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当局仍将维持李旺阳“自杀”的结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受难者李旺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18日 转载)
    (明报)  从李旺阳6月6日意外离世至今已经十天了,在香港民众的连场抗议及媒体的大量报道之下,事情在6月14日似乎出现转机,中通社发出新闻稿称湖南公安机关将参与调查,在香港的中联办官员也出面回应事件。不过,就在外界由此产生些许乐观期待的同时,邵阳地方对李旺阳亲友的打压在进一步加剧。从中国维稳政治的现状分析,当局仍将维持李旺阳“自杀”的结论。

  事件出现转机?
     (博讯 boxun.com)

       中通社在6月14日发出新闻稿,引述湖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的消息称:“湖南省公安机关注意到境外有关媒体和人士对邵阳市大祥区李旺阳死亡事件的关注,除委托省外权威法医鉴定机构进行尸检外,已组织有经验的刑侦专家对此作进一步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开发布”。
    
     此前,包括港区政协委员刘梦熊在内的一些本港评论人士认为,李旺阳事件是地方胡作非为,“基层人员执法人员以维稳压维权将李虐杀”,而中央并非知情。湖南省启动省一级的刑侦调查有可能是中央与地方的切割行为。
    
     在6月14日同一天,中联办副主任李刚亦公开场合谈论此事,指注意到香港社会和媒体对事件的关注,已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包括现任特首曾荫权、候任特首梁振英及人大常委范徐丽泰也在同一天先后就事件表态,连日来也有多位港区政协委员及人大代表对事件作出表态。
    
      毫无疑问,香港媒体和民众对此事件的关注与行动,已经形成了压力。尽管这种压力可能只是让一些官员担心事件进一步刺激港人,从而影响国家主席胡锦涛“七一”来港,从而不得不表态。但因对李旺阳事件的表态提高了层级,港人对追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期望也升高了,毕竟,港人对“六四”相关议题的关注,23年来并未得到内地当局的回应,李旺阳事件是头一回。

  邵阳进一步挑衅公众
    
      就在一些人对李旺阳沉冤得雪产生乐观期待的同时,邵阳当地对李旺阳亲友的打压却在进一步加强。李旺阳的亲友被失踪拘禁,妹妹李旺玲夫妇已经失踪多日,友人朱承志被处拘留十天。连日来,有多名湖南维权人士近日被当地国保传唤或讯问,15日早上,有邵阳维权人士称,当地国保在一大早上门做笔录,问题集中于朱承志先生有无召集大家前往邵阳悼念李旺阳先生。国保还携带了打手指模所需的印油作取证之用。外界猜测朱承志情况可能恶化,当地拟对其劳教或以刑事罪行起诉的可能性很大。
    
      当局对事件打压并不局限于邵阳一地,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不少维权或异见人士都受到当地国保约谈,要求不得关注和参与与李旺阳有关的活动。去年已经因为参与维权活动而入狱近一年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15日晚被警方约谈,警方要求其不得前往邵阳关注朱承志。作为李旺阳妹妹李旺玲正式委托的代理人唐荆陵家人连日来也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半夜要求入屋检查。唐荆陵成功从邵阳返回广州后,不敢回家,只能寄居于朋友提供的住所以策安全。
    
     维权律师江天勇在推特表示:“当局不认真查处李旺阳被自杀一案,反过来却试图罗织罪名构陷关注李旺阳案的朱承志先生,此举是赤裸裸的挑衅民意!”

  当局仍将维持“自杀”结论
    
     有人认为,李旺阳事件是地方基层治理极度溃败的征兆,就算是着眼于集团利益最大化,中央介入的动机也存在。
    
      中国的维稳体系是一种网格化的形态,当局将全国尽可能细分成一个个网格,每一个网格都落实到具体的责任人,中央提供财政支持,地方出人出力压制不稳定因素以达成维稳,这是中国维稳体制的基本形态。这种体制形成于2008年奥运,在奥运会结束后成为常态。
    
      为达成目标,中央不得不对地方使用超法律的手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知地方有非法行为也加以纵容,甚至直接下令以非法手段压制事态。2011年2月中国“茉莉花革命”发生时,在全国范围内数以百计的维权及异见人士,或是只是网络上的活跃人士,遭到数天到半年时间不等的拘禁,其中包括了艾未未、冉云飞、王荔蕻、江天勇、滕彪等知道度非常高的人士。被拘禁人士也遭受不允许睡眠、殴打等不同程度的虐待。没有任何完善的法律手续。
    
      在维稳政治当中,中央地方是一体的,外界作出切割的猜测毫无意义。中央作为一种集体专制式的领导体制,外界也不必区分派别,或是其中某一个人的是否具备善良的意志。如果针对特定事件不能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或是政治局会议形成多数人支持的决议,任何人或派别都不可能对具体事件作出有违维稳政治大局的指示,在没有明确的中央决议前,地方也不可能作出有违维稳政治大局的举动。广东乌坎村只是基于内部反抗强烈而让广东当局权衡镇压成本后不得不作出了妥协的决定,只是一个特例。
    
     中央如果对邵阳作出切割,往后又如何能让其他地方安心帮其维稳?最大的可能是,中央责成湖南省方面作出处理,湖南再让邵阳自己权衡利弊拿出一个说法。相信邵阳仍会维持原有结论,湖南省及中央再为其背书,并开动所有的维稳机器消除后续影响。因李旺阳事件涉及“六四”的历史责任等问题,一旦揭开将可能对中国政局产生重大冲击,邵阳当局维持原有“自杀”结论,符合内地现执政当局的根本利益。
    
     如事态按此发展,对于内地当局来说,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香港社会和舆论,避免对胡锦态主席“七一”访港造成冲击。缓兵之计,是内地当局的不二之选。
    
     从中通社的新闻稿来看,其中一个做法是提升调查的层级,如让湖南省公安机关启动刑侦调查,以显示事件得到重视。离胡锦涛访港只有不足半月,而专业调查需时,这就给“七一”前避免向公交交待死亡真相创造技术性的条件。
    
      另一做法是,邵阳当局全面掐断李旺阳亲友向外发布信息的渠道,并通过全国的维稳体系限制国内的维权及异议人士关注事件,从而截断香港媒体的信息来源,目的是要减少香港政治团体动员港人“七一”上街的动力,降低港人上街的热情。
    
      另外,在网络上也开始制造李旺阳“自杀”合理的舆论氛围。连日来,在Twitter及Google Plus等网站,有无数类似于“久病不愈,李旺阳早就有过活不下去的念头,自杀是早晚的事”之类的信息被发布上来,当局想用这种很愚蠢低效的方式降低网民对此事的质疑。
    
    “七一”之后,港人再多的民众及再大的声音关注地事,内地当局都可以完全置之不理。当局届时再开动维稳体制全力压制,事态就很难再进一步发展,更何况内地恶性事件层出不穷,新闻热点很快就会被转移。
    
      所以,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都有必要在这半个月持续加大关注的力度。有本地媒体报道称在内地有不少网民及维权人士开始前往邵阳当地寻访此事,这是很有效可以牵制当地维稳力量的行为,如果当地以不法手段对付这些人,消息传出后又会继续刺激公众情绪。在香港,社会及媒体可以暂时不拘泥于李旺阳的死亡真相,而是先争取追查真相并且可以立即检验的条件。一是要求邵阳当局立即恢复李旺阳亲友的自由,二是要求邵阳当局公布所有的尸检材料给公众检验。
    
     曾出现在李旺阳死亡现场的亲友如能获得自由,相信可以提供更多的可供质疑的信息。只要邵阳当局继续软禁、拘留李旺阳先生的家人和朋友,只要当局不愿意公开李旺阳先生尸检的所有资料供外界检验,不管是中联办还是国务院出来表态,不管是请的是国内多权威的专家参与调查,得出的结论都是不可信的,也是没有办法消除外界疑虑的。
    
    所以,外界不用看中联办怎么说,也不用看湖南省委怎么说,更不用看中央怎么说,只要看邵阳地方当局怎么做即可。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930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香港官员透露:政法委借李旺阳事件给胡锦涛难堪
·尹正安因拒签不再关注李旺阳死亡真相的保证书被失踪
·李旺阳战友揭湖南酷刑黑幕
·李旺阳之死是新一轮镇压的预演 (图)
·「僅憑骨灰查找死因 機會極微」李昌钰谈李旺阳案
·中宣部限播令:李旺阳、奶粉、印度逮捕中国公民
·查李旺阳之死 香港人要围胡锦涛申寃
·持续关注李旺阳事件真相 访民纷纷发表《我不自杀声明》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国际组织促中国人大调查李旺阳死因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头七”大陆网友成都公园打横幅祭奠 (图)
·唐荆陵律师受李旺阳亲人委托调查遇阻,家中被警方骚扰
·还李旺阳死亡真相:3澳门议员致函温家宝 (图)
·港今悼念李旺阳头七狱中酷刑曝光 (图)
·温云超: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联署已超万人/巴黎动态 (图)
·受害者惊呼: 曾为乌坎当局脱罪法医获邀“撰写”李旺阳验尸报告
·官员对李旺阳案有同感:事不离实终会水落出石 (图)
·李旺阳之死揭露出一幕幕内情 惨无人道
·正告邵阳地方政府,立即停止迫害李旺阳/湖南公民网络论坛
·李旺阳案与薄熙来案是双胞胎/朱健国
·郭飞雄:永不屈服的雕像般的英雄李旺阳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江天勇:国保要求我在李旺阳案上发言谨慎
·由死而生李旺阳/唐荆陵
·李旺阳“陈文成”的五点证据/林保华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陈维健
·杀害李旺阳的嫌凶是谁?/钟国忍
·李旺阳是自杀还是他杀/刘国凯
·李旺阳死得蹊跷,论证了众多访民之死是政府故意作为上海市闸北/杜阳明
·再不能让恶警滑过去.我能当李旺阳“验尸官”/刘国凯
·周志荣向当局坚决提出参加李旺阳尸检现场监督
·关于成立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