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戒严老兵张世军上书胡锦涛 呼吁平反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05日 转载)
    (法广)  每年的六月四日,对六四事件受害者及其家属来说都是一个既充满辛酸又充满期待的日子,期望今年的六月四日能够给他们死去的亲人们带来一些安慰,能够使活着的人们卸掉一点压在心坎上的沉重的负担,原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就是其中的一位。
    
     三年前,也就是六四二十周年纪念的前夕,原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曾经在互联网上发表公开信唿吁中国主席胡锦涛为其个人以及六四事件平反,张世军在事后曾经再度被拘禁。上个月,张世军身穿当年的军装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并且将其在广场拍摄的照片配上诗词贴在微博上,一时间再度引发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但他本人却被勒令返回山东老家,并被告诫在敏感日子期间不得再度前往北京。 (博讯 boxun.com)

     本台为此电话采访了目前在山东的张世军先生,请他介绍一下他的个人经历以及他身穿军装在天安门广场现身的用意。
    
     法广:张世军先生,您好,我们报道了您穿着军装出现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受害者默哀之后,有许多听友都希望进一步了解您的个人情况,您能否介绍一下您自己?比如说,您当初参加北京戒严行动时又多大年龄?
    
      张世军:按照中国的说法,我当时是十九岁。我是济南军区一个快速反应部队的下士。我们从四月份开始就在北京郊区驻扎,六月三号的中午接到命令,下午进入天安门广场。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打算在过一段时间写一本《戒严回忆录》,但是,目前我还不愿意过分详细的谈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法广:好!那您就简单的介绍一下您之后为什么被军方除名,并且还被判处监禁的经过。
    
      张世军:我认为每个军队都有他光荣的传统,在他的光辉历史不应该染上人民的鲜血。我觉得我应该对此一事件表一个态。所以,我当时就想部队提出了一份书面的退役申请,当时,军队就以“拒不执行戒严任务”以及“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罪名将我开除出军队。
    
      法广:您当年在监狱被关了几年?
    
     张世军:三年。1992年山东省滕州市公安局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判决我非法劳动教养三年,这一罪名是中国的法律上所不存在的罪名。对于这一段经历,包括当时离开北京回到原驻军已经后来被开除被监禁等一段经历我现在不太愿意多提,因为我认为中国军队既然是人民的军队,他终归会回归于民。所以,对军队的过多的谴责并不有利于推动民主化进程。
    
     法广:那您就说说您穿着军队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想的是什么?
    
     张世军:我在这个敏感时间段穿着军装在天安门广场走了一走,我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我想说的话大家大概全世界都听到了。八九六四这段历史是中国的一段重要的历史,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的经历,既然我是一个中国人,而且还以军人的身份参加了这一事件,所以,我应该对这一事件负责,我应该以我个人的方式对这一事件表达一个态度。本来是打算五月底六月初再发声的,但是,后来由于形势紧迫,不得不提前发声。
    
     法广:我们看到您的照片与诗词在网上发表之后很快被删除,您现在的个人自由是否也受到限制?
    
     张世军:我和当局基本上达成一种默契,那就是我在这段时期内不会再去北京,他们也不会对我的其他活动过于限制。
    
    法广:您现在的个人生活怎么样?您有工作吗?
    
     张世军:我以前回到山东之后注册了一家公司,但是随后由于经常被喝茶,自己的公司被迫停止,因为我的公司以及家里的电话以及网络经常被切断,所以,我现在是一方面要表达自己对政府的诉求,另一方面,也在为我个人的生计奔波。中国的国情就是这个样子,政府是一个存在,是我们所无法回避的现实,我们要在跟他斗争的同时也不得不做一些妥协,但是,我们必须要坚持,坚持十分重要。当然,每个人的处境不同,斗争的方式也不同,但是,只要坚持就会有成果。
    
     法广:您在网上说六四平反的日子应该不远了,您为什么这么说呢?
    
     张世军:我们不希望出现崩盘的场面,但是这个时间越来越急促。目前国内各种各样的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预示着中国正在走向一个无可控制的方向,国内国外,无论是执政党还是民间的观察人士都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个气氛,现在应该是国家的最后的机会,政府应该抛弃惰性,拿出勇气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很可能会出现无法预测的暴力。
    
     法广:如果让您给中国政府提一个建议,如何着手为六四平反的话,您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张世军: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可以政治问题法律解决。可以首先对六四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国家赔偿,以这种方式最终对六四事件作出一个政治的重新评价。对于个人来说,可以政治问题法律化,而对国家来说,政治问题还是应该政治解决,应该对六四事件重新作出政治评价。
    
      法广:您对六四受害者家属,例如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等人有什么话说?
    
      张世军:三年前有位朋友曾经要为我引见丁子霖教授,但是,当时我十分繁忙,因此未能前往,去年年底,我曾经独自前往丁子霖家,但是,很遗憾,他们家没有人。
    
      法广:最后,您对中国政府或者对我们的听众有什么话要说?
    
      张世军:首先,对中国政府,我要说,政府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政权的力量取决于人民对他的信任,而并不在于他的暴力威胁。我希望能够听到这个节目的听众能够关注中国的民主进程,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个民主的中国将有益于全世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05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戒严部队老兵张世军23年后穿军装去天安门 (图)
·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张世军赞埃及军人
·六四军人张世军再现身 细数一年来惨痛经历(图)
·六四戒严军人张世军已经获得自由
·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揭真相至今失踪 (图)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 湖南“校园操场埋尸案”揭示了什么?
  •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
  • 瑗垮煙鍖呭惈浜嗚タ鏂逛笌涓滄柟
  • 请网络流氓“逼入穴”(毕汝谐)自重!
  • 请网络流氓“逼入穴”(毕汝谐)自重!
  • 博讯网站不该把辱骂网友的东西放入“博客精选”
  •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 希望博讯博客恢复对以前文章修改的功能
  •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 博客最新文章:
  • 寄盧禍港廢青黃之鋒可以休矣
  • 谢选骏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第六集
  • 谢选骏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 高洪明中美贸易战欲休还难但总会理性交往和平竞争
  • 谢选骏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 严家祺LIbra是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 陈泱潮與神同行:致大阪G20峰會美中首腦/目錄
  • 谢选骏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
  • 谢选骏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 东土之鹰小时候/伊利夏提
  • 谢选骏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 雨风玺清:风雨中的“奇异恩典”(图)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
  • 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3)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是温和、仁爱和忍耐的。
    论坛最新文章:
  • 华尔街日报:一项报告指华为系统确有隐蔽通道
  • 非洲猪瘟传到老挝 泰国严加封锁
  • 监控异己? 疑中国黑客袭全球10家电信运营商
  • 香港再发反送中大游行呼吁G20峰会关注香港
  • 中国洛娃集团突然破产令法国农场前途难料
  • 美国多家芯片公司绕过禁令恢复向华为供货
  • 法新社:日本G20习特会或有3种结果
  • 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使日本陷入地政学险境
  • 波斯湾紧张:伊朗似有平息之意
  • 调查显示绿色能源往往徒有虚名
  • 回声报:面对华盛顿与北京 巴黎东京将联抗
  • 大阪二十国峰会的五大看点
  • 中共98岁前夕 习近平感觉危机四伏
  • 传李克强总理所在的微信群也被封了?
  • 法国总统马克龙从26日开始访问日本
  • 全球登报反送中行动 金融时报27日开打破中封锁
  • 林郑似等“上头发落”高官大多龟缩施政濒临停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