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大法工委调研嫖宿幼女罪存废争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7日 转载)
    来源: 成都商报
    
     前日,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以及一些学术机构和律师事务所的法官、检察官和专家、律师等人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关于“嫖宿幼女罪”的专题研讨会。记者在会上获悉,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针对“嫖宿幼女罪”的存废争议进行调研,而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也曾表示会成立调研小组,选取嫖宿幼女案件多发地区进行调研。(东方早报) (博讯 boxun.com)

    
    昨日,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以及一些学术机构和律师事务所的法官、检察官和专家、律师等人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关于“嫖宿幼女罪”的专题研讨会。早报记者在会上获悉,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针对“嫖宿幼女罪”的存废争议进行调研,而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也曾表示会成立调研小组,选取嫖宿幼女案件多发地区进行调研。
    
    最高法回复:
    
    将调研细化审判标准
    
    2010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孙晓梅向全国两会提交提案将“嫖宿幼女罪”取消,以“强奸罪”论处。在昨日的研讨会上,受孙晓梅委托,主办方北京市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宣读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当年给孙晓梅的回复函,两个部门均称将研究论证或调研该问题。
    
    全国人大法工委在2010年6月的回复中称,这一问题有关方面尚有不同意见,有学者专家提出嫖宿幼女与奸淫幼女两种犯罪在主观故意和行为的客观方面有明显不同,不宜以强奸罪论处。全国人大法工委将进一步听取各方意见,研究论证。
    
    最高法办公厅也针对该提案回复称:最高人民法院决定成立调研小组,选取嫖宿幼女案件多发地区进行调研,进一步了解司法适用中的具体问题,在总结经验、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认真研究嫖宿幼女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出台指导意见,规范司法适用,更为有力地依法惩处嫖宿幼女犯罪,保障幼女权益。
    
    最高法在回复中称,最高人民法院针对2004年至2005年的嫖宿幼女罪案件的生效判决进行了研究分析,确实存在更低审判机关对“嫖宿幼女罪”定罪量刑标准掌握不尽统一的问题,需要予以规范。“我院将结合您提出的在司法解释中应明确规定什么情况下应按嫖宿幼女罪处理,什么情况下应按强奸罪或者其他犯罪处理,什么情况下不按犯罪处理,以便各地审判机关统一此类案件的审判标准的具体建议,进一步加快有关工作的进度,争取使指导意见尽早出台。”答复称。
    
    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主任郭建梅称,全国人大法工委一负责人昨日在电话中告诉她,全国人大法工委正在针对“嫖宿幼女罪”存废的争议问题进行调研。
    
    检察官说法:
    
    罪名本身自相矛盾
    
    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未检处副处长程晓璐在研讨会上称,现在废除嫖宿幼女罪之声之所以这么大,反映了背后的一个社会现象,即极少数的所谓“公职人员”、有钱人、老师,对于幼女的性侵犯现象近年来确实有越来越多发的趋势。
    
    不过程晓璐认为,“不能说因为这个罪的设置就使得对于幼女性侵犯的犯罪逐年升高,这与嫖宿幼女罪本身的设置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赵俊甫也认为,现在媒体“一边倒”地认为“嫖宿幼女罪”有很多问题,“说是导致了诸多的对幼女保护不力,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值得商榷的”。他以贵州习水案举例称,虽然十名未成年人中有三人是幼女,但定罪结果中有些被告人以嫖宿幼女罪被判14年有期徒刑,“罪刑并没有达到失衡的程度”。
    
    在司法实践中,嫖宿幼女罪最高刑期只有15年,而强奸罪可判无期徒刑甚至是死刑。有观点因此认为嫖宿幼女罪不足以震慑加害人。
    
    程晓璐说:“从本身设置刑档来看,包括罪名本身设置来看,也确确实实有一定缺陷,一方面刑法规定了奸淫幼女罪是从重处罚的一种情形,对于情节恶劣的一些奸淫幼女的行为,最高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一方面又规定了对于嫖宿幼女的行为,最高刑仅仅是15年有期徒刑。虽然嫖宿幼女罪立法本意是出于对幼女的保护,从目前发展的角度来看,保护的力度也是很有限的。刑法设置上一方面强调对奸淫幼女行为从重处罚,但在最高刑档的设置上又远轻于奸淫幼女最高刑档的设置。这使刑法罪名本身也存在着自相矛盾之处,一会儿从重一会儿从轻,造成社会公众对这个罪名的声讨之声一浪高过一浪也是情有可原。”
    
    程晓璐称,“现有法律框架下,嫖宿幼女多人或者多次进行嫖宿的,我个人认为重罚优于轻罚,应当作为强奸罪的加重处罚情节进行论处。”
    
    司法部专家:
    
    立法要有人权意识
    
    司法部预防犯罪研究室司法人权研究室主任冯建仓也认为,嫖宿幼女罪在法典本身里就有矛盾,因为强奸罪里幼女是没有性承诺能力的,但是嫖宿幼女罪又间接承认了幼女有性承诺的能力,造成刑法理论中间的内部混乱、思维的混乱以及理论上不能自圆其说。
    
    “在立法过程中,要考虑到性别意识,尤其涉及未成年人、妇女、幼女的这类特定人群的时候一定要考虑性别意识。”冯建仓说。
    
    冯建仓认为,嫖宿幼女罪在制定罪名的时候就存在全局意识不够的问题。“一个新的罪名出来的时候,从行为人犯罪构成角度来分析,我们要同时考虑到受害人的一方,比如实体法和程序法的问题以及可预见性的未来和现实的问题。”冯建仓说。
    
    他说,司法部下属的媒体最近针对“嫖宿幼女罪”的讨论非常多,“随着实践的发展,嫖宿幼女罪的弊端越来越显示出来。当时总觉得嫖宿幼女罪从立法考虑是主客观相统一的角度,从它的犯罪构成的角度,可能这个罪独立出来更有利,因为它的量刑比较高。”
    
    冯建仓认为,研讨会的主题不仅仅是该罪名是否废除,更高的启示是如何对待立法。冯建仓称,不管将来修改任何一条法律,要有人权意识,嫖宿幼女罪从侵犯人身权利转变为社会管理秩序,从罪名上来说,侧重点转移了。
    
    中科院专家:
    
    罪名“污名化”未成年人
    
    中科院法学研究所屈学武教授则将“嫖宿幼女罪”称为恶法,在屈学武看来应该尽快取缔该名称,建议并入强奸罪或者改名为“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犯罪”。
    
    屈学武解释称,未满14周岁的少女,性心理、性器官都没有发育成熟,更没有性自由的表达,刑法保护的意义应该是幼女的性生理、性心理的健康权益。
    
    尽管有学者认为,嫖宿幼女罪比强奸罪的罪行要更重一些,嫖宿幼女罪的罪行起点为有期徒刑5年,而强奸罪的罪行只有3年。如果加害人没有给受害人造成更严重后果,一般案件中嫖宿幼女罪从法律最低刑角度来看肯定是倾向于幼女的保护。
    
    屈学武称,“嫖宿幼女罪”最大的弊端是对未成年人的“污名化”。
    
    “性工作现在还被我们国家立法为非法行为,我们的刑法并不承认,斯德哥尔摩宣言上都提出了幼女、儿童不能让她们成为卖淫的人,我们国家法律一定要禁绝这种行为。而嫖宿幼女罪从法定意义上承认了受害者是一名卖淫女,对受害者的二次伤害更大。”屈学武说道。
    
    程晓璐在发表个人意见时称,嫖宿幼女罪本身的设置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确实有些不合理之处。
    
    “嫖宿总是与嫖娼、嫖客等等这些词联系在一起。我觉得是带有一定的封建残留的色彩。还有所谓的嫖宿幼女就人为地把幼女又区分为所谓的良家幼女和有不良习性的幼女,所谓的良家幼女遭到强奸行为,嫌犯就以强奸罪论处;有卖淫行为的幼女,嫌犯就以嫖宿幼女罪论处,势必确确实实造成幼女的不平等保护,甚至还在幼女当中划分了三六九等,也会引起社会上的民众的广泛不满。罪名本身肯定有一些不科学、不合理之处。”程晓璐说。
    
    北师大教授:
    
    应该做单独立法
    
    程晓璐称,从现有的法律框架来看,要对嫖宿幼女罪进行严格界定,也就是说嫖宿幼女罪和强奸罪要进行一个区分。
    
    “嫖宿幼女罪应当适用于那些幼女完全自愿甚至是主动地提出通过卖淫获取报酬,或者可能动机是为了解决一些生计问题,或者是出于其他的原因,应当严格限制于这个幼女是完全出于自愿甚至是主动提出卖淫。如果行为人是被迫卖淫而予以嫖宿,我认为应当以强奸罪论处。如果行为人强迫幼女卖淫之后又进行嫖宿,应当以强迫卖淫罪、强奸罪进行数罪并罚。”程晓璐说道。
    
    北师大王志祥教授认为,现在一种倾向性的呼声认为目前就应该把嫖宿幼女罪拿掉,纳入到强奸罪当中,是一个懒惰的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
    
    嫖宿幼女罪目前包括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奸淫的行为,就是性行为,另外一种是猥亵的行为。刑法当中专门规定了猥亵儿童罪,这就说明了我们在解决嫖宿幼女罪的立法初衷的时候,可以说对这几个罪都做了通盘考虑,比如猥亵儿童罪、奸淫幼女罪都做了通盘考虑。
    
    王志祥的观点称,对于未成年儿童的犯罪行为应该做单独立法,相应地取消奸淫幼女行为这样一个条款,对于幼男和幼女进行同样的保护,设立针对幼儿的儿童性侵害,以支付物质报酬为手段、对儿童实施性侵害的从重处罚。
    
    最高法法官:
    
    建议把罪名情节细化
    
    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赵俊甫在发表“个人意见”时也认为,嫖宿幼女罪1997年刑法修订时从强奸罪中单独分立出来之后,从立法和实际效果的角度来讲,“目前来看不能不承认确实是有问题”。他就此提出两个建议,首先是保留该罪名,但不一定叫“嫖宿幼女罪”,是什么罪需要科学界定,因为“嫖宿”的说法不科学。第二,把这类罪名里面的情节细化,比如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的叫做强奸幼女罪,以收买、付资的方法应该怎么处理,把情形细化。
    
    针对外界的争议,赵俊甫表示,“如果我们经过司法调研认为有一些的确存在极重极轻的情形,可以提请立法机关在法定量刑情节的设置上多设置几档量刑情节来适应实践中复杂的情况,我觉得这个是比较可行的。”
    
    赵俊甫还表示,“嫖宿幼女”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除了“嫖宿幼女”本身之外,还有很多的衍生的相关犯罪,如“介绍幼女卖淫的行为、容留幼女卖淫、强迫幼女卖淫等等一系列问题”,把“嫖宿幼女罪”保留下来,“要比把它废除了更加符合世界范围内的发展趋势,体现对于幼女的特殊保护”。 (博讯 boxun.com)
231920209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浙江嘉善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涉嫌受贿被捕
·江苏南通市召开人大,访民被抓 (图)
·中国人大强烈抗议越南 解放军放言接管
·博讯报道致深圳市人大副主任陈锡桃暴毙 (图)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放松地产调控会出大问题
·政法委败坏司法公正 福建人大代表上网控告 (图)
·上海市民代表第55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图)
·广州两间日资公司工人大罢工
·在美华人大量代购奶粉 多家卖场推限购令
·江西新余人大原主任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国际组织促中国人大调查李旺阳死因
·上海市民代表第54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图)
·李旺阳死得冤枉!香港万人大游行:场面震撼/视频 (图)
·上海市民代表第53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
·原福州市人大副主任杨爱金被双规,家有7000万现金和28套房产
·前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谈薄熙来案:没有人监督他怎么行
·广州拟花近亿元建“人大代表之家”
·华新民等28名祖宅业主致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一封公开信
·广东茂名原人大代表杨亚贵被警方带走
·南通李忠琦给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公开信
·给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信/李忠琦
·上海朱金娣至全国两会人大代表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张贵兰致人大代表公开信
·上海周坤致全国人大代表的控状
·南通李忠琦给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公开信
·浙江慈溪市失地农民再次向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呼吁/孙恩伟
·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刘云耕同志的公开信/颜芬兰
·致福建省十一届人大六次会议代表公开信 (图)
·合肥访民刘丰业连续到市政府、人大要人权 (图)
·上海市民朱金娣至正在开两会的全体人大代表和领的一封公开信 (图)
·盲人陈永成至上海两会人大代表一封公开信
·致中共上海市委 市人大常委会 市人民政府的公开信
·《向两会代表问好,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多为国家为人民提议案》/王春贞
·《向武汉两会代表问好,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多为国家为人民提议案》
·教育公平公民志愿者给人大代表的一封信/胡杨
·揭秘:一个辽宁人大代表的发家之路
·第二冤——冤上加冤(2)——在全国人大信访被强送久敬庄——拘留 (图)
·冤!冤!!冤!!!——中国没有讲文明的一席之地——全国人大信访遭遇侮辱! (图)
·罗茜:政改的核心是彻底去除人大制度的附庸性
·牟传珩:中国人大通过“克格勃条款”——“保障人权”掩护下的“秘密拘捕”合法化
· 全国人大信访遭保安辱骂殴打经过/居小玲
·人大代表应是选出,而不是调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查建国文
·人大代表或提交“一夫多妻”制议案?
·全国人大的困境素描/秦前红
·人大发言人谈直选有“进步”/丁咚
·朱健国:“李金玉热”再祭四千万饿殍——从“七千人大会”五十年看中共逆淘汰
·人大代表敢为“纪委爆炸案”吴昌龙说话吗?/天理
·成都人大选举=伪官员任命伪代表/陈茜
·香港人大戰大陆人? /林保华
·献给人大、政协会议/伊利夏提
·人大代表不能成“人大戴表” /殷国安
·北京观察:令人纠结的人大代表选举
·图穷见匕首——人大吃饱了乱修法, 温总谈形势——媒体报经济避诚信
·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之一/吴田丽 (图)
·北京市丰台区人大选举委员会/吴田丽
·葛志慧: 给北京市人大的(监督建议)
·天津宁津霞竞选人大代表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