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三门峡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人险自焚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05日 转载)
    
    来源: 中国网 
    
    强拆中
    河南三门峡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人险自焚


    被砸坏的机器
    河南三门峡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人险自焚


    八旬老太躺在病床上
    河南三门峡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人险自焚



木器厂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太险自焚被扔昏迷
    
    事发现场为润发商行,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由于曾用名是三门峡市豫西广琳木器制品厂,目前当地人还称为木器厂。
    
    2012年7月4日,三门峡下起了大雨,记者来到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的三门峡开发区润发商行(以下简称木器厂),昔日热闹非凡、规模宏大的木材加工生产企业如今已是遍地狼藉,拥有7000平方的车间、职工宿舍、食堂以及所有的建筑物全部被推倒碾压,化为一片废墟。
    
    房屋被砸碎,机器被损坏,一些成品家具或者待组装的家具被砸毁在房屋下面,工人们吃饭用的锅碗瓢勺散落在地上,被毁厂区内有三三两两的员工在捡拾和清理着零碎物件,其景象惨不忍睹。
    
    在原来的厂大门外的街道旁,有一个用泥巴做的简易锅台,锅台旁支了一张小木床,这就是厂老板一家目前生活的地方。
    
    老板的孩子今年23岁,他流着眼泪说:“我3岁时父母把他 带到三门峡,三门峡已经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没想到20年后的今天我们全家竟然落到如此下场 。”
    
    据厂老板的的弟弟吴二孩讲,他们是1993年根据当时的湖滨区崖底乡后川村(现三门峡市开发区后川村)招商引资第一家到这里办的木材加工企业,当时签订了15年合同,期间由于纠纷,3年没有给村里交租金,目前合同已经超期,因为企业规模较大,很不容易搬迁,便和村委会商量继续签订合同,村里没答应,同时,老吴希望村里再给找一块地方,重新建厂,还是没得到答应。
    
    这样,后川村在6月9日将木器厂断水断电,随后不久,村里便组织6台装载机和几辆运输车到厂里开始强拆,好端端的厂一下子成了废墟。说着,老吴已泣不成声。
    
    据老吴介绍,推倒建筑物后,10余台大型工程车往返数小时把几乎所有物品装车后运往附近的黄河沟里,价值贵重的机器和有价值的物品几乎被哄抢一空。
    
    据木器厂老板吴新建说,年迈80岁的老娘为阻止强拆,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欲自焚,被儿子劝下。后被强拆的几名男子抬起强行扔在了附近的地上,当场昏死过去,随后被送往三门峡黄河医院救治,目前病情得以稳定。
    
    据了解,老板的家人赵琳当时想打110报警,不料被抢走了手机和背包,当天老板曾两次报警,110民警也赶到了现场,但没有能够制止。

开发区书记:村民强拆是矛盾激化的表现
    
    7月4日上午11时许,在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区委书记张北超称此次事件是由于厂方和后川村矛盾积累的表现。
    
    据张书记介绍,目前木器厂和后川村的合同已经到期,木器厂尚欠后川村一些租金,去年三月份双方就开始算账,但由于数额悬殊太大,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随后后川村就对木器厂采取了停水停电甚至推墙的做法。矛盾在不断积累,村民就采取了强拆的方式,“这是双方矛盾积累的表现”,张书记说。
    
    随后,张北超书记又道出了村民强拆木器厂的另外一个原因。据张书记介绍,目前为整治环境,三门峡市正对辖区内14家沿黄(黄河)企业进行了拆迁,并进行了补偿,村民看到这些沿黄企业得到了不菲的赔偿后,也希望将木器厂拆除,以换取更多的补偿。
    
    据了解,位于木器厂对面的一家国家级高新项目正需要征用木器厂的地,老百姓得知后,更加积极的希望政府能把木器厂的占地征走。
    
    “政府不说这个事,一参搅(过问处理的意思)就成政府行为了”,张书记说。
    
    对于6月21日木器厂被村民强拆一事,张书记说,并不是村委主任和书记带头拆的,而是村书记和村主任被村民推着去拆的。
    
    张书记称,木器厂老板80岁的母亲并没有被装载机扔进沟里,而是后川村书记坐装载机将房顶的老太太接了下来。
    
    同时,张书记称木器厂被强拆时,三门峡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个副主任带领了一些政府人员在现场,但没有制止住。
    
    据了解,在政府人员在场而没有制止住强拆的情况下,政府人员并没有报警求助于公安机关,而是后来木器厂人员拨打了110报警。

派出所:至今没找村书记和村主任调查
    
    据厂老板吴新建介绍,6月21 日,事情发生当天他先后两次拨打了110报警,但随后几天一直不见有动静。
    
    6月25日,吴新建和一名律师前往三门峡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报案,该所案侦一中队一名叫聂磊(音)的民警接待了他并做了记录。随后吴新建再次找聂磊询问案件进展情况,被告知大队长出差了,只有等队长回来才能办理。
    
    7月4日下午,记者和吴新建再次来到三门峡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案侦一中队一穿便装的男子称办案民警聂磊不在,让吴新建第二天再去,当吴新建咨询其聂磊电话时,该男子称他不知道,只有小号,办公室也无法联系。当吴新建告诉他案件很重要希望帮忙联系时,该男子称再重要也得等办案民警回来。
    
    随后,在告知领导办公室后,该男子“咣”的一声将门关上。
    
    随后在马姓副所长办公室,听明来意后,马副所长拿起电话给办案民警聂磊拨打了电话,很巧的是,不到两分钟,聂磊就赶到了马副所长办公室。
    
    据办案民警聂磊介绍,他去了解情况了,吴新建目前欠后村租金,村民不想租给他了,就拆了,希望吴新建去法院解决此事。随后吴新建问其是否找后村村书记和村主任了解情况,聂磊说他没有找这两个人,而是找了村里另外一个领导。
    
    派出所接到报案已经一星期多了,派出所竟然还没有找到主要当事人村书记和村主任了解情况! 7月5日早上,吴新建到派出所问办案民警聂磊为什么不去找村书记和村主任,聂磊称他找不着,而当吴新建为其提供村书记和村主任电话时,聂磊直接说他不要,这让吴新建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律师:暴力拆迁违法
    
    针对吴新建厂房被暴力拆迁一事,河北凌众律师事务所李同建律师认为,吴新建与三门峡市开发区后川村的租赁合同是一个民事法律关系,按照《合同法》的规定租赁到期后吴建新有优先承租权。
    
    李同建律师介绍,如果后川村想收回该土地,首先应该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该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判决吴建新腾清土地。吴建新的房屋属于私有财产,村民或者村委会等任何人没有权利强制拆除吴建新的厂房,强行拆除是一种违法行为。
    
    如果在场的政府工作人员在没有制止住的情况下也没有报警,造成吴建新财产损失,是一种严重的渎职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村民强制拆除吴建新厂房以及哄抢财物的行为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和聚众哄抢罪,派出所对此案件应该立案调查,其推诿、拖延的行为是不作为,严重的还可能构成犯罪。
    
    本文来源:中国网 (博讯 boxun.com)
47191952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丰台石榴庄强拆:数百黑衣打手为党代会献礼? (图)
·北京石榴庄今天强拆了六家
·北京丰台南苑乡石榴庄强拆 数人被打伤
·北京石榴庄明天早将要上演大规模强拆
·上海昨日涉法访民被抓 今日强拆访民涌京城 (图)
·东岭村附近拆迁——看宝鸡市市政府是如何强拆的? (图)
·广州东华村被强拆 政府回应称得到村民配合 (图)
·安徽芜湖镜湖区的朱小红被暴力强拆 (图)
·强拆!南通崇川区濠河边上张亮 有家难回 (图)
·无锡锡山区羊尖镇王建芬被非法强拆 (图)
·视频:柳州鱼峰区报复报道 再次强拆养殖场 (图)
·震撼视频:桂林七星区朝阳乡强拆打死葛建新 (图)
·哈尔滨市长宋希斌威逼下属强拆呼兰农民房
·哈尔滨呼兰区政府:被强拆者,呼天哭地
·济南强拆民房的“雷霆”行动:没穿衣服就被拖出来 (图)
·济南北园大街:防强拆、偷拆,装上警报/视频 (图)
·在京访民连夜急赴河北青龙,声援杨月菊一家抵抗不法强拆
·吁请关注:河北杨月菊房屋正遭暴力强拆中
·福州被强拆难民林旭光等第十一次致信联合国 (图)
·上访及遭遇/上海普陀区被强拆户于义明
·江苏灌云遭暴力强拆圈地的农民致邓质方张海迪等呼吁书 (图)
·山东单县被强拆村民又遭追杀!/赵新元
·悼念仅5月中旬的抗暴强拆的壮烈英灵/王玲
·上海强拆访民朱金娣控诉/视频
·广西南宁强拆使用催泪弹,村民梁展生被严重烧伤(图 (图)
·区政府有权对被强拆户开听证会吗?/浦东吴党英 (图)
·目睹在北京牛街付月华的家被强拆/王玲
·上海被强拆户孙玉兰含冤而死 家人喊冤没人管
·关于山西朔州政府“强拆”致多人伤亡的举报信
·政府还是黑社会?徐州丰县赵庄镇政府强拆打人
·武汉硚口区被强拆户汤素芳申诉信 (图)
·2月8日参加多伦多流亡藏人全球祈福,2月7日联合车站抗强拆升级! (图)
·北京门头沟强拆后续,强拆完了没人管/刘焕永 (图)
·张向阳多伦多领事馆抗议中共,抗强拆升级! (图)
·抗强拆升级!张向阳在加拿大揭露中共对藏人犯下的罪行1-27 (图)
·抗强拆升级!张向阳在加拿大揭露中共对藏人犯下的罪行 (图)
·张向阳抗议强拆,加拿大多伦多揭露共匪反人类罪行 (图)
·无锡市被强拆户任菊秀​的血泪控诉/任菊秀 (图)
·大庆强拆强拆死人:官方说法颠倒黑白
·夜谈强拆/张振新
·刘逸明: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共暴政之“强拆居民住房”/张艳
·违法强拆及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猖狂/丁慧莉 (图)
· 誓当“钉子户”,挑战强拆 (图)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市长到回乡抗强拆报仇直击军内不和谐真相
·强拆官员像体制内“英雄” /杨涛
·广西柳州毫无人性强拆,家毁人亡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京城强拆 谁来过问
·强拆事件频发 背后现“土地财政”利益链条
·面对强拆,谁又能成为幸免者
·新京社论:以“连续作为”应对“连续强拆”
·政府与民为善,强拆可以避免
·上海最牛的强拆:真实的国家形象/黎元
·二木:强拆出的空中楼阁体现吃人逻辑
·警惕“政府一申请,法院就强拆”(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