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出租车司机举报行业潜规则后沦为乞丐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8日 转载)
     来源:《羊城晚报》

    广州出租车司机举报行业潜规则后沦为乞丐

    广州出租车司机举报行业潜规则后沦为乞丐

    广州出租车司机举报行业潜规则后沦为乞丐

     6月15日, 的哥老王原本约好要跟龙的出租车公司谈离职后的赔偿,由于广州市交委领导临时爽约,老王遂穿着写有“的哥老王”字样的白恤衫,前往广州白云机场北停车场乞讨。

     这已经不是的哥老王第一次乞讨了。举报“茶水费”一年来,老王饱受挫折:车没了,人残了,饭碗丢了。实际上叫老王“的哥”并不合适,他已经从的哥变成一名无业的残疾人,颇有些“穷途末路”的味道。

     广州交委、龙的公司,对老王赔偿工作的“诚意”,也被参与事件协调的人所诟病。相关部门查处“茶水费”越来越无下文,“茶水费事件”也慢慢演化为“老王事件”。

     在网上甚至有人说:在广州,做好事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托举哥”,一种是“老王”。

     这话听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机场乞讨 要吃饭,要脸面

     “老王,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什么? ”

     白云机场北停车场上,停着几百辆排队等客的出租车,天气炎热,司机们为了省钱没开空调,三五成群站在车外,或抽烟,或闲聊。老王坐在一个台阶上,拐杖放在身后,乞讨的纸箱放在面前。身上穿的那件白恤衫上面, 写着曾经广州响当当的名字“的哥老王”。

     “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气价上调,的士司机负担不起,而茶水费一直没有取消。”老王大声回应。刚开始,司机们都站得离老王有些远,不大敢靠近,大部分人脸晒得通红,一言不发。

     一些胆大的司机凑到老王的面前,指着他的衣服,“还的哥呢, 气价涨了这么多,现在开的士的都是轿夫。”随后司机们就聊开了。

     “茶水费,现在还有。公司哪有空余的车立刻给司机开的?都要排队等候。这个时候,就需要茶水费。没茶水费,车永远轮不到。”司机们七嘴八舌说,这笔喝茶的费用一般是一万至两万。

     “我在人生路途中,做了一次大好事,不仅没有奖品,却受到打击伤害,谁能理解? 现在要饭也是无奈,人都有一张脸,是社会(逼得)……”老王这样解释为何落到了乞讨这一步。

     陆陆续续,一些司机开始往老王的纸箱里丢钱。一个大个子司机掏出一叠零钱,抽了一张20 元, 放在老王的纸箱中。“老王举报这事,是正义的事情,要支持。”大个子司机转身向着围观的人,又大声补了一句,“哪像你们, 只敢在私底下乱喷。”人群里一阵哄笑。

     “记者同志,你看看我们气价这么高,每个月四五千元收入,社保又要自己交945 元,负担实在太重,快做不下去了,能不能向上面反映下? ”一位司机扯着记者的手说。

     另一位穿着整齐的司机说,“出租车行业的问题,我们一直都有反映,但是有谁知道? 还是老王好,说一说话或者做一件事,所有人都知道。”

     记者采访完,坐上一辆的士返回市区,这个四十多岁、脸膛黝黑的司机说,他也在思考老王的遭遇,“老王举报茶水费是好事,不过太操之过急。好事没做成,还砸了自己的饭碗。做好事也是有风险的。”

     举报之后车没了,人残了

     1968年出生的老王,来自河南省东部的西华县。这个以“女娲故里”著称的农业县,据说早期有三千人在广州开出租车,比广州本地开车的人还多。2000 年,老王跟前辈老乡一样,在广州开上了出租车讨生活。

     在广州的11年,老王干得很辛苦,但也攒下了些钱,他在广州按揭了两套二手房。“房子留给孩子们,想让他们留在广州,两套房都是二十多年楼龄的老楼,都在顶层。”

     2011 年5月25日、30日,的哥老王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他两次到广州市交委客管处, 举报龙的出租车公司和出租车行业“茶水费”潜规则问题,这让龙的公司和广州交委“颜面尽失”。老王顿时成了广州的新闻人物, 全城媒体都在热捧他。

     “开车在路上,有很多司机会追上来喊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老王,说我做得好。

     但人没红几天,后果就来了。”老王苦笑。

     当年6月13日, 广州市交委综合执法局在“例行检查”中,发现老王的出租车“聘请非编司机”(即司机没有广州出租车行业《从业资格证》和《服务资格证》),属非法驾驶。

     4 天后,老王所在的龙的公司召开媒体通气会,指责他聘用无资格证司机、违章等行为。当年7 月3 日,龙的公司将老王解雇,并且吊销了他的从业资格证。

     一些人认为,交委有“钓鱼执法”的嫌疑,“老王刚刚举报茶水费, 交委前不抓后不抓,其他的人也不抓,为何偏偏抓老王? ”但交委随后召开媒体通报会,拿出执法视频回应老王的质疑,称不存在专门针对老王的“钓鱼执法”问题。

     龙的公司负责人则对记者强调:“龙的公司解聘老王, 不是对其打击报复,按照行业和公司规定,老王使用非编司机就必须开除。”

     没有资格证, 老王就不能开出租车,他买断了8 年的出租车也被迫低价卖掉,而且, 他基本上没可能去其他公司开车了,这样一来,老王的生计就断了。

     但就赔偿问题,双方一直没有达成协议,这也给后续事情打下了伏笔。

     “好事做了,工作却丢了,车也没了,拿什么养家糊口? ”老王很是郁闷。2011年7 月19 日, 老王情急之下来到广州市交委客管处,从围墙上跳下来,摔断了右大腿,至今未愈。经鉴定,为九级工伤。

     老王的“哭脸” 交委的“冷脸” 龙的的“笑脸”

     6月8日,老王被挡在市交委大楼外,事后,交委负责处理老王问题的工作人员向记者抱怨:“不是不愿意跟老王谈,老王意见变化太大。”在相关负责人眼里,老王这样闹,有“表演”的成分,“纯粹是想要更多赔偿。”

     老王和龙的公司谈判的赔偿金额,确实一直在变化。摔断腿前,老王索赔23万元,龙的公司仅答应补偿3万元误工费。断腿后,老王一直卧床休养,一年未开工,在律师的帮助下,老王计算出现在索赔金额55万元,其中包括前期医疗费用、后期治疗费用、误工费等。

     龙的公司一位单姓负责人当着记者面表示,公司只同意给老王30万元。“这30 万是给老王的工伤费用,老王被解雇后才受伤,照理不应该算工伤,但公司从人道主义出发,给老王这笔费用。”

     在市交委信访处,对于老王要求的彻查广州“茶水费”问题,一位工作人员反问老王:“你有啥办法可以解决茶水费问题?我们也想知道怎么解决。”该工作人员表示,查处缺乏证据。

     “我愿意跟交委一起去暗访。交委应该拿出更好的办法,解决茶水费问题。”老王说。

     当天离开信访处已经中午12时,老王一瘸一拐,一个人缓缓走下楼。突然,老王想到自己去机场乞讨时,一度胸闷难耐,去医院花费了几百元钱,“你看看我这发票能不能报销? ”老王从裤子后面口袋里,掏出几张发票问交委的工作人员。

     “我们给不了钱,出不了账。你还是跟他们要钱。”这位工作人员小声跟老王耳语,同时指了指在场的龙的公司工作人员。

     龙的公司工作人员看了发票没多说, 当即拿出钱包, 掏了500 元钱,递给了老王。送老王回城中村前,他还请老王吃了一顿饭。“还是你们开出租车的自由……”工作人员一脸奇怪的笑容。

     记者:老王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

     区伯:政府应该给老王支持,才会有更多人站出来

     韩志鹏:对于穷途末路的老王,政府要拿出大智慧来

     “老王,在我们这个社会,你要想维护公平和正义,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这是一位参与报道过“茶水费事件”的记者给老王的短信,在这位媒体人看来,“老王事件”完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

     不过,对于“茶水费事件”发酵、演变成目前的“老王事件”,参与协调的区伯和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都有不同的观点。

     区伯说,老王去年举报“茶水费”,的确是在纠正社会不正之风,“政府应该给老王支持、保护,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为社会的公平正义出力。此外,对于老王个人维权,也应该给他一个公平说法,不能拿抓到一个茶水费小案来搪塞,茶水费案件的大鱼还在后头。”

     去年以来,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也一直在协调“老王事件”。一星期前,老王去交委连门都没让进,韩志鹏当时就给交委电话, 说无论如何,老百姓来反映意见,应该让人进门。

     “三打两建还有举报奖金,老王举报行业黑幕,却沦落到现在的穷途末路,我也不知怎么说,很无奈。”韩志鹏说,“茶水费事件” 演变成这样,有老王自己的主观原因,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他这个人还十分冲动。”另一方面,政府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还是缺少大智慧。“我呼吁,老王、政府部门和龙的公司,都要拿出更多诚意。”韩志鹏说。

     画外音

     一天的乞讨结束了, 傍晚时分,老王拄着拐杖,拿着破纸箱,一瘸一拐回到了城中村。路过狭窄昏暗的城中村巷道时,一些认识他的司机都会跟他挥手打招呼。老王只是微微点头,匆匆而走。

     “混口饭吃不容易。”望着老王远去的身影,一个开士多店的大个子男人不经意地说。

     老王租住的房子在七楼,狭窄的屋里没有空调,挂在屋顶的电风扇缓慢地转着。

     “人都有一张脸,谁也不愿意要饭,但目前这种境况下,我还要乞讨下去。”老王说。 (博讯 boxun.com)
81820319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出租车司机拾530多万元现金交还失主
·哈尔滨规定出租车司机车内吸烟乘客可不付钱
·福州1名出租车司机被砍成重伤 (图)
·开封游行被警抓打 周四平息称出租车司机经营权仍归个人
·吸毒男持枪索债未果 射杀无辜出租车司机
·大陆多处有出租车司机罢驶
·厦门家具厂工人为讨薪罢工 温州出租车司机罢驶三天 (图)
·汕头数百出租车司机罢工
·辽宁抚顺上千名出租车司机连日罢工
·两会在即 辽宁抚顺出租车司机集体罢运三天 (图)
·为出租车司机发声被指煽动罢工
·郑州出租车司机昨起可缴存公积金
·山东维权人士孙万宝为出租车司机呼吁被传唤
·安徽黄山及广东汕头出租车司机持续罢工 (图)
·广东汕头市出租车司机罢工 (图)
·深圳警察东莞夜总会外开枪误杀出租车司机 (图)
·成都一百多名出租车司机因请愿遭拘留
·出租车司机撞人后将伤者杀死抛尸
·女出租车司机遭乘客强奸 嫌疑人称是酒后乱性
·铁路公安黄长明无故将我摔骨折/岳阳出租车司机:廖祥
·昆明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打死,司机堵路6小时
·乌鲁木齐逞凶的奥迪车司机确系警察:出租车司机似乎先动手?
·胡星斗:在北大“出租车司机罢运及群体性事件”研讨会上的发言
·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1949年以来第一次公开胜利/冯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