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柳州柳南区违法征地2万亩 公安局长闯入民宅殴打维权村民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柳州柳南区违法征地2万亩 公安局长闯入民宅殴打维权村民


    2010年12月4日13时许,广西柳州市公安局柳南分局局长毛靖波和柳州柳南区太阳村镇政法办副书记秦庆堂带领30多个穿统一制服的人非法闯入该镇老房村宅实施暴力殴打村民,并且对他们实施非法拘禁,致使老房村老房屯村民李芳华一家五口致残致伤。
    当下的执法者,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权施暴,草菅人命,令人发指。
    李芳华,男,1977年05月31日生,所住地: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老房村百饭路马道屯10号,身份证号:450211197705311913,电话:13788726440
    据悉,受害人李芳华等人因为政府违法征地,进京上访回来后遭到暴打的。
    据称,受害人李芳华所在的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老房村、百饭村、新房村等十几个自然村,约两万亩的土地,被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政府违法征收作为商业工业园开发用,因政府未能出示相关批文,村民们多次向柳南区及柳州市政府有关部门反映,要求政府出示相关征地批文,但均未奏效。不得已,村民李芳华等5人代表全体村民,于2010年11月24日到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随后,国务院信访局复函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要求妥善处理。
    就在进京上访途中,柳州市柳南区还在组织几十个武装人员携带警棍及警犬,强行毁坏村民的农作物和耕地。
    但是,厄运来了!正当该村村民热切盼望着国务院信访部门的复函,希望柳南区政府违法征地的事能得到自治区政府公平公正处理之时,村民还没有得到任何有关部门的答复,柳南区政府却于2010年12月4日13时许,由柳州市公安局柳南分局局长毛靖波和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政法办副书记秦庆堂,带领约30多个穿统一制服的打手,强闯进上访人员李芳华家中,用布蒙住李芳华一家五口,用警棍施暴,随即,一家五口人被打残打伤。毛靖波等人对李芳华一家说,今天要请你们吃“斗鸡”(意思是把门关起打人)。李芳华的父亲李明光是一名63岁的老人,被打致腰椎断了几截、股骨头断裂、大小便失禁及全身是伤的惨状。李芳华的三哥李芳强被打致左耳耳膜穿孔,全身伤痕累累,李芳华本人和来串门的堂叔李明全也被打得惨不忍睹。当时李芳华一家五口被警棍打到在地,毛靖波还用脚使劲踩李芳强的头,李芳强对他说:“你们共产党员就是这样对待老百姓的吗?连老人都不放过,你们把他打得那么惨。”毛靖波说“就是要打你们敢去北京告状的,打你们就像打一条狗一样,这样你们才知道我们的厉害,看你们今后还敢去告状吗?还敢告我们非法征地吗?这就是去告状的下场”。刚刚生完小孩不久的李芳华妻子张晓娟,也被用警棍连续击打头部、颈部、腰部,造成她脑震荡和全身淤肿,张晓娟当时还大声说:“你们是什么人?即使的警察,也不应该闯进我家来打人,你有相关证件和逮捕令吗?我们犯了什么法?”毛靖波等人用力踢她时嘴里还说:“你还要看证件?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那个敢去告状就打死那个,这就是王法,打你死又怎么样?就像打死狗一样!”并从李芳华五人口袋中收走三部手机用力摔在地上,用脚使劲踩碎。毛靖波还命令打手用手铐铐住李芳华一家五口强行拖出李芳华的家中,拖上他们开来的车里。李芳华的父亲因为被打得动弹不得,上不了车,毛靖波命令李明光跪下,并用力踹了几脚他的腰部,还以李明光为脚垫踩上车,最后把他强行拖上车。当听说张晓娟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孩要喂奶时,打手们一脚把她踹下车。当时围观群众纷纷谴责这种禽兽不如的暴行时,毛靖波和秦庆堂对围观群众讲说:“不管你们的事,给我走开。”并驾车扬长而去。当李芳华的二哥和母亲回家后,发现事态严重立即拨打110报警,但是110出警警察来后连笔录都没有做就离开了。
    之后五人一直未有任何消息,直至12月7日上午,当老房村全体村民愤慨的去柳南区西鹅派出所声讨时,太阳村镇镇长陈杰才告知他们,李明光和李芳强被打伤的现状,现在在柳州市工人医院南院治疗并派人24小时监视。
    呜呼!这种惨绝人寰的一幕,怎不令人发指?朗朗乾坤,岂没有老百名生存的净土?老百姓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在无法得到应有的法律保护绝境中,为了进京举报违法行为,却遭受强权暴徒痛打,法律为什么不能保护人民的基本生存权力?当下党中央、国务院一再强调要建立和谐社会,关注民生,可是地方政府却无法无天、草菅人命,天理何在?苍天在上老百姓还有生存的净土吗?
    
    视频是李芳华日前在京对博讯义工讲述案情,后面是强拆的现场:
    
    柳州柳南区违法征地2万亩 公安局长闯入民宅殴打维权村民


    柳州柳南区违法征地2万亩 公安局长闯入民宅殴打维权村民


    柳州柳南区违法征地2万亩 公安局长闯入民宅殴打维权村民


血泪控告

    广西柳州市政府由化整为零、欺下瞒上,由自治区政府批准方式征收农民基本农田数以万计,发展到由市政府授权辖区政府强制农民与市属企业(市属小金库)法人签订“征收土地协议”的方式,强迫农民变相出卖土地,再由该市属企业高价出让给民营企业谋取高额商业利益。对进京上访的农民非法关押(设黑监狱来关押信访人)的打击报复迫害发展到由公安警察闯入农民家里把农民暴打致伤致残的犯罪行为。
    中共中央对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等果断英明决定,既是落实从严治党的根本要求,也是维护社会主义法治的必然之举。充分说明,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决不容许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殊党政官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没有特权、制度约束没有例外,任何部门、任何人只要违反法律都将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的惩处。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2012年4月23日出席在济南召开的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座谈会强调,在继续加大力度查办大案要案特别是高中级干部违纪违法案件的同时,把重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摆上更加重要的位置来抓,并把严肃查处以非法手段强制征地拆迁案件,违反国家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政策和标准,以及贪污、截留征地拆迁补偿金的案件,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案件列为严查10个发生在群众身边腐败问题之首。
    我们现在就是反映广西柳州市某些腐败官员滥用职权违纪违法征收农民集体土地的腐败问题,而且在违纪违法征收土地中有谋取私利的腐败问题,尤其恶劣的是,我们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并提交证据证明某些官员在征地中,占用农民集体所有的有喷灌设施的蔬菜生产基地建设地方高官别墅群,户均占地一亩多,至今这些群众称为腐败官员别墅群经《人民日报》公开报导已四年之久,仍未受到查处。还反映了柳州市政府征收鱼峰区社湾村6000多亩土地(其中6290是基本农田)虚报征地成本,涉嫌巨额贪污和截留、挪用征地补偿资金等腐败问题。(见原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的书面信访材料、证据1)国家信访局于2010年11月25日访复字[2010]7922号复函转送广西壮族自治区信访局处理(见该复函复印件、证据2)。
    信访人李芳华等村民持国家信访局复函返回柳州后,即2010年12月4日13时许,由柳南区政府官员及柳南区公安分局局长毛清波带领30多个公安警察直接闯入信访人李芳华的住房,把其父李明光、兄李芳强,妻张晓娟(李芳华妻,是刚生完孩子的哺乳期妇女)及李芳华一家四口用警棍暴打致伤致残。李芳华堂叔李明全当时串门到李芳华家里也被暴打致伤(见有关伤情证据3)。李芳华的父亲因为被殴打成腰椎断几节、股骨头断裂,肋骨两根骨折,两肺挫伤等致残伤情,其兄耳膜被打穿孔,当天还被柳南公安分局局长毛清波令其跪下用脚大力踹,至伤残的李明光为脚垫让警员踏在伤残者身上上警车。(见村民联名控告书及有关伤残证据.证据4)
    国家有关土地行政管理行政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征收土地的法定条件,法定征收土地程序及土地征收法定权限,和补偿安置政策。
    而柳州市近十年来征收农民土地,每年都是以万亩计实施征收,仅柳州市原有数个乡的菜农,种植蔬菜的数以万亩计的蔬菜生产基地就全部被征收成为失地菜农(仅窑埠一个村的蔬菜生产基地就四千多亩被征收)依照《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收土地的必须由国务院批准。”而柳州市政府征收本市基本农田则是为了新增建设用地,并无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其中征收窑埠村四千多亩蔬菜生产基地主要用于市政府建设市政府办公大楼及开辟人工河,依照北京天安门金水桥及政府有关部门办公大楼,还有的就是为了便利政府工作人员而供房地产商建设高档商务楼宇,豪华五星级酒店。最为群众愤恨的是用54亩原具喷灌设施的现代化蔬菜地建设52栋市六大机关主要领导人的户均占地一亩多的豪华别墅群。如此征收基本农田是如何取得有批准权限的自治区人民政府审批的?柳州市政府征收如此巨大的面积耕地,尤其是涉及征收基本农田,按法律制度应由国务院批准。而柳州市政府采取化整为零及隐瞒被征收土地属基本农田的事实,每次申报征收土地都是化整为零,欺下瞒上的违纪违法申报。由于农民知道,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经国务院批准,而且是为了建设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项目。当被征收基本农田的农民看不到国务院有关征收土地批复文件,而又知道这些被征收的基本农田不是为了建设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项目时,有保护基本农田意识的农民往往采取一定方式的抵制行为,而柳州市则调遣数以百计的公安干警予以镇压,强制征收或用械具把农民打得头破血流,或以妨碍公务罪名予以拘留逮捕。未依法经国务院批准使用警力非法强制征收农民基本农田是执行公务,那么就是意味着“公务”就是违法违纪的为官者的权力滥用。因为柳州市党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市政协,市人民法院,是人民检察院主要领导都在违法违纪征地中获得农民被征收基本农田上建设豪华别墅享受的既得利益。因此,被征收土地而又得不到妥善安置的农民在属地上访投诉无门,只能进京上访,而柳州市政府又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自治区人民检察院、自治区公安厅联合下发的桂公通[2008]45号《关于依法处置非正常上访行为的意见》为依据。对信访人予以打击报复迫害,以上访人员非正常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或予以逮捕判刑或予以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或予以劳动教养,或创新限制信访人的新机制。由市辖区私设关押场所(信访人称为黑监狱),专门关押信访人员(仅柳南区政府就私设九处专门关押信访人的场所)由公安干警、巡防人员、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充当看守人员,非法限制剥夺信访人员人身自由,被关押的信访人被公安警察殴打致伤之事经常发生,由于被关押,被打伤的证据都无法取证。
    化整为零,隐瞒征收土地是属基本农田的事实。欺上瞒下由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征收土地的征收土地方式已不能满足柳州市政府征收土地为了“开发建设城市及城市化建设中心”工作的需要。柳州市政府又创新新的征地方式,把征收土地工作下放到市辖区政府征地拆迁办公室,由辖区政府假借征收土地之名。由辖区政府征地拆迁办公室宣布农民土地已被征收。把村民小组长或代表叫到办公地点,直接与“广西柳州市城市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见有关此类征收土地协议书复印件,证据5)。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不以依法对集体所有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征收农民集体土地是国家行政行为,给予补偿也是国家实行征收土地的义务。应由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实行征收行政管理并给予补偿。由企业法人与被征收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小组)签订征收土地协议并给予补偿,其实质就是地方政府假借征收土地,压制农民出让土地。柳南区政府强制性要农民与企业法人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既不能提供有关部门(征收土地涉及基本农田,应当是国务院)有关批准征收批复文件(见村委出具的书面证明,证据6)。因此,该企业法人“柳州市城市建设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有柳州市政府小金库之嫌疑)与农民签订的“征收土地协议书”其实就是非法出让农民集体土地协议书。强制取得农民土地,再把土地拍卖给民营企业谋取高额商业利益。而被非法出让土地的承包村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承包土地已被出让,连承包土地被出让的具体面积也不知情,任由企业法人确定补偿。(见村民小组长及代表的书面说明)。已由化整为零,隐瞒土地属性的事实,欺上瞒下获取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发展到授权市辖区人民政府强制农民与企业法人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直接占用农民耕地。其违纪违法已到了 难以容忍的地步,如此由市辖区政府强制农民与市属企业法人签订征收土地协议的模式。如果不及时制止,国家土地管理行政法律法规有关征收农民集体土地的法律制度在广西柳州市已受到严重的践踏,甚至完全废弃。
    信访人李芳华一家五口(含其堂叔到家串门),因进京控告柳州市政府违法征收土地及征收土地中的腐败问题被公安警察暴力殴打致伤残事件发生导致村民联名控告后,柳州市政府为了平息事件方才向部分村民出示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涵[2008]420号)征收土地的批复文件(见该批复复印件,证据7)该批复原则同意自治区转报南宁市、柳州市呈报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两市新增建设用地186.462公顷,农用地转用185.6905公顷,占用耕地98.7813公顷,批准用地1358.9901公顷,其中新增建设用地1137.7875公顷,农用地转用1050.2974公顷,占用耕地519.9829公顷。而柳州市2009年度供地计划总量17675亩(折合1178.33公顷,见该年度供地计划复印件,证据8),已超过国务院该批复南宁市、柳州市两市新增建设用地1137.7875公顷的总合。柳州市政府柳南区以企业法人与农民直接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书》的方式征收太阳村镇十多个村的土地就达2万亩(折合1333.3公顷,就远远超过国土资源部该批复南宁市、柳州市两市农用地转用总合1050.2974公顷,柳州市还在此期间征收中心城市其他辖区及市属各县的农民土地究竟还有多少公顷难以统计)。征收太阳村镇十多个村的土地按70%计算耕地,占用耕地已达9331公顷,已远远超过国土资源部批准占用耕地519.9829公顷。以国土资源部[2008]420号有关年度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批复、批准的各项指标具体数据(南宁市、柳州市两市指标的总合)与柳州市年度供地计划及柳南区以征收名义强制农民与企业法人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方式征收太阳村镇十多个村的土地面积2万亩左右的实际数据对比,已清楚地得出结论。国土资源部[2008]420号批复。批准南宁市、柳州市两市农用地转用1050.2974公顷,及批准占用耕地519.9829公顷的总合,还不及征收太阳村镇十多个村的农用地转用及占用耕地的面积。(而且柳州市还在同期间征收中心城市其他三个市辖区及市属五个县其他农民的土地尚未统计)。因此国土资源部该批复文件显然不是征收太阳村镇十多个村农民土地的批复文件。村民李芳华等人要求公开国土资源部[2008]420号批复文件的附件(各城市批准用地情况附件也就是该批复所附的建设用地情况表)柳州市国土资源局,柳南区政府均以此附表属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公开出示。征收土地属土地征收行政管理,应遵循公开、公平、公正依法行政原则,而被征收土地的农民作为行政相对人被剥夺知情权的荒唐理由。这是柳州市政府欺骗农民,以非法手段强占农民土地,企图以两市的批准用地指标用于柳州市的一个镇的项目征地,孰不知占用太阳村镇的土地指标已超越了两个城市批准用地指标而暴露了非法占用农民土地的企图。柳州市在殴打上访控告的农民致伤残以后方公开国土资源部的批复,还有一个企图,即想表明征收农民土地已获国务院国土资源部批准。因此殴打为此进京上访农民致伤残是执行征收国土资源部批准征收的土地是执行公务所为。为其侵害公民人身权利寻找理由,推脱责任。
    为此,我们提出如下信访诉求:
    一、柳州市政府为了新增建设用地,每年都以万亩计的征收全市四辖区五县耕地,其中基本农田仅中心城市原几个乡菜农的蔬菜生产基地就数万亩以上,(窑埠一村就四千多亩)中心城市社湾村一村就征收6000多亩(基本农田保护率为62%)全市四辖区五县究竟征了多少耕地,征了多少基本农田难以统计。而征收农民的土地都是用于新增建设用地,在以平方公里计的被征收土地上根本没有用于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仅有部分是用于开发建设新城区的交通道路或极少部分用于建设防河堤)在被征收的百平方公里的农民土地,究竟有多少公顷土地(特别是基本农田)是依法经国务院批准的,恳请国土资源部及中央有关部门分派工作组到柳州市实地调查,因为柳州市征地的绝大部分农民集体土地是化整为零,隐瞒土地属基本农田的事实,是由自治区人民政府审核批准的,自治区人民政府有负责核查的法定责任。因此自治区人民政府不宜作为查处柳州市化整为零的违纪违法征收土地的查处行政机关,应该由中央查处。
    二、请求国土资源部复查[2008]420号批复批准柳州市2008年度城市用地的请示,该批复是否批准征收柳州市 柳南区太阳村镇十多个村的农民约2万亩的土地(其中70/左右为基本农田)。
    三、村民李芳华等人于2010年11月24日到北京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柳州市政府违纪违法征收农民基本农田,占用农民蔬菜地建设豪华市政府大楼及政府工作部部办公大楼及地方官员(含盖地方各国家机关主要领导)占用农民基本农田建设豪华别墅及虚报征地成本,或贪污,或截留,挪用征地补偿金等腐败问题,国家信访局转回处理后,柳州市柳南公安分局局长毛靖波带领公安警察闯入李芳华家,把其一家及堂叔五人殴打致伤残已构成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犯罪行为,请求中央有关部门依法查处,追究其刑事责任,维护村民上访控告政府官员违法征地及征地中的腐败问题的合法权利,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柳南公安分局局长毛靖波在当日施暴时扬言:“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那个敢去告状就打死那个,这就是王法,打死你又怎么样,就像打死狗一样,一切都由政府顶着,这就是到北京告状的下场,下次再去告状就打死你们!”
    难道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法制国家可以容许这样的犯罪行为发生!?
    维护自身的公民合法权利,也是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我们认为:“任何人违反法律都将受到严肃的追究和严厉的惩罚”,国家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许任何人的践踏。因此,我们坚信中央依法治国的执政理念和已制定的基本治国方略。任何打击报复迫害都不能阻碍我们相信国家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因此,我们不惧怕毛靖波之流的恐吓和威胁,继续向中央作如上反映。如果因这次上访举报而遭到再次的打击报复和迫害,在我们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把这些地方官员的行为视为暴政而奋力反抗,届时发生以暴力抵制暴政的恶性事件,也是我们作为普通公民无奈之举。
    因此恳请中央明令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立即责令柳州市政府停止打击报复迫害信访人的一切行为,并明令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对柳州市已发生的暴政行为严肃追究和予以严厉的惩罚。
    
     广西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老房村村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871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视频:柳州鱼峰区报复报道 再次强拆养殖场 (图)
·柳州市被强征土地、强拆的震撼视频
·柳州暴力拆迁:全副武装暴力围攻手无寸铁的村民 (图)
·视频:柳州市鱼峰区大动干戈强拆鸡养殖场 (图)
·广西柳州今年首发暴雨红色预警 (图)
·广西柳州一村屯发生地陷 数百人疏散
·快讯:广西柳州一村屯发生地陷 数百人疏散
·广西柳州旧房改造住户遭拆楼梯断水电泼粪便逼迁 (图)
·柳州政府当黑社会保护伞,多家私营企业被非法强拆
·广西柳州一座鸡场起火 3万雏鸡成“烧鸡”
·柳州囤积矿泉水情况得到缓解
·禁止医生下镉中毒诊断?广西柳州否认
·广西柳州官方否认延迟公布镉污染消息 (图)
·龙江污染带前锋进入柳州 事件可能升级
·广西镉污染水体进入接近柳州
·龙江河镉污染事件:柳州供水管道紧张施工
·广西镉污染水体进入柳江 柳州寻备用水源
·广西柳州龙江发生严重镉污染事件
·龙江镉污染事件后续:柳江轻污 柳州寻备用水源
·柳州访民黄柳红及4个月幼儿,截回柳州后失踪。(图)
·碰伤人后未看一眼 柳州一警车肇事后逃逸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广西柳州毫无人性强拆,家毁人亡
·柳州访民钟瑞华行政申诉状
·柳州冤民黄柳红给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温总理的眼泪为何打动不了柳州官员的良心?/秦建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