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雪山:“李旺阳吊死事件”的疑云及警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9日 转载)
    不管李旺阳是自杀还是被杀,都预示着中国社会心理危机与社会政治危机集中暴发的到来。要想消弭这场危机,必须尽快医治“六四屠杀”的伤痛,修复社会裂痕,重拾社会正义,即重新评价八九民主运动。这不仅会医治八九一代人的心理疾病,也会阻止那些吃“六四”人血馒头者的继续屠杀,使社会走向公平、正义、人权、法治的轨道,实现社会真正“和谐”。
    
     (博讯 boxun.com)

    湖南省邵阳市民运人士李旺阳先生于2012年6月6日早上,被发现“吊死”于邵阳市大祥区医院的窗户上。噩耗仆一传出,随即引起社会极大震动。邵阳警方随之在简单调查死亡现场后就宣布李旺阳是“自杀”,这更激起大家对李旺阳先生离奇“吊死”的诸多质疑。后来邵阳警方强行运走遗体,并在李旺阳先生妹妹所委托的律师不到场,也没有让人信服的独立第三方尸检专家到场情况下,单方面擅自找人将遗体尸检,并于9日早上匆匆将李旺阳遗体火化。这一系列违背人伦常理与法制规则的行径,更激起了世界各地正义人士的高度猜疑与极大愤怒,社会各界普遍认为邵阳有关方面在刻意掩盖真相,躲避罪责。
    
    由此网络上掀起了要求真相的联署,香港、纽约等世界多地还举行了抗议活动。这种要求真相的活动至今仍在继续,并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李旺阳先生离奇“吊死”演化成一场波及世界的求真相运动,成为了中国当下最受世界瞩目的社会政治事件。
    
    李旺阳先生离奇“吊死”而被宣布为自杀的事件,值得质疑的地方非常多,归纳各界人士的分析及从直接接触该事件人士的反映,主要疑点有如下几方面:
    
    一、从李旺阳先生胸怀天下、矢志不渝,倍受磨难,却顽强不屈的人生经历来看,他不具有自杀的动机。李旺阳先生1950年11月12日出生于湖南省双峰县,曾是湖南邵阳市玻璃厂工人,1978年北京“民主墙运动”时期,他受民主的薰陶,于1983年在湖南邵阳成立工人互助会,创办《资江民报》。1989年民主运动暴发后,他出任邵阳市工自联主席,声援北京学生民主运动。当民运被镇压后,他在邵阳举办了“六四死难者”追悼会,于6月9日被邵阳警方抓捕,后被控“反革命罪”判刑13年。
    
    他原在1996年6月因患多种病症而获保外就医,但邓小平在1997年逝世,中国当局怕异见人士以此机会号召平反六四,撤销了他的保外就医,于2月重囚沅江监狱。服刑期间,他坚持原则,拒绝当权者的说法,受尽酷刑,身患疾病也得不到治疗,绝食抗议但遭狱方撬掉左侧牙齿强迫进食。李旺阳在监狱的情况从他死前接受香港有线电视台访问时披露的一星半点可见一斑:“监狱里面铁匠打的那种土铐子,比手腕还小,铐不进去,用钳子来使劲夹,等于是用钳子在夹骨头,他使劲的一钳,我头就发昏,眼睛就不看见了。”李旺阳于2000年已经患严重心脏病、甲状腺亢进、左眼失明、颈椎及腰椎病、双耳接近失聪,活动能力大减,因病重而减刑两年,于该年6月8日出狱。
    
    出狱后,李旺阳仍坚持推进中国民主建设,2001年再次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直到2011年5月才刑满出狱。在漫长的牢狱生活中,李旺阳受尽酷刑,身心遭到极度摧残,身体落下多种疾病,双目失明,双耳失聪,牙齿脱落,原1.82米的身高萎缩至1.73米,第二次出狱时只能用担架抬回家中。在遭受如此严酷迫害下,李旺阳从未屈服,更没有选择过自杀,而且还依旧顽强抗争,出狱后还加入中国民主党。如此一个为理想不惜生命的铁汉,怎么可能在出狱后一年走向自杀?
    
    二、从李旺阳先生死前积极配合治疗,坚持锻炼身体,乐观鼓励同仁来看,他不会走向自杀。李旺阳二次出狱后,由于身体健康处于极度恶化中,被迫到邵阳市大祥区医院接受治疗。到医院中李旺阳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每天在身体行动极度艰难下仍坚持锻炼;6月5日晚上,李旺阳仍叫他妹妹帮买收音机以辅助治疗恢复听力;5月23日接受香港电视采访时,对“天安门母亲”说:“丁子霖教授,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二十多年来她每一天都在为天安门事件的平反而呼号、呼吁、呐喊,不愧为天安门母亲的称号,我希望她能坚持到平反的那一天。六四事件必须平反,死难烈士的灵魂,应该得到安息”;当被问及对自己追求与遭受的迫害时,李旺阳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国家早日进入民主社会,为了中国早日实现多党制,我就是砍头,我也不回头!”这样一位铮铮铁骨的硬汉,怎么可能选择自杀?
    
    三、从湖南朋友亲耳听到李旺阳跟他说的话来看,他也不会选择如此死亡。有跟李旺阳熟识的朋友,在李旺阳死前几日,前去探望他。在聊到社会各种情况,也谈及公民维权抗争,许多强拆事件中当事人被迫自焚时,李旺阳曾愤慨地表示:“就是死也得到政府门口去死,以抗议强权,而不该选择其他结束生命的方式。”这可能是李旺阳对维权抗争方式的一种意见,同时也应该是他无意识流露的自己对死亡的态度。有这种心理的人,怎么可能选择自己吊死在医院的窗户上?
    
    四、从李旺阳先生的境况改善及中国社会发展形势来看,他不会在此时考虑结束生命。李旺阳先生死前身体相对出狱时已经大有改善,这种改善的身体更增强了李旺阳乐观面对未来的信心,一个毕生致力推进中国民主、改善中国人权的志士,面对这种情况,当然更是豪情万丈,斗志昂扬,期待为中国社会进步再献余力。再者朋友们在前去探望他时,也已经将世界与中国社会近年来尤其是今年以来发生的各种变局告知于他,对中国即将开启的转型李旺阳先生坚信不疑而心向往之。在这种自身健康境况改善与社会转型将至之时,一个毕生追求的理想可望看到实现之下,人怎么会想到去死?
    
    五、从李旺阳先生吊死的情形来看,难以找寻自杀的证据。从网络已经公布的李旺阳吊死现场情形来看,他双脚着地,脚下拖鞋穿得整齐,所吊的窗户两侧,完全伸手可及。以常理分析,人濒临死亡时的动物性求生本能,会超越人理性的控制,而会本能地站立及用双手支持住窗户两侧,只要略微挣扎,便完全可以摆脱死亡。也就是说李旺阳先生纵使要自杀,从已经看到的情形,也无法自杀得成。另外,若李旺阳是自杀,死亡前必有挣扎,怎么会连双拖鞋都整齐地穿在脚上而没有在挣扎中踢掉呢?更何况从一些专家分析,吊李旺阳的那条布条来路不清,无法承受起李旺阳的体重,而吊的那个布结,却打得极为专业。这种种迹象显示,李旺阳吊死蹊跷异常。稍有正常思维的人,对于这种“自杀”都会心存怀疑。
    
    六、从李旺阳先生吊死前病房中病人变换情况来看,也存在诸多让人费解之处。李旺阳在大祥医院4楼一个有三张病床的病房中治疗,早前有一名病人与他同居一室治疗,但到6月5日当天,该病人忽然被调换出去,住到了医院的走廊上,换入了一个新的“病人”到李旺阳的病房中。值得质疑的是,那本来是有三张病床的房间,怎么要将一个原本住在该处的病人调到走廊,而换入另一个“病人”?若医院病床紧张,完全可以三个病人住一室,因为那原本就是安排三个病人的房间。这种将病人调到走廊,却让一个病床空着,究竟是什么安排?同时,在那6日早上,李旺阳的妹妹他们赶到医院看到李旺阳吊死在窗户上时,有人问在同室的那个新换来的“病人”看到或听到什么动静?那“病人”说:昨晚三点钟醒来看到李旺阳站在窗户边。一个病人睡眠会如此沉到同房间双目失明、行动不便者自杀而听不到响动?可以肯定,就算李旺阳真自杀的,他得经过多少努力,在病房中摸索、碰撞,才能将自己吊到窗户上,这过程不能吵醒同室病人?就算自杀前准备阶段不能吵醒病人,那么自杀中他在生命终结前的挣扎时,也不会吵醒同室病人?
    
    七、从李旺阳先生遭到当地警方严密看守情形来看,他自杀没有可能。李旺阳无疑是邵阳乃至湖南的头号大案,也即是邵阳当局所视的头号敌人。他死前邵阳当局安排10来名警察值班看守他。每天24小时,李旺阳都在警察的监控视线内。尤其6月5日是最敏感的“六四”纪念日第二天,严控程度肯定很高。邵阳当局对李旺阳监控上不仅安排了众多看守,而且有严密的监控录像设备,从进入医院到李旺阳的病房,都被现代监控设备全方位监控着。若李旺阳是自杀,我们假设监控者疏忽,当时没有看到,那么在世界质疑与抗议如此猛烈情况下,邵阳当局难道不会拿出监控录像来播放李旺阳自杀全过程,以堵住悠悠众口?可见这种严密从人到设备的监控,在李旺阳吊死上都选择性地缺席了。这证明了什么?
    
    八、从医院的基本为医之道来看,李旺阳吊死也深具疑问。6月6日早上6点来钟,李旺阳妹妹接到大祥医院医生通知,说李旺阳上吊“自杀”了。当李旺阳妹妹6点半赶到医院时,发现李旺阳吊在病房窗户上。有什么医院医生在见到病人上吊死时,或死后让他吊在那,而不是赶紧想办法抢救,或放下来看看是否已经死亡的?这符合基本的医德吗?这是医院医生的正常表现与反映吗?大祥医院让李旺阳吊在那等待家属前去,这当然是为了证明他是自杀,对于一个自杀者为什么需要如此违背人伦常理来证明?这岂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违背常理的证明,不正是恰恰证明背后有鬼?
    
    九、从李旺阳吊死事件发生期间与其后湖南民主维权人士遭遇的诡异对待与打压情况,也佐证着李旺阳应属非正常“自杀”。6月4日当天,湖南邵阳民主维权人士张善光与周志荣前往邵阳大祥区医院探望李旺阳,当天下午被警方控制,并分别被接回到居住地。让人奇怪的是,6月5日下午,在“六四”已经过去情况下,张善光先生忽然被溆浦国保叫走,并被软禁于溆浦县政府招待所中,而当天晚上,李旺阳就发生吊死情况。当时及之后张善光及其朋友们对那次软禁都深感诡异,觉得难以找到理由。而当李旺阳吊死事件后,大家渐渐觉得这种巧合实在不得不让人联系到背后可能隐藏着屡惊天秘密?而李旺阳吊死后,湖南张善光、黎建军、罗茜、周志荣等等一大批民主维权人士均遭到严密监控,并于6月9日被带离外出,与家人及亲友失去联系。当然邵阳当地的维权人士及李旺阳的亲人更是完全被隔绝与外界的联系。不仅如此,安徽民主人士张林因在网络上提出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质疑,竟遭到警方威胁与传唤。如此全国性的严控,不正从反面佐证着李旺阳死亡的非同寻常?
    
    十、从李旺阳吊死事件中无法搜寻到“自杀”依据,但却俯拾皆是“被杀”的可能。可见李旺阳吊死事件绝非简单,其中牵涉黑幕可能远超人们的想像。李旺阳于“六四”23周年前接受香港电视采访,并于6月2号播放,而“六四”当天香港18万人到维园纪念“六四亡灵”,这肯定使那些23年来以“六四”鲜血染红翎戴的吃人血馒头派惊恐万状,在此情况下,除去李旺阳就是他们必然选项。23年来,李旺阳倍受酷刑,他就是中国八九之后社会现实的活教材。如此一本记录八九之后中国罪孽的教材,太多吃人血馒头者需要将之毁掉。应该说除掉李旺阳已经成为中国权贵集团中顽固势力的共同意愿,有关方面有太多太多不能让李旺阳活下去的理由了。
    
    从目前网络舆情来看,有数不胜数支持李旺阳“被杀”的依据,但却找不出一条站得住的“自杀”的理由。当然,尽管如此,本文也并非就断言李旺阳必是“他杀”。但是,无论李旺阳是自杀或被杀,李旺阳死亡事件对中国社会已经发出了强烈的警示。
    
    其一、退一万步而言,若李旺阳确属自杀,那么说明中国社会现实已经超越了八九一代人的忍耐极限,即23年仍不还八九一代一个公正的现实,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心理的预期与承受力,而这种超越预期必然导致绝望的心理,当然这种绝望绝对不会必然导致自杀,但它必然导致一代人、一个时代的毁灭。试想若李旺阳这种铁汉都走向了自杀,那么接下去八九一代人中还有多少人可以挺住?那么显然可能会有更多人自杀。这预示着一个牵涉一代人的严重的社会心理问题已经暴发。当然天津“六四”死难者轧爱国的父亲轧伟林5月25日的自杀,也是一个佐证。对于这种自杀,社会切莫看作是孤案,这是一种深刻的潜藏于自然本能中的规律显现,而这种自杀是一种深刻社会病变的反映。从某种角度而言,就算李旺阳、轧伟林确系自杀,但那也是由深刻社会原因导致的,本质上也是“被杀”!这种自杀式的“被他杀”,是完全可能漫延整个社会,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的。这种可怕与灾难,人类必须高度警惕!
    
    其二、从人们的诸多质疑来看,李旺阳更让人相信是“被他杀”,而这种“被杀”也同样牵涉到深刻的社会背景与原因,以及施杀者的社会心理,它说明“反腐败、争人权、要民主”的八九顽强抗争的一代,已经被社会中腐败、专权的权贵集团中顽固势力视为不共戴天,必欲除之而后安的对象!面对正义的声讨,吃八九人血馒头的权贵顽固势力,已经显现末日的疯狂,他们由昔日的监控、判刑、虐待异议人士而走向了采取暗杀即从肉体上消灭异己的道路。这就预警着中国社会一个暗杀时代的到来,当然这种暗杀不会只停留于权贵对异己上,它必会漫延至权贵内部及平民对权贵的多重互杀中。这对中华民族意味着什么,任何稍有良知者对此必会惊悸难安!
    
    所以不管李旺阳是自杀还是被杀,都预示着中国社会心理危机与社会政治危机集中暴发的到来。要想消弭这场危机,必须尽快医治“六四屠杀”的伤痛,修复社会裂痕,重拾社会正义,即重新评价八九民主运动。这不仅会医治八九一代人的心理疾病,也会阻止那些吃“六四”人血馒头者的继续屠杀,使社会走向公平、正义、人权、法治的轨道,实现社会真正“和谐”。
    
     (博讯 boxun.com)
276951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不交李旺阳报告 港政协要行动了
·中共当局仍将维持李旺阳“自杀”的结论
·香港官员透露:政法委借李旺阳事件给胡锦涛难堪
·尹正安因拒签不再关注李旺阳死亡真相的保证书被失踪
·李旺阳战友揭湖南酷刑黑幕
·李旺阳之死是新一轮镇压的预演 (图)
·「僅憑骨灰查找死因 機會極微」李昌钰谈李旺阳案
·中宣部限播令:李旺阳、奶粉、印度逮捕中国公民
·查李旺阳之死 香港人要围胡锦涛申寃
·持续关注李旺阳事件真相 访民纷纷发表《我不自杀声明》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国际组织促中国人大调查李旺阳死因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头七”大陆网友成都公园打横幅祭奠 (图)
·唐荆陵律师受李旺阳亲人委托调查遇阻,家中被警方骚扰
·还李旺阳死亡真相:3澳门议员致函温家宝 (图)
·港今悼念李旺阳头七狱中酷刑曝光 (图)
·温云超: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联署已超万人/巴黎动态 (图)
·受害者惊呼: 曾为乌坎当局脱罪法医获邀“撰写”李旺阳验尸报告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李旺阳先生十日祭/李方
·李旺阳案与薄熙来案是双胞胎/朱健国
·郭飞雄:永不屈服的雕像般的英雄李旺阳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江天勇:国保要求我在李旺阳案上发言谨慎
·由死而生李旺阳/唐荆陵
·李旺阳“陈文成”的五点证据/林保华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陈维健
·杀害李旺阳的嫌凶是谁?/钟国忍
·李旺阳是自杀还是他杀/刘国凯
·李旺阳死得蹊跷,论证了众多访民之死是政府故意作为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再不能让恶警滑过去.我能当李旺阳“验尸官”/刘国凯
·周志荣向当局坚决提出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
·关于成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