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少年为赚快钱忍痛参与“工伤”骗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4日 转载)
    
    来源:新民晚报
     (博讯 boxun.com)

    17岁的少年,稚气未脱的面孔,瘦小的身躯装在看守所桔红色的马甲里,空空荡荡的。谁会料到,陈熙、杨骏这两个“小鬼”在一场骗局中担任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骗局是这样的:“负责人”找来“小鬼”,让“小鬼”到工地或工厂上班,事先或试工第二天把“小鬼”弄伤,再让他们去上班,假装是干活时受伤的,讹老板一笔钱。这纯粹是一出“苦肉计”。是什么原因让两个“小鬼”甘愿受伤充当讹诈道具呢?近日,记者在闵行看守所采访了陈熙、杨骏。

试工次日必然“受伤”
    
    骗局“负责人”是“猛哥”和“冬冬”,帮凶是王涛,“猛哥”经人介绍认识了“小鬼”陈熙和杨骏等人。
    
    4月26日,“猛哥”等人在浦东新区唐镇一建筑工地帮“小鬼”陈熙找好活儿。4月27日,王涛带了陈熙到工地试工,干了一天后回去。4月28日一大早,专门负责“开伤”,也就是把人弄伤的“老爹”把陈熙的左小臂敲成骨折后,让王涛和陈熙去上班。上班时陈熙趁人不注意,假装干活时被重物砸到,说左手臂骨折了。老板送他到医院,“亲戚”“猛哥”闻讯赶来。医院检查后诊断为骨折,老板叫陈熙住院,陈熙不肯,“猛哥”出面索赔,开口要2.8万元,最后老板赔了他们2.7万元。
    
    这钱果然来得快。5月14日,这伙人如法炮制。这次,王涛和“冬冬”在虬江路码头附近找到“冤大头”——一家机械加工厂。第二天,陈熙带杨骏去试工,干了半天,杨骏就说脚趾在干活时被东西砸伤了。其实,杨骏的左脚大脚趾是前几天由“老爹”砸成骨折的。此时,杨骏的“亲戚”登场了,向这家加工厂讹诈了5000元。
    
    5月22日,王涛到汶水路一家不锈钢厂帮陈熙、杨骏联系工作。试工后的第二天,杨骏故伎重演,假装干活时受伤,但被老板看出破绽。老板报警后,警察来了,最后老板赔了600元钱了事。
    
    5月26日上午,陈熙和杨骏根据“冬冬”的指令,到闵行区银都路一家塑钢门窗店应聘做学徒工。干了半天,杨骏就嚷嚷左脚大脚趾被塑钢门窗砸伤了。老板陪杨骏到闵行一家医院看病。医生说是骨折,陈熙和杨骏打电话给“冬冬”:“已经在医院了。”这简直就是一句暗语,“亲戚”们闻到钞票的气息,立马赶到,不料医生说这伤不是新伤,并提醒老板报警。老板报警后,“亲戚”作鸟兽散,扔下脚上有伤的杨骏一人。
    
    5月27日警方立案侦查,将“猛哥”“冬冬”、王涛、“老爹”及两名“小鬼”抓获。

苦头吃足分赃不多
    
    负责“开伤”的“老爹”用大铁锤砸“小鬼”的手臂、脚趾,而且要砸成线性骨折,要看上去真的像被很重的门窗或铁制物件砸伤。陈熙手臂上的伤,他砸了3次;杨骏的脚趾被砸过头,破皮了。
    
    被“开伤”的“小鬼”为什么心甘情愿吃这份苦呢?陈熙和杨骏的回答是一致的:为了钱,这样做,来钱快,来钱多。陈熙曾在工地和饭店打过工,他说“太苦太累”。今年3月,杨骏来上海打工,在松江一家工厂做了没两个月就不做了,理由也是“太苦”。
    
    但事实上,“苦肉计”里吃苦最多的“小鬼”并没有分到多少钱。按照这伙人定的“协议”,不管骗到多少,“开伤”的“老爹”每次“开伤”收1000元;冒充亲戚去算账的拿20%,一起去干活的分15%,受伤的“小鬼”也只拿20%,剩下的全部归“老大”。
    
    第一次敲诈来的2.7万元,陈熙只拿到3000元。第二次5000元中,杨骏只分到600元,而到手的钱基本都被他们花在了网吧里。采访时,陈熙、杨骏两人身上的伤没有痊愈,“老大”根本没给他俩好好看过病。陈熙手还有些浮肿,杨骏的脚趾不能弯曲。
    
    “你父母知道你干的事吗?”当记者这样问杨骏时,他说,父亲在大连打工,母亲在山西打工,没人管他。陈熙的回答是,很长时间没和家里联系了。“每次通电话,他们都向我要钱。”陈熙气鼓鼓的。他说母亲生病了,家里就一直管他要钱。“你吃了那么多苦头,现在进了看守所,你父母知道了会怎么想?”记者问道。陈熙的眼眶红了,把头深深埋进桔黄色的看守所马甲里,不愿回答。
    
    近日,落网的6名团伙成员被闵行检察院批准逮捕。
    
    (陈熙、杨骏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新民晚报 (博讯 boxun.com)
321919719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男子受工伤后被老板驾车丢在2000公里外 (图)
·报告称工伤保险先行支付缺乏实施细则
·国家队:坠亡因其私练高难度 无编制不能算工伤 (图)
·山西吕梁李三虎工伤未获赔偿而上访 (图)
·环卫劳模在岗突发脑溢血无钱治疗 单位:没死不能算工伤 (图)
·山西吕梁李三虎:工伤无法获得赔偿 (图)
·云南工伤保险新条例实施:单位食堂中毒算工伤
·哈尔滨环卫临时工纳入工伤保险
·打工妹第六指赶工受伤 工厂称多余指头不算工伤 (图)
·环卫工遇车祸定为工伤 市政甩包袱称其系临时工
·公务员竞聘后意外摔死 家属以工伤索赔80万元
·工伤遭遇冒名住院 单位骗保屡得逞凸显制度漏洞
·北京规定地铁火车事故伤者可认定工伤
·团伙成员自行敲断胳膊称工伤 要挟工头被判刑
·西安工亡补助提至34万 上下班酒驾车祸不算工伤
·工伤保险不完善,工伤待遇难享受 (图)
·工程师工作时突发脑溢血死亡被认定非工伤 (图)
·维权网报道安徽工伤职工刘佳佳上访后诉求获解决 (图)
·北京非工伤意外伤害理赔项目扩展8倍
·因工伤、房屋而上访/南昌邹发根
·中石化很有钱 但工伤致残者的无助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二次上诉代理词/张志强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审代理词
·请市民政局归还于佃荣工伤认定书/于佃荣 (图)
·毛文超为福州灯泡厂“工伤四个假”挂毛像上访25年 (图)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次开庭通知书(图)
·为单位交党费车祸致残 瘫痪十九年未定工伤
·中国工商银行迫害工伤干部/叶正平
·17岁少女工伤失右臂 未成年人伤残赔偿遭遇困境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青田:给“第四个代表”先生的公开感谢信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请告诉我们该怎么说和做
·劳工维权说明书——如何正确的争取工伤赔偿权益
·男子单位聚会醉酒生命垂危 律师:应算工伤
·农民工伤病应由政府倒置举证并代偿/钟茂初
·工伤职业病救济机制亟须改革
·关于地震中受伤人员的工伤问题/王明
·李振忠:高官过半因工伤致 使前列腺增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