了。
    陆增东看着自己的孩子东一个西一个被人追打,听到孩子的惨叫,深感身为人父,无法保护孩子的安全的耻辱,受不了这灭绝人性的折磨。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走下楼,再次签下了空白协议。
    
    当时,有个村民忍不住大骂:日你妈比个付启成,你这些狗日一定会断子绝孙!
    维权路上路漫漫
    由于地方黑官员经过精心策划,留下的罪证比较少,有的村民手中握有地方官员犯罪证据,苦于地方官员淫威,不敢公开,怕遭灭门之灾。
    2011年5月14日,江苏教育电视台一位女记者采访陆增罗三哥陆增礼,希望他能讲出真相,或许能帮助他们昭雪,陆增礼刚开口,其弟弟陆增义吓得浑身发抖,哀求道:不能说哦,再说我们一大家都晦气了(遭到黑官员灭门)。女记者当时气愤地说:你家冤死也不屈。不了解的人当时听到这句话也感到非常愤怒,后来,人们了解真相,才理解他们当时的遭遇。难怪他们害怕,因为此前陆增罗四哥陆增龙被打重伤,至今口不能言。地方政府官员为非作歹,气焰嚣张,无人能管,也没有人管。如果他家公开全部真相:就让其全部死光,死无对证。这些从陆增罗死亡赔偿协议中可见一斑:当局没日没夜的折磨陆增罗家人,软硬兼施、坑蒙拐骗。夜里三点还在找“谈话”!这些连畜生都不如黑官员能有什么人性呢??
    
    拆迁官员涉嫌造假手续卖地:冒充拆迁户领拆迁款 监控拆迁户通讯
    不久前,传灌云一位重量级官员大发淫威:强令公务员冒充拆迁户家人领走农民“拆迁款”,“完善”拆迁手续。
    最近,地方官员雇佣流氓、妓女、残疾人强行在未拆完的地块强行圈地,当地农民方才看出事情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
    据村民介绍,每次灌云当局掀起对陆庄村狂拆高潮时,许多拆迁户手机通讯不正常:有的突然听不清楚对方讲话,有的出现回声,有时间没有电话短信,手机出现莫名的振动感,有时手机放在电脑前,电脑屏幕出现图像扭曲等异常现象。
    村民判断,大家通讯系统被地方非法监控,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在电话里谈重要事情,有时用暗语说反话故意让政府监控。
    乱党乱纪 无法无天 诽谤法轮功 污蔑拆迁户
    据村民介绍:
    2010年3月,江苏灌云发起第三轮暴力强拆征地运动,副总指挥耿良成,亲自上马,到陆庄村散布谣言,今天说张家已经签字了,明天讲李家工作已经做好,后天说明天就开始强拆抓人。
    作为纪委常委副书记的耿良成在拆迁动员大会上说:“我不相信陆庄(村民)比法轮功还毒怪,他们中毒啦?”,在他们眼中,法轮功是“毒”,陆庄村民比法轮功还“毒”。
    群魔出怪招:刁官培养刁民
    地方黑官员坏事做绝,当地百姓上访不断,为了阻碍上访大军,他们在上访村民中寻找线人,以便及时处置。
    地方官员给线人按照信息重要性依级别发放信息费,根据调查到数据,目前知道最多信息费是三万。同时,地方官雇佣当地人做监视员,有风吹草动,立即报告,并按时发放计件报酬。
    不过,也有发生例外的事情,由于地方官贪污“信息费”,线人出现反攻现象。
    地方官雇佣的线人往往是墙头草,那边有好处就往那边跑。
    有一次,一个线人陆魔也去阻碍施工,并拿出营养液当毒药吓阻拆迁人员。并从中得到好处。事后还到处扬言,我拿蜂王浆当毒药,哈哈。
    2010年9月2日,当地天气晴好,侍庄乡政府副书记(前任)刘先仙带领大批人马强占村民蔬菜大棚地,村妇王琴拒不合作,被黑官员殴打侮辱,她拿出毒药说:你们要再打我,我就不过了(编者注:“不过”是地方方言,不活的意思),拆迁小分队一起高喊:你喝啊。有种你喝啊,你们陆庄人喝的都是假药。
    不堪羞辱的王琴仰头喝下一瓶农药,不久口吐白沫,一个队员在她裆部踢了一脚:你他妈装死。王琴很快两眼发直,腿脚一伸,含恨结束年仅46岁的生命。此时一个流氓站在旁边说:呵呵,还你奶比真喝毒药啦?
    王琴死亡后,地方政府采取第一措施是:立即以救人名义,抢走尸体。
    王琴死亡噩耗传出后,举村含悲,天地动容。
    本来是万里晴空,不久是黑云压城,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当地人说:这是老天爷在怒吼,老天爷在为之哭泣。
    王琴死亡事件通过博讯等媒体曝光后,即将卸任的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签发了在任最后一个为民做实事的文件,查处陆庄村民死亡案责任人,这才出现刘先仙等人被不痛不痒的记过处分,陆庄暴力强拆暂时落下帷幕。
    5.13陆增罗死亡案同样和线人有关,地方村干部谎报军情,说陆增罗如何坏,导致拆迁队对陆增罗痛下杀手。
    陆增罗被打死后被焚尸灭迹事件,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地方政府几乎动用全县社会资源,为掩盖真相,缩小负面影响,浪费大量社会财富,投入成千上万人次进行“维稳”,但是正是这些成千上万的维稳大军将内部真实信息向国内外传播。
    刁官培养刁民,搬起石头砸天 最后也砸自己。
    百年灌云,上演丑恶事件还在继续,黑拆官员不但没有受到处理,有的还继续受到重用。
    在去年暴力强拆月行动开始前夕,一位领导干部曾经打电话给拆迁县长吴洋,提醒他不要搞出事,吴说:没有问题。意思是部署非常周密:黑拆行动期间,为遮人耳目,深夜12点还启用宣传车停放在强拆现场附近公路上,用高音喇叭宣传它们“阳光拆迁政策”,防止打砸暴行被路人发现。
    共产党员发呼喊 谁是黑拆官员保护伞
    5.13恶性“暴力强拆焚尸灭迹“案发后至今,没有任何涉案官员得到实质性处理:
    吴洋,灌云拆迁县长,2012年3月在该县鲁河乡当选县人大代表。职务没有变化。
    李祥,灌云县侍庄乡党委书记,后任县统战部部长,现在连云港市区一开发区上班。
    刘先仙,灌云县侍庄乡原党委副书记,现任灌云县招商局副局长。
    付启成,灌云县侍庄乡原党委副书记,现在不上班,公开包养情妇,保持原有经济待遇,每月工资近4000元。
    对付启成处理曾经一度引起地方官员的嫉妒,不干事情拿工资,天下哪有这等好事情?
    邹平其,侍庄乡组委,职务未变。
    ……
    还有涉案的陆庄村干部等仍得到重用
    7月21日,陆庄村36名共产党员再次向江苏省委递交联名信。要求彻底查办灌云暴力强拆官员。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灌云暴力强拆过程中出现许多践踏人权事件是举不胜举:
    拆迁户被夺选举权,三个代表代表三个。
    千元强买农民宅基地,六万五高价再卖农民 。
    逼迫农民签订空白协议,
    逼签合同现李庄藏头诗。
    四村民法院状告乡政府,
    县法院为大局服务不受理
    三村民拦截院长车辆为给裁定书。
    一村民遭保安殴打还被传唤,
    依法上访反遭拘留。
    八字衙门状告无门,
    村民欲仿乌坎:。
    共产党员,联名退党,
    当地村民哭喊汪洋。
    县政府门前跪倒国旗一片,
    北京天安门前现多起自杀。
    
    冤民哭声震天:
    胡锦涛啊党中央
    您可知道
    灌云陆庄人民遭了殃??
    
    灌云帝国,何人能治??
    吴邦国啊无邦国?
    您能不能治治灌云大帝国
    
    温家宝呀温家宝
    您在哪里怎么找?
    
    习近平呀习近平
    期待您能真的为人民!
    
    今年来盼来年好,
    来年还穿破棉袄。
    ……
    还我人权 还我家园
    人民在呐喊!
    群魔再压城 新浣溪沙不会成绝版
    
    截止发稿时,陆庄村民再次来电:地方官员又开始准备强抢农民宅基地,向现场运送沙石,强行圈地,又一场血腥厮杀可能即将开始。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百年灌云群魔再压城 书写新版浣溪沙


    江苏灌云,群魔再压城,新浣溪沙版本还会不断更新,人们将拭目以待。
    
    (记者小兰编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6419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灌云暴力强征人神共愤 雷电轰击监控 (图)
·百年灌云丑剧百出 现李庄藏头诗翻版 千元抢宅基 (图)
·江苏教育电视台“采访”灌云陆庄 疑官方直接参与镇压农民
·江苏灌云县:警察、黑社会、泼妇、残疾恶人合伙强占土地 (图)
·江苏灌云官匪上演双簧 镇压护地农民致三人伤 (图)
·江苏灌云农民保家护地进行中 (图)
·江苏灌云县:五毒俱全人员夜袭大陆庄向“十八大”献礼 (图)
·江苏灌云再掀黑夜强征暴拆 村民黑夜轮流值班 (图)
·江苏灌云县城发生汽车爆炸 主人为某局长大人 (图)
·喜讯:江苏灌云县陆庄村民即将沉冤得雪
·江苏灌云5.13焚身灭迹案真相调查报告 (图)
·网民调查团发布江苏灌云暴力强拆调查预告
·江苏灌云暴力强拆焚尸灭迹案 网民调查团齐聚南京
·四月的哀思:天堂没有强拆/纪念江苏灌云“黑夜暴力强拆月行动”一周年 (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圈地,毁坏青苗和树木 (图)
·传江苏灌云践踏人权 拆迁官员摆平薄熙来的武警政治部 (图)
·江苏灌云严重践踏人权 呼吁社会紧急关注 (图)
·江苏灌云县公安局包庇犯罪民警
·江苏灌云县再次动用“学习班”折磨访民 (图)
·江苏灌云县:政府该不该依法 百姓要不要生活 (图)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江苏灌云再掀黑夜强征暴拆行动 村民黑夜轮流值班 (图)
·江苏省灌云县伊山镇暗无天日/周开前
·令人惊心动魂的“学习班”/灌云县陆庆梅 (图)
·江苏灌云县:招干18年,苦干18年,为人搞保障,自己没保障
·江苏灌云:屁大点事情都不愿解决/孙洋、任华
·灌云副县长称打砸强拆手段是文明(闻名)的 (图)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4)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3)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2)/陆庆周
·对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的控告 (图)
·江苏灌云拆迁部队强拆抬人 指挥官员凶神恶煞镜头首次曝光
·江苏省灌云县:共产党员向李洪志求救 (图)
·江苏灌云:一个老百姓的漫漫上访路 (图)
·关于江苏灌云县下车乡原党委书记李祥克扣贪污的举报 (图)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江苏省灌云县的大局究竟是什么? (图)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